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6, 2021
22 Views

「不是的,不是那種性格的轉變,是換了一個人,就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她還是她,但又不是她了,那個身體還是我朋友的,但是裡面變了。」顧珊珊一時之間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去表達,糾結了一會之後,才如此對羅修說道。

Written by
banner

「你是說,你能看見你朋友身體里的東西?」聽到這裡,羅修突然想起那天晚上醫院裡的那個保安,也許這二人都是屬於同一種體質。

「不對,我看不見,只是能感覺得到,通過眼睛。就像我剛剛感覺到你一樣,如果不是看你的眼睛,我就沒辦法感覺到。」

「……………」

這是什麼奇怪能力?通過眼睛窺視內心?還是通過眼睛去看靈魂?好像又都不是……

羅修看著眼前的小女孩,眼神也是自從來到這個世界之後,第一次變得複雜起來。

砰砰砰砰砰砰……

就在這時,遠處劇烈的槍聲傳來,直接打斷了羅修的思考。

已經開始了嗎,還真是迫不及待啊……

羅修看著眼前眼神有些驚恐的顧珊珊,用手輕輕拍了拍她的肩膀,在其不注意之時,對著耳門穴使勁一按,不到三秒,對方那柔軟的身體,就直接倒在了地上。

真麻煩!不過,也許……她能找到我腦子中的毛病。

想到這,羅修搖了搖頭,一把提起女孩,就將其塞到了一邊的雜物室后,便又開始了自己的工作。 兩人一邊說一邊走來,全然沒有注意到,任家眾人就站在電梯口的位置。

任家眾人也都愣住了,所有人都是滿臉茫然,目瞪口呆地看着陸國軒,不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十大家族的家主還要站在外面等待着進屋,結果,陸國軒和許建功,竟然從屋裏走出來了?

這是什麼情況?

眼看許建功陸國軒從自己身邊走過,任媛媛立馬喊了一聲:「陸國軒,你在幹什麼?」

陸國軒這才發現任家眾人,他的面色不由一變。

「你們……你們怎麼來了?」

任媛媛面色陰沉,怒聲道:「我還想問你呢?」

「你在這裏幹什麼?」

「你剛才不是很威風嗎?」

「你不是要走嗎?」

「你還賴在這裏是什麼意思?」

陸國軒雖然要跟任媛媛離婚,可是,真正看到任家的人,他心裏還是有些畏懼的。

許建功則有些火了,他怒聲道:「喂,你們別太過分了!」

「我們現在又沒在你們的宴會廳,我們只是來樓上吃頓飯,這也不行嗎?」

任媛媛剛想說話,此時,旁邊的任老爺拉住了她。

任老爺朝任媛媛使了個眼色,又看了看那邊的包間。

任媛媛這才驚覺,陸國軒和許建功,是從那邊包間出來的。

不管他們和裏面的人到底是什麼關係,現在,也不是她能夠隨便欺負的了!

任老爺臉上堆滿笑容,笑呵呵地道:「國軒,你誤會了。」

「阿媛是想問一下,你們怎麼跑這裏吃飯了?」

「那個包間里,不是有人嗎?」

「你們怎麼從那個包間里出來了?」

這任老爺,其實就是在旁敲側擊地詢問,陸國軒許建功,與包間里的人是什麼關係。

許建功立馬道:「那個包間,是我女兒女婿訂下來的。」

「我們進去吃飯,這有什麼問題嗎?」

任老爺眼中閃過一道精芒。

許建功女兒女婿訂下來的包間?

難道說,是他女兒女婿,在請南境之王薛五爺吃飯嗎?

可是,他女兒女婿到底有什麼本事,竟然能請到這樣的大人物啊?

任老爺心中充滿驚撼,雖然想不明白這其中的關係,但是,他也不敢再小覷許建功了!

「這麼說來,是你女兒女婿他們,在請薛五爺吃飯?」

任老爺小心翼翼地問道。

許建功擺手:「我不知道你說的是誰。」

「反正,那包間是我女兒女婿訂的,我進去吃飯,這沒問題吧?」

「任老爺,就算你們任家實力再大,做事也得講個道理。」

「我又沒去打擾你的壽宴,跟你們也沒牽扯,只是在這裏吃個飯,這不犯罪吧?」

任老爺尷尬一笑:「你誤會了。」

「我……我沒有這個意思,其實我……」

許建功直接擺手:「你啥也不用說了。」

「任老爺,咱們也不熟,也談不了這麼多。」

「只要我沒影響到你,你也管不了我!」

「行了,就這樣吧。」

「老陸,咱們走!」

說完,許建功拉着陸國軒,徑直離開了。

現場,只剩下任家眾人目瞪口呆,全然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任媛媛滿臉不爽,憤然道:「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這姓許的一家人,都是窮光蛋。」

「早幾年的時候,還經常跑來找陸國軒借錢。」

「現在這什麼情況?怎麼跟薛五爺攀上關係了啊?」 第391章

黃莉他們三個人是跑了,可是其他人還在宴天樓里,已經被嚇的趴在地上不敢動彈了。

見到程天死在那裏,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不可思議的表情!

對於他們來說,程天就是神一樣的存在!

可是現在,卻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人一招秒殺!

對他們的心裏來說就是一記重創!

陳北冥默默的看了一眼程天的屍體,心裏倒沒有多少在意。

此時,洪武冷著臉走到他身邊,看了一眼程天,沉聲道:「冥主,您走吧,剩下的事情我來解決。」

陳北冥深吸一口氣,幽幽道:「黃莉他們是不是又跑了?」

洪武點點頭:「剛才只顧著對付程天,實在是沒照顧到他們。」

陳北冥點點頭:「行了,先幫我把綺夢送到醫院,我還要去辦點事。」

言罷,陳北冥小心翼翼的將蕭綺夢抱了起來,交給了洪武,自己轉身走了出去……

洪武當然也是不敢怠慢,馬上抱着已經再次昏迷的蕭綺夢,跑出了宴天樓。

兩伙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只剩下這些看的目瞪口呆的客人。

十分鐘后,這些人才敢站起身,看着周圍一片狼藉,像是被大炮轟炸過一樣。

「這……這陳北冥到底什麼人啊!連程天都被他弄死了!」

「什麼人也廢了!那可是程天啊!國家都不會放過他的!」

「這回完了!龍川徹底亂套了!」

另一邊,黃莉開着車帶着蕭馨然他們父女不知道跑出去多遠,確認沒有危險以後,才緩緩把車子停在了路邊。

車子熄火,窗外一片黑暗!只有遠處點點光亮在忽明忽暗的閃爍著……

車內一片寂靜,黃莉坐在椅子上,雙眼獃滯,一句話也不說。

他不說話,蕭馨然和蕭至忠也不敢開口,氣氛就這樣一直沉悶下去……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黃莉忽然哭了出來。

於是便一發不可收拾,從默默抽泣變成了抱頭痛哭!

「黃小姐……我們……我們現在怎麼辦啊!」

蕭馨然見到黃莉哭,她也跟着哭了出來……

黃莉逐漸冷靜下來,顫抖的拿出手機,撥通了父親黃天啟的電話號碼。

很快,對方接通,黃天啟語氣低沉:「女兒?程天幹什麼呢?為什麼不接我電話了?」

聽到程天兩個字,黃莉哭的更加厲害!

此時黃天啟還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他壓根就不會想到,程天會死。

「到底怎麼了?你哭什麼?」黃天啟問道。

黃莉忍着哭泣,哽咽道:「爸,程大哥他……他死了!」

「什麼!」

雖然黃莉看不到,但還是能感受到電話那邊父親的震驚!估計現在他老人家的狀態和自己差不多,全都是腦袋一片空白!

但黃天啟好歹是三軍總督,頭腦和心理素質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不到兩秒鐘,他便冷靜下來……

「那個陳北冥做的?」黃天啟冷聲問道。 「轟!」

三足金烏展翅,駕馭金紅之光劃破長空,速度快到極致,如光似電,又是慢了一步的火焰巨槍失去了目標,直接從天而降,將煉炎第一山刺出了一個巨型深坑。

「啊啊啊…」狂暴的衝擊波橫掃蔓延,數十個煉炎大宗的弟子被震飛,熾熱的火焰將他們點燃,讓他們在慘叫聲中死去。

這已經是第十三次的誤傷了,每一次有火焰兵器從天空上墜落下來,都會給煉炎大宗的弟子們造成嚴重傷亡。

高空上,接連轟出本命神通的煉炎七祖在大喘氣,他覆蓋火紅色鱗片的雙手緊握,魁梧的身軀在微微顫抖,怒視前方的張無忌,「呼呼…張無忌,有種你就別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