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 月 2, 2022
17 Views

丁溫看了,馬上回了一句:「不好說,因為她跟別人有些不一樣。」

Written by
banner

「哪不一樣?」

「她有兩重人格。」

「不是吧,她也有病?」路過對此不是很相信,持懷疑態度:「你們這兩個人還真是……」

「真是什麼?」

「額……特別。」路過不禁唏噓不已:「果然天才都要付出某方面的代價么……」

「你們怎麼都不說話了?」方落晴來了有一會了,但這兩人誰都不說話,就只是在那敲手腕,這不得不讓她感到困惑。

「他讓我問問你,想成為職業選手嗎?」丁溫幫路過問她。

「不想。」方落晴仍然是之前的答覆,一點興趣都無。

「他們已經邀請我了。」丁溫補充道。

「那你去嗎?」

「去。」

「那我也去。」

誰都沒想到她會如此突兀的改變答案,不只是路過,就連丁溫也是萬萬沒想到,備感詫異。

「別這樣,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倆有什麼關係呢。」

他們有沒有什麼關係路過不知道,他也顧不上去八卦,當聽到方落晴改口后,他精心準備好的一套說辭也就此憋住,轉而瞪大眼睛,驚喜萬分的道:「真的?」

「當然是——」

「那就這麼定了!」路過生怕她反悔,趕緊給他們發了一條信息:「這是我們俱樂部的地址,下午你跟他來吧,我在這等著你們。」

。歐陽清風聽李殷說起此話,心中不禁悔恨交加,他倒上滿滿的一碗酒一口吞下,紅着眼看向穆氏兄妹:「對不起,當年你們家中出事,我就是到這兒吃酒來了。」

穆君逸也端起碗一飲而盡:「師父,這麼多年了,你別再說了。」

穆仙兒眼裏含着淚:「既然師兄知道吃酒誤事,為什麼如今還如此酗酒?」

歐陽清風又飲下滿滿一碗:「因為我恨它,所以要吃了它。」

「掌柜的,酒來了。」門口一個漢子拉着馬車吆喝着。

「哦,……

《毒謀妖女不好惹》第198章龍泉酒肆,穆悠下鄉 愛麗絲兩米多的身形帶着十足的壓迫力朝鬼信移動,鬼信表情詫異了一瞬,非常自然地躲到了恆的身後。

之所以用移動這個詞,是因為愛麗絲的鞋底似乎有滑輪,她腿彎都沒彎,就維持着站立的姿勢平移了過去。

「我是愛麗絲,你們最好的朋友,不是物體。」愛麗絲的嗓音也有一定的機械感,空洞生硬,居高臨下地俯視着這對情侶。

恆一臉無奈,把闖禍了的女朋友護在身後:「抱歉愛麗絲,她不是故意的。」

說實在的,愛麗絲除了身高上的壓迫力,還給人一種獨特的恐懼。

這應該就叫做……恐怖谷效應吧。

恆面對着她,總覺得哪兒哪兒都不舒服。

「對不起哈,愛麗絲,嗯嗯愛麗絲最好看了。」鬼信一點兒都沒有自覺,嬉皮笑臉地順着道了個歉。

「哼,好好陪愛麗絲玩耍。」愛麗絲眨了眨猩紅的眼睛,又平移回了一開始的位置,拍了拍自己的裙擺,一顆小寶石被她的金屬手指從裙子上拍落,她渾然未覺,「下面介紹遊戲規則。」

在她的聲音響起的同時,推演者們腦海中也由推演系統給出了更加清晰明了的規則。

【死者,只知道自己的身份,獲勝條件為「未被兇手殺死」,且遊戲結束時剩餘五人中知道死者身份的人不可多於三個(包括中途死亡玩家)。】

【兇手,知道自己和偵探的身份,可以殺死偵探。獲勝條件為「找出死者並再一次殺死死者」,兇手殺死偵探將直接得到死者信息,遊戲結束時剩餘五人中知道兇手身份的人不可多於兩個(包括中途死亡玩家)。】

【偵探,知道自己和死者身份,獲勝條件為「找出兇手」,且自身需要獲得五條以上的線索。】

【嫌疑人,只知道自己的身份,獲勝條件為「確認兇手、死者、偵探中任意兩個身份」,且自身需要獲得四條以上的線索。】

虞幸揉了揉太陽穴,暫時未對規則做出評價,而是聽着愛麗絲的聲音,把她的每一句話都記住。

「我的樂園裏有十二個遊樂項目,現在免費提供給你們遊玩。完成一個項目,你們將得到一條隨機線索,指向死者、兇手或者偵探。」愛麗絲嘴角上揚,原地轉了一圈,「遊戲時間為四小時,所有遊樂項目的最低開放人數為兩人,希望你們與同伴玩得愉快~」

說完,不等別人反應,她再次行了一禮,朝後平移過去,隱沒在塔身里,門砰的一聲關上。

與此同時,鐘錶重新開始轉動,嘀嗒、嘀嗒,發出有節奏的輕響。

「也就是說,四小時之內,不同身份的人都要完成自己的任務。」王絕摸著下巴,感嘆道,「還好還好,這次不是我最怕的靈異推演,我覺得還行。話說,你們之中……」

他故意慢慢地掃視一圈:「有一個是殺人兇手啊。」

「什麼情況啊?」虞幸迷茫地撓撓頭,表情困惑,「那個,現實里發生什麼事了嗎?」

在場也就王絕表現出了對現實里的兇案有了解的樣子,但如果王絕不是兇手,那麼在場肯定還有人曾經到過案發現場,此時卻裝作沒有去過。

這事兒現在也沒法求證,為了降低自己的嫌疑,肯定是能演則演。

趙一酒瞅了他一眼,沒說話。

不管虞幸在推演中以什麼性格騙人,趙一酒都不意外,並且,他莫名有點期待別人被騙得團團轉的樣子——反正他知道虞幸的真面目,他不虧。

「我叫王絕,絕對的絕,是睿博的學生。今天我們那兒不是校慶么,就聽說好像死了人,我跟着人流去看的時候沒擠進去,知道的也不多。」王絕回憶了一下,然後把他早上的經歷複述了一遍。

完完全全的路人視角,虞幸聽着倒是沒什麼大問題,他見到王絕的時候王絕在做調酒表演,與他所說對得上。

「但是,我知道我不是兇手,所以當時你們中肯定有人在現場,那就趁現在大家都在,做個自我介紹順帶聊聊早上都幹了些什麼吧?」王絕懷疑的目光絲毫不掩飾地落到每個人身上。

「可以啊可以啊,剛剛我和我男朋友正逛街呢,突然提示有遊戲出現,反正我倆也無聊,就一起進來了。」鬼信吹了吹自己的劉海,「我叫陳玖,這是我男朋友凌恆,我倆八點多才起床,然後就上街了,你們呢?」

「我叫謝澤,如你們所見……」人格面具為澤的西裝男指了指自己考究的打扮,「我正在進行一個商務酒會的籌備工作,不過酒會籌備已經進行了近一周了,今天早上只是收尾,我就同意了進遊戲。」

「收尾工作也需要穿這麼正式嗎?」一直沒怎麼說話的凌恆卻是在此時微笑着拋出一個尖銳的問題。

謝澤解釋道:「公司事務太忙了,怕中途來不及換衣服。」

「這樣啊。」凌恆不置可否,那表情讓謝澤皺起了眉。

「趙一酒,遊戲拉人時我在家。」製冷機趙一酒同志回歸了人狠話不多的狀態,說完就抿著唇,一副不想再開口的樣子。

「我證明!我叫虞幸,當時我也在他家。」虞幸死皮不要臉地拉着趙一酒做了偽證,他還一本正經補充道,「我剛到公司實習,工作報表我不會,讓前輩教教我,正好我們住的近,今天又是下午班,我就趁早上去前輩家裏了。」

趙一酒:「……」

不愧是戲精,背景故事真是不用思考,信手拈來啊。

但是這玩意兒早上在做什麼,需要撒這種謊,還拿我當擋箭牌?

意識到這一點,趙一酒冷冷道:「你太笨,教不會,還是儘早辭職吧。」

虞幸大驚失色,狹長的鳳眼都瞪圓了:「啊~前輩不能仗着自己計算機厲害就欺負實習生啊!你看,之前我倆都不知道彼此是推演者,你凶我也就算了,現在都知道了,以後好歹也算是另一種意義上的同行了嘛,能不能熱情一點?」

「不能。」

見虞幸一副有點委屈的樣子,陳玖笑出了聲:「你們好有意思哦,什麼公司啊員工顏值都這麼高,我也想去。」

趙一酒朝她瞥了一眼。

這女孩看起來挺傻白甜,樂呵的跟個二傻子一樣,問題卻和男朋友一樣提得尖銳。

他言簡意賅:「娛風傳媒。」

娛風傳媒是彌今市有名的公司,由於工作性質,對員工的外表確實有一定要求。

這下,陳玖聳了聳肩:「哇,你們公司招聘要求可高了,我是廢物,我不配進。」

話音落下,誰都沒再挑起話頭。

因為六人都簡單說了一下自己的行動軌跡,除了王絕,沒有一個待在睿博,那麼只有兩種可能。

第一種,其中有人說謊,除開謝澤,剩下四人是兩兩佐證,也就是說如果有人說謊,一大半可能串通好的,這比一個人說謊很難辦。

第二種,就是睿博的案件並非發生在早上,而是更早就有,只是今天校慶開始,有人恰好推開了體育器材室的門,這才發現死者。這樣的話,眾人就算都沒有說謊,也沒一個人能摘掉嫌疑。

又沉默了一會兒,趙一酒轉頭對虞幸說:「浪費時間,走吧。」

遊戲時長四小時,不同身份的人除了需要拿到不同數量的線索外,還得考慮怎麼完成推理任務。

而兇手和死者和偵探,更是要考慮如何在不被察覺的情況下殺人,以及如何保護自己。

時間還是挺緊的。

由於趙一酒表現出了不想所有人一起行動的意思,虞幸好脾氣地對其他人做了個抱歉的手勢,就跟着他離開了。

剩下四人想了想,的確沒有必要一開始就與陌生人一起走,還不知道遊樂設施里有什麼樣的危險,萬一下絆子導致自己遇險怎麼辦?

只能先與信任的人同行,拿到一些線索后,再逐步縮小目標範圍,與別人接觸。

小情侶一個嬉皮笑臉一個沉穩隨意,留下兩隻男性單身狗,朝摩天輪的方向走去。

……

虞幸辨認了一下方位,跟着趙一酒略過兒童樂園和鬼屋,走向了跳樓機。

「一上來就玩兒這麼刺激的?」眼瞅著趙一酒毫不猶豫往售票處走,虞幸插著兜感嘆。

「你恐高?」

「不啊。」

「那就好。」趙一酒走到無人售票處的牌子前,「我有預感,暴露在視野內具有一定危險性的項目,要比鬼物鏡屋旋轉木馬這些設施好過一點。」

他看着牌子上的指示。

【該項目開啟人數最低兩人,最高四人,請心臟不好的遊客自覺換其他項目體驗。】

「心臟呢?」

虞幸反應了一秒,才聽出趙一酒是在問他心臟怎麼樣,不是在要他的心臟,他探頭看了眼指示牌,隨即瞭然:「心臟特別好。」

他們推開白色后金屬圍欄,朝跳樓機本體看去。

跳樓機應該比愛麗絲廣場的中心塔還要高一些,是僅次於過山車和摩天輪高度的設施。

圓柱體表面坑坑窪窪,製作出了原始巨樹的感覺,在扭曲盤繞的枝節中鑲嵌有數不清的、大小不一的眼睛,眼珠在眼白中靈活轉動,密集恐懼症患者應該會當場暴斃。

外側的座椅也是樹枝風格,安全帶長得向血筋,摸上去彈彈的,虞幸覺得這應該很有嚼勁。

舔了舔嘴唇,他安安分分同趙一酒坐在相鄰位置。

「對了,你早上到底在哪?」

坐上座位系好安全帶,趙一酒突然想起來,於是問了一茬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