banner
1 月 4, 2022
14 Views

「是!是!王,我這就去,我這就去!」

Written by
banner

說罷,連忙連滾帶爬的滾出了獸王宮。

她沒有多帶衣服,在更深露重的收拾叢林中走了一夜,到達安謐的老窩時,已經是第二日凌晨。

她走到洞口,忍不住打了個噴嚏。

頭腦發昏,渾身發冷。

因此更加痛恨冥音。

許是發熱時的體溫溶斷了理智,她忽然就不想聽饕餮的命令了,既然微生冥音在安謐這裡,那她為什麼不能讓安謐殺了那個賤人?!

這麼想著,池小葉又多了幾分底氣。

反正獸王也不喜歡她了,不如來個魚死網破。

拉著微生冥音,一起下地獄。

堅定完這個想法,她輕手輕腳的走進蛇洞。

然而,剛進去,就看見了足以戳瞎她眼睛的一幕。

冥音好好的睡在一個小草窩裡,周邊有十幾條蛇,站崗似的把守著。

他們意識到了危險,反而將獠牙對準了她這個唯一為安謐繁衍過後代的雌性!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作者君深夜碼字,但訂閱很差,還請大家支持正版。畢竟作者君也要混口飯吃,就算不想花錢訂閱。到上看點廣告,就得到一些點幣,用來訂閱!正式內容,稍後刷新!

薊城城牆之上,李靖雙目靈光閃過,在他的目光中,不遠處的秦軍營寨彷彿一頭遠古凶獸盤踞。虛空中劫煞之氣匯聚成一個巨大的漩渦,將源源不斷的劫煞之氣灌注到秦軍營寨之內。

這種蘊含無邊煞氣的黑色旋渦,僅僅只是看上一眼,就有一股劫煞之氣順著冥冥中的聯繫,朝著元神滲透而來,更有一道道冰冷刺骨的氣息纏繞心神。

李靖急忙催動神通磨滅體內的劫煞之氣,這劫煞之氣彷彿跗骨之疽一般,十分難以清除。哪怕以他堪比金仙的神魂,磨滅體內的煞氣后,也感到一陣疲憊。

李靖終於知道,為何那些上古仙神,對劫煞之氣避之如蛇蠍!實在是這劫煞之氣太恐怖了,煞氣入體,迷神喪智,輕則境界跌落,修為難以寸進,重則身死道消。

再想想那些秦軍,不過區區凡人,竟敢以劫煞之氣修鍊,李靖在心中暗罵一聲瘋子。更讓他崩潰的是,他即將要和這群瘋子來一場生死搏殺,心中無比膈應!

感受著秦軍的實力每天都在增長,似乎沒有盡頭一般,李靖心中壓力大增。這一戰,他只能勝不能敗,否則成為天庭的笑柄是小事,就怕被玉皇直接削去仙骨,貶入輪迴,永世不能超生!

那些天兵天將的面色更加凝重,他們可是受到雙重壓制,實力極其虛弱,只比秦軍士卒強上一籌。可秦軍的實力還在不斷增長,很快就會趕上他們。到時,他們死亡的幾率極大。

大戰宜早不宜遲,這是所有天兵天將的共識。經過一番商議之後,李靖決定今夜凌晨時分,對城外的秦軍進行突襲。當然李靖並沒有襲營的想法,因為這不現實。

以王翦的實力,方圓數百里都在他的感應中,想要偷襲談何容易!即便李靖採用特殊的手段蒙蔽王翦的感知,他也不想擅自闖入秦軍營寨。

對李靖而言,秦軍營寨不亞於龍潭虎穴,帶領大軍闖入其中,怕是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他準備凌晨突襲,便是因為黑暗環境會影響人類視力。而天兵天將視夜如晝是基本操作,黑暗中作戰,他無疑會佔據很大優勢。

是夜,月黑風高,一道道身影悄無聲息的從薊城城頭跳下,落地無聲。緊接著,這些身影彷彿幽靈一般,融入黑暗之中,幾乎無法察覺。一股危機在夜幕的遮掩下緩緩襲來。

距離秦軍營寨不遠處,數道漆黑的身影在皎潔清幽的月光之下若隱若現。數道高低不一的身影,站在一個英偉男子身後,男子目光銳利的看著秦軍營寨。

在男子身邊,面如青木,手持青鋒寶劍的增長天王魔禮青;面如翡翠,手握混元珠傘的多聞天王魔禮紅;面如白玉,懷抱碧玉琵琶的持國天王魔禮海;面如紅棗,手纏赤色龍蛇的廣目天王魔禮壽。

而被四大天王簇擁著的英偉男子,便是天庭的兵馬大元帥,托塔天王李靖。李靖看著不遠處的秦軍營寨,聲音幽幽道:「王翦乃是秦軍主將,只要將他斬殺,其餘秦軍就不足為慮!」

「因此,我等五人一起圍殺王翦,杜絕所有意外!多想想戰敗的後果,你們就會發現,麵皮真的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重要。你們認為呢?」

「是,我等遵命!」四大天王齊聲應諾道。趨吉避凶是任何生靈的本能,他們經過一番思索后,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對他們最有利的方案。

「伐無道,誅暴秦,眾將士,隨我殺!」見四大天王同意他的想法,李靖拔出腰間的寶劍,仰天怒吼一聲。緊接著,李靖一馬當先,十萬天兵天將縱馬緊隨其後。

要知道,他們的坐騎雖是凡馬之體,但靈魂具是天馬。以天馬之魂駕馭凡馬之體,不僅速度倍增,氣血更是不知道雄渾多少倍,衝鋒起來簡直所向披靡!

而且一眾天兵天將與戰馬配合無比默契,通過天庭傳承的玄妙手段,輕易間就達到人馬合一的妙境。兩者氣血相互疊加,帶來強橫無匹的衝擊力。

伴隨著天馬的陣陣嘶鳴,如一道毀滅洪流,朝著秦軍營寨衝殺而去。而不遠處的秦軍營寨,在黑夜中彷彿盤據大地的凶獸,戒備森嚴,煞氣充斥夜空。

突然,原本靜謐的營寨瞬間喧嘩起來,數萬秦軍自營寨中殺出。這些大軍在王翦的帶領下,直接化為一道黑色的洪流,朝著李靖率領的大軍衝去。

經過一段衝鋒加速后,兩軍迅速衝撞到一起,震天的喊殺聲打破了寂靜的黑夜。沒有經過任何試探,直接就是你死我活的血腥搏殺,慘烈至極!

噗嗤!伴隨著一聲聲金屬入肉的聲響,一柄柄戰矛的矛尖,瞬間貫穿一位位秦軍的血肉之軀,大量鮮血噴涌而出。剛剛衝殺過來的秦軍大多還沒有反應過來,就直接被捅了一個透心涼。

只能說,不愧是天兵天將,哪怕虛弱至極,戰鬥意識還有實力依舊不是普通的秦軍士卒可比。然而,這些天兵天將顯然小覷了秦軍的血性,紛紛被秦軍的臨死反擊給拉下地獄。

這些秦軍士卒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他們只是想報答秦王政的恩德,哪怕付出生命的代價。這些秦軍士卒悍不畏死,不斷地捨命衝鋒,散發著玉石俱焚的慘烈氣機。

面對秦軍的決死衝鋒,一眾天兵天將頓時有些慌亂起來。他們辛苦修行無數載歲月,方才證道真仙,名錄仙籍。他們可不想千萬年修行,一遭化作齏粉。

心中有了忌憚,一眾天兵天將再也不復之前的勇猛霸氣、殺伐無忌,反而開始採取守勢,妄圖保全性命。頓時,十萬天兵天將竟然被數萬秦軍給壓著打,場面一度十分玄幻。

「天庭的雜碎,竟然插手人間的王朝征伐,簡直是自尋死路。李靖,還不下馬受死?」一道蘊含殺意的聲音從遠處傳來,正是王翦的聲音。

轟!王翦一劍斬出,天穹染血,無盡的劫煞之氣匯聚,凝練成一道漆黑如墨的劍氣。這道劍氣甫一出現,凍結虛空,凌冽的劍氣讓人感到窒息。

這一劍奇快無比,恐怖的難以形容,鋒芒絕世,似乎能斬斷一切。

李靖雖然心有防備,但還是有些措手不及。危機關頭,他元神內的玲瓏寶塔倏然衝出,瞬間釋放一道神光,將其牢牢守護在內。

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222章慘烈血戰)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

喜歡《諸天神庭證道途》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犯罪嫌疑人的名單拉的老長,警察們裝扮成便衣沒日沒夜日的在犯罪現場晃悠。

還在警方一籌莫展的時候,另一起命案在米花公園發生了。

這一起命案與前幾起命案的唯一區別是,罪犯在殺死死者時因為刀子扎的太深,把死者的腸子給帶了出來,纏繞在死者的小腹上,血肉模糊的一團。

屍體是被一位逗狗的老人發現,由於現場過於慘烈,這位老人被嚇得當時昏死過去,醒來之後高高揚起兩隻枯乾的手臂,一面狂奔,一面高叫著。

聲音凄慘的,像裂了一般,警方趕到的時候才發現,他已經完全被嚇瘋了。

「哎,真可憐啊。」

趕到現場的警察看著披著毛毯瑟瑟發抖的老人嘆息著搖頭。

「慶幸吧,他還沒有因為這段時間的連環殺人案而麻木。」

驗屍和處理現場一直進行到下午四點,白落九和白煙二回到警車上休息。

「白先生,雲一老弟,能不能到人工湖這裡來一趟,這裡發現了一起碎屍案。」

兩個人直接把警車開到了碎屍現場。

遠遠的看見人工湖的旁邊圍滿了人,雖然已經掛上了黃白相間的隔離帶,但是那些坎坷依然像膽小又貪婪的獵狗一樣,小心翼翼的往前蹭,警察們不時的呵斥著,收效卻不大。

兩個人剛下了車,目暮警官就迎了上來,「屍體就被掩蓋在人工湖旁邊的土丘下,上面掩蓋著草木,十分遮人,一般情況下,人還真的不會上去呢。」

一幫小孩子正在嘰嘰喳喳的做著筆錄,白煙二一眼就看到了那個眼熟的眼鏡。

「我們正在這裡找球,看到那裡有一個黑色的角,是一個袋子,一揪,我們就發現了!」

「柯南小朋友,又見面了。」

白煙二走過去打招呼,「下次記得不要再犯罪現場討論案件,萬一被還沒有離開的兇手聽到怎麼辦。」

「這裡離人群還很遠吧,怎麼可能會被聽到。」

小島元太還是那麼沒有禮貌。

「一般的現場的第一發現人和死者有30%的關係,誰知道會不會是你家裡人作案?」

白煙二從兜里摸出幾副手銬,威脅似的晃了晃。

「如果不想被拷起來就到警車上待著去,不要在這裡破壞現場。」

「我們可是少年偵探團!是可以幫上忙的!」

「而且你是誰啊!看樣子不是警官吧!」

少年偵探團的幾個孩子開始反駁,還在觀察現場的江戶川柯南聞聲走了過來,「白先生,雲一哥哥,這是第幾起案子了啊。」

「……」白煙二不再多說,直接對江戶川柯南下達命令,「你現在帶著他們離開這裡,這起案子很麻煩,不管是少年偵探團還是工藤新一都最好離得遠遠的。」

「哎?可是……」

「沒有可是,這件案子不對勁的地方太多了,我可不想驗你們幾個的屍。」

把無關人等趕到了現場保護區的範圍之外,白煙二隱晦的遞給江戶川柯南一張字條。

「好了,哪涼快哪待著去吧。」

江戶川柯南看看手裡的紙條,不動聲色的收起來,按下眼鏡框側面的開關,繼續觀察現場。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