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1, 2021
37 Views

是為晴天的妖靈,是善妖,見之則遇好運。]

Written by
banner

[於其誕生數載前,曾有無名之神頒下神諭,在預言中冠其以至高神大日女尊之名,尊為『天照大御日和姬』。

后又有妖鬼稱其『桃源鄉少主』;

因而不日後,此靈乃鬼王、乃神明、乃桃源之主!]」

黑髮少女深深的呼出一口氣,恢復蜜色的雙眸倒映出赭發神明的身影,目光清澈柔軟,神采朗如晴空:「中也先生,這便是流傳在妖怪世界的《『怪談桃源鄉』異聞》的第六卷。」

「——《怪談日和》的故事。」

【……結果開業時間不還是又后延了。】

深夜,躺在和室外間床鋪上,輾轉反側無法入睡的中原中也在心裏嘆了一口氣,無奈的這麼想到。

傍晚的時候,恐怕連小姑娘自己也沒想到,在講完自己的怪談之後,她竟然就這麼倚在神明大人的肩膀上看着夕陽睡著了。

過了好一會才發現的赭發神明只好把她抱回二樓的和室裏間,囑咐晴天娃娃照顧好她。也沒有什麼玩遊戲的心情,店員先生想了想,最後還是隨便在廚房吃了點東西就鎖了店門回房間躺下。

大約是終於好好安裝了各種人類的照明燈具的緣故。

今天町屋裏的日光小精靈們早早就回到了那隻晴天娃娃玩偶里,現在赭發少年躺着的和室,僅僅只被從窗外透入的月光微微照亮。

無論如何也無法入睡。

赭發神明煩躁的嘖了一聲,翻身坐起——赤紅的重力異能在身周亮起,他翻出半開的窗戶,飄然跳上町屋的屋頂。

橫濱的夜晚與妖怪世界並不相似。

無論是蜃氣樓還是下町,永遠都是星河燦爛、燈火通明的熱鬧夜晚,入耳的皆是妖怪們的笑鬧吆喝聲;

在鐘鼓樂聲中,溢彩的霞光與流雲在妖怪世界的夜空中淙淙流淌,美如幻境。

橫濱的夜空雖然也有稀疏的星星與明亮的彎月,但入夜後四下傳來的零星槍聲與慘叫,都暗示著這裏並不如白天時看起來那麼安寧繁榮。

在這樣的夜晚、在這裏。

如果沒有遇見日和、如果沒有在妖怪世界生活過,中原中也知道自己現在也應該在那些火拚的黑幫之中,為生存,為爭奪地盤而廝殺。

只是他眼下卻完全沒有心思去思考這些並未發生的事情。

赭發少年模樣的神明枕着手臂,躺在潔凈到毫無塵埃的屋頂斜坡上,腦中一遍遍回想起傍晚時黑髮少女所說出的怪談。

【『桃源鄉之主』嗎……】

【『代代都會以被刺殺或者被背叛偷襲作為結局』,即使已經知道這樣的事情很可能還會再次上演,她也依舊選擇背負起這樣的命運嗎?】

【不對。】

【那個傢伙,根本就是堅信着自己的家人不會背叛,還準備由自己來承擔起全部守護桃源鄉的責任啊!】

「首領與下屬相互給予彼此最深的信任。」

「為此,作為首領則需要背負起所有的一切,哪怕真的被背叛,也無怨無悔嗎?」抬起手對着天上的明月,赭發少年凝望着掌心,喃喃自語道:「這就是成為首領的覺悟……?」

【……或許從一開始,我就從未得到『羊』的信任。】

「……」

「嗯?!」

沉浸在低落中的中原中也腦海中忽然電光火石劃過一個一直被忽視的片段,他愕然的重複起那句話:「『乃鬼王、乃神明、乃桃源之主』——神明?!『被冠以大日女尊之名』??!『天照大御日和姬』?!?!」

【等等。】

【開什麼玩笑!】

【『至高神大日女尊』…『天照大御』…這不是之前狸貓說的古神話里的天照大神嗎?!日和難道……】

【不,不可能,她也說過自己是妖怪這樣的話。】

【更何況狸貓那傢伙有次喝高了之後,還說過什麼「現在的高天原至高神是大國主」這樣的話。】

【如果日和真的是神明那樣的身份,照她的好人緣,不應該一直在妖怪世界生活才對。】

【……】

「啊啊啊啊煩死了!」

心緒紊亂,赭發少年暴躁的撓了撓頭髮,一躍跳下屋頂,無聲無息落在靜謐的街道上。

「找家酒吧去喝酒算了。」

※※※※※※※※※※※※※※※※※※※※

一個名字帶刀的男人開始候場——

-感謝在2020-06-2001:39:03~2020-06-2023:27:18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獅虎貓1個;

感謝投出手榴彈的小天使:兔嘰1個;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寒時節、雲華水月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煙怎麼還沒散啊?」

已經擺好陣型,只等進攻的無雙眾人等的有些着急了。

戰神更是焦躁難耐:「什麼情況,他們的煙這麼多嗎?」

無雙指揮雖然也急,不過也依然還在理智思考:「於情於理,他們煙霧的儲備都應該消耗完了,怎麼可能還有呢?」

戰神:「那怎麼辦?繼續等?」

為了穩妥起見,無雙指揮點了點頭:「等!千萬不要衝動,因為我總感覺哪裏不對勁……」

橋頭煙霧還在繚繞,白灰色的霧氣包裹住了整個橋頭,看起來宛若人間仙境,凡人不得入內一樣。

煙霧兩邊,誰也看不到誰。

無雙是優勢一方,他們還等得起,至於酒池肉林會怎樣……那可就不關他們的事了。

什麼,你們煙多?

那好,請繼續!

我就不相信你們能一直封下去!

……

酒池肉林當然不可能封下去,他們本來就沒了,而暗黑童話的兩人自然也做不到這一點。

背包是有容量的,沒有人身上攜帶的煙霧,能一直循環不盡。

不過儘管儲備不多了,他們還是在不停掐時間向外扔著,像是毫不擔心自己的煙霧會用光。

這時,橋頭北處有車聲隱約響起。

聽聲音,車速不是很快,聲音斷斷續續的,但保證無雙留在橋頭的三人,都能非常清楚的聽到。

戰神脾氣火爆,可他不是聾子,聽到車聲后,臉色立馬就變了:「不好!那支隊伍又來了!」

如果說剛才只是覺得吵鬧,心煩意亂,那現在第三方再次趕來,他們無疑就很危險了。

因為他們擺的陣型是進攻陣型,兩翼脫離掩體,全拉開了,背後那支隊伍假設有想法,無雙很可能會被瞬間擊潰!

「別慌,穩住!」

關鍵時刻,無雙指揮站了出來穩定軍心:「聽聲音,他們離我們該有一定距離,所以……」

戰神:「所以?」

無雙指揮深吸一口氣,毅然決然的道:「所以我們必須果斷!不要再等煙霧散了!割草、力王,你們兩個找角度,我們要衝擊橋頭了!」

什麼?

聽到此話,所有人都是一驚。

戰神皺眉:「煙沒散,這時候衝擊太危險了。」

「那你想怎樣?」無雙指揮快速說道:「沒辦法了,我們不能等煙散,到時後面的隊伍一來,我們陣型這麼分散,大概率全都完了。」

「聽我的,現在我們還有搏一搏的機會!」無雙對着留在橋頭的另外兩人道:「一會把車速拉滿,就往印象里的車堆狠狠盲撞!能撞死幾個最好,撞不死爭取把車撞出煙霧外,讓力王和割草能夠看到!聽明白了嗎?」

「明白!」

無雙指揮堅定有力的聲音,彷彿也感染了其他人,聞聲立馬齊齊回答。

就連戰神也壓制住了心中的煩躁,惡狠狠地嘀咕道:「特么的,撞死你們!」

計劃有變,無雙調整的也非常迅速,命令下達后,橋頭三人上車,踩下油門,埋頭加速向橋頭的煙霧中開去!

解說台上,單車和青玉把無雙的行為盡收眼底,通過上帝視角,他們也更能直觀的看到……場上發生的一切。

單車面色凝重:「果然,暗黑童話又在推動了。看起來像是無雙自己做出的決定,實際上卻是丁溫幫他做出來的。」

青玉異常感慨:「是啊,都這種時候了,無雙沒有更多的選擇,就算不願意明知有風險,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正感慨的說着,忽然,她語氣一變:「哦,車隊衝進煙里了!誰會是那個倒霉的——天啊,紂王被撞飛了!」

「玩家無雙丨戰神以載具擊倒酒池肉林丨紂王!」

得知自己撞倒了人,戰神那更是不會停了,油門不松,直接從正前方碾壓過去!

「玩家丨戰神以載具淘汰酒池肉林丨紂王!」

還未開打,三大殺人王已經倒了一個。

不得不說,紂王太憋屈了,空有一身戰力,在這把遊戲里卻一次都沒機會體現出來。

如果賽后採訪他的話,那他一定非常多的話要說。

嗯……不是話,是抱怨。

他們在錯誤的時間,來到錯誤的地點,然後又碰到了錯誤的人,不管什麼,全都錯了。

比起被利用的無雙,他們才是最慘的那個,前者還能『選擇』,但他們是根本沒得選。從車胎被打爆后,他們就一直縮在車后,哪也去不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