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20, 2021
18 Views

也是在這一刻,敏的腦海中,不可抑制的出現了千聚雷那對自己進行斬殺時,隨後讓她被迫浴火重生,付出了極大代價才能活下來的畫面。

Written by
banner

一瞬間,敏想都沒想,直接出手,毫不猶豫的對着千聚雷揮舞著粉拳!

拳拳到肉,出手相當狠辣!

可是,和她這樣一個赤著身體的女子交鋒,千聚雷還是第一次見,曾幾何時,這樣的場面還都是在島國小電影裏面所見的……

不過,和這片縷不沾的敏交手,千聚雷也是難道把持得住,速度顯然緩慢了許多,內心的想法,也只能讓他有片刻的清醒。

「我去,雖然這裏沒有外人,但我們兩個天人交戰,你怎麼可以這麼不顧形象,難道就不怕……」

千聚雷那瘦小的身體,也是連番遁逃,但奈何這紫色空間過於狹窄,根本逃不過敏的殺伐。

在這裏面,她的速度得到了極致的增幅,哪怕是千聚雷也是應付起來有些吃力。

關鍵,這空間之中,有類似殺戮之都的那種領域存在,千聚雷自進入此地的一瞬間,竟然就開始難以催動武魂了。

但是,就在千聚雷話音剛落,一大片雪白,瞬間籠罩得千聚雷心中沒了半分雜念,滿滿的都是幸福感。

「我的天,這是哪……」

千聚雷心頭髮怵,他確定自己有可能敗了。

毫無疑問,此時兩人如此密切的接觸,讓千聚雷徹底淪陷了,可偏偏敏心如止水,有的只有殺戮!

敏的眼中,只有任務,只有實力,只有歷練!

她要將這個未來大敵扼殺在搖籃之中!

這一刻,千聚雷突然冷靜了下來,臉色立刻變得凝重,再次深吸一口氣,淡淡的藍色光芒瀰漫而出!

「什麼,這小子居然可以無視我的紫燐萬燼……」

敏突然驚愕了。

沒想到千聚雷竟然這麼快就突破了空間的束縛。

「嗖——」

強勁的魂力,將千聚雷的身體包裹,瞬間讓他破空彈起,驚人的速度展現,千聚雷瞬間變得銳利起來,恐怖的能量瞬間轟出!

破空的一瞬間,千聚雷竟然展動了兩拳,兩道湛藍的火焰拳頭,從千聚雷身體衝擊過來。

光芒一閃,已經重重轟在了敏的肩頭鎖骨之上,一下子將她轟飛出去。

這一擊,乃是千聚雷精神力毫不保留的全力轟擊。

在剛剛那一刻,他才漸漸意識到了他的身體,赫然是他的全部精神力的集中,而此刻的自己,如同元神出竅一樣在外。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即便是精神力,也是有能力支配肉身的魂力的。

所以,剛剛那魂力的恢復,只是因為千聚雷聯繫上了自己身上的魂力而已。

之所以能夠在片刻就察覺出這樣的原理,其實這一切都還要多虧了小舞。

正如那「虛閃珠子」里的小舞母親與黑河龍王,那空間與這紫色空間,幾乎是一樣的構造。

被轟飛在地的敏,心頭抓狂,她無論如何也不相信,對方竟然能夠輕易就掌控了自己的空間。

然而,千聚雷並沒有打算給她任何喘息的機會,再度暴掠而來,身體彷彿一頭野蠻衝撞的猛虎,身上還攜帶着藍色烈焰!

「可惡!赤焰神鎧!」

敏臉色一變,下一刻嬌軀之上,已經籠罩了一件彷彿晶石一般的堅硬鎧甲。

「砰!」

赤紅與藍色碰撞在一起,紫色空間一陣扭曲,彷彿已經不再穩定了。

下一刻,千聚雷整個人重回現實,只覺得時間僅僅過去了幾個呼吸一般。

他不由的看了看自己的雙手,只有自己左手手心,依舊還殘留着一個傷疤,那是被凰血灼燒過的痕迹。

「可惡,這小子居然再次羞辱於我!」

與此同時,在廣闊無垠的天際,正在飛行中的敏,突然皺了皺美眸,那已經因為戰敗變成小女孩的敏,小手狠狠的捏成了拳頭。

她根本沒想到,千聚雷居然可以通過自己的血液,直接溝通到她的意識空間,那種空間,可是比凡人身上的領域還要強大的能力,本來是獨屬於凰族的力量,卻硬生生被千聚雷給攪亂了。

「他到底是個什麼存在啊!真是恨死他了!下一次見到,我一定要先閹了他!」

(本章完)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竟然敢說此處窮山惡水,難道不知秦嶺是龍脈之地嗎?孟家村就建在秦嶺,你這個學生啊,不學無術,我看啊,終究成不了大氣。」

老陳此刻走了出來,我請過來的人,竟然還敢咒罵孟冬一家,臉往哪放啊。

對方指著老陳,呵斥道啊:「哪來的騙子,滿嘴胡言亂語!」

剛說完,就被周教授一手拍在手背上,呵斥道:「方尚,你閉嘴!」

學生被這麼罵,他也丟臉啊,尤其是方尚是一個研究生啊,他如今就帶着這麼幾人。

但是看着老陳,卻是沒有絲毫怨氣,張開雙手走過來道:「老陳,你還真是個吉祥物啊,過個一年半載就能給我找點活干,你就是我的鐵飯碗啊。」

「這個可不是我找的啊!這是老孟找的。」

老陳伸手攔住了他,兩大老爺們抱在一起,成何體統。

看着老陳介紹孟冬,周教授伸出手道:「孟先生你好啊,感謝感謝!」

孟冬則是推出爺爺,「我爺爺發現的!」

周教授握住爺爺的手,激動道:「孟老先生,感謝感謝,我是臨川大學考古系的教授周元古,我代表國家感謝你啊!」

爺爺也是受寵若驚,教授在大家眼中不光是一個大人物,還是一個大學問家呢。

「周教授好,我也是無意發現的,運氣運氣。」

「孟老先生謙虛了,這是你的準備蓋房子的地方吧?根據文物保護法第十二條第四款,我們會給你發獎勵發錦旗,放心,絕不會讓你吃虧的。」

「多謝多謝!」

兩人寒暄著,一旁的村長羨慕了,這地方原本可是他家的啊。

周教授拿出裝備,就試探了一下古墓的情況,隨後就上報,叫人來挖掘,同時在村長熱情的招待下,一群人也暫時住進了村長家的樓房。

孟冬一家子回到家,爺爺感慨道:「沒想到我選的新房地基竟然是古墓,六萬塊錢白花了啊!」

奶奶則是笑道:「沒事,就當咱們為國家做貢獻了。」

孟冬則在一旁笑道:「做什麼貢獻啊,待會爺爺可別客氣啊,保持沉默就行。」

兩人正疑惑呢,就看到村長提着一盒禮物,正在後面追上來了。

請進屋后,村長便直接遞上一個紙包,開口道:「老十三啊,你看那地本來就是分給我家的,現在出了這麼大的事,我聽說這地是不能用了。

這麼大的鍋可不能讓你家背啊,而且小冬也賺不到不少錢,這六萬你收回去,這地就當你沒買成功,如何?」

孟冬拿過紙包,打開一看,正好六疊,也就是六萬,翻動了一下,搖頭道:「村長,這古墓可是我們發現的,周教授也說要給獎勵和錦旗,而且我們已經請人幹了好幾天了,你這六萬……」

將錢扔在了桌子上,不收。

村長臉色有些為難,從兜里拿出了錢包,數了數道:「我算了一下啊,自家人和伙食費不算的話,七個工人三天時間四千二,陳司公是三千,取個整,我就再加七千,如何?」

爺爺想要說話,被奶奶拉住了,孟冬看了眼,搖了搖頭,還真是摳搜啊。

村長最後把錢全都拿了出來,大概有一萬三的樣子,推過來道:「小冬,我可是你三爺爺,這點面子都不給嗎?」

孟冬收起錢,嘆了口氣道:「好吧,那就當沒這回事了。」

「那獎勵和錦旗?」

「那是什麼?」

「好好好,小冬這孩子,從小就聰明。」

看着村長笑嘻嘻離開,孟冬將桌子上的七萬三千塊錢遞給爺爺,爺爺有些埋怨道:「小冬,收六萬塊錢就算了。」

孟冬搖頭道:「他們一家都想害我們了,這一萬三很少了。」

奶奶頗有怨氣道:「獎勵都不應該給他們,他們就是覺得千年古墓肯定有很多錢!」

孟冬笑道:「我問過了,五百塊錢獎勵和一面錦旗,但這事跟他有什麼關係?土地都是國家的,誰發現獎勵給誰啊?」

兩人相視一眼,隨後哈哈大笑了起來。

結果被孟山河知道了,又被教訓了一頓。

他們忙着打開古墓,想要來找老陳幫忙,但老陳已經跟着舒若寧進山了。

中午,一邊吃着午餐,一邊看着站在石頭上的大白,老陳唏噓不已。

同時看着舒若寧用一些奇怪的肉喂著,好奇道:「小舒啊,你這是豬肉吧?」

舒若寧點頭道:「對,我用草藥搭配的,大白很喜歡,大黑也喜歡。」

「真是有想法啊,秦嶺也是一個神奇的地方。」

孟冬想去摸一下,結果差點被大白一口把手給啃掉了。

大白不能摸,摸了摸大黑,它倒是開心得很,孟冬看着舒若寧一竹簍的肉,驚訝道:「若寧姐,你這是天天喂啊?」

舒若寧摸了摸大白的頭,笑道:「是啊!大白和大黑都很喜歡吃,大白胃口很大的。你也放心,我最近采草藥賺了不少錢。」

孟冬看着大白,嫌棄道:「大黑還能看家呢,養它還能吃,這不是浪費糧食嗎?」

「砰!」

大白憤怒揮動着翅膀衝過來想啄孟冬,結果被一巴掌扇飛出去了。

「小樣,早就防着你了,還想偷襲我。」

「砰!」

結果孟冬被舒若寧錘了一拳,罵道:「還不是你剪了他指甲,現在還沒長出來呢,我進山都是它跟大黑保護我的,上次來了兩頭狼,大黑打不過,多虧了大白。」

好嘛,沒地位了。

匆匆吃過飯,孟冬指著對面山頂石山下道:「源頭就在那裏了。」

大黑大叫着直接跑了過去,而大白更簡單了,沒多久就落在了對面石頭上,而三人相視了一眼,

得了,下山又要上下,真是望山跑死馬。

石山下,兩個石頭中間,一條窄道直通裏面,老陳一手摸在其上,感慨道:「大自然真是巧奪天工啊。」

孟冬懶得感慨,這種山勢,在大山多得是,扛着鋤頭拿着柴刀,打着強光手電筒就往裏走。

還不能讓大黑那傻狗走前面,此地肯定有危險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