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71 Views

「太太,有什麼吩咐?」詹助理恭敬的問道。

Written by
banner

這段時間幾乎每天蘇夢都要給他打幾個電話,大多數都是查唐茗的行蹤。

他也沒有辦法,蘇夢十分強勢,大多他只能照辦。

「詹助理,我要你給我查一下我老公信用卡的額度。」

「太太,這個是唐總的隱私,我一個小助理沒有許可權的。」詹助理不知道蘇夢要做什麼,一口否定。

「詹大助理何必妄自菲薄?要是連你都沒有權利誰還有?我要知道我老公所有信用卡的額度和去向。」

在蘇夢強大的逼迫下,詹助理只有給她查清楚。

「這張卡暫時在白小姐手中,額度是一百萬。」

聽到這裡的時候蘇夢恨得牙痒痒,唐茗給自己最高五萬塊的信用卡,給白小雨一百萬!」

「給蘇錦溪的呢?」蘇夢最想要知道的就是蘇錦溪的那張。

「一百萬以上。」

雖然說錢不能代表一切,但從她們三人就能夠看出來唐茗心中誰更重要。

「太太,蘇小姐沒有用過這卡一分錢。」詹助理又補充了一句,生怕她誤會什麼。

「我知道了。」蘇夢冷冷掛了電話。

她只是想要驗證一件事,在唐茗心中蘇錦溪才是最重要的。

蘇夢出了門直奔白小雨的住處,白小雨還以為是唐茗來了。

自從上次她使用苦肉計之後,唐茗到她這裡來得很勤。

但他大多時候就是坐坐,問問自己就走,即便是過夜也不會碰她。

白小雨不知道兩人之間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明明從前唐茗和蘇錦溪結婚的時候,他對自己都有慾望。

後來慢慢的兩人再沒有了那種事,白小雨急也沒有辦法。

開門發現居然是蘇夢,「怎麼是你?這裡不歡迎你!」

「別忙著關門,今天我來是為了告訴你一件事。」蘇夢沒有以前囂張跋扈的樣子。

「你的事情我一點都不想聽。」白小雨覺得這是蘇夢在玩什麼花樣。

這段時間唐茗很少回去,說不定蘇夢心中難受就來找自己的麻煩。

「我來是為了唐茗的事情。」

「茗很好,和你也沒有關係。」白小雨說著就要關門。

蘇夢一手撐住了門,「難道你就不想知道唐茗究竟喜歡誰?」

白小雨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蘇夢,要是你為了挑撥離間就死了這條心,我不會中你的計。」「我倒是想要挑撥離間,白小雨,我承認我很討厭你,但是現在比起你來說,我更討厭另外一個人,她才是我們的敵人!」 白小雨一臉警惕的看著蘇夢,「什麼叫我們的敵人?」

蘇夢推開白小雨,「這話三言兩語說不清楚,還是進來再說吧。」

今天的蘇夢不是帶著囂張氣焰來的,白小雨時時刻刻都在警惕著她,不知道她究竟要玩什麼花樣。

蘇夢打量著白小雨的公寓,雖然不如別墅面積大,在這樣的地段,這樣的面積,至少也要幾百萬。

說起來唐茗對她還真是捨得,除了名分之外,該給的都給了。

「有什麼話你就說吧,我一會兒還有事。」白小雨看著蘇夢不停在打量著房間,心中有些慌亂,連忙催促道。

蘇夢的手緩緩撫過傢具,「要是從前,我看到這些東西我肯定會發火,但是今天我不是來找茬的。」

「蘇夢,我沒有那麼多耐心和你猜謎,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說。」

蘇夢一屁股坐到沙發上,「白小雨,你覺得唐茗對你怎麼樣?」

白小雨不知道蘇夢究竟是安的什麼心,但她可以確定的是蘇夢肯定沒有安好心。

「茗對我當然好了,他不僅溫柔,對我有求必應,如果不是我身份低位,唐家不收我,你以為會有今天的你?」

蘇夢冷冷一笑,「果然你還活在夢裡。」

「你什麼意思?」

「我只是覺得你白小雨自詡聰明,卻不知道自己活在夢中,我不否認以前唐茗或許喜歡過你,現在我敢打賭他喜歡的不是你。」

「什麼?不喜歡我,難道他喜歡你?」白小雨不屑的冷道。

「當然不是我了,他喜歡的人是蘇錦溪。」

「不可能!」白小雨直接否定道,她怎麼都不會承認唐茗喜歡的人是蘇錦溪這回事。

「我承認上一次我那樣說是為了刺激你,但是今天我可以很明確的告訴你,唐茗喜歡的就是她。

你以為他真的是為了我肚子里的孩子才和我結婚的?其實根本就不是這樣。

當時在輿論中心誰最受慘?不是司厲霆也不是唐茗。

是她蘇錦溪,她背離倫常,做了那樣的事情引發公憤。

所有人都將她當成當代潘金蓮,她走在街上猶如過街老鼠一樣人人喊打。

那個時候我以孩子相逼,讓唐茗娶我,唐茗很快就同意了。

本來我還沾沾自喜以為成功了,直到現在我才知道,那時候唐茗就是為了讓我給她蘇錦溪頂包!」

蘇夢不是來找自己的茬,而是說了這樣一番話,同上次的語氣也不同。

「你說他和你結婚是為了蘇錦溪不是為了孩子?你有什麼證據。」

白小雨一直都在想唐茗變了,但她又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蘇夢的話讓白小雨心中沒來由的慌亂起來。

「當然有,今天唐茗回來拿東西,我跟著他去了書房,他的書房裡全是蘇錦溪的照片和素描畫像。」

「我不相信,蘇夢,這就是你的新花樣么?最近茗天天來我這裡,你慌了,怕了,現在連你姐姐都扯了進來,你以為我會相信你故意的挑撥離間?

蘇夢,想要和我玩,你還嫩了點。」白小雨下意識就覺得這只是蘇夢為了刺激她胡說八道。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你看看這個是什麼。」蘇夢從包里掏出一張畫像,正是之前被她撕掉的那一張。

「這張是我在書房撕掉的一張蘇錦溪的畫像,被唐茗清掃出來我又撿起拼湊的。

像是這樣的畫像書房裡還有很多,你該認識這就是唐茗的英文名。」

白小雨看到在畫像的右下角就是唐茗的簽名,這個簽名她見過無數回,怎麼可能會不認識。

雖然畫像皺皺巴巴,還有透明膠帶的痕迹,從畫面的精緻程度來看就知道畫像的主人有多用心。

如果這都還證明不了什麼,那麼白小雨就是在自欺欺人了。

「你說像是這樣的畫像還有很多張?」白小雨沒有發現,自己握著畫像的手指都在瑟瑟發抖。

「我沒有必要騙你,除了素描之外還有一些彩鉛,當時我看到這些就氣壞了。

唐茗將我從書房趕了出來,又上了鎖,不然我可以拍照。

除此之外,我特地找了詹助理調查一件事,那就是唐茗給我們信用卡的額度。

我的只有五萬,你有一百萬,但你知道蘇錦溪有多少?」

「有……多少?」白小雨聲音顫抖著。

「額度比你高很多,你陪了唐茗幾年,蘇錦溪才陪他幾個月,時間真的不能證明什麼。

只能說蘇錦溪在唐茗心中的地位比誰都要高,包括你。

你說你和我鬥來鬥去,你甚至不惜傷害自己來博取唐茗的同情。

可是蘇錦溪什麼都不做就到了一切,唐茗一直在默默的保護著她。」

白小雨知道這就是事實,不然唐茗為什麼想要和她分手?不然唐茗為什麼不再碰她。

雖然他還是經常來看自己,白小雨明確感受到他已經不如從前那麼愛自己了。

原來他是愛上了蘇錦溪,這麼一想,很多事情就能解釋清楚了。

在美國酒店那一次,他發現了蘇錦溪房間有男人,如果他不愛她,又怎麼會那麼生氣?

白小雨表情難看,「就算這樣你和我說有什麼用?說到底她是你姐姐。」

「呸,我從來沒有將她當過姐姐。」提到蘇錦溪蘇夢就很是不屑。

「你們不是姐妹?」白小雨一開始也覺得蘇夢這個人很奇怪,唐茗好歹也是她姐夫她都能下手。

現在看來這姐妹兩人的關係不是一點不好,那是相當的不好。

「我從來都不想要她這個姐姐。」

蘇夢想到小時侯每次和蘇錦溪出門,別人第一時間看到的永遠都是蘇錦溪。

「哇,這個小妹妹好可愛啊。」

蘇夢每次都被人冷落,從那時候她就開始討厭蘇錦溪。

在蘇家想方設法獲得父母的疼愛,蘇家的人還好只寵愛自己。

後來蘇錦溪門門功課成績都很好,自己的成績一塌糊塗,她什麼都比自己好。

妒忌之心日益增長,以至於到了後面她只要看到蘇錦溪就會不爽的地步。

偏偏蘇錦溪出落的越發好看,兩人明明都是蘇家的人,但她一點都不像爸爸媽媽。

蘇夢本覺得自己長得不錯,和蘇錦溪一比較起來就差了太多。

所以她會去搶唐茗,處處證明自己比蘇錦溪更好。

現在唐茗和司厲霆對她都那麼好,徹底刺激了蘇夢。

「你過來告訴我這些做什麼?」

「我要你暫時放下和我恩怨,我們聯手起來對付蘇錦溪。」

白小雨喃喃道:「要我和你一起對付蘇錦溪?」

「難道你甘心?你和唐茗在一起幾年的時間都抵不過蘇錦溪幾個月。

我們兩人爭了個你死我活,最後還不是給蘇錦溪做了嫁衣。

你以為唐茗愛你,其實他根本就不愛你。而我以為當了唐太太,到頭來連結婚證都沒有。

說來說去,唐茗一直在默默的守護著蘇錦溪,哪怕她即將嫁為人妻。」

白小雨牙齒恨得直痒痒,蘇夢的話雖然難聽,卻是事實。

「你說得不錯,我們兩人鬥了這麼久,他的心不在你這也不在我這,呵……」

「蘇錦溪這個賤人表面清純,其實一直在四處勾引男人,也不知那些男人是怎麼中了她的毒,一個個不顧自己都要為她著想。」蘇夢冷哼一聲。

她越說白小雨就越是動怒,「這個賤人!你想要怎麼玩!」

蘇夢見白小雨已經上鉤,她用的正是和之前對付林菲菲的那一招借刀殺人。

借著白小雨的手除去蘇錦溪,又讓唐茗看清楚白小雨的真面目。

只要蘇錦溪和白小雨都除去,唐茗的身邊就只剩下自己了。

「還有幾天就是蘇錦溪和司厲霆的婚禮,不知道你有什麼感覺,反正我是很難看到她幸福,我們不如這樣……」

蘇夢湊到白小雨耳邊耳語幾句,白小雨聽完她的計劃臉色有些不好,「這樣會不會太缺德了?」

「缺德?我還嫌太輕了一點,我看以後還有哪個男人會要她。」

「好,就這麼做!」

白小雨想著之前唐茗對自己的冷落都是因為蘇錦溪,虧得自己還一心等待著他回來,誰知道他早就變了心。

還有幾天就是蘇錦溪的婚禮,天氣突變,這幾天秋雨綿綿。

看著檐下滴落的雨,蘇錦溪的臉也和這天氣一般陰鬱起來。

「蘇蘇,怎麼了?」司厲霆難得今天有清閑的時間按時下班。

「三叔,最近都有雨,我們結婚那天不會下吧?」

司厲霆從背後將蘇錦溪擁住,「不喜歡下雨?」

「也不是不喜歡,還是想要那天是晴天。」

「一定會雨過天晴的,不要擔心了,最近忙婚禮的時候很累吧?」

蘇錦溪搖搖頭,「不累,三叔每天在公司才忙碌,我做的不過都是些小事而已。」

「蘇蘇,還有沒有什麼是需要我做的。」

「唔,三叔過來和我確定一下請柬吧,明天就要全部發出去了。」

她認識的人很少,但司厲霆認識的人多,蘇錦溪生怕處理的不好會得罪人。司厲霆牽著蘇錦溪上樓,「好。」 離兩人的婚禮日子越來越近,蘇錦溪接到了蘇媽媽的電話。

「阿姨。」之前蘇媽媽所做的事情讓蘇錦溪很是厭惡不已,現在已經不叫她媽媽了。

這個時候她給自己打電話不知道又要向自己索要什麼,蘇錦溪早就決定了,從今往後都不會給她任何利益。

「錦溪,你當真不要蘇家了?」

「不是我不要蘇家,而是蘇家不要我,那一天我就說過了離開這個家我就再不是蘇家人。」

「我真是白把你養到這麼大!」蘇媽媽很是生氣。

一向乖巧的蘇錦溪現在居然變得這麼嘴硬起來,和之前的蘇錦溪大不相同,這讓她很是不爽。

「阿姨,要是沒什麼事情就掛了吧,我很忙。」蘇錦溪並不想和她爭論什麼。

「你等等,你就要結婚了還不回家?」

「回家?我早就說過蘇家不是我的家。」

「蘇錦溪,你以為我想管你?你大婚那天有那麼多雙眼睛看著你,看著蘇唐兩家。

你不從蘇家出嫁,讓外面那些媒體怎麼寫?你要離開蘇家我不管,但你不能讓我們蘇家蒙羞。」

蘇錦溪勾起了一抹嘲諷的笑容,她本還以為她在關心自己,說到底還是為了維護蘇家的顏面。

儘管早就知道自己這個女兒在她眼中也沒什麼兩樣,被家人再次拋棄的感覺還是讓她覺得莫名悲傷。

「既然我已經離開了蘇家,你以為我還會在乎蘇家人的顏面?」

「蘇錦溪,你現在翅膀長硬了,以為找到了依靠,要是有一天司厲霆厭了你,將你掃地出門,我看你怎麼辦!

狗不嫌家貧,蘇家落難,你就要離開蘇家,還要做的這麼絕,你連條狗都不如。」

蘇媽媽的話氣得蘇錦溪額頭青筋暴露,分明是她們一次又一次利用自己,現在還將所有的錯都推到自己身上。

蘇錦溪眼中一片冰冷,「阿姨,對於蘇家我無愧於心,其它的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

「蘇錦溪,要是你不從蘇家出嫁,我就將你從前嫁給唐茗的事情曝光出去。」

掛電話之前蘇錦溪聽到這句話,按斷電話的手指瞬間頓住。

「曝光出去對你有什麼好處?蘇夢現在可是唐茗的妻子。」

「呵,別提了,你們這群騙子,唐茗根本就沒有和夢兒領證。

蘇錦溪,我只是要你回蘇家出嫁,這個要求過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