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4, 2021
13 Views

他另一隻手也撐住牆面,肩臂發力,以一個「引體向上」姿態朝房間內看去。

Written by
banner

屋內一片狼藉,灰白頭髮的教授躺在地上,身下的地毯已經成了深色,怒視著「偷窺」的司城。

司城:「…………」

灰原:「怎麼樣?」

司城:「拿備份鑰匙開門吧。」

他沒有明說,但這副態度已經基本展現了事實。灰原看著他那張平靜的臉,無聲點了點頭。

司城鬆手跳下,轉身就走。

女主人對他們有種長輩的包容心理,儘管對司城的措辭半信半疑,也跟著他們來到門前。她沒辦法像司城那樣在高處看,因此只試探性敲了會門。

沉默在深夜裡顯得有些凄冷,女人意識到事態的異常。她轉頭看向司城:「我沒有備份的鑰匙,能麻煩您將門撞開嗎?」

司城示意她們讓開。

他走到門前,打量了一下門鎖,果斷地抬腳一踹。木板橫飛出去,露出了內部的狼藉。

灰白頭髮的教授躺在地上,周圍都被覆上了深深淺淺的乾涸的血。他面容青白、無神雙目,眼珠子幾乎要脫離眼眶,死死地看著上面。

女主人愣住兩秒,捂著嘴唇失控尖叫起來。

……

發展到眼下情形,自然是以報警告終。司城他們作為嫌疑人以及目擊證人,暫時被安排著等待。

兩個人都不是什麼了解人情世故的溫柔傢伙,隔著一段距離看面帶悲傷抽泣的女人,都有種不知該做什麼和說什麼的尷尬無措。

好在米花町的出警速度夠快,當門被敲響、警方一連串地走進屋時,司城甚至鬆了口氣——大概是對事件終於要結束了的欣慰。

而令他意外又頗覺意料之中的是,來者是個熟悉的面孔,還附贈了他熟悉的人。

「……伊藤先生?!」「司城哥哥!」

他們對視一眼,異口同聲道:「你們怎麼在這裡?」

「我和小哀前來拜訪。」司城瞥一眼小孩,「倒是你……這麼晚了怎麼還跟警官一起?毛利呢?」

柯南撓頭傻笑了一下,「路上碰到了個壞人,就打電話報告給目暮警部了!」

看他心虛的模樣,事實顯然不止是說出口的這些,但司城對此也不感興趣,便如對方意地轉移了話題。他看向目暮十三,警部眼下有不太明顯的青黑,大概是有點睡眠不足。

然而他眼神仍很犀利,用一種古怪的目光注視司城片刻,在他看過來時卻又收斂。

目暮公事公辦地進行理應不屬於他的查證:「伊藤先生,請問您選擇破門而入,是察覺到了什麼異常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神息草我今日必定要得到!」

兩人手掌相對

林妙音眸中閃過狠光

一字一句道

「彭!」

兩人各自向後退去

墨發飛揚

炎曦月臉上神色如常

「我說了,神息草不在我身上…」

林妙音眸子一眯

便要再次出手

炎曦月自然不懼

「這麼久了,你的智商還是沒有絲毫提升啊,也不想想,神息草這麼久都不想被人發現,怎麼可能會主動跑到我的身上?」

林妙音雖動作不停

眼中卻閃過一絲思索

炎曦月繼續開口

「被一株草給騙了,你可真是越來越有能耐了…」

林妙音眸中燃起怒火

雖然她也察覺到了不對勁

但被炎曦月如此言說

自然火大的很

她抬眸惡狠狠的瞪了眼炎曦月

這張噁心人的嘴倒是沒什麼變化!

「被騙了又如何?能將一個我做夢都想殺了的人送到了我的眼前,我又何樂而不為?」

兩人手下動作不停

不過一會兒

就已經交手過了不下幾十次

雙方都知曉較之以前,各自實力都上升了不止一星半點

林妙音眼中光芒一閃而過

身上靈力再次上升

築基期九層上升至了金丹期一層

渾身氣息涌動

再次攻向了炎曦月

炎曦月目光微動

看來林妙音是打定主意想要將她在此斬殺……

這滿臉殺意的模樣

竟是直接放棄了先尋神息草

炎曦月挑挑眉

沒想到她竟比那草還重要

兩人交手一回后

炎曦月往後退去

有一說一

入宗門這段時間林妙音實力實在是進步飛速啊…

而且現在表現出來的也不知是不是她的最強等級

此時炎曦月再次被動向後退去

她身上靈力浮動

表現出來的實力由築基期七層上升至了築基期九層

林妙音眉頭冷冷一挑

「嗤,不過如此…」

兩人再次陷入了戰鬥

兩種極端的顏色在四周身旁交織

本就是互相克制的兩種靈力

所以一經交手

除了炎曦月和林妙音兩人互不相讓。

就連兩人的靈力都互相一副針鋒相對,消耗到極致的姿態。

不遠處的幾個人面面相覷

「你們幾個人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來給我取這賤人的狗命?!」

充滿殺氣的話語

讓幾人猶豫着抬步

炎曦月瞥了眼靠近的幾人

「我以為你想以自己的實力打敗我……」

林妙音陰險一笑

「比起如何打敗你,我更想看到你直接敗倒,過程怎麼樣不重要……」

炎曦月有意探一探林妙音的真正實力才這麼與她糾纏

若是這幾個人加入進來

想必林妙音就更不會用全力了……

她也沒什麼特別的表現

只是對着幾個人微微勾唇

幾個弟子下意識的腳步一停

「沒想到,你們天道宗的弟子等級如此分明,師姐的一道命令,你們就得不顧生命之危執行任務……」

幾人臉色緩緩變黑

是了

林妙音不過只是實力比他們高一些而已

但身份卻也只是弟子輩的

憑什麼就連她的私人恩怨都要指使他們前去受死?

炎曦月目光移到了面色變得難看的林妙音身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