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1, 2021
20 Views

顧念揪心:“不會!怎麼會!?”

Written by
banner

駱修垂眼,聲音低低的:“但耿導似乎很生氣。”

“他這算很壓脾氣了,”顧念下意識脫了實話,說完才連忙補救,“耿導要求高,你又是新人,難免的。不要太擔心。”

“好。”

顧念想了想,趁沒拍攝認真給寶貝鵝子上課:“剛剛那場戲只有導演組那邊有監控近鏡頭,我沒看到。不過聽耿導的說法,應該是你的面部表情還有眼神裡的情緒沒有調動起來。”

駱修眼神一瞬不瞬地望着她,聲音溫和:“那我該怎麼做。”

顧念沒察覺,低着視線思索,然後她一敲手心:“這種情況下,如果你實在沒辦法入戲,那可以把和你對手戲的人想象成你喜歡的人。”

“……”

等了幾秒沒等到迴應,顧念回過頭,卻發現駱修的神色看起來沒半點變化,她決定再啓發一下:“唔,比如,你可以代入一下你的初戀?”

駱修垂眸。

顧念不安問:“怎麼了?”

“我沒有。”

顧念:“?沒有什麼?”

“……”

駱修擡眼望她,不說話了。

褐色的眸子像兩塊剔透清澈的琥珀石似的,在瞳孔的淺光裡,細細勾着她一個人的身影。

對視兩秒,顧念呆住:“你沒有談過戀愛嗎?”

駱修微微偏了下臉,某種情緒壓抑着從他眼底掠過去。然後他重新轉回來,溫和地對她笑:“抱歉。”

顧念回神,嚴肅表情:“這不是什麼需要抱歉的事情。”

“可你剛剛的反應,好像我這樣很不正常。”

“…我沒有那個意思,如果讓你誤會了那也應該我來道歉。”顧念猶豫了下,坦誠地小聲說,“其實我只是覺得,像駱修先生這樣好看又溫柔的人,應該在學生時代就交過女朋友了。”

駱修一頓。

顧念未察覺他神色變化,遺憾嘆氣:“沒談過戀愛的話,那這個年齡的劇本里有感情線的部分,對於駱修先生你來說確實會隔閡很多……失策了,完全沒考慮過這種可能性。”

駱修怔過回神,低笑了聲。

顧念茫然擡頭:“怎麼?”

“沒什麼,”駱修擡眼,“只是覺得你思路奇特,很可愛。”

顧念:“……?”

顧念:她剛剛,是被寶貝鵝子誇可愛了嗎?

敲。

偉大母親形象瀕臨崩塌邊緣。

顧念還在反省自己剛剛哪裡做的不夠慈母損害了自己形象,後面導演組已經放喇叭了。

“各組準備。”

趁最後片刻,顧念往駱修那裡湊了湊,認真地小聲道:“你放心吧,以後你一定會接到更適合你的劇本的,不要沮喪!”

駱修撩起眼,眼底烙下她湊近的影兒:“…好。”

“哦對,小丁喬。”

“?”

顧念順着聲音回頭看向監控區。

耿宏毓拿着喇叭,不確定地皺着眉:“你那段戲,往前稍微提一提。”

顧念:“啊?”

耿宏毓:“嗯,這樣,你們兩個直接把剛剛那段分鏡重新來一遍。”

顧念:“……”

顧念:“??”

顧念懵了數秒:“我不是隻需要拍轉身回來壁咚雲曇的那個鏡頭嗎?”

“爲了銜接順暢,全拍了吧。”

顧念:“可是剛剛不是這麼說的……”

“怎麼?”耿宏毓問,“這還是另外的價錢,要給你補上?”

顧念:“…………”

行吧,屈從強權。

顧念剛準備轉回去,就聽林副導扯着嗓子跟旁邊吆喝:“道具組,上去給小丁喬把衣領做脆一點。”

顧念僵住。

一兩秒後她驚恐回頭:“我也要撕嗎??”

“全鏡頭全機位地拍下來,哪個鏡頭都有可能剪入,當然要。”

“……”

駱修眼底,瞳孔裡深藏的黑彷彿驀地一跳。

那一刻他已經本能側過身。

但在阻攔出口的前一秒,駱修又慢慢壓回眼底跳躍的火焰似的情緒。

…差點忘了。

他還沒資格,也沒立場阻止。

臺上,顧念抱胸,木着臉小聲跟過來的那位場務大姐商量:“姐姐,省件衣服吧,道具組不容易。”

大姐巋然不動:“我就是道具組的,謝謝你。手放下來。”

顧念:“…………”

這就是個賊窩,沆瀣一氣嗚嗚嗚。

強權之下,拍攝開始。

山崖間的石洞空隙,躡手躡腳的紅裙女子一邊沿着石壁往外走,一邊小心翼翼地回頭窺視身後。

似乎在躲什麼人。

眼見着這面石壁就要到盡頭,她低頭鬆了口氣,轉回身。

軟布小靴剛擡起還未落下,她放鬆的神情就怔住了——

面前數米之外,一身玄色長袍的男人站在她唯一的出路盡頭。身後獵獵山風吹得他妖異的雪白長髮在身後輕舞,而那張面孔卻是極近淡漠的,唯有眉心一朵血色優曇,開得妖冶而勾人。

丁喬僵住身。

男人幽暗的眸子望了她數秒,然後他低眼,薄而淡的脣角好像翹起一點笑,又好像不是。

“你果然…還是要爲了他逃走。”

丁喬扶着石壁的手緊張得微微扣住,緊繃幾秒後,她指尖驀地一鬆。

“求你了,雲曇。”她喑啞着聲音,低低的,彷彿鳥雀哀鳴,“無涯就要死了……我再不去救他,他真的要死了……”

“你去了又有什麼用?再像前世一樣,拿你的命換他的命?”

“——”

丁喬不敢說話。

她心裡即便抱有這樣的想法,也不敢說出口叫雲曇知道。雲曇如果聽到,那一定更不會允許她離開半步了。

丁喬正痛苦爲難,身側氣息驀地拉近。她驚慌擡眼,瞬息前還在幾米外的男人,此刻已經攥着她手腕不容反抗地將她扣在石壁前。

在最近處,那張冷漠得近佛性的面孔低下來,深不見底的眸子裡彷彿跳着妖異的墨色火焰。

“無論前世今生,我似乎總是比他晚來一步。上一世我沒有選擇,但這一次……”

他彷彿欲親吻,又隔着薄薄的空氣緩緩嗅動。然後他斜擡着下頜,停在欲吻的位置。

那雙細密的睫毛壓得極低,極近,然後輕顫着撩起弧度,睫間透出一點啞光的暗,幽沉得刻骨。

他用眼神勾着她,聲音低啞。

“我不會再放開你了。”

“……”

顧念一僵。

等等。

這和說好的劇本不一樣!

丁喬的稱呼呢?還有是“不想”不是“不會”啊?

顧念差點被拽齣戲。但導演沒喊卡,她只能硬着頭皮往下演。

……

“你真想讓我用這種方式償還?”

石壁前,紅裙女子眼底含淚,固執地仰臉看着面前的男人。

那人深深望着她,彷彿要把她的身影刻進眼底,他沒有說話。

“好,”丁喬點頭,含着淚轉開臉,她微微咬牙,單手往自己衣襟上用力一扯,“那我還給你!”

刺啦——

襟領上的盤扣蹦跳落地,被風吹得微微翕動的碎領下,雪白的鎖骨曝露一片。

石壁前。

那道清挺的背影陡然僵住。

丁喬聲音顫得厲害,她紅着眼角,愧疚又絕望地望着他。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