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6, 2021
33 Views

宮原渚的心情明顯有些急切,卻又似乎想要壓抑自己那慌亂的語氣

Written by
banner

聽上去就變得有些惶急。

「渚醬,你要知道……」椎名伊織狀似不急不緩的撫平衣角,「喝醉的男人是一種很無聊的生物。」

「他們醉酒後的活動,一般只有繼續喝酒、談女人、以及…搞其他男人。」

椎名伊織一臉嘆氣的無奈表情,指了指自己脖子後面的痕迹:

「我昨天中招了。」

「真、真的嗎?」

宮原渚聞言還是有點躊躇不定:「不是和其他人一起……睡覺了?」

房東小姐明顯還是臉皮比較薄,一說到這個話題,本能的試圖用稍微委婉些的辭彙進行描述。

椎名伊織卻是被渚醬這句話問得有點心虛。

別過臉的角度更大了幾分。

語氣卻仍裝得理所當然:「睡誰?在和也家裏,你覺得我能睡誰?」

【演技+1】

【演技:59(專家)】

聽着他這演技段位過於高超的話語,宮原渚明顯是相信了大半。

椎名伊織雙手背在身後,見渚醬這模樣,就清楚自己的矇混過關大法已經基本成功,於是又甩上一個籌碼繼續道:「不信你可以發消息問問和也啊!」

「當然,他有沒有那個厚臉皮對你說這種事……就不在我的保證範圍內了。」

背在身後的雙手則是用多年當街被小姐姐要line號練出來的技能,在手機上瘋狂盲打。

不知道發着什麼。

想想就知道沒有發什麼好東西。

「……」

聽着椎名伊織的這一頓連消帶打,宮原渚臉上的粉紅顏色愈發濃郁,聲音嘀嘀咕咕的呢喃:「是、是這樣啊……我、我還以為。」

說到一半,似乎意識到什麼,房東小姐立刻閉口不說了。

小聲的「哼」了一下,不自禁別過臉去。

不敢和椎名伊織對視。

見狀,椎名伊織心裏簡直鬆了一大口氣。

幸好他們家的房東小姐比較好搞定。

正當他輕輕出氣的時候,就見宮原渚正轉着身,忽然好像反應過來什麼,猛地又轉回來,叉著小腰:

「等等!」

「那你剛才跑什麼?為什麼把那個痕迹貼起來!」

聞言,椎名伊織覷着眼,一副藏狐臉的表情看她,反問道:「……你覺得,正常人被松下和也那傢伙在脖子上嘬了一下之後,會想被別人知道嗎?」

宮原渚聽了先是一愣,腦子裏不自禁就想像出松下和也那張五官抽象的肥臉,無比猙獰的貼在椎名伊織後頸時的狀態。

「噫……」

不自禁就打了個非常猛烈的寒顫。

全身都像是驟然緊繃了一下。

嘴唇都緊抿起。

太噁心了。

在想像過那樣辣眼睛的場面之後,宮原渚看向椎名伊織的目光竟是不由得變得憐憫了幾分。

想了想,規規矩矩的鞠躬,小聲給伊織賠禮道歉:「抱歉啊,伊織。」

「我不知道你受到了這種精神創傷,居然還用這種方式……實在抱歉。」

「你放心吧,我絕對不會把這件事說出去的。」

「真希那裏也不會說。」

「這個創可貼……我給你找個新的。」

椎名伊織看着她這幅規規矩矩道歉的模樣,反倒有些懺悔了。

……欺騙渚醬這樣單純天真的高中jk,是不是有點太過分了?

他心裏思索著這種註定不可能產生答案的問題。

在生命與道德之間,選擇何者?

這是個問題。

當然,這種微妙的情緒是不會被他擺在臉上的。

「你知道就好。」

椎名伊織狀似隨意的擺了擺手。

這一通下來,宮原渚才規規矩矩的退遠,回到自己的客廳台桌前寫練習題去了。

椎名伊織長長吸了口氣,臉上的表情都在【演技】技能下變得有些僵硬。

什麼叫生死極速啊?

不過,現在好歹算是把渚醬這裏混過去,他椎名伊織也不用面臨好船結局。

可謂是各自歡喜,一鍵五殺。

只有松下和也受傷的世界,完成了!

……

「阿嚏。」

松下和也坐在床上,把手紙精準的扔到垃圾桶里,擤了擤鼻涕,疑惑的皺着眉。

「是不是有美女在想我?」

一邊尋思著,他一邊拿起手機,看見椎名伊織發來的消息。

【椎名伊織:爹危,速救。】

【椎名伊織:渚若詢問行蹤,昨天都在你家聚會。】

「嘁。」

松下和也粗眉一挑,這狗東西昨晚絕對幹壞事去了。

「我才不管……」

正嘀咕著,又見到下一條。

【椎名伊織:報酬:街道美人通訊名單x50】

松下和也眼珠一瞪,手裏噼里啪啦的迅速回復。

【松下和也:是,長官!(正經臉)】

……

等到洗過澡、吃了晚飯。

又到了每日的椎名家の補習時間。

白皙纖長的小腿在桌子底下晃悠晃悠,宮原渚拄著自己軟糯的小臉,認認真真的看着試卷上的題目,逐字逐句的無聲默誦。

椎名伊織在一旁有些無聊的看着。

他對宮原渚學習成績的糾正,都是從一些非常微小的習慣開始進行的。

例如背單詞時從詞頭和詞尾記起,學習漢文時認誦形和字型,在解數學題時則要學會從題目中尋找線索。

雖然都是一些非常基本的習慣,但對沒有的人而言,就是非常必要的武器。

培養一個人的學習習慣,遠比逼迫一個人在某段時間內完成多少的內容更加重要。

授人以魚還是以漁的道理,椎名伊織自然是懂得的。

「伊織。」

宮原渚在桌下搖晃的小腿忽然停下,軟軟嫩嫩的腳掌豎着踩在椅子腿上,淡粉色、如豆蔻似的腳趾小心蜷縮起,白白嫩嫩的。

奶白色的皮膚下,能看到若隱若現的青色血管。

「嗯?」

椎名伊織停下看着她小腳的動作,稍微抬起頭,假裝正經的與渚醬對視。

「我……白天報了個補習班。」

宮原渚聲音有點猶豫着,小聲的嘟囔:「我感覺,我好像可以跟上高二的學習進度了。」

「是嗎?」

椎名伊織聽着點點頭。

確實。

上次渚醬在考核高二上學期的卷子時,已經能答到及格線往上了。

他說的及格線,自然不是公立高中的快樂學習式三十分及格。

而是高偏差值高中的六十分及格制。

「那不是挺好的嗎?」

椎名伊織有些奇怪於宮原渚跟他說這件事的動機:「既然有了一定的基礎,自己試着去學習更多的知識也可以,只要不被帶歪解題思路就好。」

「……誒?是、是嗎?」

聽到他這麼說,又抬起頭,認真的看着伊織的臉,確定了他沒有口是心非。

宮原渚隱隱的鬆了口氣:「我…我還以為你會說『難道我教的不好嗎?!』之類的話……」

「不會不會。」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