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8, 2021
17 Views

海大富低聲說:「此刻,太后正在坤和殿禮佛,一個時辰之後才回來!你倆進入太后的寢宮,找到《四十二章經》,儘快拿給我!」

Written by
banner

韋小寶的眼睛發亮:「四十二章經?」

瞬間,他的怯意減輕了幾分。

林宇佯裝惶恐地問:「如果太后提前回來了,怎麼辦呢?」

海大富說:「莫怕!儘管專心地找經書,我會暗中保護你倆。」

林宇昂頭觀察:「牆太高了,我搬個梯子……」

沒等林宇說完,海大富揪住他和韋小寶的衣領,猛地躍上大樹!

「哇……」林宇誇讚,「海公公,你的輕功太厲害了!能不能教我?」

海大富淡淡而笑,立刻運用掌力,把林宇和韋小寶送入慈寧宮!

嘭!韋小寶先落地,摔了個狗啃泥,模樣狼狽。

林宇順勢翻滾幾圈,迅速爬起,伸手扶韋小寶,笑嘻嘻地說:「小春子,咱倆分頭尋找《四十二章經》,我去太后的卧房,你去書房!好不好?」

韋小寶抹掉嘴邊的灰:「好!分頭行動!」

突然,從外面傳來宮女叫喊聲:「恭迎太后!御駕回宮!」

韋小寶震驚:「辣塊媽媽!烏龜王八蛋!不是一個時辰之後才回來嗎?海公公的情報不準啊……」

林宇拍韋小寶的肩膀:「趕緊找地方躲起來!」

韋小寶忙說:「你小心!我去書房……」

林宇的身形閃晃,躲到卧房的牆角處,等待張敏扮演的假太后登場。

叮!系統啟動!

【請主人注意!發佈本次《帝王任務》的第一項要求!】

【用燒烤美食和個人魅力,獲得康熙的信任和重用,並降服建寧公主!】

【提醒主人!在皇宮之內,盡量不要當眾使用高強的武功!】

【任務成功,獎勵5000點燒烤積分!任務失敗,扣除10000點燒烤積分!】

林宇說:「這個任務,等於奪取韋小寶的主角光環!」

【沒錯!主人必須代替韋小寶,成為康熙的心腹!當然,你也可以跟韋小寶交朋友,讓韋小寶輔助你完成任務!】

林宇說:「星爺扮演的韋小寶,怎麼可能甘心當配角?我估計,他反而會對付我,與我為敵!」

【請主人自己權衡定奪!切記,韋小寶千萬不能被人殺死!】

林宇忙問:「趙穎兒和狄莉娜呢?」

【她倆另有任務,稍後與你見面!】

林宇又問:「孫雲磊、趙美琪和趙天海,也穿越《鹿鼎記》了吧?」

【主人別急,請耐心等待!】

林宇心說,老子看過至少十遍星爺的《鹿鼎記》,對劇中的情節極為熟悉。

所以,奪取韋小寶的主角光環,基本不成問題。

除非劇情改變,出現意外。

林宇決定,趕在韋小寶之前,降服建寧公主,否則韋小寶將成為建寧公主的男寵。

畢竟,電影版《鹿鼎記》中,建寧公主的戲份很多,她起到穿針引線的作用。

緊接着,再利用燒烤美食和個人魅力,採取一點技巧和手段,獲得康熙的信任和器重。

那麼,老子蓋住了韋小寶的光芒,豈不擁有電影版《鹿鼎記》中的六個老婆?

正當林宇尋思時,宮女們齊聲說:「奴婢為太后寬衣就寢。」

林宇不由地睜大眼睛,注視太后。

張敏的扮相,光彩奪目、雍容華貴、天香國色。

電影版的《鹿鼎記》分為兩部,內容在原著的基礎上經過改編,假冒太后的女人是神龍教的龍兒,由林清霞扮演。

林宇隔着屏風薄紗,認真地欣賞假太后更衣。

「哇噻!好身材啊……正點啊……」韋小寶倏地湊了過來。

林宇說:「卧槽!你不是躲進書房了嗎?」

韋小寶笑得邪惡:「聽說太后更衣,我特意來欣賞欣賞……」

他的眼睛,睜得比林宇還大,直勾勾地盯着假太后,不禁吞咽口水。

突然,一個黑衣蒙面人飛來!

假太后的反應急速,飛快地披上外衣。

韋小寶失望地說:「我靠,沒看清楚,都遮住了……」

五名宮女持劍,迎戰黑衣人。

林宇清楚,黑衣人是海大富,他趁機騷擾,目地為了引走假太后。

果然,假太后與海大富過了幾招,緊追他飛離寢宮,五名宮女也隨之追趕。

韋小寶繼續發牢騷說:「靠,只看到太后的肚兜兜,真特娘滴掃興」

林宇也假裝憤恨地說:「海公公早不來晚不來,偏偏在太后更衣的時候玩偷襲,真特么沒眼色!」

韋小寶斥罵:「死老太監,肯定不喜歡女人,否則,他會偷偷地看一會。」

林宇提醒:「對了,咱倆來找《四十二章經》,不是來欣賞太后。」

韋小寶笑得猥瑣:「嘿嘿嘿,隨便欣賞一下,也無妨嘛!」

林宇走到太后的卧榻前,從被單的下方,找出一本紅色封皮的《四十二章經》。

韋小寶接過經書,驚呼:「我靠!不會吧,這麼容易就找到了!」

霎時,旁邊竄出一人,搶奪了經書。

林宇定睛一瞧,對方是個容貌俊美的小書生。

女神邱淑珍,登場亮相,她扮演建寧公主!

「你們兩個死小太監!竟敢偷東西!」

建寧公主身穿男裝,表情傲嬌且刁蠻,鄙視着林宇和韋小寶。

林宇發揮演技,忙滿臉堆笑,抱拳問:「這位小哥哥,怎麼稱呼?」

建寧公主驚訝:「你倆居然不認識我?新來的嗎?」

韋小寶點點頭:「是啊,是啊,你也進宮當太監?」

建寧公主眨了眨烏溜溜的大眼睛,柳眉一揚:「對呀!我也當太監。」

韋小寶鬆了口氣,指著建寧公主,威脅說:「把經書拿來,否則扁你!」

建寧公主絲毫不畏懼,揮拳砸中韋小寶的鼻子。

「王八蛋……」韋小寶氣得哇哇叫:「我要殺了你這個兔崽子!小林子,快幫我攔住他!」

韋小寶惱怒至極,狂追建寧公主,

林宇知道,精彩的劇情全面展開了……。 「曹小姐?曹小姐!」

喊了好幾回,車廂內仍未傳來答應之聲,奇怪的郭嘉便探進身子查看,但見曹婷目光迷離似乎在想什麼心事,便抬手在其眼前晃了晃,再次出言提醒道。

曹婷收回思緒,猛見眼前晃悠的大手,便是一怔,而後瞪了郭嘉一眼,有些慍怒道:「汝作甚?!」

「嗨,這話得問小姐自己啊,把我騙了過來,究竟有何打算?難道真想讓郭某娶小姐為妻?」

曹婷也是緩過神來,狠狠白了郭嘉一眼,輕咳一聲道:「嗯哼,先生想多了,此次請先生過來自是邀先生出仕,輔佐家父創一番宏圖大業。」

郭嘉沉思片刻,搖頭嘆道:「哎,得蒙小姐賞識,郭某心領了,然,尚不是時候,請恕在下無禮了。」

「先生此話何解,但又不知何時是個時候?」曹婷微微一愣,好奇比詫異更多。

西貝郭嘉心中暗道:「這才什麼年份,要知道歷史上郭嘉的登場時間是在196年,這還差幾年呢小妹妹,不說自己胸中沒貨,就算有貨,那也不能提前出山啊,萬一他這隻蝴蝶翅膀比較大呢?將將來的事情搞得亂七八糟,他還怎麼當高人啊!必須要低調,低調才是高人風範,才會被曹氏供著。」

郭嘉打起了如意小算盤,決心做一位既低調又有內涵的「高人」,能騙吃騙喝一輩子才是王道。

望着那雙充滿求知慾的秋水目光,郭嘉四十五度仰望車廂的天花板,高深莫測道:「不可說,呵呵,不可說。」

曹婷不幹了,憑啥說話說一半,故作神秘好玩嗎?

這會兒曹婷也不管郭嘉是不是他爹爹求賢若渴的謀士,只當他是那日被其丟到街上的落魄書生,抬手一把扯過郭嘉那隻招風耳,咬着朱唇威脅道:「你說不說,小心姑奶奶將你耳朵擰下來!」

「哇呀呀,君子動口莫動手啊!」郭嘉半個身子跌進車內,嘴上討饒道。

「哼,本小姐可是小女子,何況,你也不是君子,快說!」

「好好好,放開我就說。」

「哼!」曹婷這才收了玉指。

郭嘉一邊倒騰着重傷的耳朵,一邊順勢鑽了進來,待盤坐之後,這才對對面的曹婷娓娓道來:「曹小姐,若郭某所料不差,曹公於五日之內必會從徐州撤兵而回,不是郭某不肯去投,只是你我一行,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何事?」

「方才小姐也看到了,呂奉先之卒已到兗州,怕是有謀士向呂布諫言,趁曹公南下征伐徐州而後方空虛之際,意圖趁此良機奪下兗州,兗州若失,曹公便如無根之萍,屆時,不說攻克徐州,怕是會死無葬身之地啊。」

「啊!」曹婷掩起小嘴失聲大驚,隨後焦急道:「這,這絕無可能……」

郭嘉一擺手搶白道:「不,恰恰相反,這絕對很有可能,小姐莫忘了,四顧徐州都有何人,袁本初、袁公路倆堂兄弟,還有那江東小王八,啊不,是小霸王孫伯符,其三人若得知曹公後院起火,必然聯合陶謙趁火打劫,徐州便成了四戰之地,曹公何以逃出生天?」

看着一臉慘白的曹婷,郭嘉軟了語氣,安慰道:「小姐不必憂慮,好在提前讓吾等撞破,為今之計,應速速與曹公留守兗州的重臣取得聯繫,將此重要消息告知,只要曹公回軍及時,必然不會被呂布得逞,某雖未出仕,但已為小姐獻策,至於用是不用,但憑小姐抉擇。」

「謝先生教誨,婷意已決,當用先生之計,度家父生死難關。」

曹婷朝外高喊:「二位將軍,速速前往鄄城,我欲尋子孝叔父商談要事。」

「喏。」

……

一日後,曹仁在府邸與荀彧等曹操謀士議事,聞執戟郎報侄女歸來,便匆匆散會,親自帶人出城迎接。

一進城門,曹仁便來到車馬前一通教訓:「哎呀,婷侄女,如今可是亂世,汝一女子,豈可在外涉險,萬一……呸,主公得聞汝人去樓空,便是行軍打仗亦是牽腸掛肚,多次大發雷霆質問吾等辦事不力,如今見侄女安然歸來,可算是叫人長舒了一口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