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3, 2021
22 Views

其他家丁見了,相視一眼,擼起袖子對着監守家丁一陣拳打腳踢,吃奶的勁都使出來了。

Written by
banner

平時這位監守家丁仗着張寒,沒少在王府橫行霸道。

如今王府這風向眼見就要變了,當然有仇報仇,有怨報怨,還能向燕王趁機表忠心。

「識時務者為俊傑,不錯,也升你們為上等家丁,只要你們對本王忠心耿耿,少不了你們的好處。」趙煦給了他們一個「你們懂」的眼神。

「謝殿下。」家丁跪下來,俯身磕頭。

燕王言語如此犀利,正是恢復如常人了。

「把張寒和這個狗奴拖下去,隔日處斬。」趙煦這時揮了揮手。

他賭對了,一個頭腦正常的皇子在王府還是令人生畏的。

「封地不知道被這個張寒禍害成什麼樣了?」

目送家丁離去,他忽然想起當前的處境,心中又一萬頭草泥馬奔騰。

從記憶來看。

他來的這個世界似乎是個平行時空。

除了一些上古神話傳說相同外,這裏的歷史和當代完全不同。

在這裏沒有秦始皇一統六國,也沒有漢武帝北逐匈奴,同樣也沒有盛世大唐。

這裏有自己獨特的發育軌跡。

所以,無法用當代歷史的目光來衡量這裏的歷史。

畢竟歷史的發展有偶然性,一個歷史人物的選擇就能讓整個文明躍進或是倒退。

而這裏的歷史上又恰恰出了不少奇葩人物。

「大頌立國二百四十餘年,皇權與勢族共治天下,如今皇權衰落,權利幾乎被八大勢族掌控。」趙煦在記憶中搜尋着。

二百餘年,基本上是一個王朝壽命的周期。

大頌也一樣,經過二百餘年,積弊難除,土地兼并已到極致,可謂富者連田阡陌,窮者無立錐之地。

近些年,王,竇,馬,韓,梁,范,謝,蕭,八大勢族更隱約有割據之勢。

而北方,一個叫北狄的女真族崛起,有入主中原之志。

西北,一個叫西涼的鮮卑部族與大頌也是年年交兵。

西南方向的吐蕃,南方的交趾蠻和驃蠻同樣不是善茬。

海上,來自東瀛和高麗的海寇猖獗,據傳在海洋深處還有來自西方的,裝載火炮的私掠船橫行。

於是,為了防止沿海奸商與海寇勾結劫掠沿海,大頌在百年前禁了海。

以上種種,如今的大頌可謂屋漏偏逢連夜雨,隨時有傾覆之危。

而他的封地很不幸處在了這些衝突旋渦中的一個里,還是最危險的一個。

大頌全國二十一州,每州七郡。

他所在的燕州燕郡位於大頌疆域最北端,直面號稱擁有百萬鐵騎的北狄。

儘管大頌有山河之險,使北狄暫時無法攻破北境。

但每年秋冬,還是有大股北狄騎兵從燕山小道進入燕州大肆劫掠。

在燕州西面,西涼已經蠶食到與燕州比鄰的晉州。

若是晉州陷落,燕州將兩面受敵。

在這種地方,他的封地不說由於劫掠而變得貧瘠,怕是馬上要城頭變換大王旗了。

「這開局也太難了……」趙煦一臉懵逼,比起當前的危機,張寒不過雜魚一條。

畸形的歷史讓大頌的科技水平相當於當代的宋元時期。

但西方已有了裝載火炮的戰艦,這至少也是當代十七、十八世紀以後的樣子。

他正喃喃自語,這時忽然感覺腦袋一震,瞬間無數的數據,公式,圖畫,技藝流程在腦中如火山爆發。

「生物晶片!」趙煦心中駭然。

原來,這是一項前沿科學研究,比某國馬克斯什麼所謂的腦機介面更為先進。

在這枚生物晶片里儲存了從古至今的所有知識,以及當前最為先進的科技。

只要將晶片與人腦鏈接,人腦便等於載入了個硬碟,掌握了裏面的全部知識。

「原來試驗不是一場騙局。」趙煦的心臟不爭氣地跳動起來,毫無疑問,生物晶片中的知識隨他穿越而來了。

有這個,或許一切還沒那麼壞。 曹操匹馬逃奔,不知行了多遠,方才路逢諸將,收集殘兵。

時夏候惇所領青州之兵,歸曹不久,匪性未除,乘勢下鄉,劫掠民家。一時間,雞飛狗跳,女哭男嚎,如鬼子進村了一般。

平虜校尉于禁,見此情形,即率本部軍馬沿路剿殺青州兵,安撫民家。

青州兵走回,路遇曹操,泣拜於地,說于禁趁亂造反,要趕殺青州軍馬。曹操大驚。

須臾,夏侯惇、許褚、李典、樂進帶兵趕來。

曹操說:「諸位,有青州兵來報,于禁要反,各位以為該當如何?」

夏侯惇道:「主公休慌。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也就是了。何懼之有?別看我是獨目,也定殺他個片甲不留!」

操心稍慰,道:「既如此,各位前去布陣相迎吧。」眾將各各領命而去。

不到半個時辰,曹軍殺至於禁寨前,塵土漫天,人喊馬嘶,旌旗蔽日,氣勢非凡。

于禁見了,引軍射住陣角,鑿塹安營。

曹操派人前來搦戰,只是閉門不出。不知何意。

許褚道:「丞相,那于禁緊閉寨門,莫非是怕了我們?不如我趁夜提斧,去取了他項上人頭來獻於丞相,如何?」

曹操擺手道:「痴兒不可魯莽。且靜觀其變。」

于禁寨中。其副將道:「將軍,青州軍言你造反,今丞相率大軍親至,何不分辯,乃先立營寨耶?」

于禁道:「我安營立寨,並非為抗拒丞相。只是探馬來報,張綉那廝派兩路追兵前來,不時即至。若不先準備,何以拒敵?分辯小事,退敵大事。」

安營方畢,張綉軍兩路殺至。這領軍之將卻是兄弟二人,與張綉乃是同族同輩之人。

其兄張遠山,使一柄九環刀。其弟張近水,提龍鳳雙槍。俱是二十齣頭年紀。

于禁手提丈二靈蛇槍,身先出寨迎戰。

張近水引左路軍殺來。以龍鳳雙槍來戰于禁的靈蛇槍。

長對短,單擊雙。龍鳳欲把靈蛇撩,不意靈蛇勢頭猛,反噬雙槍逞英豪。

戰了有二十餘合,張近水胸口中槍,被刺於馬下。

左路軍陣腳大亂。于禁引軍掩殺,踐踏傷亡無數。

一眾殘兵,投張遠山去了,並告知其弟被殺之事。

張遠山聞聽,既驚且怒,提九環刀飛奔而來。

路遇于禁,廝殺起來:九環刀,靈蛇槍,各自飛舞逞英豪。刀起寒光閃,槍出銀影現。

兩人戰了二十餘合,猶勝負未分。

驀地,于禁喊聲:「拿來!」早有軍士將一包袱飛擲於他。

于禁指捏包袱尖,凌空一抖,有一物落出。

他趁勢提於手。沖張遠山笑道:「你看!」

張遠山看了,怒氣填胸,悲火滿腹,狂噴鮮血,險些兒栽下馬來。

你道于禁手提何物?卻是張近水的人頭。張遠山看了,怎能不氣、不悲?

于禁抖動手中靈蛇槍,刷刷兩下,正中張遠山咽喉。

張遠山中槍落馬,未及咽氣,早見於禁身後閃出一名軍士,揮刀割下他首級。慘兮!

張遠山一死,其軍大亂。眾軍士紛紛潰逃。

于禁揮手一指,眾軍士相隨,追殺眾殘兵直至宛城下。

城上亂箭紛紛,直如雨下。

那些奔逃回來的宛城兵,盡數中箭,屍積城下!。 「你還愣什麼呢!」

劉傲珠咬了咬牙,沖著董浩存呵斥道:「你還嫌不夠丟臉啊,趕緊開車走人啊!」

董浩存不敢有半點反駁,趕緊找毛啟然要了鑰匙,想要開車從展廳出口離開。

只是就在董浩存想要上車的時候,一把大鎚卻攔在了他的面前。

董浩存扭頭看去,只見陳天龍正戲謔地看著他,淡淡地道:「我說你可以走了嗎?」

「姓陳的,你是不是有些過分了!」

董浩存擰起眉頭,道:「我們認輸了還不行?」

「認輸?」

陳天龍指了指自己身後的報廢跑車,冷冷地道:「那你的意思是,我這輛跑車白砸了?」

董浩存沉聲道:「那你說怎麼辦?」

「不怎麼辦。」

陳天龍淡淡地道:「你們砸一輛車,才可以走。」

呼!

此言一出,董浩存和劉傲珠同時面色一變。

他們之所以不願意和陳天龍比下去,就是因為他們沒有這個浪費資金的權力。

如果他們真的砸廢了一輛千萬級跑車,在他們父輩那裡,恐怕是過不了關的。

劉傲珠怒喝道:「姓陳的,你不要欺人太甚啊!」

陳天龍冷冷地瞥了劉傲珠一眼。

他什麼都沒說,但這充滿殺氣的眼神,卻嚇得劉傲珠渾身一個激靈。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