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4, 2021
17 Views

此刻她心裏慌得一匹,孤立無援。沒想到剛一下車就遇到了這樣一個狠角色。

Written by
banner

「宋青青!我總算找到你了!」宋青青身後傳來蕭何的聲音。

剛才他尿憋不住去了一趟廁所,臨走前他將那個牌子交給一個路人,並給了他一筆錢,讓他舉著牌子等宋青青。

結果等了半天,也沒見宋青青的身影。

碰巧的是在這剛好遇見了宋青青。

「你還知道回來!」蕭何的照片是沈溫婉發給她的,對於蕭何的過去她也聽姑媽說過。

剛才謝輝丟下他一個人,好在蕭何趕到了,她想跑過去,發現自己的行李被錢東按住了。

「青青,他是你朋友?」蕭何上來問了一句。

「不是!他企圖對我不軌!」

蕭何的臉色頓時就沉了下來。

「馬上把手鬆開!」蕭何冷冷的說道。

「哈哈,真是來了一個又一個,剛才那個自稱是她男朋友聽到我老大的名字后嚇得腳都軟了,你要是識趣就趕緊滾!」

迎來的是蕭何一記重拳,錢東重重的倒在地上,感覺天旋地轉。

謝輝見狀下了車跑了過來。

「青青,走我請你吃大餐。」

「滾開!」宋青青反手一巴掌打在了謝輝臉上。

「青青你!」

「蕭何幫我打他,打死這個王八蛋!」

蕭何上去補了一拳,痛的謝輝大叫。

「你特么敢打我,我爸是謝坤,老子早晚要報仇!」

錢東這時也緩過勁來,怒吼道:「你特么攤上大事了,有種不要走,老子要叫我老大弄死你!」

着筆中文網 「俱樂部很好,你不用擔心,並不會發生什麼事。」路過這麼回答,不過說完后,他好像也不是很肯定,又道:「至少TGL聯賽,我們能正常打完。」

丁溫仔細的聽著,耐心等他說完:「那之後呢?」

「之後……」路過目光閃躲,猶豫了下,輕嘆:「有些事你還是不知道比較好,因為那些都不是你我能決定的,現在我們只需要專心打好比賽就夠了。」

丁溫沉默了一會,似是在想些什麼,半晌,才說道:「我們今年會進入TGK的。」

「我感覺也差不多。」

見丁溫沒有再問關於俱樂部的事,路過心裡頓時鬆了口氣。

他知道,丁溫是個聰明人,有些事不用親口說出來,恐怕他就已經猜到了,而且以他的性格,也不會對某一件事追問到底,知道自己該問什麼,不該問什麼。

今天的聚餐路過是帶著目的來的,這點自不用多說。

吳沾沒有邀請丁溫,也不是想特地認識他,更不會……對他的『特殊能力』感興趣。

也許只有他們這些TGL的次級隊伍,才會對玄學感興趣,因為他們實力弱,比不上TGK的隊伍,故而會對任何增強隊伍實力的方法感興趣。

而吳沾是則TGK五行戰隊的核心選手,硬實力他們有,頂尖指揮他們也有,什麼都不缺,自然會對丁溫的『特殊能力』瞧不上了。

這世上總有歐皇和非酋,總有那麼幾個人的運氣,要比別人好。

但運氣終歸是運氣,十次里有九次你能蒙對,可就是那一次……很可能就要了你的命,讓你九次運氣的成果付諸東流。

所以吳沾不信這個,路過的目的也就徹底落空了。

丁溫是一個值得交往的朋友,他性格隨和,有禮貌,不會吵,幾乎從不說髒話,這些都是路過缺少的東西。

僅僅不到一個月,路過就已經和他成為了非常好的朋友,現在他只覺得可惜,因為他並沒幫這個好朋友爭取到什麼福利,有些遺憾。

「想什麼呢。」丁溫沖發獃的他揮揮手,他倒是沒覺得可惜遺憾之類的,心態正常:「走了,關星還等著我呢。」

路過回過神,看了看錶:「這都幾點了,別去找他了,回去睡覺把。」

「沒事,我不是很困,去幫幫忙沒什麼,他一個人挺累的。」

「那隨你吧,小方,你咋這麼沉默呢,也不聊聊天。」

「好啊,聊。」方落晴抬起了頭,看向路過:「你先聊還是我先聊。」

「…………」

可能是男人更懂男人,路過跟她的關係雖然也不錯,但還是沒有達到跟丁溫那樣,總感覺兩人間有段距離。因為有時候她會說一些聽不懂的話,有時也會說些很尬的話,將話題強行終結。

比如現在,路過就不知道該怎麼接她的話了。

三人回到俱樂部時,關星還沒睡,訓練室的燈還是亮的。

丁溫跟他們道了聲別,然後獨自一人來到了訓練室。

聽到開門聲,屋裡的關星頭都沒抬,彷彿知道是他,隨口問道:「小路帶你們吃了什麼好東西?」

「菜。」丁溫言簡意賅,接著來到他的身前,看了眼牆上展開的電子大屏幕:「今天的訓練賽還沒有看完嗎?」

「看完了。」關星招手示意他坐下,拿出了一疊厚厚的資料擺在了他的面前:「今年的TGL聯賽名單確定了,一共60支戰隊,分6個組循環來打。」

「咱們是哪個組?」

「A組。」

「第一天就是我們打?」

「嗯,是的,A組打B組,C組打D組,我們是中午場。」關星說著,幫他揭開資料的第一頁:「我整理了一些可能對我們有威脅的戰隊名單,你看看有沒有補充的。」

「好,我看看。」

丁溫一頁頁的翻著,認真專註的挨個看去,關星口中有威脅的戰隊名單,已經被他用紅筆圈了出來,俠影、TNT等隊赫然在列。

他一邊看,關星一邊詳細的介紹。

「俠影戰隊,想必你應該很熟悉了,他們是今年的頭號種子,隊員沒有變動,主力核心是九陰真經,九陽神功這對情侶。

其中,九陰真經是4號位,擅長職業帝國雇傭兵和靈箭,近戰荒野刀客也玩的不錯,平均水準之上,但沒到頂級。

九陽神功1號位,帶刀人TGK排名前三,近戰基本功紮實,出刀速度非常快,最著名的戰績,是在遺落都市兩秒八刀,1V2穿掉了猛獅的兩人。他的遠程職業相對弱一點,不過九陰剛好能補上這一點,所以他只在特定地圖才會選擇遠程,一般情況他會用控制類的輔助職業搭配帶刀人。

這一遠一近,配合無間的雙人組非常難纏,他們的默契程度TGL無人能及,單說默契,也僅次於TGK里『古老文明』戰隊的那對雙胞胎。

除了他們之外,俠影戰隊的指揮五毒刀也不容小覷,他的千手唐是門絕活,暗器的精準度控制的很好,最高紀錄是五十米的距離,一把灑出了三十枚飛蝗石,有二十枚成功命中。

同樣,他的指揮水平也很高,善於思考,可能雖然不及你,但在TGL里,應該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指揮了。

至於其他兩個人,倒沒什麼可提的了,就是注意六脈神劍的物語者,那些鳥能監視很遠的範圍。

總結下來,他們的輸出核心主要來源於雙人組,一旦這兩人有一個掉了,那俠影戰隊就整個垮掉了,不足為懼。」

關星的這些話,有些是在資料里沒有,上面更多的是數據,KD、KDA之類的,所以丁溫聽的非常認真。

九陽九陰單獨拉出來某一個,都不算是頂尖選手,路過能輕鬆擊敗他們,但雙人都在場,路過就不行了。

所以他在想,如果是方落晴加路過的組合,能不能做到跟他們勢均力敵,甚至到達擊敗他們的程度。

畢竟方落晴的天賦比路過還要好,她唯一欠缺的是經驗,假設她經驗也不缺,丁溫覺得或許可以。

「對了,你剛才說九陽的『帶刀人』排名前三,那其他兩個都是誰,是不是有一個路過?」

「是的,路過的帶刀人排名第二。」

「才第二?」丁溫不禁感到詫異,他以為路過能排到第一,沒想到只是第二:「那第一是誰?」

「黃泉戰隊的……曼陀羅。」

。 為何……楚辭卻和他結了仇?

該不會……

「二皇子強姦過你?」

小王爺打了個激靈,問道。

楚辭揚手就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他的後腦勺。

「閉嘴!」

「那你為何這般怨恨他?」

「這件事你不用多管,」楚辭眯起雙眸,冷颼颼的看向了小王爺,「宸王將你交給了我,那日後,若是二皇子想要靠近你,你若是膽敢與他走進,以後就別踏入我這宸王府的門!」

前世,二皇子之所以奪嫡成功,是藉助這幾個親王的力量。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這些親王府逐漸沒落了下去,那也勝過了一般的人。

但是——

幾個親王都不是傻的,並不想主動去參與這次奪嫡之事。

奈何,二皇子的手裡抓住了他們的命脈。

其他幾個親王府具體是因何她不清楚,但這宸王府的事情她有所耳聞。

那時候的二皇子與楚玉走到了一起,並且聯合陷害小王爺。

小王爺對二皇子的話從不懷疑,真以為宮裡的那位七皇子欺負了楚玉,一怒之下入宮找七皇子算賬。

誰知,他衝去七皇子的寢宮之時,發現七皇子已經死了。

狗皇帝震怒下,將小王爺關了起來,擇日處斬。

宸王就這麼一個兒子,怎麼會不心疼,為了將小王爺救出來,他不得不聽著二皇子的命令,與他謀反。

當然,在謀反后,新帝是不允許有人知道他的這些黑歷史,所以除了瑾王府之外,其他的親王府下場都很凄慘。

可楚辭心裡是清楚的明白,所有的親王府都是有苦衷的。

楚玉曾無意間透露過。

「皇宮裡的那些人,都瞧不起我們這些親王府的廢物,也就只有二皇子會給我們好臉色看,」小王爺的語氣有些遲疑,「所以,楚辭你是不是誤會了些什麼?」

「哦,」楚辭語氣淡定從容,「我以前學過算命。」

「……」

算……命?

「昨日我夜觀天象,發現兩年之後,我們都會死。」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