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6, 2021
167 Views

當然,也是因為他現在「翅膀硬了」,長姐也拿他沒辦法。

Written by
banner

嚴興和還想跟小外甥女兒說些什麼,就見丈母娘傅氏朝他走過來,嚴興和是個聰明人,多少也知道丈母娘的來意。

只不過那些東西可真不是他一個人說了算。

嚴興和下意識的看了一眼兩個小傢伙。就見傅氏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興和,是這樣的,你幾個伯母的意思,你這次收穫豐盛,能不能就從你那買些獵物?」

說這話傅氏自己都不好意思。

三百多斤的大野豬,就是他們還住在金雞坳的時候那都是少見的。

如果獵到這樣的獵物是要全村設宴的。

現在幾個妯娌的意思,就讓她出面,跟她女婿買這個獵物。不用說都知道,他們把這些獵物買下來,價格是會給的比其他人更低一些……

但當初自家起房子,叔伯妯娌們都有幫忙,現在輪到他們,這些事情若是她推脫不肯,那就說不過去。

傅氏只好硬著頭皮來找女婿。。 「教主,是林芸妹子在給大家改善伙食呢。」

一眾玩家向月白汀介紹周南。

那位紅卡家族的族長一看到人群中的周南,頓時就是目光一亮,連忙上前道:「好俊的妹妹,你是誰拉入家族的,我之前怎麼沒見過呢?」

「妹妹?」

也不知怎得,周南一聽這月白汀的話,心裏就有點不好的預感。

那個【波萊娜茨】在月白汀耳邊說了兩句話,月白汀看周南的目光就變得更加明亮了。

「妹妹,你怎麼不說話,來來來,到姐姐這邊來,跟姐姐說一說有什麼困難沒有,有什麼是姐姐能幫你的?」

言罷,月白汀又掃了周圍眾人一眼,喝道:「你們都撤了吧,這麼多人圍着妹妹,讓她多不自在?散場散場,讓我和她單獨說幾句話。」

周圍眾人一陣起鬨,倒也聽話,居然一個個都離開了競技場。

片刻后,這偌大的競技場就只剩下了月白汀和周南兩人。

周南看了看四周,心中若有所思。

月白汀則走到周南近前,突然用手指挑起了周南的下巴,道:「妹妹你長得好俊呢,以後可以喊我姐姐,你多少級了?需要金幣么?有沒有強力的卡牌,喊聲姐姐,我送你幾張好卡呦……」

「這特么!」

周南渾身不自在了。

這位紅卡教主不會有那種癖好吧。

自己這算是被調戲了么?

而在月白汀眼中,周南此刻那種驚慌錯愕的表情實在太可愛了,她哈哈一笑,道:「知道我為什麼能管理這麼一個家族,那些臭男人們這麼聽我的話么?」

周南新說因為你職業好,長得也不賴唄。

月白汀卻自問自答,繼續道:「因為我比男人還強,你叫林芸是吧,剛才波萊娜茨告訴我了,我看你條件不錯,要不考慮一下以後跟着我吧,如果你肯努力的話,將來家族二當家的位置就是你的了。」

「我這就能當上二當家了啊!」

周南心中感嘆,可惜了大姐,你是遇人不淑,錯付良人。

老子可不是你妹妹,老子是黑卡皇帝。

當然,周南表面上還是不露餡的。

「是啊,林芸妹妹,怎麼樣,考慮一下,我這裏有幾張非常不錯的卡牌可以支援給你,叫聲姐姐來聽聽嘛。」

月白汀說話之間拿出了幾張紅色卡牌展示給周南看。

「我喜歡單幹!」

周南心說就不叫,氣死你,老子只是興趣使然變身過來玩一玩,不想當卧底,也不佔你便宜,可不受你調戲。

「呀,妹妹倒是好個性啊,和我很想,我更喜歡你了,聽說你做了很多好吃的,不請姐姐吃一點么?」

「改日吧!」周南攤了攤手,「好吃的都沒了,連嫩草都沒剩下。」

「改日也行啊!你看在哪裏?就這裏么?」

月白汀笑了起來。

周南突然覺得這個紅卡教主雖然長的也很漂亮,表面上看着生人勿近,像個冰山美女,可是怎麼這麼污啊,這花花話說的比自己還溜,他都快接不住了,就是不知道若她知道了自己是男人,又該如何?

當然,這個時候誰慫誰尷尬,周南認真思索兩秒,道:「行!就這!」

男人嘛,不能說不行!

「哈哈,逗你玩的小丫頭,你這性子野著呢,回頭加姐姐好友吧,姐姐現在要去打熔火戰場了,你還不到20級吧?快點升級,升到了20級我帶你去打,有我罩着,你在熔火戰場可以橫著走。」

月白汀抬指在周南額頭上輕輕一彈。

周南心說教主你別慫啊,你這弄的人家不上不下的,居然還彈我腦門兒。

啪的一聲,周南回敬似的在月白汀的腰上摸了一把,反而讓月白汀臉色一紅。

「小討厭!」

她白了周南一眼,趕緊躲開,又一擺手,走了。

「看來這位教主是個銀樣鑞槍頭,嘴上花花,真刀實槍的未必行!哎,變身有毒,以後還是盡量少變身蛇精吧。」

周南略一反思,接下來也不呆在紅卡家族的營地了,他給【女武神林芸】發了一封郵件,凌駕信蝶之上,便就再次去了塑料城。

從塑料城也是可以去白銀城的,通過塑料城的傳送陣進行中轉就是了,使用塑料城的傳送陣倒是需要消耗金幣,周南剛賺了四萬多金幣,也不在乎這點花銷。

來到塑料城后,周南撤去變身,發現復活歸來的【離大譜】和【女武神林芸】都在塑料城的中心廣場中擺攤,既賣材料,也收材料。

【離大譜】那是相當有特點了,腦袋這麼大的玩家估計找不出第二個,他現在也算是塑料城中的名人了。

【女武神凌雲】則閉目盤坐在地上,跟修鍊內功似的,他卻是在進行【冥想】。

【冥想】,這是他抽到的技能,只要保持靜止不動就可以快速回血回魔。

周南也不想打擾這二人,不過心中也有點好奇,對【女武神林芸】道:「女武神啊,你為什麼起這個昵稱啊。」

【女武神林芸】緩緩睜開雙眼,頗有些得意的道:「我這昵稱不好么?說起來,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想到的好昵稱呢,非常好用,你是不知道,我頂着這個昵稱,路人局副本就從來沒被踢過!我真名叫林雲,來自藍星龍國,出身武術世家,自小習武!團長,你突然問這個幹嘛?」

「沒什麼,沒什麼。」

周南稍有心虛,又道:「你們在這裏玩吧,我去一趟白銀城!」

片刻后,周南花費了些許金幣,坐上了塑料城的傳送陣。

從塑料城無法直接傳送到白銀城,需要先到黑鐵城,從黑鐵城再到青銅城,再然後才能到白銀城。

周南也就只當開地圖了。

而來得白銀城后,周南按照記憶,先去看望了一下老熟人【白天使·拉肯】。

這位天使的人氣還是一如既往的高,她就是白銀城的一道風景。

周南現在可不敢再上去抱大腿了。

「要是能把這位白天使拐到我的秘密營地就好了,不知道有沒辦法……實在不行,我自己合一張白天使卡牌出來,有合卡合成天賦,一切皆有可能。」

周南默默尋思了一陣,而後去郊外樹林尋找「采蘑菇的小女孩」,一切倒也順利,周南很快就找到了這位可以出售琥珀藥劑的特殊NPC,其名【采蘑菇的小女孩·雷特瑞德瑞丁豪德腕】。

「年輕的冒險者啊,你聽過惡狼傳說么?去樹林東邊擊殺50隻大灰狼吧,它們太討厭了,經常趁著采蘑菇的時候偷襲我。」

「采蘑菇的小女孩」提着一個小籃子,披着一個紅斗篷,眨著大眼睛向周南發佈任務,她的模樣十分可愛,表情也非常生動,與其他機械錶情的NPC不一樣。

如果不是這個NPC頭上頂着醒目的名字,周南甚至會懷疑她是玩家假扮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眾人離開后,只留下了一塊火元素肆虐的星落湖。

不正常的風吹過,似乎在悲傷這裏曾經存在的風神像。

青色的光芒一閃而逝,在輕微自由的風中,一道深綠的人影從蒙德城出發,往星落湖方向飛去。

正是酒醒的溫迪。

「唉,果然還是放心不下那個傢伙呢。」

青色的風托著溫迪的身體,不斷向著前。

「遇到危險了嗎?法瑪斯?」

溫迪突然想起,千年前,自己就是這樣,在法瑪斯戰敗后才飛往璃月,姍姍來遲,連法瑪斯的遺骸都沒有找到。

「不會吧?」

溫迪莫名其妙的慌亂了起來,那種龐大的火元素爆發,法瑪斯一定是遇到了什麼事情,否則不會這麼…

原本還在欣賞沿途風景的溫迪,飛行速度越來越快,幾乎所有的風元素都被牽引到他的身邊,帶着他向前進,自由而淡然的風向也逐漸轉變,變得狂暴且混亂,肆意的吹亂路上的一切。

如果法瑪斯看到溫迪現在的樣子,一定會感嘆,這個傢伙果然是在摸魚,狂亂而肆虐的暴風,哪有最弱神靈的樣子。

終於,溫迪的雙腳踏上了星落湖邊。

「這是?」

看見星落湖的第一時間,溫迪想到的並不是法瑪斯故意打沉了星落湖的湖心島,而是想到他遇見了什麼不可抗的危險。

直到,溫迪看見了湖邊還沒有完全熄滅的篝火,以及剩下的魚骨,還有廢墟中中唯一存在的火元素。

「穆納塔的老阿姨很久沒來蒙德了,更不可能和法瑪斯坐着吃烤魚……」

恢復理智的溫迪仔細思考。

「所以,和星落湖過不去的,只有可莉…」

「可莉和法瑪斯被一起關禁閉…」

溫迪的心裏突然有了一個糟糕的猜測。

「難道,是可莉和法瑪斯一起炸了星落湖?」

看着面前的廢墟和破碎得連底座都不剩的風神像,溫迪咬了咬牙,跳進逐漸沉澱的混濁湖水裏。

半個小時后,溫迪從水中冒出頭,手裏還拿着一小塊風神像的碎片。

「起風了…」

一道光芒從溫迪手上的風神像碎片中激射而出,顯示了整個風神像破碎的全過程。

一條瀰漫着火元素的身影從天而降,直接擊沉了連帶着風神像湖心島。

從碎片的投影來看,這個人赫然就是法瑪斯。

不僅如此,溫迪還從法瑪斯攻擊時的口型看出,他似乎在念叨着什麼「炸魚」。

「法~瑪~斯~!」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