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3, 2022
15 Views

秦晉?

Written by
banner

李相浮挑了挑眉,不曾想還有這層牽扯。

和李老爺子一樣,李懷塵也沒多勸,他是個典型的工作狂,去書房拿了份文件準備回公司加班。

飯上桌後,張阿姨要去超市買東西,客廳安靜得可怕。

李戲春率先打破沉默:“果然是沒心沒肺青春年少,你這些年變化挺大。”

眼瞧着皮膚嫩的都快塞過小姑娘。

李相浮:“我養生。”

李戲春走去餐桌旁,拿起筷子不說話。

親姐弟之間總不能一直僵着,李相浮試探着說:“明天起,一起養?”

李戲春被氣笑了:“行啊,記得叫上我。”

……

李相浮說到做到。

第二天李戲春親身體會到了什麼叫話不能亂說,天剛亮的時候,李相浮便抱着一把古琴站在她房間外敲門。

李戲春頭髮有幾根炸起,不知道是因爲生氣還是靜電。

門外李相浮平靜講道理:“早起會讓你覺得一天時間格外充裕。”

李戲春蓬頭垢面像是幽靈一樣隨他來到庭院,路上一雙美眸幾乎要噴出火來。

她沒有直接爆發,準備在魔音灌耳的瞬間藉機發作。

庭院,李沙沙一早就捧着杯溫水等着他們。

李相浮坐下後,彈了一首靜心譜。

正如曲名,曲子十分安靜,韻律讓人不自覺地摒棄世俗雜念,院子裡種着的幾棵樹跟着簌簌吹動,李相浮長髮被風撩起,彷彿是從另一個時代走出來的美男子。

李戲春不知何時閉上雙眼,安靜聆聽,餘音消散後許久纔回過神。

李沙沙評價:“爸爸,你的心……依舊不靜。”

說完偏過頭:“姑姑,你的心,也很亂。”

“是因爲感情麼?”他的目光穿過顫動的樹葉,望着枝頭相互依偎的麻雀:“問世間情爲何物,直叫人生死相許。”

李戲春被口水嗆到,對着一邊不住地咳嗽。

李沙沙搖頭晃腦地離開,快要進房子前回過頭說:“爸爸,我等你彈出真正靜心譜的那一天。”

他的身影消失後,李戲春好半晌才找回聲音:“你有沒有覺得這孩子……”

“特聰明是麼?”李相浮微微一笑:“曾有神童三歲便能背下唐詩宋詞,他這點才能不算什麼。”

李戲春聞言神情複雜,默默起身直上二樓,敲開李懷塵的門。

不等她開口,李懷塵略沉重地點了點頭:“爸早就親自發話過,再教育問題已經刻不容緩。”

今早飯桌上誰都沒有說話。

李老爺子和李懷塵都有事,吃過飯後先後出門。

李戲春約了人談畫展,身穿一套精明的職業裝,提着名牌包包匆匆離開。

作爲家中最無所事事的,李相浮開始整理房間。他先從牀下拉出一個大箱子,瞥見幾本高中時的書籍,反射性隨手翻了翻,發現自己從前竟然還有認真記筆記的時候。

李沙沙突然趴過來,眼尖地從裡面翻出一本皺巴巴的小冊子:“《探索極限》?”

書中主要介紹充滿神秘色彩的景點,從叢林溼地到雪山冰川應有盡有,中間夾着不少張便利貼,記錄路線安排。

“爸爸,你年輕時玩得真野。”

李相浮取出一張看了看,完全沒印象,猶豫了一下,重新把這本冊子放進抽屜,沒有隨着雜物一併清理出去。

門沒關,有人象徵性地敲了下。

李相浮轉身,看到張阿姨一臉不好意思地站在那裡。

“我兒子剛從外地回來了,想請幾天假。”

李相浮笑着道:“去就是了,沒關係。”

張阿姨鬆了口氣,解下圍裙滿臉喜色離開。

聽着迫不及待下樓的腳步聲,李相浮幽幽嘆了口氣。

他的母親受原生家庭影響,把親情看得很淡,確定自己沒有繼續爭奪家產的欲|望,雙方偶爾才聯繫一次。

就像整理身邊的這些雜物,李相浮很快整理好情緒:“去冰箱裡看看有什麼,中午我下廚。”

李沙沙在這點上很積極。

張阿姨昨天才去過超市,採購了不少食材,李沙沙一一作了彙報,李相浮報出兩道菜名:“水煮肉片,魚香茄子?”

“都可以。”李沙沙邀功:“肉我已經解凍好了。”

李相浮洗淨手,進廚房掂量了一下菜刀,搖頭:“得磨。”

張阿姨喜歡老一套的東西,還在用磨刀石,他調整好刀刃和視線的角度,往石面上淋了點水。手搭在上面,閉了閉眼爲之後的發力醞釀。

“爸爸,你的表情像是要在超度這把刀。”

李相浮:“我不擅長做體力活。”

李沙沙爲他打氣:“跳舞好的男生腰都有勁。”

隨着李相浮彎腰低頭,尖銳的嚯嚯磨刀聲瞬間充斥整間房子。

“三十度!角度超了!”李沙沙在旁像個指揮家一樣指揮:“輕推重拉,不要分神。”

“重心前傾,別一字腿。”

“換磨刀石,拋光!”

嚴厲的話語飄到外面,剛到家的李戲春愣住。

今早遇到一位難纏的客戶,在一個問題上糾纏許久,身心疲憊地回來,乍一聽到這種說教的口吻,只有一個感覺……你在教我做事?

шшш●tt kan●℃o

定了定了心神,意識到這話不是在和自己說。

“幹什麼呢?”

李相浮舉起刀,對着窗戶欣賞鋥亮的刀刃:“磨刀。”

“那他……”李戲春複雜地望了眼李沙沙。

李相浮:“終極理論大師。”

更驚訝的事情還在後面,李戲春親眼目睹從前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弟弟輕鬆把肉片切成薄厚均勻的大小,放在一邊醃製,同時開始準備配料。

起初李戲春是抱着玩味的心態做旁觀者,直到鍋底炒出紅油,花椒的香味幾乎炸出來

的剎那,她嚥了咽口水:“你什麼時候學得做飯?”

“留學時。”李相浮給出一個很合理的解釋。

形如一臺精準的儀器,每味調料需要放多少克數,全都拿捏得精確無比。

“給我抵一百五十克左右的豆芽。”

李戲春隨手抓了幾把放在盤子裡遞過去。

李相浮拎起來控幹水掂量了一下,蹙眉:“少了大約四十根。”

李戲春覺得好笑,還真跟他槓上了,找出秤來準確稱重,幾秒鐘後沉默了,重新遞過去些豆芽。

李相浮將豆芽煮熟後單獨撈進一個漂亮的大碗裡墊底,爾後熟練掌勺,炒好的醬添好水很快煮地咕嚕嚕冒泡,肉一下鍋,跟着翻騰變色,油煙機開到了最大,但香味依舊不時往鼻子裡鑽。

李戲春迫不及待在後面探頭探腦。

“稍微離遠一點。”撒了些花椒和辣椒末,李相浮最後燒了一勺熱油淋在上面,頃刻間椒香溢散,光滑的肉片泛着油光,單是看着就覺得過癮。

李戲春也不怕燙,直接用筷子夾了一片放進嘴裡,肉完全不柴,細膩爽滑,又麻又辣的爽感讓她忍不住眯了眯眼。

“怎麼這麼好吃?”

同一道菜,過往吃到最後要麼油要麼膩,但她換了雙乾淨的筷子夾滿一小碗吃完,也沒有任何的不舒服。

李相浮:“得要配着主食,否則晚上容易胃不舒服。”

因爲一人暴風吸入太多,李戲春被委婉地請離廚房。

家裡人似乎都隨了李老爺子,喜歡吃麪,米次之,之後一盤魚香茄子上桌,李戲春很快配着饅頭解決得差不多,李沙沙也吃得很滿足,給出了五星好評。

李戲春完全沒有留菜的想法,不僅如此,在知道張阿姨請假一週後,還專門私信給了李老爺子和李懷塵。

李懷塵看到消息回覆要下週再回來。

李老爺子跑回度假村,也是決定先外出一週。

李相浮不由感嘆:“原來張阿姨纔是我們家的靈魂紐帶。”

李戲春優雅地擦拭嘴角:“現在是你了。”

吃飽喝足,一天很快過去。

翌日清晨,美夢被敲門聲打斷。。

“醒了麼?”李相浮照例抱着古琴站在門口問。

李戲春爬起來:“我醒沒醒,爲什麼醒,你自己心裡沒數麼?”

清晨難得有些涼風。

李戲春躺在搖椅上,腳趾勾着拖鞋一甩一甩,素顏朝天,和一絲不苟着裝彈琴的李相浮形成鮮明的對比。

她忍不住拍了張側顏發朋友圈,配文:【美好的一天從陶冶情操開始。】

聽完一首曲子,李戲春去洗漱,回來後早餐已經擺在桌子上。她不禁愣了下,從前都是自己給男友準備早餐。

因爲高尋不放心家裡請阿姨,早餐她又想讓對方吃點好的,通常選擇親自下廚。

李相浮食量不大,吃完拿出一份準備好的便當遞給正在換鞋子的李戲春:“工作順利。”

“……謝謝。”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