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30, 2021
18 Views

「天啊……」精神始終緊繃的列車長頭上的冷汗像是開了水龍頭,「我每天保持40千米每小時的時速讓地鐵運行時,從沒覺得這個速度是如此的磨人……」

Written by
banner

副列車長一下子癱坐在座位上,他的右手已經不再聽他的意識指揮,麻木機械地重複著重連無線電信號的請示,人在極度緊張的生死邊緣崩潰只有一瞬間,粗獷的肌肉大漢突然嗚嗚地哭了起來。

「比爾,振作起來!我們至少還有五十分鐘,我會把時速盡量靠近四十附近,為大家爭取更多時間,」列車長緊抿著唇,他絲毫不敢分神,但依舊擔心著情緒崩潰的搭檔,「我們會沒事的,你難道不相信我嗎?」

「我不太懂地鐵列車的具體構造,但是我想問,列車發動引擎是在這裡么?」

「是的,」列車長點點頭,「您想做什麼?」

「我只是有個猜想……」伊莎貝拉在情緒逐漸恢復的副列車長的幫助下靠近發動機所在的位置,機器的轟鳴聲很大,她不得不提高音量,「有螺絲刀和剪刀嗎?」

「沒有剪刀,只有這個。」列車長單手從腰上取下一枚做工精良的軍刀,扔給她,他看著伊莎貝拉的動作,驚訝地問,「殿下,您難道是想……」

伊莎貝拉擰開發動機厚重的外殼,接著低著頭看了眼手機時間,自顧自地說,「既然和時速有關係,我猜這枚炸丨彈應該就在這個位置……嗯,時間也差不多了,比爾——你是叫比爾對嗎?麻煩你繼續嘗試呼叫救援中心,我想我們馬上就要接近第二個信號基站了,我們至少有五分鐘的時間可以和外界聯繫,抓緊時間!」

被點到名字的副列車長怔了怔,他反應很快,馬上摸起無線電通訊器,繼續重複呼叫。

十五分鐘前一直顯示重連的簡訊在得到信號的第一時間就發送了出去,白廳,正在召開關於倫敦地鐵恐怖丨襲擊案的緊急會議的麥考夫福爾摩斯的手機略一振動,作為此次救援行動的最高指揮官,他一方面指揮著各部門抓緊時間利用各種方式採取行動措施,另一方面則親自上陣同電話那邊的恐怖丨分子談條件。

儘管他忙到不可開交,緊皺的眉頭就沒舒開過,堪比電子計算機的大腦高速運轉,但他的左手始終握著他的手機,在收到簡訊的第一刻,他馬上回撥那個爛熟於心的電話號碼。

這次不再是冰冷的告知他暫時無法接通的機器女音,對方很快就接起了電話。

當接到麥考夫的電話時,伊莎貝拉沒有猶豫按下接聽鍵:「麥考夫,我現在在駕駛室,正在拆卸發動機艙,我猜那枚能控制時速的炸丨彈應該就綁在這裡……」

麥考夫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伊莎貝拉又急又快的語速堵了半天,被他暫停的緊急會議所有人都在聽他打電話,儘管他的內心非常想問一句你怎麼樣,但理智讓他拋卻雜念,重新回到那個運籌帷幄的最高指揮官的身份上來,「你猜的很對,附近有工具嗎?」

「有螺絲刀和一把軍刀,我想切斷引線應該沒什麼問題,但是……」伊莎貝拉用肩膀夾著手機,她兩隻手使勁地撬著鐵焊的發動機艙門,「但是,我可能並不會拆除炸丨彈……比爾,麻煩你過來抬一下,好嗎?」

「你可以向我描述,」麥考夫神色嚴肅,「我已經讓人加強了這個信號基站的強度,輻射範圍大約還能讓這個電話持續十分鐘左右。」

在副列車長的幫助下,伊莎貝拉咬牙暴力拆掉了鐵皮外殼,露出裡面瘋狂旋轉的引擎扇葉以及密密麻麻如同千年古樹盤根錯節的根系的線路,她被機油味嗆了一口,「咳咳……這些線也太多了!」

伊莎貝拉快速翻動著這群蛇一樣纏繞的電線,她仔仔細細地檢查了一遍,卻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裝置,她焦急地問:「沒有發現,這裡非常乾淨,是我弄錯了嗎?」

麥考夫頓了頓,忽然臉色變得陰沉,他語速飛快地說道:「地鐵列車一共有6節,其中包含動車和拖車。動車是中間四節,拖車是頭尾兩節,有兩節車帶有受電弓。地鐵的發動機屬於分散動力列車。電動機分佈在各節車廂下面。並不是只有兩端的車廂才有動力。」

「也就是說……我至少還要再重複六次這樣的檢查?」伊莎貝拉深深咬了口下嘴唇,逼迫自己冷靜,「我們沒有時間了!」

一旁的列車長明白了伊莎貝拉的意圖,他補充道:「不,只需要四次,這趟車的構造同後來那一批列車不同,是間隔車廂安裝的動力機。」

「那我們接下來究竟該從哪一節開始?只剩下八分鐘了!」

※※※※※※※※※※※※※※※※※※※※

關於地鐵的知識來源網路。。 柳玉樹被宋長江給收進了領主空間。

謝霖看屍體消失了,以為他裝到了空間格子裏。她四下打量這座藏嬌的別墅,感覺沒什麼不同的。

沒她的別墅大。

裝飾是歐式的,看起來很華麗。

餐廳和客廳都有一堆吃的,酒瓶酒杯到處都是。

沙發上還有衣服……

她貌似看到了一個避孕*。

謝霖:「……」

現在說要出去散步是不是不太合適?

她放空目光,盯着門廳上的金色巨大象頭,腦內瘋狂轉動。

宋長江昨天來過嗎?前天來過嗎?這都是他吃的喝的?如果是三天前來的,那童荔就是三天沒打掃衛生了?

也可能只有兩天。

也可能只有一天……

好吧她編不下去了。

跟着,她發現宋長江的目光也轉過來了,臉色漸漸變得凝重,漸漸變得鐵青,漸漸變得——

「我出去轉轉。」謝霖顧不上看他的神色,轉身出去了,走到門外才長出一口氣。

簡青林說童荔有備胎,她聽了也沒覺得有什麼,備胎嘛,很正常。

但看到這一幕她才真實體會到備胎的含意。

——這應該叫小三吧!

備胎不是備着先不用的意思嗎!這都用了,能叫備胎嗎!

當然也有可能是宋長江自己的,然後他剛才變臉只是因為發現童荔沒打掃衛生。

她在外面自我解釋半天,一邊默默等宋長江出來。

宋長江從一樓來到二樓。

這座別墅並不大,只有兩層,美式的,算得上是小巧玲瓏。

二樓是卧室和更衣室,全是童荔的東西。

超大的卧室里,超大的床上也是亂七八糟的,被子和枕頭看起來像是被三四個人一起睡過似的,亂得不成樣子。

床頭柜上有好幾個避孕*的包裝袋,床頭的垃圾桶里有用過的衛生紙和***。

他看了一眼就噁心得直往上涌。

另一邊正對着落地窗的浴缸也是用過的,有半缸的渾水。

他保持着冷靜,從一樓走到二樓,還看了地下室,都沒有被入侵或打鬥的痕迹。

他不能再自欺欺人了。

童荔早就背叛了他,有了另一個情人。

他把她放到這裏讓她反省,保護她,她卻趁機跟情人幽會。

柳玉樹來的時候剛好撞破了這件事,所以他被殺的毫無防備。

這對狗男女又出了什麼事,跟基地被人端了有沒有關係,這都要再接着查下去。

但這個地方,他是不會再來了。

宋長江最後看了這個骯髒的地方一眼,轉身出去了。

謝霖看到他出來了,也不再問他都發現了什麼——裝不知道就行了。

她問:「接下來去哪裏?」

宋長江:「回基地。」

於是又回到空無一人,只多了二十座墳的基地。

謝霖坐在基地的公共大廳里吃外賣,宋長江在外面對着墳墓罰站,已經從回來罰站到現在了。

天都黑了。

基地里還是沒有其他人回來。

她猜……宋長江的兄弟應該死光了。

除了現在去外面對戰的劍齒虎之外。

這也太慘了。

雖然她覺得張東海有點像虐主流的男主,但現在看起來,宋長江才是虐主流,一口氣小弟全死光這是什麼待遇?新小弟還沒有出場啊。

她思考了一下自己,覺得自己應該不是用來填小弟坑的。

簡青林看着也不像。

難道是於碧和趙百萬他們?

這不行!十三劍客是她的小隊!她可不會讓給任何一個大男主!

簡青林別想,宋長江也別想!

正想着,突然外面漆黑的世界裏暴出一束金光!

她立刻站起來往窗外看,發現金光正是宋長江身上發出來的。

金光直衝天空,他在金色光柱中,特別的像男主。

還是正在裝備新異能的男主。

然後他把頭一仰,火-箭般向天空激射而去!金光隨之而動,咻的一聲就射到天空深處,不見了。

謝霖站住思考片刻。

天大的好機會!!

異能掉落就在兩天以後,只要宋長江兩天內別回來就行了!

她想了想,聯繫上了於碧和趙百萬,這兩個人果然已經到了,只是還沒有開始破壞,正在踩點。

她馬上聯繫他們,暫停踩點,計劃改變。

本來是想着宋長江家大業大,為了拿到異能必須削弱他的實力。結果現在他的家業都散光了,完蛋了,再干點什麼就有點不人道了。

於碧接到電話還很激動,聽完她說的就改同情宋長江了:「他好可憐啊。」

趙百萬擔心那個殺-手還在,「那我們過來陪你吧。」

有這兩個弱雞在能頂什麼用?

謝霖打電話給他們就是讓他們走。

「你們一走,這座城裏就只剩下我的敵人了。」除了敵人,就是暫時還不是敵人的人,一切只看她去拿異能時有多少人來攔。

不過宋長江的人都死光了,暫時應該也不至於再跑出來一群異能者跟她搶異能。

之前宋長江的領地異能把廣東都抓在手心裏了,現在他的人剛剛才死,只要消息還沒傳出去,廣東外面的人就不會知道。

那她這個異能還是可以輕輕鬆鬆到手的。

「你們走吧,我一個人更方便。」她說完就催於碧和趙百萬趕緊瞬移回家。

於碧和趙百萬乖乖走了,她再取消了給雇傭兵的任務。接下來她親自上,全是異能者的混戰就別讓普通人插-進-來了。

至於宋長江去幹什麼了,她猜可能是去報仇了。

於是她的最後一個電話打給了簡青林,只說了一件事:「童荔沒死。」

簡青林接到電話一怔:「什麼?沒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