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0, 2021
21 Views

在其正下方,是一座工程宏大的蓄水池,水面上漂浮著一層紫色的、不透明的油脂,想必正是那失落已久的古老燃油,「帝王之血」。

Written by
banner

伊塞克長老雙眼緊閉,浸泡於池水之中。那隻斷掉的左臂在水中旋轉、漂浮,彷彿一條翻起白肚的死魚。就像是上次,有個愣頭拿著一個明朝的青花瓷來找自己,自己成心的給五萬塊買下來,結果拿瓶子來的人呢,覺得價格給的低了,既然低了,那就抬一抬,畢竟人家好不容易找了一個瓶子還是明代的,還是青花瓷,大老遠來一趟也不容易,又給加了五千。沒想到的是人家還會不同意,那沒辦法了,自己在加五千,順便把路費給報了。

……

《重生1995》第112章絕對黑暗的世界並不存在 侄子見不得小姨被欺負,冷聲:「小姨,我跟你一塊過去,我倒要看看,聖女哪來的臉讓你做衣服。」

花美弗清冷的臉上沒什麼變化,修養極好,沒有因為聖女的使喚而生氣,而是緩緩開口:「我這些年一直生活在國外,極少回家,說起來也是慚愧,除了應有的供養之外,竟沒有為族中做過什麼貢獻。

這次過去給聖女裁衣,也算是盡我的一份心。」

重新換了件衣服,帶上軟尺和紙筆,花美弗跟着花蝶兒過去。

花蝶兒是希望聖女激怒花美弗,但是自己並不希望跟花美弗鬧翻,畢竟她以後是要接手家族生意的,跟家族中聲望高能力強的長輩關係越緊密越好。

於是,她湊到花美弗身邊,好奇問道:「美弗姨,聽說你前段時間在華國,給沈首富的未婚妻陸小姐設計衣服。」

花美弗點頭,「陸小姐要參加宴會,所以請我過去。」

花蝶兒羨慕:「美弗姨您可真厲害啊。」

花美弗搖頭:「算不得什麼,我只是配角而已,主設計是我的老師,我只是輔助,負責裙擺部分。」

聞言,花蝶兒都驚呆了,難以置信:「您這麼厲害,居然還是輔助!而且設計衣服而已,怎麼還分幾部分?」

花美弗笑着解釋:「你有所不知,陸小姐的衣服都是出自博斯曼的頂級設計師之手,更是有國際大師埃布爾為她量身定製,陸小姐很少穿其他設計師的衣服,這次我老師能得到機會,還是因為一個偶然。」

「什麼偶然?」花蝶兒好奇死了,花美弗的話彷彿給她打開了另一個世界的大門。

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像陸小姐這樣尊貴的人。

連美弗姨這樣的人,也只配給她設計裙擺。

「是因為金鏈花。」花美弗回憶,「我設計的作品幾乎都使用族中聖花金鏈花裝點,一次偶然的機會,陸小姐無意間看到了我設計的衣服,親口點名要穿我設計的衣物。」

說到這,花美弗有些赧然:「可惜我還不夠格,就由老師帶着我過去,老師負責整體設計,我只負責裙擺的金鏈花部分。」

「陸小姐也喜歡金鏈花啊。」花蝶兒眼中閃過嚮往,「若是有一天,我也能見到陸小姐就好了。」

「很快的。」花美弗安慰她,「等你經商的手段再老道一點,族中派你去華國,那時你說不定就有機會見到陸小姐了。」

「希望有那麼一天。」花蝶兒眼中滿是期待。

陸細辛正在房間中翻閱醫書,她的記憶似乎被封印了,很多東西在不觸及到時是發現不了的,只有看到相關的東西,才能觸發。

最近幾天,她就喜歡翻看醫書,每看一點,腦海中就出現相應的記憶。

花美弗幾人過來時,陸細辛只是抬了下眸,就低頭繼續看醫書了,並不太理會。

瞧着她這副冷淡模樣,侄子頓時一肚子氣:「聖女莫不是太過分了些,吩咐美弗姨給你做衣服也就罷了,難道連最起碼的尊重都沒有嗎?連華國的陸細辛陸小姐,見到美弗姨都會客氣的喚一聲美弗姨。

你連話都不說,是不是太離譜了!」

陸細辛?!

陸細辛猛地合上書本,捂著腦袋——頭好疼啊!

陸細辛是誰,這個名字怎麼這麼熟悉?

腦海里大段大段的記憶突然蜂擁而至,記憶太多太雜亂,讓陸細辛頭疼欲裂。

青兒嚇壞了,趕緊撲過來:「聖女,您怎麼了?」 乘龍子語氣溫和,說話十分客氣。

但白露卻一個字都不相信。

如果對方真想出手,兩界穿梭符豈能攔不住?

大乘天君本就掌握世界之力,如此近距離的干擾,輕而易舉之事。

對方卻坐視那些人離開,意圖已經很明顯了。

不過,她似乎聽到了一個新奇的名字。

「九鳳朝陰宮?」白露的心中微微一動。

「小友居然不知?」

乘龍子看着眼前女修不解的表情,也微微詫異。

隨即笑道,「看來小友剛剛踏足九界,很多情況都不了解。」

「這九鳳朝陰宮是九界的一個黑暗勢力,它雖然沒有主宰任何一個大世界,但是門人弟子卻是遍佈九界。

聽說平日裏有天地玄黃四位天君管事,背後隱有羽化仙人的影子。

論起底蘊卻不比任何一個主宰級勢力差。

就連我玲瓏大世界,也有他們不少門人弟子的勢力。

他們以上古凶獸九鳳為圖騰,門人弟子皆是穿黑袍,戴鬼面具,修鍊一種詭異的至陰神通。

行事詭秘,九界之中只有少數人知道他們的存在。小友不知,也屬正常。」

聽說九鳳朝陰宮有仙人的背景,白露心中還是微微有些訝異的。

九界之中仙人都是有數的。

玲瓏大世界古往今來的仙人應該都不會不超過十位數。

其他大世界也差不多。

也許只有擁有神塔坐鎮的中央大世界特殊一些,但仙人的數量也不會超過九界之和。

而且九鳳朝陰宮這個勢力,無論在《最強女仙》正文,還是她的大綱以及腹稿中都沒提。

這樣一個超級勢力彷彿憑空冒出來一般。

不過從他們毀滅雲家的舉動來看,這個勢力本身就穿插在了書的劇情之中。

並且現實中,他們也不像乘龍子說的那麼簡單。

否則,對方剛才不會任由那些黑袍人離開。

堂堂大乘天君,只是因為九鳳朝陰宗的合體修士動手,就緊張的親自來一趟。

這一切,無不在說明對方對於這個勢力的忌憚。

一個擁有羽化仙人的主宰勢力會對地下勢力的九鳳朝陰宮如此忌憚,這本身還不足以說明問題嗎?

看着白露沉吟不語,乘龍子還以為她是擔心九陰朝鳳宮的人繼續找麻煩。

安慰笑道,「自中央神塔降世,無名之君開天,無形之君降世以來,我們三大無上道統應天命而生,後輩子孫享受九界十方無邊氣運。」

「九陰朝鳳宮雖然勢大,但是他們再大的膽子,也不敢對開天三大道統的嫡系傳人動手,如果小友向他們表明表明身份,恐怕他們再大的膽子也不敢造次。」

莫名其妙的聽到這番話,白露終於明白哪裏不對了。

他誤會了。

怪不得這位大乘天君對她如此客氣。

自己在人家的地盤大打出手,對方不追究不說,還笑臉相迎,熱情的稱自己為同道,原來是他認錯人!

乘龍子繼續道。

「我玲瓏玄天道繼承開天無上道統五行玄火道的玲瓏寶焰一脈和玄天聖火一脈,不知小友出自長生天火一脈的哪一支門下?長生仙宮還是不老長青島?」

看着眼前通體靈機豐盈的女修,乘龍子也在暗自猜測。

那些鬼面人以為她隱藏了修為。

但是作為大乘天君,乘龍子一眼就可以看出,對方本身就是合體三層,只是一身積累太過匪夷所思。

她的底蘊如此驚人,身上又帶着長生天的氣息,也難怪堂堂大乘天君會認錯。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雖說這兩個太陽掛天上,但在水裏待久了也是冷的直哆嗦!學了一會兒我就有點扛不住了說到:

「不行了不行了,我得出去曬會太陽,再學下去小命先沒了!」

娜拉看我一直哆嗦說到:「好吧!我也覺得有些冷,一起出去吧!」

我點點頭,隨即就上了岸,娜拉緊隨其後,不過岸上這鵝卵石真特么燙腳,但又不想去樹蔭下,身體還在哆嗦得曬會兒才行,我這一邊哆嗦一邊換腳站在太陽底下!

娜拉見了說到:「你幹嘛?高興也不至於跳舞吧?」

我哆哆嗦嗦說到:「這……這~腳下的……的石頭燙腳!」

話剛說完娜拉就扔了一雙人字拖給我,我見了也沒多問趕緊穿上,這下就舒服多了不燙腳也不硌腳!要說娜拉拿出啥來我都不覺得奇怪了,畢竟她都能帶一商城零食,那一些日常用品更是不在話下,雖然我也準備了些,不過那最多一個月就沒了,這沒了以後咋辦?以這個世界的文明程度估計也買不到,就算有老子也沒錢啊,Rmb又不可能流通,所以這大腿是一定不能放!

「額!你不要用那麼猥瑣的眼神盯着我看好嗎?」

聽娜拉一說才反應過來,上了岸的她已經回復了人樣,身上的魚鱗也消失了,此時正穿着比基尼的站在我面前。不過這些我都不好奇,我好奇的是她帶了多少東西來這邊?

於是我問到:「你帶了多少生活用品過來?可不可以分我點?」

娜拉聽了毫不猶疑的說到:「可以啊,嗯!不過我也不知道帶多少!估計兩個人十年的份吧?有一份是小雅姐姐的,把她的那份給你吧!」

「女土豪啊!我可以抱你大腿嗎?」

娜拉無奈的說到:「去去去!滾一邊玩去!現在你還不知道我這些東西是哪來的嗎?那些個傢伙隨便拿個石頭出來都價值連城,我這點東西對他們來說真就是九牛一毛了!」

娜拉說得倒是真的,如果是以前遇到像娜拉這樣的,那我肯定覺得她就是富婆,但如今在這裏還有人跟我說世上沒有鬼神的話,我一定會扇他幾大耳刮子!何況她可是傳說中赤尻馬猴的寵物,而且真如我小說寫的一樣的話,佛母是她閨蜜,那她說的小雅姐姐不就是釋迦魅雅咯!

見她有些不高興我趕緊說到:「開玩笑的,開玩笑的!不過大腿我還是想抱一抱!嘿嘿!」

娜拉聽了環抱雙臂說到:「哼!給你看就不錯了,不要想太多了,對身體不好!」

我去這丫頭真是不解風情,正當我想懟她的時候,她突然轉身離開了,我一看原來是霜兒上來了,娜拉去給她遞了一雙拖鞋,因為此時霜兒已化作人形,平時穿的白衣長袍也換成了白色連體泳衣!這人吶長得漂亮穿什麼都好看,雖然沒有娜拉之前說的性感泳衣,但對於霜兒來說可能這套泳衣最合適,我下意識的就從納戒里取出手機,拍了一張照片收藏了!

隨後看見熊鄂也上了岸,他倒是沒變化,出來后抖抖身上的水就找個大石頭躺上面了,也不怕燙就直接躺了上去!當然這也得拍一張下來,雖然沒有專業的相機,但起碼能用手機記錄生活,那也不枉此行了!

就在我四處拍風景時,突然黑狐身影出現在相機里,我一看他嘴裏叼一頭野豬,起碼也有兩百斤左右吧!別問我怎麼看出來的,估算得唄!每年回老家都看鄉里鄉親的殺年豬,幾乎每次都有人估算斤兩,而且事後也沒差多少,這一來二去的不就能估算個大概了嗎?然而現在黑狐的個頭只是把它叼在嘴裏而已。

黑狐見我注意到他了,放下嘴裏的野豬說到:「你們這是……?幹嘛?」

聽到黑狐的聲音霜兒喊了一聲二哥,看她是準備走近黑狐身邊的,但看見黑狐轉頭迴避她,她這才注意到自己穿的有點少!

於是趕緊解釋說:「二哥你別誤會,這只是玩水時穿的衣服而已!二哥?」

黑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哦哦!嗯!」

「噔噔噔!」

這時只見娜拉瞬間出現在黑狐眼前,成大字型站着說到:「作為一隻狐狸精可不能那麼純情哦,不然有點顛覆我的認知啊!」

黑狐來不及轉頭就看見娜拉穿的比霜兒還少,一時震驚不已轉身就跑進了樹林,只聽見他臨走前說野豬是給霜兒補身子的!

見黑狐跑了娜拉尷尬的說到:「嘿嘿!我就開個玩笑而已!」

我到沒什麼,畢竟我對黑狐的印象不是很好,可是霜兒和熊鄂看着就有些失落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