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1, 2021
17 Views

良家婦勾搭小叔,街巷寡婦爬牆,頭上種着綠頭菇的男人多了去了。

Written by
banner

綠頭菇……

陸宴眉頭一皺。

一炷香過後,屋內又進來了兩個人,他們是陸宴的暗樁,名爲付七、付八。

二人雙手抱拳,道:“主子。”

陸宴“嗯”了一聲,道:“你們即刻出發,務必親手將這二人交到大理寺卿周述安手上。”

二人立即將聶遠和龐術綁了起來,又熟練地往二人嘴裡墊了一塊布,防止他們咬舌自盡。

待付七、付八走後,小掌櫃道:“大人,咱們何時動手?”

陸宴思忖片刻,道:“上元節。”

上元節萬家燈火,趙衝自然會在趙府大宴賓客,人員繁雜,那是最好的機會。

陸宴又道:“一會兒去酒肆散播個消息,就說今晚我在二十四橋找了幾個姑娘。”說罷,他將沈甄打橫抱起,向樓上走去。

小掌櫃躬身應是。

但他只要一想到近來捏造的消息,就不禁汗顏。

世子爺啊,您這風流名聲可是越來越響亮了。御女無數,夜夜直至天明,再這麼傳下去,怕是要成神話了。

******

陸宴將沈甄抱上了小二樓,將她放於一張窄榻上。

小掌櫃蹬蹬蹬跟上來,低聲道:“大人,我這還有降粉,您要嗎?”降粉,是解迷藥用的。

陸宴看了一眼,隨後低聲道:“不用了。”

小掌櫃見氣氛不對,連忙退後,轉身下樓。

外面夜色漸濃,霧靄厚重。

陸宴的目光停在了她白生生臉上,眉、眼、鼻、脣,看着看着,他的胸口中突然升起了一股莫名的火。

喉嚨裡亦多了味散不去的澀。

陸宴坐在榻邊兒,居高臨下地看了她許久。

如此纖弱嬌楚,同我斷了,你又能去哪呢?

他譏笑一聲,似是笑她的不自量力,又似是笑她的異想天開。

可也不知怎的,嘴角倏然僵在原處。

四周闃然無聲。

陸宴靜靜地看着她,眉梢一動不動,與平時裡那副冷靜自持、精明倨傲的模樣,截然不同。

是他自己都察覺不出的不同。

他鬼使神差地捲起了她的一縷髮絲,慢慢揉搓。

沈甄長長的睫毛如蝶翼一般隱隱顫動,皺起眉,迷迷糊糊地哼了一聲,隨後翻過身,只留給他一個背影。

髮絲滑落,他的指尖驟然落了空。

密林間的風透過楹窗徐徐吹來,陸宴揉了一下她的肩膀,收了手。

閉目沉思,一夜未眠。

******

翌日一早,沈甄緩緩醒來……

熹微的晨光剛剛入眼,她便聽到一道沉沉的嗓音;“知道你睡了多久嗎?”

男人語氣不善,沈甄“騰”地一下就坐了起來。

她看着外面天都亮了,連忙下地,一臉愧疚道:“大人怎麼不叫醒我。”

陸宴冷聲道:“我叫你,你得見嗎?”

◆Tтkan◆co

沈甄小臉一紅,心道:她真的睡的這樣沉嗎?

可她定了定神,竟根本想不起來昨夜發生了甚,也不知道自己怎會宿在這裡。

“大人,咱們怎麼會在這?”沈甄擡眼看他。

陸宴不但不答,還擡手拍了沈甄的後腦勺。

看似不耐地道了一句,走了。

沈甄默默跟上。 第408章濃濃的失落感

憋著一口氣,周浩明決定不再關注蘇穆那邊的動靜了。

反正輸贏已經定了,周浩明想要逆盤贏蘇穆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現在的差別就是周浩明究竟是落後蘇穆多少時間的問題了。

周浩明覺得自己能少落後一秒就是一秒。

不管怎麼說,蘇穆的滑板技術大家也是親眼見識到了的。

周浩明輸給蘇穆這樣的滑板高手也不算太難堪。

唯一難堪的,可能就是這場比試是周浩明提出來的。

比試的項目,玩滑板也是周浩明說的。

總覺得周浩明自己有種拿雞蛋碰石頭的感覺。

這樣想着,周浩明加快了腳下滑板的速度。

第二個長椅就在周浩明的眼前了,周浩明要用勁衝刺一下躍上長椅了。

周浩明也不介意再被那群站着說話不腰疼的圍觀群眾說自己沒有素質什麼的了。

周浩明知道,要想直接飛躍這個兩米長的長椅,自己根本就沒有那個本事。

意外的,根本就沒有人再對周浩明這種不講文明的行為評頭論足什麼的了。

大家現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帥哥那裏,誰還有工夫關周浩明做什麼。

順利的滑過長椅,沒有聽到周圍圍觀群眾議論紛紛的話語。

周浩明本來應該覺得高興的,但是周浩明的心裏卻升起了一股濃濃的失落感。

周浩明知道,不是大家改變了想法,覺得自己的行為是正常的表現。

而是根本就沒有人關注自己了,所以才沒有人對自己表達不滿什麼的。

和自己以前被眾人追捧著的感覺比起來,周浩明有種被世界遺棄的感覺。

沒有辦法,就算再怎麼覺得受到了侮辱周浩明也得把這段本來不算太長,現在在周浩明看來卻變得異常漫長的路給堅持下去。

從長椅上順利的滑下來,前面就是圓桌了。

周浩明心裏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給自己鼓著勁:越過圓桌就能到台階了,自己也不算差得蘇穆太遠。

左腳在地上用力的蹬了幾下,周浩明腳下的滑板速度明顯的快了起來。

深吸一口氣,就在周浩明準備最後發力躍上圓桌的時候。

「看,帥哥沒有從斜坡上滑下去,帥哥直接是從台階上飛下去的。」

「不可能吧,這台階這麼高,帥哥不可能這麼做吧?」

「有什麼不可能的,你沒帶眼睛看嗎?帥哥的滑板技術真的是太好了,直接就從那麼高的地方飛了下去。」

「是啊,帥哥好像都沒有挺頓一下的吧?」

「停了,帥哥在噴泉那邊停下來了。」

「看來噴泉就是終點了,帥哥贏了。」

……

本來已經準備好一鼓作氣飛躍上圓桌的周浩明,因為圍觀群眾發出的尖叫聲,知道了蘇穆已經達到了終點。

而且,就像周浩明提出來的比試規則一樣,蘇穆沒有從斜坡上滑下去。

而是直接從台階上方飛躍下去的。

當然,這個時候的周浩明也是知道了,蘇穆有這個本事。

周浩明也不需要去質疑什麼了。

只是蘇穆的速度和周浩明心裏預計的時間出入也太大了一些。

幾米高的斜坡,台階也算有些抖的了。

周浩明本來覺得蘇穆的本事再大,多少還是需要一些時間的。

最起碼,周浩明覺得蘇穆達到噴泉那裏也應該是等到自己越過了圓桌吧?

可是,現在周浩明才剛剛準備好跳躍,滑過圓桌而已。

蘇穆就已經結束了?

這臉打得實在是太響,太結實了。

就算蘇穆沒有真的伸手打在周浩明的臉上,周浩明也能感覺到臉上火辣辣的疼。

可能是被蘇穆已經結束了比賽影響到了,也可能是周浩明的心裏本來就已經亂了。

也不知道是怎麼搞的。

一米多高的圓桌對於周浩明來說,本來不是什麼難事的。

要不然周浩明也不會自己給自己設置難題,提出這種要求了。

但是現在這一米高的圓桌卻成了周浩明的噩夢。

準備起身跳躍的周浩明,根本就沒有像自己預期中的那樣,滑板跳到圓桌的桌面上。

「砰」的一聲,周浩明腳下的滑板撞到了圓桌的桌面邊上。

周浩明一個重心不穩,整個人連帶着滑板摔到了地上。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