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5, 2021
18 Views

剎那間,獨眼龍嚇得當場驚呆住了,內心的震驚,猶如晴天霹靂般驚駭。

Written by
banner

「該死!!怎麼連獨眼龍都不是蕭寒的對手?難道天底下,真的沒人能夠對付得了蕭寒嗎?」秦老爺子暗自地咬牙,一臉震驚地說道。

「獨眼龍!!十招了!你依然碰不到我身體!你服輸了嗎?」蕭寒嘴角玩味一笑,冷冷地問道。

「服輸?老子不服輸!!今天我不殺你,老子退出殺手界!」獨眼龍氣憤地謾罵道。

蕭寒頗為不屑地調侃了一句,說道:「哦?你覺得自己有能力殺我嗎?你連我衣服都碰不到!」

「你小子速度是很快,但你快得過子彈嗎?」

突然間,獨眼龍從身上掏出一把手槍,怒目而視地盯着蕭寒。

「哈哈哈!蕭寒,你看到這是什麼了嗎?槍!!你就算動作再快,都不可能快得過子彈的。」秦老爺子見狀后,忍不住興奮了。

蕭寒武功是很厲害,但武功再高,也怕菜刀,更何況獨眼龍手上的是槍。

「蕭寒!!你投降吧,你不可能快得過我手上這一把槍的!」獨眼龍陰森著表情,冷冷地開口說道。

雖然他們說好了赤手空拳,但是獨眼龍為了保住聲譽,他決定不講武德,用槍對付蕭寒。

儘管有些不恥,但是自己不殺蕭寒,江湖上的人如何笑話自己?

為了保全名聲,獨眼龍顧不上這麼多了,他決定豁出去了。

面對着冰冷的槍口,蕭寒眼神變得更加的銳利,但臉上的神情,依然無比地冷酷。

「獨眼龍!!槍只是懦夫才會用的,真正的強者,用的是拳頭,而不是槍!」蕭寒淡淡地提醒了一句,說道。

「你給我閉嘴!!老子不講什麼江湖規矩,老子只想殺你!」獨眼龍氣憤地謾罵道。

「殺我?你覺得僅憑一把破槍,就能夠殺我嗎?呵呵!你太天真了!」蕭寒嘴角泛起一絲耐人尋味的冷笑,不屑地說道。

。 顧相十分錯愕,看來齊王也不是那麼無情,還知道保全他的女兒。

在他看來,齊王這麼做雖然也是在保全自己,但起碼沒有棄車保帥,犧牲掉他的女兒。

這一點,還是值得欣賞的。

本來他入宮面聖,就是為此事而來,沒想到碰上齊王從開和趕回來,還把宣王這隻蟄伏的野獸給引出來了。

宣王諷刺道:「本王調查過,此案證據確鑿,確實是齊王妃因嫉妒之心,想要毒害白千雪,不過,父皇力求公正嚴明,已經命令蕭侍衛調查,齊王這麼沉不住氣,是怕被調查出什麼嗎?」

尉遲墨不客氣地說道:「本王倒是想問大哥,白千雪出事,何以大哥如此清楚,還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調查了這麼多,莫不是早有安排?」

反正他們的關係走到這一步已經撕破臉了,不必再忍讓。

「你……齊王,你這話的意思,是說本王陷害你嗎?」宣王勃然大怒,尉遲墨冷厲如芒,「有沒有,你心裏清楚。」

兩人一下子爭執起來,明弘帝不耐煩地呵斥道:「都給朕閉嘴!此案朕已經命蕭侍衛調查,說不定很快就有結果,你們再爭論下去,都給朕下去挨板子!」

這話說出來,明顯把齊王從開和跑回來的事都給掀過去了。

宣王氣不過,作揖道:「父皇,齊王臨陣脫逃,視為罔顧軍紀,置開和百姓於水火而不顧,視為不義,這要是傳出去,皇家的臉面威嚴都被丟盡了,日後誰還能服朝廷。」

明弘帝震怒,「齊王,你都聽到了?你可知罪!」

「兒臣知罪,願意受罰。」

受罰就受罰,他回來能看着她,確保她無事就行。

「來人……」

「皇上,臣有話要說。」

明弘帝要下旨處罰的時候,宣王正得意呢,結果一直站着不說話的顧相忽然站出來,微微躬身,雙手作揖,道:

「皇上,齊王憂心齊王妃,這在情理之中,再者,齊王雖趕了回來,但留了家臣宋簡剿匪,這是功是過,可等剿匪結果再說。」

顧相鎮定從容,一派大臣的氣魄,「眼下護國公府遺孀被毒害,當務之急是要找出兇手,微臣雖雖身為齊王妃的父親,若齊王妃膽敢做出如此歹毒之事,微臣定不放過她。」

宣王暗諷道:「顧相可要說到做到了,護國公府雖沒以往風光,但護國公一生精忠為國,此事若偏袒,不說寒了護國公一家的心,也會寒了天下人的心。」

顧相眸光暗藏凌厲,皮笑肉不笑道:「宣王如此費心,別是別有用心就行,皇上既已命蕭侍衛調查,老臣想,很快就會有結果,宣王現在下定論,還言之尚早。」

宣王頓時被噎住,好一隻老狐狸。

以往朝堂之上,看似對齊王沒有半點偏袒的意思,但現在明顯是站在齊王這邊的。

朝堂之上,大多都是顧相的門生,他現在還不好過多得罪,只好把不快生生忍下來。

明弘帝的臉色陰沉萬分,「好了,此案尚在調查,顧相說的對,一切等調查結果出來再說,都別爭了。」

「是,父皇。」

宣王和齊王異口同聲,顧相也恭敬地作揖,「謹遵皇上的意思。」

蕭錦城趕過來的時候,尉遲墨剛從養心殿出來,接着宣王也走了出來,顧相被明弘帝留下來,不知道在說什麼。

「三弟,此事大哥也是為了皇家臉面着想,要有什麼得罪的地方,還請三弟不要怪大哥。」宣王的手從後面搭在尉遲墨的肩膀上。

幾乎是同時,他就給閃開了,眉眼裏全是疏冷,懶得再跟他裝下去了。

他嘴角勾起冷笑:「宣王這麼做什麼用意,本王心知肚明,不過,宣王這麼煞費苦心,怕是討不到半點好處。」

宣王沒想到他會這麼直接,以前就算再不對付,表面上還是會裝成一副好兄弟的樣子的。

既然如此,他也不裝了。

「齊王妃善妒,齊王可要小心了,這次是白千雪,下一次……哦,不會有下一次。」宣王陰冷地笑道,「父皇對護國公府格外照顧,齊王妃膽敢毒害白千雪,必定是死路一條,依本王看,這齊王妃要換人了。」

說完,他得意的大笑着離去。

尉遲墨咬牙切齒,回來的時候,就知道是他在背後搗鬼。

上次找人行刺自己,這次居然敢算計他的女人!

簡直找死!

尉遲墨惱怒,叫了他一聲,等他轉過身來,上去就是一拳,狠狠砸在他腹上。

宣王猝不及防,重重栽在地上,惱羞成怒,「你居然敢對本王動手!」

「本王早想揍你了,你這個心狠手辣,不顧兄弟情義的敗類。」尉遲墨騎在他身上,左右開弓,但都避開了明顯的部位。

不打臉,只打身體。

而且,他用的是巧勁,打的人很痛,一時半會又不會出現傷痕。

宣王不是他的對手,且他出手太快,挨了不少打,他徹底惱火了,跟尉遲墨直接開打,看得一旁的蕭錦城格外淡定。

他也早就看不慣宣王這個不可一世的樣子了。

養心殿內,聽得外頭有聲響,正在跟顧相談話的明弘帝臉色沉了下來,「出去看看,外面做什麼這麼吵。」

「喳。」

常公公從殿內開門出來,一看兩位王爺打了起來,宣王衣服頭髮都是凌亂不堪的,而尉遲墨臉上吃了他一拳,半邊臉都淤青了,看起來比宣王嚴重許多。

常公公頓時驚得下巴都快掉了下來,急忙上前勸說。

「兩位王爺快別打了,這是做什麼啊?皇上一會知道,可要動怒了。」

聽到皇上這兩字,宣王這才停下來,指著尉遲墨怒不可遏,「是他無端端動手打本王,常公公,你剛才也看見他動手了。」

常公公看尉遲墨臉都青了,哪裏會信宣王的話。

他哎呦著開口,「兩位祖宗啊,皇上在裏頭正生氣呢,你們就在外面打架,就是誰占理也不能夠啊,還嫌皇上不夠心煩呢?」

尉遲墨呸了一聲,他巴不得父皇出來,看看他的真面目。

心想常公公的話有道理,宣王打算吃虧就吃虧了,別又惹得父皇不高興。

「尉遲墨,本王今日不與你計較!」宣王咬牙切齒,剛想離開,養心殿的大門忽然敞開,明弘帝背手走出來,渾身泛出一股逼人的寒氣,讓人不禁打寒顫。

。 第60章

慕安安鍛煉多年,這演技絕對是爐火純青。

將一臉懊悔和不可置信表現的淋漓盡致,又突然想起什麼似的,一拍腦門。

「我怎麼給忘了那事了。」

「你什麼意思?」

「之前有個小妹妹拿我手機玩,估計就那時候把你拉黑。我正想著,為什麼你這幾天都不聯繫我,也不發朋友圈了。」

她一副坦蕩的姿態,靠到了江琴身邊,順手把江琴加了回來。

「女神,對不起咯。」

江琴本來是看著慕安安,當即把視線移到別處,「你的小妹妹……」真多。

這話說到一半,江琴就意識到,有點酸溜溜的,不太符合她的高傲人設。

而且比賽快開始了,她來找宗七也不是為了調情的。

江琴直接放話,「做個交易。」

「讓我輸給你哥?」慕安安想也不想,就把江琴後面的話接下去,而且十分準確。

江琴也沒料到,對方會這麼聰明,一下子就猜到了她的目的。

不過,江琴並不慌,而是順著話說下去,「只要你輸了,我就答應你一件事。並且保證,到時候一定保住你的右手。」

江琴說這番話時,很習慣的保持一種恩賜的高高在上。

對於江琴而言,她哥這次擺明了要搞宗七。

她惦念宗七有點魅力,所以過來談個條件。

江琴見宗七沒有回答,又高傲的追加一句,「你不用想太多,我也是念在我們有幾分交情上,幫你一把。」

「的確,你技術會在我哥之上,但我必須提醒你,我哥可是堂堂江家太子爺,他要是不高興,能玩死你。」

慕安安聽著江琴高高在上口吻,明面上保持著微笑,內心卻已經翻湧。

放在身後的手,更是默默攥緊拳頭。

什麼高高在上的江家大少爺、大少爺!

根本就是偷來的身份,鳩佔鵲巢!

踐踏在,她母親與外公血淋淋生命得來的所謂的高貴。

慕安安只感覺口腔里一陣腥甜,卻被她生生壓制下去。

嘴上說,「想我就是一個無名小卒,竟然能夠得到江琴女神的關照,真的是受寵若驚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