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99 Views

現在恐怕在場的人,恐怕大部分人已經悔的腸子都青了,打從知道她未婚先孕那次同學會後,幾乎每個人都跟她斷了聯繫。

Written by
banner

真正與她唐婉婉交好的恐怕就一個司徒靜婷了,那會兒就連李美心都落井下石,在背後到處說她唐婉婉的壞話,當時讓人禁不住一陣唏噓。

然而今年的同學會,她唐婉婉算是來了個鹹魚翻身,剛過來時,一路都聽到大家小聲交頭接耳的討論,如何巴結她呢!與其讓人先沾了便宜,不如先下手為強。

「我們哪有你命好,能找到顧先生這樣優秀的男人!」話中帶著刻意的討好。

唐婉婉怎麼能看不出她二人的心思,面對著這樣刻意的討好,唐婉婉笑著目光掃視了一下周圍環境,然後仰臉看了看身邊的顧靖修道。

「去那邊坐一下吧!差不多時間后,我們就回去。」說完看著她們兩個說道。

「我們去那邊坐一下,你們聊。」說完挽著顧靖修的胳膊超人少的地方走去。

被晾在哪裡的兩個人,其中一個人背過身體,一飲而盡酒杯里的紅酒,臉上的笑容消失殆盡,翻著白眼,帶著嫉妒小聲嘀咕道。

「神氣什麼!指不定哪天就被人家顧先生拋棄了。」

「噓,你小聲點,現在你沒看到都什麼情況,你還敢亂說。」說著目光開始四處小心翼翼的張望著。

打從大家知道他就是匯通集團掌門人時,每個人的嘴臉都變了變,恨不得都想湊過去,露露臉,想要混臉熟,平時他那樣的人物,豈能是自己這種階段的人能見得著的。

所以此刻,她們都在等待機會,只要湊准了機會,她們就會不顧一切的想要抓著這次機會往上爬!

見她如此小心謹慎的樣子,那個女人不滿的撇了一下嘴角,目光忍不住朝著剛唐婉婉跟顧靖修離開的地方看去,說不嫉妒那是假的!

是個女人,都想要嫁給像顧靖修那樣的男人,單單是看,就能看的人臉紅心跳。 楚熙堯見他確實像是不認識自己,這下也就鬆了一大口氣了,也是,自己這種大醬油的小明星,他不認識也正常,剛看到他車牌是紅字開頭。

應該不會攤上事吧!心理翻著低谷,再看他英俊硬朗帥氣十足的那張臉,心臟不爭氣的撲通撲通亂跳一通,舔了一下嘴唇說道。

「我被人賣豬仔,你能不能把我帶到一個安全的地方?」說這話時,目光忍不住瞟了一眼車窗外。

要不是剛才機靈,跑了出來,這個時候真的要被人賣了!mmp這些無良黑心的製片人,真是不拿這些小演員當人看。

都說娛樂圈是個魚龍混雜的地方,這段時間算是漲了見識了,時時刻刻都要提防著這群吃人不吐骨頭的地方,這戲老娘不拍了,誰愛拍誰拍!

這會兒不遠處的幾個男人罵罵咧咧的東看西看的,各個手裡拎著棍子,其中為首中間的一個男人,胸口的襯衣退了一大半,鼻子還流著鼻血,沖著幾個人罵罵咧咧說道。

「掘地三次也要把那個女人給老子找出來。」

「她媽的,敢讓老子吃這種虧大的人還沒有出生。」說著吐了一口痰,然後轉身拎了拎褲子便上了車離開了。

顧茂豐透過車窗也看到了外面的情形,看著像個小狗一樣趴在車窗看著外面情況的那個女人,從身材還有樣貌判斷,這得還是個未成年!

楚熙堯看著外面的那些人,懊惱剛沒把那頭豬的鼻子打爛,只踹了他幾腳,給了他鼻子一圈,算是輕的了!敢打自己的注意,下次弄死他。

收回目光,癱坐在座椅上,剛才實在是跑的太累了,橫穿馬路,差點沒被車撞死,算是撿回了一條命,開口懶洋洋的說道。

「麻煩,威尼斯公寓。」說著閉上眼睛開始閉目養神。

聽到他的話,顧茂豐瞥眼看了一眼身邊的小傢伙,這感情是把自己的車子當成出租了,她這心還挺大!對著駕駛位子上的小陸說道。

「開車。」

得到命令的小陸,應了一聲,「是。」緊接著啟動了車子,然後超前方行駛去。

大約過了將近半個多小時,車子停在了一處高檔公寓樓下面,顧茂豐看著身邊半躺著的小孩兒,聽著她均勻的呼吸聲。

「到了。」

睡的迷迷糊糊的楚熙堯睜開眼睛,睡的朦朦朧朧的,眯著眼睛看了看,然後推開車門,邁著不穩的步伐超公寓樓走去。

顧茂豐看著她背影,最後邁步下了車,跟在她身後,一直跟著進了電梯,見她按了樓層后,側臉看了看她,見她耷拉著腦袋,半眯著眼睛,像是在夢遊一樣!真懷疑她是怎麼長這麼大的!

叮咚,電梯到達20層,電梯門開了后,再看著她搖搖晃晃的走出電梯,直到走到走廊盡頭,見她輸入密碼解鎖后,推門進去了,準備掉頭離開時,見她門就那麼敞開著也不關……..!

邁步上前正準備幫她關上門時,砰一聲,門被用力的甩上了,得,感情是自己多管閑事了! 根本完全不敢直視他目光!

唐婉婉挨著顧靖修坐下來后,身體靠在他胸口,腦袋枕在他肩膀,目光看著宴會場上的人,手習慣性的扣著他西服扣子。

「托你的福,我算是鹹魚翻身了。」

「當年,我那個時候已經懷著孕六個月了,中途,我已經呆不下去了。」說道這裡時停頓了一下,目光思緒飄遠。

努力的回味著當年那個時候的心情,然而僅僅只有那麼一丁點的的不舒服之外,再也感受不到其它!記憶中很清楚的記得,當年還哭的很傷心。

以至於因為情緒波動太大,影響了肚子里的孩子,還被送到醫院留院觀察了幾天,才被放了回來,想到這裡時,感覺到額頭上溫熱的濕度,拉回思緒說道。

「我從未後悔過年紀輕輕生下小豆苗,看著她一點點的長大,那種心情真的很奇妙。」說這番話時,聲音不由自主的變得非常輕柔。

顧靖修緊了緊摟著她腰胳膊的力道,之前的她整天喜歡逗狗遛貓的,從來沒有聽她這麼安靜的講著之前的事情,更不知道,她在此之前受了那麼多的委屈。

在異世爭霸 唐婉婉仰頭推了推他墊在自己額頭上的下巴,突然轉變話風,一臉淡然的說道。

「我跟你說這些,沒別的,以後對我更加再好點就行了!」

不知道剛才為什麼會想跟他說這些,或許是今天這些人,發生過的這些事,讓自己不免感懷一下往事,也正是如此,算是徹徹底底的認清了所有人的面孔。

司徒靜婷此刻被那些人圍的里三層外三層,她們不敢這個時候上前跟唐婉婉攀談,只能抓住司徒靜婷不放手,想要透過司徒靜婷打探消息。

「司徒,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我們好歹也同學那麼多年,你眼看著她唐婉婉搭上匯通的掌門人,你也不跟我們這些老同學通通氣。」

「就是,就剛才,多危險啊,差點釀成大錯!」

司徒靜婷端著紅酒杯淺笑不語,搖動著紅酒杯,然後放在鼻尖嗅了嗅味道,看著她各個一副好奇不已的樣子,抿了一口,不緊不慢的說道。

「我倒是想跟你們說啊!」

「可是這麼多年,你們舉辦同學會,還有你們一個個結婚,都沒請過我跟婉婉啊!」說著把酒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作勢要離開。

「司徒,別走啊!」說著幾個人交換了一下眼神,合夥又把司徒靜婷給攔了下來。

現在也只能從她這裡打探一下唐婉婉的信息了,雖然當年沒有參與諷刺唐婉婉的事情,但也是沒有幫忙,而是站在一邊看戲,這些事情不知道她唐婉婉還記得多少。

司徒靜婷一臉笑意不達眼底的看著她們,看著情況,今天如果不透漏點東西出來,她們這是不打算讓自己離開了,那也不能這麼白白便宜了她們。

「說吧!你們想知道什麼!」說著在高腳凳上坐了下來。

一見她鬆口,頓時那些人臉上露出開心的笑容,「剛聽說,婉婉要跟顧先生補辦婚禮,你說我們這些人?」說著目光看了一圈的幾個人。 司徒靜婷見她們狐狸尾巴一個個都漏了出來,笑眯眯的沖著她們說道。

「這個你們別著急,到現在我也還沒有收到她請柬。」說完見她們一個個像是吃了定心丸似的,忍不住搖了搖頭。

這個時候一個戴眼鏡的男人,面相斯文,眼鏡片下面藏著一絲狡猾的眼神,湊上前問道。

「司徒,你也知道,我家搞傳媒的,最近手頭缺資料,你看,能不能幫我跟婉婉約個時間,給她還有顧先生做個訪談?」

從來沒有一家媒體真正的專訪過顧靖修,大家對這個謎一樣的男人知道的少之又少,要是自己家的傳媒公司,能拿到這次專訪的話,那簡直賺大發了。

剛才有偷偷用手機錄製視頻,但那不屬於正常錄像,不被認可,到時候萬一曝光了,被追究起來,輕的話受處分,重的話,搞不好公司都沒了!

所以思來想去,還是覺得偷偷錄製的視頻不能曝光出去,能做的就是拿下他獨家專訪,這樣以來,爸那邊也能對自己另眼相看,也不用事事都要被哥壓制著!

司徒靜婷聽到他的話,一臉驚恐的看著他,似笑非笑的看著他反問道。

「盧廣,這是晚上,你別做白天的夢好不好?」話音剛落,在場的人哄然大笑了起來。

盧廣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框,一臉吃癟不語,心理那甘心放過這麼好一次機會,又開始盤算著如何搞到一次大條新聞。

顧茂豐坐在後排座椅上,翻看著文件夾,然而突然一個急剎車,讓他身體像前侵了一下,隨後他把手中的資料撂下后,開口問道。

「發生什麼事了?」渾厚有力的聲音中透著鎮定。

勤務兵熄火后,開口說道。「前面突然冒出來一個人。」說著推開車門下了車。

然而這個時候,後排車門突然被打開,筐當一聲,車門緊接著又被關上了。

楚熙堯平穩氣息后,趴在車上,姿勢不用看也有多難看了!往上拖了拖肚子,胳膊撐上座椅時,這才發現一雙擦的一塵不染的義大利寸手工製做的皮鞋,緊接著一點點抬頭看了上去,我艹,我艹。

這麼帥的男人?看的禁不住咽了一下口水,一時間完全忘記了自己是什麼處境。

顧茂豐微微歪著腦袋,看著眼前這個有著一雙小鹿斑比的大眼睛,眼神中透著一絲無辜,這哪裡冒出來的孩子?當注意到她隆起的大肚子……..!

「要先擦擦口水嗎?」

聽到他渾厚有力,富有磁性的聲音后,楚熙堯頓時拉回思緒,笑眯眯的撐著身體起身,然後在後排座椅上坐了下來,清了清嗓子,挺了挺腰身說道。

「其實吧!我是個孕婦,你看出來了吧。」說著身手指了指大肚子。

顧茂豐一眼便看出她拙略的演技,至於她肚子,顯然是拍戲用的道具,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腕上的時間,撇了她一眼問道。

「說吧!想幹嗎?」

她這樣的,要不是剛小陸開車技術比較好,估計早就受傷躺在地上了,哪還能這樣活蹦亂跳的! 楚熙繞找到沙發后,倒在上面就睡的昏天暗地的,再次醒來已經到了第二天上午的10點了,坐在沙發上打了個噴嚏,揉了揉鼻子。

回想到昨天發生得事情,mmp,那個又丑又老的導演平時人模人樣,吃過飯,兩杯馬尿下了肚子,就不是人了,把注意打到了自己身上,他真是活膩歪了。

原本以為是集體吃飯,覺得走走過場就好了,誰知道一個個腦子裡齷蹉的都裝了大便一樣,拿女人不當人看,看到那幾個頗有名氣的明星。

彷彿昨天那種事情成了家常便飯一樣,被丑的跟豬一樣的男人壓在身下,還一副很享受的樣子,想到這裡忍不住都反胃。

再一想昨天自己,被人追著趕了幾條街,要不是跑的快,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當時還差點沒被車給撞死,這仇不報,自己就不叫小楚霸王了!

想到這裡,恨不得現在就去把他那個拍攝地點給砸了,起身回了卧室,梳洗后,換上一件純黑色高領毛衣,下身穿著簡單的牛仔褲,穿著純露皮製的平底鞋,拿著車鑰匙就出了公寓。

來到樓下,上了一輛大紅色限量版頂級跑車,啟動了車子,踩著油門去了拍攝地點。

一名身穿具服的年輕女人,端著一杯沖泡好的咖啡來到拍攝器材旁邊,看著坐在摺疊椅子上不修邊幅的中年男人,看著他臉色問道。

「導演,您昨天還好吧?」語氣中透著一絲小心翼翼。

昨天的事情也大概聽說了點,吃完飯大家都進了包間兒,所謂的包間兒其實就是個幌子,昨天自己不在導演那個包間。

他昨天欽點了一名年齡看著像個未成年的小女生去了包間兒,那孩子到現在印象最深刻的是她那雙眼睛,長得絕對是沒話說。

片場時,人也活躍的很,從頭上下,看著穿的是普普通通,但很難掩飾住她那一身好氣質,特別是那天瞧見她那雙手。

簡直能用十指不沾陽春水的那種千金小姐來形容,一看就不是一般人家能養出來的孩子,但觀察了她一段時間,不像是那種嬌生慣養的大小姐。

總感覺哪裡怪怪的,但也說不上來,索性後面就沒太留意這件事,哪知道她怎麼就被這個老色鬼給盯上了!還叫了製片人,打算是…….!

導演撇了一眼她,接過她遞過來的咖啡,然後放到一旁,這種混久了的老演員,沒什麼新鮮感,再說了,不知道被人用了多少次了,目光從新盯著拍攝鏡頭,開口說道。

「雯雯,聽到什麼,看到什麼,都給我統統忘了。」

「至於昨天那個不懂事的,她這輩子也別想再進這個圈子。」

雯雯豈能不知道他說這番話的意思,陪著笑臉,沖著他笑了笑,這個娛樂圈看著表面光鮮亮麗,背後的辛酸苦辣,恐怕只有接觸過後的人才知道。

什麼事都是身不由己,有時候更是在身體不舒服的時候,也免不了一些推不掉的應酬。 說直白點,這個圈子,不管是女人,還是男人,都免不了被潛的命運,除非你後台夠硬,所有人都怕你,甚至想巴結你,這樣才沒有人敢潛你!

「雯雯,下部戲我還缺個女主角。」

「你想試試嗎?」說這話時,導演端起那杯咖啡,喝了一大口,餘光不懷好意的看著她。

一聽他這話,雯雯面露喜色,隨後緊接著心理又開始隱隱擔心,他該不會又是在以這種方式,召集像自己這些還有一些小名氣的女明星,然後拉贊助商。

「好啊!」笑著先把這件事給應下了。

他名聲在業界不算是太好,經常叫自己拍戲的女明星去贊助商哪裡吃飯,然後讓女明星當眾裸跳,甚至還有更過分的!

這時傳來一陣馬達嗡嗡聲,緊接著一陣急剎車的聲音,猶豫是外景,片場所有的工作人員都順著聲音看了過去。

當眾人看到那台車是,禁不住咂舌,就算是不懂車的人也知道,這種限量版的訂製跑車,不是一般人都能開的起的。

恐怕這次拍劇的贊助商也沒有這麼雄厚的財力,大家都不僅好奇起來,到底是誰開著這麼名貴的車子來片場,最重要是,後面還跟著好幾輛路虎攬勝!這種真是,拍電影都用不起!

楚熙堯推開車門下了車,隨手關山車門,目光搜尋到攝影器材后,邁步走了過去。

雯雯看到老遠走過來的楚熙堯時,愣了一下,她今天這一身行頭看似普通,如果不是昨天恰巧看到最新刊的奢侈品出的封面雜誌。

怎也也猜不到她全身上下都是貴的嚇死人的奢侈品,自己幹了這麼多年,也捨不得買這些衣服穿,除了貴還是貴,到現在也只有從稍微大發一點的金主哪裡收到過這種奢侈品服飾。

導演也看到過來的楚熙堯了,頓時覺得咖啡索然無味,正愁著昨天的氣沒地兒撒呢! 余路以生 她這倒好,還敢來,把杯子里的咖啡杯往地上一砸,沖著片場的人呵斥道。

「這個是打哪來的?」

「誰叫她來的?讓她趕緊給我滾,別讓我他媽再看見她。」罵得臉紅脖子粗的。

楚熙堯大老遠就聽到他跟瘋狗一樣亂咬人,直到來到他面前,看著他哪副豬頭臉樣子,再想到他齷蹉噁心的念頭,抬手招了招手。

這時走過來十幾名身穿黑色西服黑色的男人,統一都高大威猛,各個神情嚴肅,其中一名上去,遞上一個高爾夫球杆到楚熙堯手中。

導演一看這陣勢不對勁兒,再看她身後的那些人,更是瘮的慌,怎麼看都像是黑社會來尋仇的架勢,再一看一旁的那些工作人員。

各個都瞪大了眼睛看著這邊,也對,這裡是片場,她一個小丫頭片子,能把自己怎麼樣,不甘輸了陣勢的抬起胳膊指著她說道。

「馬上離開我的片場,昨天你犯的錯我就一概不追究。」語氣顯然是底氣不足。

楚熙堯不緊不慢的帶上一隻打高爾夫專用手套,扣上手腕的扣子,揚手沖著他胳膊肘上揮去。 緊接著,就聽到一個殺豬般難聽的聲音。

導演被她這一桿打在胳膊關節處,疼的幾乎是臉部都扭曲了,呲牙咧嘴的喊叫了起來。

楚熙堯臉上帶著平靜,接下來乾淨利落的球杆狠狠的砸在他身上,恨不得把昨天的氣一股腦的全部撒出來。

片場的人看的都傻眼了,有的人偷偷掏出手機打算偷拍時,被黑衣男子把手機給沒收了,沒有人再敢偷拍,更沒有人敢上前阻止。

那些拍戲的女演員,各個臉上被嚇得花容失色,捂著嘴巴不敢出聲,眼睜睜的看著導演被那個楚熙堯打的到處嗷嗷亂串。

楚熙堯不知道自己打了那頭豬多少下,最後扔下球杆,解開手上那隻手套,看著轉到桌子底下的那名導演說道。

「出來,給我道歉。」

聽到她的話,那名導演緩緩從桌子底下爬了出來,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然後滿手粘的都是鼻血,全身上下都疼的要死,心理憋著一肚子的氣,用著另外一隻胳膊指著她怒吼道。

「你知不知道你這樣是犯法?」

「我要告你告的傾家蕩產。」說著緩緩從地上爬了起來。

不知道她從哪裡顧來的保鏢充當門面,敢來這裡耍威風,不弄死她,自己就不叫朱豪!想到這裡,身上疼的倒抽了一口冷氣。

楚熙堯以為自己聽岔了,他要告的自己傾家蕩產?呵呵,有意思,左右來回看了看他,從上打量到腳底板,富有興趣的問道。

「敢這麼跟我說話的,你是頭一個。」

「告的我傾家蕩產是吧!行,我等著。」說著遞給了旁邊帶過來的保鏢一個眼神。

很快,沒兩分鐘,兩名保鏢提溜著一名軟綿綿的人,耷拉著腦袋,朱豪還沒弄清楚那個人是誰時,見那兩名保鏢粗魯的把那個人仍在了地上。

這才看清楚地上的人是自己最大的贊助商,錢老闆,這下子整個人懵了,這個楚熙堯膽子還真大,她竟然把錢老闆給打成了這樣。

錢老闆可不是一個普通的商人,他還有個黑道背景,所以在這個圈子很吃的開,沒有人敢不給他面子!這也正是自己費盡心思討好他,讓他投資自己電影的原因!

楚熙堯一臉嫌棄厭惡的看了看地上那頭死豬一樣的人,再看了看一臉呆在哪裡的朱豪,翻了個白眼坐了下來,托著下巴開口沖他說道。

「你好好給我回憶一下,昨天的事情。」

聽到她問的,朱豪拉回思緒,再看眼前這個一副天真無邪的楚熙堯時,頓時頭皮感覺到一陣發麻,這麼大點兒,她竟然心如此狠。

剛才打自己時,那力道一點也不含糊,莫名的害怕的吞了一下口水,後退了幾步,開口緩緩說道。

「昨天是我喝多了,我什麼也不記得了。」

雖然這個時候錢老闆被人打的不知是死是活,但卻不敢把責任推到他身上,再說,昨天那個局,確實是為他設的!

見他到現在還如此不老實,楚熙堯嘖了一下,然後沖著身後的那些寶貝說道。

「你們給他鬆鬆筋骨。」 一聽到她說的,朱豪嚇得就恨不得東躲西藏,然而還沒等挪一步,腰間就傳來一陣劇烈疼痛,身體猛烈的撲倒在了地上。

這時候從遠處響著警車鳴笛聲,聽著聲音越來越近,朱豪知道自己得救了。

就在剛開始沒多久,有人偷偷的報了警。

這會兒幾名身穿制服的民警走了過來,一掃眼就看到地上躺著的兩個,身上還血跡斑斑,掃了一眼圍觀者說道。

「都退到一邊,等一下挨個給你們錄口供。」

這個時候,一名身穿高檔劇服的女人,畫著濃濃的妝容走了過來,開口說道。

「警察同志,是她帶頭肇事,我們都可以作證的。」說這話時看了看地上的朱豪。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