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10, 2021
21 Views

「來來來,買定離手,你們三個人誰先選。」

Written by
banner

黃成蹊三人面面相覷,不過誰都清楚今天的事是難以善罷甘休了。

「我先來,我先來。」

黃成蹊把心一橫,第一個竄了起來。

他娘的,只能拿命去博一把了,先選雖然概率低風險大,但要是不把握先機,又怕讓別人先選中,那就一丁點的機會都沒有了。

九死一生和十死無生該怎麼選,誰都懂。

「我先來!」

「我先來!」車漢和張方和也不是傻子,瞬間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別急,別急。」葉治好整以暇地說道:「每個人都有三分之一的機會,既然都爭,那就按規矩來,我這個尊老,就按年紀大小來。」

「我,我最年長!」

「行,那就黃大人先請。」

黃成蹊擦了擦額頭密密匝匝的汗,狠狠地咽了咽喉嚨,死死盯着三隻酒盞,只恨自己沒開天眼。

「來來來,買定離手。」葉治揶揄地喊道:「黃大人,請下注吧,要不然您就等下一位?」

黃豆般大小的汗珠不斷地從黃成蹊的額頭往下滑落,黃成蹊的手止不住地顫抖著,猶豫了一陣,最終端起了中間的一隻。

「黃大人,手可別抖,酒要是灑了,待會得用毒酒給補上。」葉治「好心」的提醒道:「到時候吃虧的可是你。」

黃成蹊嚇的臉上抽了一抽。

哎,你還別說,葉治這句話就像靈丹妙藥,黃成蹊的手居然立馬不哆嗦了,酒盞端得別提有多穩。

「下一個。」葉治看了看車漢。

葉治的話聽在車漢耳里就像是閻王的催命符,他整個人抖得像篩糠一樣,艱難地挪動着腳步來到桌前。

有了葉治的警告,車漢全身緊緊地綳著,雙手就像捧著性命一樣捧著酒盞,不敢有任何一絲一毫的差錯。

張方和作為老么沒得選,最後一杯自然歸他。

三人臉色煞白,臉上濕噠噠的一片,分不清是汗是淚還是鼻涕。

「諸位,請吧。」

「早死早超生。」葉治又來了句神補刀。

黃成蹊扭曲的臉上呈現出猙獰之色,只見他深吸了一口氣,捧起酒盞一飲而盡。

車漢見黃成蹊喝了,也咬牙把絕命酒喝了個乾淨。

黃成蹊和車漢喝光了酒,張方和這小子卻遲遲不見動靜,葉治冷冷地盯着他問道:「是不是要我幫忙?」

面帶絕望和不甘的張方和深深地嘆了一口氣,用哆嗦的嘴唇湊近了酒盞,眼睛的餘光瞥了瞥旁邊的黃成蹊和車漢,又瞥了瞥夏侯鏡手中閃著寒光的寶劍,最終皺着眉頭閉上眼睛,「咕嘟咕嘟」地把酒喝了下去。

烈酒入喉的一剎那,張方和突然後悔,自己為什麼要堅持在酒里多放些鶴頂紅呢,加量不加價?

「唔。」

就在張方和後悔的一刻,最先喝酒的黃成蹊突然發出一聲痛苦的悶哼,雙手緊緊地捂著腹部,緩緩地倒在地上,整個人痛苦地蜷縮了起來,就如同一隻煮熟的蝦。

青紫色慢慢爬上了黃成蹊的臉,額頭上青筋暴起,牙齒咬得咯咯作響,繼而嘴角里鼻孔里冒出了烏色的鮮血,整個人開始抽搐起來,痛苦地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

「啊!」

看到黃成蹊毒發的恐怖樣子,張方和就像被老鼠啃了腳一樣嚇得驚叫着跳了起來。

「嗯啊!」隨即車漢也毒發。

看着車漢也痛苦倒地,張方和好像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居然極其暢快地大笑了起來,「哈哈哈…咯咯……,」。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陵海在撤市建區前爲了發展經濟,在行政設置上“積極探索”,搞出了三個“怪胎”。

比如最早成立的陵海經濟開發區,國家級的,管委會一把手是副廳級,所以前些年的陵海市wei書記和現在的陵海區wei書記,介紹起來首先是經濟開發區工wei書記,然後纔是市wei書記或區wei書記。

又比如現在的濱海新區和高新區,都是副處級編制的機構,管好幾個街道或鄉鎮,搞得一個區像一個地級市。

不過這確實有利於招商引資,可以集中幾個鄉鎮的力量辦大事,走出去介紹起來也好聽,但既不符合國家政策,也影響工作效率。

比如區裡要傳達什麼精神,佈置什麼任務,既要通知幾個管委會,也通知各街道和各鄉鎮。

明明已經傳達佈置下來了,結果幾個管委會還要再開會,再傳達、再佈置一遍。

要上報什麼材料,同樣增加了一個環節。

雖然去年改革了,街道和鄉鎮直接對區裡負責,幾個管委會只負責經濟發展,但只要這三個副處級的機構不撤銷,許多工作還是繞不開他們,不然就是不尊重上級。

正因爲如此,在濱海新區管委會幹部的提議下,先在管委會大樓與分管綜治的領導、新壩港邊境派出所的副所長,以及王堡派出所的同志,一起開了個碰頭會。

考慮到海邊有幾個大型養殖場,有些犯罪分子常常利用污染比較嚴重、味道比較大的養殖場爲掩護製毒,並且只要是養殖場都採購管制類獸藥,韓昕悄悄給李政發了個微信,讓他把濱海新區的所有養殖場也納入進督查範圍。

確定要督查的企業和養殖場名單,制定接下來兩天的督查計劃,規劃督查路線……

一切準備妥當,李菜鳥也到了。

他不但是開着警車來的,而且幫韓昕把“刑事現場勘察”的全套裝備都帶來了。

從見習的治安民警變成了見習刑警,並且調到了跟機關差不多的禁毒中隊,還能跟“緝毒神探”學本事,他興高采烈,喜形於色。

當着管委會幹部和邊境派出所、王堡派出所的同行,他不好說什麼,一上車就急切地問:“韓哥,等會兒怎麼檢查?”

“是啊韓隊,我什麼都不懂,我都快裝不下去了!”

李政愁眉苦臉,剛纔裝了半個小時領導,在會議室裡時真是如坐鍼氈。

韓昕剛纔就看出他很緊張,半開玩笑地說:“裝不下去也要裝,不然就你這心理素質,怎麼緝毒?”

李政擡頭看了看正等着他們出發的同行和社區工作人員,苦着臉道:“韓隊,讓我幹別的行,幹這個真不行。”

“裝裝就習慣了。”

韓昕不想讓人家久等,從揹包裡取出一個文件夾:“等會兒你負責檢查登記企業名稱,生產銷售什麼的,所用的是什麼原料,從什麼地方進的貨,還有企業負責人的姓名,身份證地址和聯繫方式。”

李亦軍迫不及待地問:“我呢?”

“你負責拍照,企業負責人、車間、設備、原料、成品、進貨單全要拍!”

“那你呢?”

“我是司機,我跟着你們轉轉。別磨蹭了,出發吧。”

隨着韓昕一聲令下,由四輛車組成的督查車隊出發。

先去的是新壩港邊境派出所轄區的企業,邊境派出所是改制之後的名稱,之前叫邊防派出所。

作爲一個老邊防,韓昕對邊防派出所太熟悉了。

與地方公安局的派出所其實沒什麼不同,一樣負責轄區內的治安、戶籍,一樣要負責偵辦轄區內發生的小刑事案件。

只不過新壩港邊境派出所的陸地轄區比較小,只負責海岸線內五公里範圍。海岸線外的轄區比較大,外東二十四海里的毗連區都歸他們管。

相比岸上的人口管理和治安維護,海上的工作比較多,比如檢查出境漁船的出境證件,辦理停靠內地漁港的臺灣漁民臨時登錄證等等。

趕到一家企業,社區工作人員找到負責人,李政和李菜鳥一個捧着文件夾,開始像模像樣的詢問登記,一個舉着手機到處拍照。

韓昕裡裡外外轉了一圈,回到車邊問:“段所,你們轄區的漁民漁船,跟境外的貨輪接觸的多不多?”

新壩港邊境派出所的段副所長是外地人,他早從王堡派出所同行的反應上,看出韓昕這個司機纔是領隊,用一口標準的普通話說道:

“這你儘管放心,我們新壩港的漁民全是民兵團的民兵,他們經常去釣魚島、去南海的。

在海上發現外國軍艦不但會第一時間報告,甚至會主動跟上去,發現外國軍艦佈設的聲吶,會毫不猶豫撈上來。政治方面絕對可靠,不會違法犯罪,更不會販毒。”

“聲吶無銅,撈去沒用,說的就是他們?”

“嗯,人家也是國防後備力量。”

“明白了,謝謝。”

陵海民兵出了名的愛國,是受過中Y軍W表彰的,不知道多少將軍來看過他們,這小子居然連這都不知道……

段所覺得很奇怪,低聲問:“你是剛參加工作的?”

遇到邊防的兄弟,韓昕別提有多高興,回頭看看身後,笑道:“我是從彩雲公司剛調回來的,當兵之前又沒來過這邊,對這邊的情況不太瞭解。”

“原來張大和城南派出所的老顧,跟我打聽的就是你!”

“段所,我們張大跟你打聽過我?”

“韓昕是吧,彩雲公司的執法士官,哈哈哈哈,真是大水衝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

“您真知道我!”

能在這兒遇到同行段所也很高興,伸手拍拍他胳膊:“好幾個人打聽過,你小子可以啊,竟然能調回來,我想轉業都轉不成。以前總說以駐地爲家,現在真要以駐地爲家了。”

韓昕感覺自己像是當了逃兵,一臉不好意思地說:“其實我沒想過調回來……”

“別身在福中不知福,能調回老家多好,你現在起碼是三司吧,我們所裡的幾個士官,現在全是兩道拐,等見習期滿只能授個一級警員,沒滿八年的只能授二級警員。”

段所想想又笑道:“不過相比你們彩雲公司的兄弟,我們已經很幸福了,雖然一樣回不了家,但至少陵海的經濟發達,各方面條件都不錯。”

想到那些老部隊的兄弟,韓昕感嘆道:“他們確實不容易,有的邊防派出所的警務室在深山老林裡,方圓十幾裡都沒個人。

人多的所還好,人少的所只能安排一個人去警務室堅守,去年有一個兄弟在山裡的警務室整整守了五個月,纔等到有人去輪換。”

相比堅守在邊遠貧困地區的兄弟,新壩港邊境派出所簡直是天堂。

段所不想再抱怨,覺得也沒什麼好抱怨的,立馬換了個話題:“小韓,這一家又不是易製毒企業,你們爲什麼要來督查?”

韓昕解釋道:“這家確實不是易製毒企業,但我剛纔看了看他們的生產設備和生產所需的原料,完全可以用來生產易製毒化學品。”

“能生產製毒原料的原料?”

“嗯。”

“是什麼,看來我以後也要注意。”

韓昕轉過身,看向不遠處的車間:“剛纔我注意到有純鹼、液氯和鋅,這些都是生產溴素的上游原料,而溴素不但可以用來合成氯胺酮,也就是我們常說的K粉,也可以用來合成冰毒。”

段所禁不住問:“那這家有問題嗎?”

“看着沒什麼問題。”

“嚇我一跳。”

段所松下口氣,想想又問道:“小韓,照你這麼說,只要是化工企業都要提防?”

韓昕摸摸鼻角,無奈地說:“化學是個好東西,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都離不開它,同時也很可怕。比如我們剛纔說的那些原料,在那些懂行的不法之徒手裡,就會變成製毒原料的原料,所以我們不能因爲不是易製毒化學品企業就疏於管理。”

“這方面我們不懂,回頭有時間,去我們所裡好好講講!”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