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6, 2021
26 Views

陸瀟張了張嘴,啞巴了。 群主:早啊,大家。

Written by
banner

楚隨一邊控制住自己身體里的還在高速運行的真元,一邊在群里發着問候。

黑貓:語音消息「群主早安……」

跪坐在榻榻米上的五更琉璃一邊揉着眼睛一邊回復到,

「今天的便當做什麼好呢。」五更琉璃撐著臉又趴回床上思考到。

在那天吃到了五更琉璃承諾的料理之後,楚隨感覺那是真的不錯,當場就表示,

「你給我來負責早餐吧,如果可以的話,我到時候額外給你弄點好東西!」

不過說起來,五更琉璃做的料理,味道比食堂餐好多了!

這個世界,因為修行的原因,單純的五穀雜糧會形成少許雜質,影響修行速度,

雖然對於大戶人家能磕丹藥的或者天賦不錯的學生來說,這就不是個事,但是學校還是統一吃食堂餐,宣傳營養和靈氣兼得,還不會出現雜質過剩的問題。

不過實際上,即使是他們這一流大學食堂也不可能真的做得起全靈材的飯,所以菜都是普通的,也就米裏面的靈氣算能感受出來,畢竟米是國家扶持的。

在各種補貼之後,這種靈氣含量不低的米,價格只要九塊錢一斤,嗯,聽起來其實也不便宜了,但是該吃的還是得吃,自己家的孩子怎麼能輸在起跑線上呢?

咳咳,話題扯遠了,回到正題,最近幾天楚隨全都是吃的五更琉璃做的料理的原因就是吃了十年的食堂餐對他已經沒了任何幫助,而且味道還寡淡無比!

這有個人給自己專門做飯,換著花樣的做,能不爽嗎,還別提這是個精通料理的小蘿莉來着。

群主:黑貓,別發獃了,你也別着急做早餐了,要不還是先把張真人發給你的鍛體操來一遍吧。

五更琉璃臉色一垮,身子開始微微的發抖。

黑貓:真的要做嗎……

五更琉璃有些猶豫的問到,

到也不是她葉公好龍,實在是張三丰給的那套鍛骨功太過於變態,全都是一些普通人能把自己玩成全身粉碎性骨折的動作,那是真的叫一個疼啊!

而且她這幾天已經憑藉着聊天群的紅包接受功能完全記住了三本基礎功法,並且在楚隨在幫助下,開始修鍊了。

一邊看得見通路的情況下,對於這種看起來自虐,又效果不明顯的修行,畏懼也是人之常情嗎。

群主:黑貓啊,你知道我為什麼在你能正常修鍊了之後還是讓你繼續修鍊張真人發的鍛骨功嗎?

黑貓:應該是群主大人你就期待着女孩子因為你氣喘吁吁吧,真是奇怪的愛好!哼!

群主:正經點!哎,其實主要原因就是你那邊的超凡能量的問題,我檢測過了,你那邊超凡能量過於稀薄,而且性質還不溫和,要是來個龍族之類的,還能吸兩口,你一個普通人,想直接吸是沒可能了。

要麼用我給你的聚靈玉佩聚一點點,攢出來的量有多少就不能保證了,再就是靠肉體功法,所以你知道我為什麼一直說讓你鍛骨了吧,現在先打個基礎,以後搞到什麼好的煉體功法好直接修,免得只能幹看着。

黑貓:哼,吾絕不會被小小的世界束縛,吾乃跨越三千世界的神明,現在只不過是擱淺……

五更琉璃還想繼續說下去,但是最近幾天已經領教了開始中二的五更琉璃有多能談的楚隨很快就打斷了他的話。

群主:行啦,知道了,所以我的黑貓大人能不能給我做飯去,我餓了!

黑貓:……好。

紅著一張臉的五更琉璃帶着三分尷尬七分羞意應了下來。

來到廚房,五更琉璃看着煮上的味增湯,眼神閃了閃,還是還是開始了試圖練習鍛骨功,

五更琉璃的身高其實並不高,一米五左右,這個身高給她練習帶來了一定的便利,但是依然不是什麼簡單的事,

正在她牙咬切齒的做出各種動作時,

兩隻更小的蘿莉來到了廚房門口,大一點的哪個說到:「啊,珠希,你說姐姐大人這是怎麼了?」

幼女揉了揉臉怯生生的說到:「可能……可能是想做健體操吧。」

「不對不對,健體操那有這樣的,我覺得姐姐大人這絕對是又壞掉了。」

「那……那,我們要不要去叫姐姐大人呢。」

五更日向僵了一下,「還是算了吧,我可不想讓餐桌上因為姐姐大人的黑暗力量少掉一種配菜。」

「誰?!」這時候剛好下腰的五更琉璃正好看到了外面的人影。

「不好,快跑!」五更日向牽着更小的那隻撒腿就跑。

時間精靈:阿拉,一上線就看到群主在調戲小黑貓呢,群主就這麼喜歡小黑貓嗎?都不怎麼喜歡人家呢。

群主:語音消息「行啊!」

楚隨懶洋洋的聲音響起來,

「你要是想調戲我簡單,我最近幾天全是在折騰群功能,馬上就可以大更新了,到時候穿越世界的功能就會開啟,我直接過去找你?」

時間的精靈:啊,群主要是這樣說的人家還有點害羞呢,不過我很歡迎群主哦!

武當小道士:咳咳!群主大人關於世界能量的問題我也有個問題,不知可否解惑。

當時風神閣下給小道的那枚神之眼,小道雖然可以使用,但會逐漸暗淡,輸入真氣倒是可以充能,可小道一身真氣用了一半,也只是讓這顏色亮了少許,小道想着可能是因為小道的功法和風不相合,

但根據風神閣下發的資料,這神之眼會自動吸收天地之間的風元素,然後供給使用者。但小道這邊好像不行,不知道群主知道這具體是個什麼問題嗎?

群主:這個問題啊,這個問題說好解決也好解決,說不好解決也不好解決,因為你沒猜錯,就是世界的問題,

你們那邊的超凡能量的密度其實比黑貓哪個世界還高一些,但是惰性很高,質量也很低,也並無元素分化,想讓神之眼自動充能是沒可能了,

群員之間的永久通道也僅限於信息和許可權之類的東西,真實的存在就得額外付款,但完全得不償失,

你這個問題的最優解就是隔一段時間把神之眼丟給溫迪一次,讓他給你充能下,其實也不麻煩,但是短時間確實也沒有其他的解決方法了。

武當小道士:這樣啊,那就依群主所言。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沒錯,我就是申虹!」縣衙的牢房裡,一個面容粗獷的大叔,義正言辭地宣稱,「二十年前的三屍案,十八年前的陶家滅門案,都是我乾的!」

這個人在縣城住了那麼些年,平日極講義氣,若不是他現在的這麼個處境,就沖他的語氣,不知道的還真會以為他是個什麼除暴安良的大俠,殺人是迫不得已。

路少琛混得久了,什麼沒見過,才不吃這一套。他用沾滿墨的筆指向對方:「說說,為什麼殺人?」

申虹瞪了他一眼:「我是殺手,當然是收人錢財替人消災。」

「那麼金主是?」

申虹冷笑:「哼,干我們這行都得講信用,我是不會告訴你我的僱主是誰的!你要上刑便上,老子什麼刑沒受過!」

隨之他把胸口的衣服一扒,果然露出大大小小的無數傷疤。

因為受新政的制約,路少琛當然不可能真給他上個什麼刑。不過衙門裡多得是不留痕迹的刑訊辦法,要找出他那兩個僱主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路少琛話頭一轉,開始向他套當下的一些難題。

「聽說,你是當年春風樓排行第九的殺手?」他說。

誰知申虹聞之十分激動,拍著桌子吼道:「閉嘴!不許說我的排位,這是我生平第一大恥,永世難忘!」

「這排位怎麼你啦?」

申虹恨恨地又一拍桌:「按我的武藝,本該拿第一!都怪酉常情那個臭女人,比武前夜找我……才導致第二天虛弱無力,一口氣連敗八局!成了眾人的笑柄……」

路少琛一聽就懂了:「哦,她把你榨乾了唄?」

「那是!一夜七次,正常男人都吃不消!」

路少琛倒吸一口涼氣,他都搞不清楚那大叔說這話到底是真的因為怨恨還是為了炫耀了。

「那你……」他想了想,琢磨了一下措辭,決定委婉一點,「那看來,那位酉常情能這麼……必是個不世出的美人了?」

「那是!」申虹的神情又變得驕傲了,「春風樓里就數她是第一風騷,她之下,就是我!」

「你?!」路少琛驚呆了,「大叔……你……你別告訴我你也接客……」

申虹的鼻子幾乎翹上了天:「廢話!對於男人!我可了解得透徹!」

男人年紀一大,就會忍不住吹噓自己年輕時的豐功偉績,然而對於申虹年輕時的豐功偉績,路少琛只想捂住屁股。

「大叔,」他清了清嗓子,言歸正傳,「既然你和酉常情同在春風樓共過事,那我想問問你,你對她……到底了解多少?」

……

小鳳一整天都憋著一股氣,她先是在衙門口轉了半晌,接著又跑去秦妙娥家,在那棟大宅周圍轉悠了半天。燕祁雲不見人影,衙門裡的人說他把申虹抓進來后就出城去了。提起燕祁雲,所有人都翹起大拇指,不愧是京城調來的公差,剛上任就連破兩宗殺人案,他們個個因此敬佩不已。

小鳳不僅不悅,還十分不服氣。明明又有一件殺人案就發生在她眼前,可他偏偏不信,看來唯有找出真相,才能證明她所言不虛!

如此一思量,她乾脆就蹲守在那大宅附近,打算盯住那個秦妙娥,等著她露出馬腳!

但是等了一整天,那個女妖怪卻直到將近日落才出門。又是一身素衣,一輛馬車。馬車跑得不快,往東行去,她悄悄跟在其後,跟了好一段路,卻不見馬車停下,倒是繞著一片民宅轉了一圈。

小鳳跟得氣喘吁吁,心裡又罵那女妖怪是不是發現了她在跟從,因此開她玩笑——畢竟,這片民宅十分普通,她想不通馬車繞著轉圈的理由。但就在這時,從這片民宅傳出幾聲鐘響。

她定睛一看,原來這片民宅的一角就是木瀆縣唯一的一所學堂。鐘聲敲響的意思是下課了,一群孩子蹦蹦跳跳地跑出來,她下意識地隱身到暗處。

而那馬車好似就在此時也放緩了腳步,尤其是在經過學堂門口時,磨磨蹭蹭得像個蝸牛。

小鳳藏在陰影里,暗想:「她出來一趟,別的正事不幹就光顧著繞著這學堂轉,難道學堂里有她的小孩?」

眼看那學堂里的孩子都跑光了,然而馬車還是沒有要走的跡象,好似在等著什麼人。直到從學堂里最後出來一個男子,小鳳才恍然大悟。

——原來,她是在等他!

然而馬車沒有停,即便走得十分緩慢,也沒有停下。最後出來的那名男子應該就是學堂的教書先生,此時他正在鎖門,察覺到身後的馬車似乎有些異狀便回頭看了一眼。然而那車夫將馬鞭一揮,馬車就此絕塵而去。

「啊,我明白了,她看上那個教書匠了。但是不知道什麼原因,是不好意思直言,還是再等過段時間把他吃掉就不清楚了……」小風心裡盤算著,逐漸升起一個邪惡的計劃,「可惡的女妖怪,該顯形的時候不顯形,害我在燕大哥面前丟面子!既然如此,我就壞你的好事!」

……

縣衙里,申虹想了想,終於想出了一個關於酉常情的特徵。

「她好色!誰都想睡!」他說。

——廢話!

路少琛酸溜溜地說:「算了算,這個就別說了,除此以外呢?」

申虹不解:「牢頭,你想了解她幹什麼?」

「是這樣的,我們查閱了不少卷宗,現在已經知道荊紅羽其實是酉常情的一個別名,最近縣城裡因為王家被她盜了鬧得沸沸揚揚,所以現在是在給你一個戴罪立功的機會……」

申虹打斷他嗤笑道:「王家那個被弄壞的屏風,一定是假貨。」

「嗯?你怎麼知道?」

「酉常情很少幹這種事,但一旦干出來了,一定不會去糟蹋真品。若非王家那屏風是假的,她怎會在上面亂塗亂畫呢?」

「啊……原來是這樣啊……」看來他果然很了解她

申虹非常自信:「而且她一旦犯案,就會迅速抽身而走。換言之,她來到一個地方,也會迅速尋覓目標。所以,我有個建議,你們可以排查一下最近來木瀆的人,或許會有什麼發現。而且要快,否則,再過幾天她說不定就跑路咯!」

……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