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6, 2021
18 Views

椎名伊織思索著。

Written by
banner

要是這麼說,接下來就是要讓寺島幸產生憤怒、悲傷、恐懼之類的強烈情緒?

想着想着,他忽然想起那女人剛才一隻手就把自己壓在床上動彈不得的力道,忽然有點心虛。

悲傷還好,可如果是產生憤怒、恐懼之類的情緒,自己會不會被她一拳打死?

椎名伊織有點心虛。

要不然,還是先攻略渚醬和結衣刷出點實用的屬性和技能,然後再去想辦法攻略寺島幸?

亦或者循序漸進,以後在空手道部多呆一段時間,等技能等級上來了,再想辦法和寺島幸深入接觸?

某個渣男毫無心理障礙的如此思索。

畢竟,不管是渚醬還是結衣的任務進度,都是有跡可循,且可以穩步推進的。

最主要的是,他不會被人打死。

「伊織!伊織!」

「咚咚咚咚……」

外面傳來渚醬蹬蹬蹬的腳步聲,乒乒乓乓的敲他的房門。

椎名伊織回過神,疑惑的朝門口看了眼,起身去開門。

房門剛開一半,就見門外的渚醬一臉興奮的舉起一張小卷子,興沖沖的道:「伊織!你看!」

「我逛街時遇到的補習班接頭測試題,」

「答了九十分誒!」

少女興緻勃勃的捏著卷子,眼裏像是閃著燦爛的光。

正說着,又忽然輕輕嗅嗅。

等發現是洗髮水的味道,不解的瞥了他一眼。

椎名伊織沒注意到渚醬的小動作,拿起卷子看了兩眼。

日本這邊由於基礎教育與高級教育學閥壟斷,生活在快樂教育環境下的普通孩子,如果考不上高偏差值的學校,就只有參加補習班,才能見到一部分高難度試卷、大學門檻式題目。

而為了爭奪課外生源,很多補習班就會採取街頭考試的方法——在街邊擺個小桌子,讓有意向的學生們寫一張大概三兩道題目的試卷,當場判分、解題,展示水平,以此招徠學生。

看到一半,他手指曲起來,在渚醬額頭上敲了一下。

「咚。」

「笨,之前不是跟你說過這一類數列題目的解題思路嗎?怎麼會在這裏丟分。」

「上次明明一道都沒錯的。」

椎名伊織繼續看着試卷,

渚醬不高興的癟起嘴。

「不過這道函數題居然做對了,很棒。」椎名點點頭,滿意道,「上次一道都沒做對,看來是記住了。」

渚醬這才哼了一聲,一臉得意的抱起胸。

「對了。」

椎名伊織說着,忽然想起來:「你要不要去報個補習班?」

「拒絕!」

渚醬在胸前叉起小手:「一天學習十小時已經是極限了!拒絕報班。」

「哪有十小時?」椎名伊織毫不留情的吐槽,「以你的效率,最多也就學了三個小時,剩下的那些時間完全被浪費了。」

「那我也不去。」

「為什麼?」

「因為…因為……」

渚醬話到一半,有些不安的別過頭。

因為每天和你坐在一起的時間,

不就這麼一點嗎……

椎名則思索道:「那隻買試題也行,可以讓你隨時知道自己的水準和進步速度。」

只賣習題,不用上補習班的教育機構也是有的,

不過習題價格很高就是了。

在出完試卷之後,這些機構還會像送定期牛奶一樣,在固定的時間段把卷子送貨上門。

同時,又因為有其他好幾個補習班用同樣的卷子在某一個時間段同步考試,所以在定期購買試卷之後,就可以同步查詢到其他補習班學生的成績排名,以此大致對比自己在區內畢業生中的成績所屬範圍。

當然,只限大型模擬試題,平常的小測試沒有這種待遇。

椎名伊織雖然能通過進度條看出渚醬的進步程度,但是怎麼告訴她又是一件麻煩事,不如直接讓她考個試。

聞言,渚醬才稍稍鬆了口氣:「……考試,也不是不行。」

「只是,考完之後有沒有獎勵什麼的?」

宮原渚眨巴眨巴眼睛看他。

椎名伊織沉思良久:「要小紅花嗎?幼稚園裏批發的那種。」

「你~這~人~啊!」

宮原渚不滿的拉着長音,舉起小拳頭錘他,又有點不捨得。

「是、是。」椎名伊織也笑,又轉口道,「如果考得好的話,就一起出去吃飯吧?我請客……只能點平價餐廳!」

在最後一句上,椎名伊織的語氣不容置疑。

他是個窮鬼。

「不要!」

「外面都沒伊織你做的好吃。」

渚醬又乾脆利落的拒絕。

這話有些誇張了,很多精品老店和小店,椎名仍自認不如。

但人畢竟是感性動物,聽她這麼說椎名還是很高興,彎著眉眼笑。

晚上給她做點好的。

宮原渚摸著光滑的下巴想了想,眼中突然一亮:「去遊樂園!我還沒去過巨蛋城呢!」

「不行~」椎名伊織堅決拒絕,「沒有那個閑錢,aa也去不起。」

「租借賬目~」

房東小姐才不管去遊樂園要花多少錢。

「你啊……」

椎名伊織伸手揉她腦袋:「先考完試之後再說!」

「拉鈎!」

「不要。」

「不行,就要!」

「怎麼了怎麼了?」

一旁的結衣抱着個灰溜溜的小東西,一人一貓四目茫然的看着兩人鬥嘴。

自從這小傢伙住進家裏,結衣就一直跟它黏在一塊,嘴裏天天喊着什麼『給我變』之類的話。

後來發現是小母貓,不知怎麼就更興奮了。

試問,這世上有誰會不喜歡貓娘呢?

而小傢伙睜眼了第一眼見到的就是結衣,也一直很黏她,上廁所洗澡都要跟着。

最近兩天,一人一貓始終形影不離。

為了逗它玩,結衣還特意網購了貓耳朵和一條尾巴——粘在衣服上的那種。

「嗷!」

小東西踩着胸脯,朝兩人喊了一聲。

它剛學會睜眼不久,時不時還要犯困似的眯著,但精神的時候,對周圍的一切都無比好奇。

「你們看,犬太郎都問了。」

結衣把小東西舉高高,懟到兩人面前。

「別叫犬太郎啊!難聽死了……明明玉子更好聽。」渚醬說着,又朝五十嵐伸去祿山之爪,小臉上帶着怪笑,「結衣醬,我也要抱~」

「給。」

「不要,我要抱你。」

「我拒絕!熱死了。」

「拒絕無效!」

於是,一大一小又開始在走廊里咚咚咚的你追我逃。

椎名伊織看着兩個好像長不大的富蘿莉嘆了口氣,先去客廳里清理貓砂和小窩。

然後回了屋,繼續琢磨上次的論文課題。

今天的椎名家,

風平浪靜。

嗯,大概是他先洗澡的緣故。

7017k 走在大街上,王辰一臉懵的看着小九兒:「說真的,我也不知道我當時為什麼會講出這種話來,莫非我的情商提高了?和你相處得太久,學壞了?」

「什麼啊,又賴我頭上,說的好像我的表達能力比你強似的。」小九兒不滿的瞪了王辰一眼,「再亂講,不准你掐我後頸了。」

「是嗎?你捨得嗎?」說着,王辰一臉壞笑的把小九兒拎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