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9, 2021
17 Views

「誰?」

Written by
banner

「我,湯姆林森。」

剛剛從夢境之地返回的賈爾斯,鬆了一口氣,這是他的一位同事,也是愛格伯特學院的一名教授。

「吱呀!」

門開,修著精緻山羊鬍的湯姆林森走了進來,他脫下禮帽,並未掛在衣架上,反而撫在胸前,微微鞠躬道。

「賈爾斯先生,請允許我重新介紹一下,我,湯姆林森,偉大的風暴雨神忠實僕人,聽聞你成為捕夢人,特意登門拜訪,還希望你配合,跟我走一趟。」

賈爾斯呆住了。

「不要試圖遁入夢境之地,大家都是同事,希望你能給彼此一個體面。」

「你、你要做什麼?剝奪我的力量?」

「不要激動,例行公事的調查罷了。」

「調查誰?我?我從未違法犯紀,更未參與異端活動。」

「我知道,不然以你掌握的魔法力量,也不可能在愛格伯特學院安然任教,我們調查的是——夢境商人。」

7017k 「榮東是我的人。」楚塵開口,同時一直在留意着手機的消息。

希望榮東沒事。

宋秋驚呆了。

楚塵這句話暴露了不少的訊息量。

榮東居然是姐夫的人。

「即便知道榮東是姐夫的人,葉少皇應該也不敢太過分,最多也就打一頓,他怎麼敢殺人?」宋秋說道。

「葉少皇的身邊有黑鐮雇傭兵的人。」楚塵的神色凝重,這群亡命之徒,視人命如草芥,絕對不會在意榮東的生死,如果不是為了拿榮東來要挾他,引他前往鎏金酒吧,榮東恐怕早就被殺死了。

剛才那個電話,楚塵大概也能猜到。

如果榮東以其他的借口騙他過去的話,有可能會成功,若是自己毫無戒備地到了鎏金酒吧,說不定會直接被亂槍掃死。

可榮東沒有選擇妥協。

當您線人,三生有幸。

榮東已經徹底將自己代入了線人的角色當中,哪怕最終面對了生死,榮東也毅然作出了選擇。

這反而讓楚塵心中對榮東的印象徹底地改觀了。

想了一會,楚塵還是沒忍不住,用『釣者』賬號詢問了萬冰山鎏金酒吧內的情況。

萬冰山見『釣者』前輩竟然這麼重視這件事,當即更是提起了精神,「有兩名偵查員以情侶身份進入了酒吧,暫時沒有具體的消息,從外面看過去,一切都還非常的平靜。」

楚塵沉吟了會,給江映桃發消息,他今天給江映桃發過禪城另外三家境外勢力所在的位置,江映桃應該會有所佈置。

果然,江映桃回復消息的速度很快,每一個境外勢力,都有一支至少二十人的全武裝突擊組在暗中監視待命,如有命令,可隨時行動。

「這麼說,禪城現在有三支突擊隊在待命。」楚塵輕聲自語,眼眸抹過了一道冷光,「漫漫長夜,突擊隊的隊員們估計也想熱熱身吧。」

楚塵以『釣者』的身份問江映桃要來了三支突擊隊隊長的聯繫方式,直接在特戰局後台群發了一個消息,只有四個字,「戰前準備。」

三支突擊隊隊長都在一分鐘內回復。

肖風是特戰局突擊組九組的組長,他參與過天鵬碼頭的突擊行動,當時率領突擊組成員成功摧毀了千業集團與楊氏水產合作的海上走私犯罪活動。

他正負責盯着的,是血戰士雇傭兵。

「終於要動手了啊。」肖風站了起來,「所有人聽着,整理好自己的裝備,我們即將行動。」

肖風瞥了一眼遠處的一棟建築,血戰士雇傭兵,就潛伏於那裏。

「這麼肆無忌憚地進入華夏,當我華夏特戰局是吃素的了嗎?」肖風摩拳擦掌,已經迫不及待。

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肖風確實萬萬也沒想到,這一次行動,直接下達命令的,竟然會是來自天網殿,代號『釣者』的前輩。

「兄弟們,今晚可得好好表現。」

肖風微笑。

然而,很快,肖風又收到了命令。

向鎏金酒吧接近!

目標不是血戰士雇傭兵?

肖風迷糊了。

鎏金酒吧,那是什麼地方?

肖風不敢懈怠,立即執行。

很快,『釣者』也向他們公佈了此次行動的目標……黑鐮雇傭兵!

「黑鐮雇傭兵,居然還敢來!」肖風冷笑,「上一次的教訓看來還不夠深刻啊。」

鎏金酒吧外。

一個青年人一直在操控著電腦,突然間說道,「查到了,通過我們一路跟蹤看見的那兩張面容輪廓分析,我排查了一下,那兩人極有可能是黑鐮雇傭兵的兩大頭目,代號『閃電』與『海豹』!」青年人倒吸了一口冷氣,「這可是兩條大魚!今晚如果將這兩人拿下的話,黑鐮雇傭兵也算是完蛋了。」

「楊溫虎,小心一點。」萬冰山立即果斷地通知了楊溫虎,「裏面的目標極有可能是『閃電』與『海豹』,雇傭兵王,實力強大,不是你們能夠應付,你們的行動以偵查為主,切記不要暴露身份。」

萬冰山的神色凝重,同時將消息彙報給『釣者』。

『閃電』與『海豹』的出現,也意味着,這一次黑鐮雇傭兵投入到禪城的力量,必定也是前所未有的強大。

酒吧內。

楊溫虎和小玉坐在最靠近包廂位置的靠牆位置,看起來靠得很近,正在卿卿我我。

「收到。」

楊溫虎抬起頭來,看了一眼四周圍,然後朝着包廂方向走去。

剛轉了一個彎,楊溫虎就被一個服務員攔下來,「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可以幫到您?」

楊溫虎說道,「我想去洗手間。」

服務員擺手,「請跟我來。」

楊溫虎被服務員領走了。

包廂內。

「楚塵的電話。」葉少皇看着閃電和海豹。

「接通。」閃電點頭。

葉少皇接通了電話,楚塵的聲音立即響起來,「葉少皇,我要和榮東對話。」

葉少皇冷笑,「想和榮東對話,就過來當面對他說吧。」

「你不讓他開口,我怎麼知道他是死是活?」楚塵質問。

「你有資格談條件嗎?」葉少皇不屑,此刻葉少皇的眼神同樣佈滿了戾氣,一次又一次的失敗令他的心智早就崩潰,只要有擊殺楚塵的機會,他絕對不放過。

「前面掉頭,我們不去了。」電話那頭,傳來了楚塵的聲音。

聞言,葉少皇面容不由得變色,按捺下心中的怒火,「等一下,你聽好了。」葉少皇走到榮東的身旁,這時的榮東整個人貼在牆壁上,努力地坐直著身子,不讓自己倒下,他的臉龐和衣服都被鮮血染紅了。

「楚少,你別過來……啊!」榮東又遭遇了葉少皇的一腳,直接踩在了榮東的手指上。

「對話可以,可千萬別亂說話。」葉少皇再次拿起了手機,「你放心,在你到之前,榮東死不了,可是,你堅持要對話的話,他胡亂說話免不了要挨揍。還有,如果我看見鎏金酒吧門口出現一個警察,榮東立刻沒命,聽明白了嗎?」

葉少皇說完,直接掛斷了電話,目光看向了閃電與海豹,「楚塵大概還有半個小時到,他的實力很強……而且,絕對不會坐以待斃。」 「自從半年前大地精進攻瀑上鎮發生了那場慘劇以後,上城區的半精靈首領很快便與下城區劃清了界限,而你也一聲不吭的離開了瀑上鎮。

阿爾伯特一時衝動,前去與他們理論,也被打個半死,差點丟掉性命。無奈之下,城鎮的防務工作也都由我與卡洛斯兩人承擔,一步一步從滿目瘡痍的下城區艱難的發展成如今欣欣向榮的繁榮景象。」

托爾維吞吐著煙霧,火光在煙斗中忽明忽暗,梟梟煙霧伴隨着話語從他的嘴裏緩緩飄出:

「上城區的半精靈在半年前同樣也損失慘重,我們都可以理解,即使是他們對於瀑上鎮的防務工作不管不問,不理不睬,這也都沒關係。

畢竟他們也就只剩一百多人了,也起不到什麼改變戰局的作用,但是一個立足於荒野的小鎮,僅靠着我們下城區一千多玩家,想要傳承下去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現在的瀑上鎮我想你也應該看出來了,隨着商路的打通,很多厭戰的玩家紛紛退出,我們除了想辦法去極力挽留他們以外,只能通過增加外來人口,來穩固鎮子的發展,想要增加外來人口的前提就是擁有足夠多的居住面積。

所以我的意思就是,半精靈是瀑上鎮原來的主人,為了報答他們曾經的收留之恩,他們完全可以不用參與到鎮子的所有防務工作中,而是安安穩穩的生活在那裏,由我們下城區一力承擔,但是……」

「但是他們必須在上城區騰出可供你們發展的位置,對嗎?托爾維領主。」未等托爾維說完,站在原地的索恩直接挑明了他長篇大論的意圖。

托爾維的一番言語,也讓他明白了為什麼阿爾伯特對上城區的仇恨如此之深。

不過,所謂的前去『理論』就有點耐人尋味了,對於阿爾伯特的性格來說,索恩心知肚明,並沒有去點破。

「如今的下城區,除了流動人口外,常駐人口只有900多人,以下城區的面積,即使是再添900人也完全能夠擠得下去,如果仍然不夠居住的話,你們也可以將所有石制房屋搭建成一座座高樓大廈,所以,你們所謂的位置狹小根本就不成立。」索恩又沉思了片刻,不緊不慢地反駁道。

「索恩啊,賬不是你這麼算的,你這是不當家,不知柴米貴。」聽完索恩的一番分析,商人打扮的純血精靈玩家苦笑一聲,向他詳細的講述道:

「瀑上鎮位於科里納半島的最北方,屬於賽普特城勢力範圍外,唯一一座最接近翡翠原野和大劍痕山脈的城鎮,向西十五公里就能直接到達大劍痕山脈邊緣,向南出谷就是翡翠原野。

隨着瀑上鎮的建立,自然資源豐富的翡翠原野和大劍痕山脈會吸引更多的外來人口、旅者、冒險家以及商人,而瀑上鎮就是他們的最佳落腳點,這便註定了這座屹立於瀑布上的城鎮以後的繁華。

你說的沒錯,瀑上鎮的下城區的確能夠容納很多人,但是整個城鎮的人都是要吃喝的,也是要發展經濟的,特別是面對類人生物的威脅,武裝力量都是用錢堆出來的,這錢它不是憑空掉下來的。

如果只是建立住宅區的話,那麼商業區、旅店、巫師塔、伐木場、、農田、養殖區等等各種對鎮子經濟發展起到至關重要的建築,甚至是以後神祇的神殿和修道院都需要為他們騰出位置,所以下城區的面積根本就不夠用。」

「那你的意思就是為了瀑上鎮的經濟發展,最正確的辦法就是將下城區的住宅區全部拆除,搬入上城區居住。」聽完精靈玩家的分析,索恩大概明白了對方的意思。

「凱爾森的一番話語,大概就是這個意思,況且,上城區大部分區域本就處於荒廢狀態,放在那裏就是浪費資源,西崖上的高塔你應該也知道,如果我們擁有那座高塔,又何必去花費重金重新建立。」

托爾維微微點頭,接着反問道:「索恩,你知道我們身處的這座高塔為什麼只建立了兩層,就一直沒有動工嗎?」

索恩下意識的搖了搖頭。

「之所以停工,就是因為瀑上鎮的資金鏈出了問題,西崖上的那座高塔我也派我的魔寵仔細檢查過,那完全就是一座完整的巫師塔,如果半精靈首領肯鬆口,我們就可以省去一大筆建立高塔的資金,然後將這筆資金用在防衛城鎮的力量上。」見索恩搖頭,托爾維語重心長地對他講述道:

「索恩,你要明白,我們這麼做,都是為了瀑上鎮的未來着想,上城區的半精靈只不過是騰出一些多餘的位置而已,對他們的影響可有可無。」

瀑上鎮的下城區擁有兩股勢力,西岸的卡洛斯主要負責應對城鎮外的所有威脅,而托爾維則負責鎮子的經濟發展,對於托爾維的一番分析,即使是索恩很頭疼這種話題,也明白了他們的意圖。

這是一個令他棘手的問題!

托爾維直接明明白白的向他講清楚了來龍去脈后,讓他做出選擇。

從眾人望向他的目光就可以感受到,他們都在等待他的立場,到底是站在上城區半精靈原居民這一邊,像半精靈首領一樣毫不退讓,還是站在玩家這一邊,儘可能地為他們爭取更多的利益。

站立於寂靜無聲的會議室內,索恩神色中閃過一絲恍惚,回想起了他的遊俠導師臨終的遺言,半精靈少女莉麗亞憂鬱的眼神和憔悴的神情,首領歐斯特那一聲聲沉重的嘆息……

甚至還有女術士安德麗娜面帶微笑的對他說以後打算隱居在高塔中,不想參與到瀑上鎮的渾水之中。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