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5, 2021
21 Views

兩名領主在下一刻交錯而過。

Written by
banner

冰藍的大劍劈過子敬的鎖甲,一擊將其斬落下馬。

後者滾落在地,不知所措地捂著噴血的傷口。

「你……都這個時候了,為什麼還纏着我不放!各逃各的不好嗎??」

他憤怒地吼道。

「逃不掉哦。」冰藍則緩緩回過身來,沖着卧藍河邊巨大的小紅和盤旋在空中的小綠努了努嘴,「這塊地方就那麼大,西邊死路一條,東邊……誰能穿過那兩個怪物渡河?」

子敬的嘴巴一張一合,意識到死神將近的他破口大罵起來:「你個神經病!跑不掉你砍我幹嘛?慫蛋有本事去找微笑!!!」

「我必須混在微笑的軍隊里出去,這是唯一的辦法。」冰藍的呼吸急促起來,「你的【暴雷山莊】在他們最初撤退的路線上,我可以趕到那座城躲起來。有了【暴雷山莊】和【虛無之塔】兩座城的話,我就還能翻盤!」

「哈哈哈哈!」子敬狂笑出來,「翻盤?你底褲都輸完了吧??」

「不好意思,當初找到昏倒在地的你時,我就可以殺掉你,但是我只是拿了你的衣服。」冰藍咧嘴笑道,「所以,已經給了你額外時間了。」

「你……」

冰藍不再言語,揚了揚背後暗綠色的斗篷,伴着一道微光,其身形突然發生了詭異的變化。

幾秒鐘后,竟然變成了一頭碩大的叢林灰狼!!

子敬驚恐地大叫一聲,掙扎着想爬起來。

但灰狼的血盆大口已經越來越近。

……

黑森林的另一側,劉小胖正在狂奔。

灰狼們殺進來時,一切都亂了套。

四周充滿了戰嚎和火焰,讓他陷入徹底的恐慌。

冰藍和子敬也不知道跑哪去了。

手足無措的他只能逃跑。

腦子一片混亂的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往哪裏跑,只知道不能停下腳步。

四周越來越黑,紛爭聲也越來越低,這讓他很有安全感。

背後的那些東西,他只想徹底忘掉。

奔跑,持續奔跑,這是他能做的所有事情……

直到猛地撞上了陰影里的某個東西,然後利刃穿過自己的胸膛。

他太慌張了,直到死亡降臨,甚至都沒看清楚攻擊從何而來。

但黃安和林墨墨都看到了,他們幾乎是同時停下追擊的腳步,伸手制止護衛的士兵。

那是一名黑衣潛行者。

黃安本能地望向林墨墨,後者則嚴肅地搖了搖頭。

「不是我的人。」

潛行者捅了劉小胖后,沒有任何後續動作,兀自後退兩步,回到陰影里。

兩名領主對視了一下,隨後統一步伐,小心翼翼地向前探去。

移動地極為慎重。

而很快,他們就看到了。

「我的媽呀。」林墨墨後退兩步,伸手捂住了嘴,「這,這是??」

黃安則站立原位不動,凝神望着前方詭異的場景。

那是一支軍隊。

前面是幾排黑衣的潛行者,後面還有數以百計的半獸人、牛頭人以及奇形怪狀的怪物。

但他們都像雕塑般一動不動。

剛才反擊的潛行者也回到了原位,規整地站立在自己的位置,不再動彈。

他們的瞳孔是灰色的,眼皮都不眨動一下,那景象看起來極為詭異。

既不像是活物,亦不是死者。

第一個閃入黃安腦海的形容詞是——

「待機」。

對,就是待機。

像是某種等待啟動的機器。

「喂喂,這些傢伙是怎麼回事??」

林墨墨握緊武器,聲音很低,像是怕吵醒了對方一樣。

「不知道,系統也沒有提示,」黃安同樣低聲回應,「總之不像是什麼好東西。」

「我們咋辦?」

「要不,干他們一炮試試?」

「我呸!認真點!」

黃安笑了笑,伸手按住氣得亂蹦的女孩,目光時刻則不離那支黑暗的軍隊。

誰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啟動。

萬一就是下一秒呢??

他緩步後退,示意同伴也照做。

對面的軍隊依舊沒有移動。

他們持續後退,知道軍團漸漸消失在視野中。

……

在背後,黑森林的入口處,戰鬥已經結束。

冰藍聯盟的主力幾乎被全殲。

剩餘的殘兵四散奔逃,或在河畔遭遇小紅小綠,或在黑森林裏被未知的生物吞吃。

半小時后,他們在森林南側找到了【子敬莫慌】的屍體。

已經有兩個了,還剩最重要的一個。

……

「沒有冰藍的蹤跡??」林墨墨不可思議地向賈法爾問詢,「屍體也沒有?」

沉默的刺客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一無所獲。

「奇怪了。」黃安則盯着子敬的屍體,陷入了沉思。

幾秒后,他開口呼喚。

「星期五?」

「在,主人!」

「讓小紅再仔細查一遍,連賈法爾都逃不過它的追蹤,冰藍怎麼可能就這樣消失?」

「是,主人,紅總他正在努力搜索。」 黑龍潭地處偏僻,在廣陽市屬於人跡罕至的地方,很少有人往這裏走。

晚十點半,一身黑衣的林漠悄無聲息地來到黑龍潭附近。

他躲在一塊巨石的後面,盤膝靜坐,閉上雙眼,聽覺提升到極致。周圍的絲毫風吹草動,都無法逃過他的耳朵。

等待了差不多三個小時的時間,終於有腳步聲傳來。

林漠睜開眼,躲在暗處靜靜等待着。

一個身材中等的男子走到了黑龍潭的附近。

他先謹慎地觀察了一下四周,發現沒人,這才從身上掏出了一個小爐子。

他拿出一塊燃香,點着放在小爐子裏面,陣陣煙霧從小爐子裏面飛出。

而這男子則坐在小爐子旁邊,直勾勾地看着黑龍潭的湖面。

過了差不多十分鐘的時間,黑龍潭湖面一陣翻騰,彷彿是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似的。

最後,有十幾個好像章魚一樣的東西,從黑龍潭裏面爬了出來,順着煙霧來到了小爐子的附近。

男子從身上掏出了一包東西,扔在小爐子附近,這些章魚立馬撲上去,開始吞食那些東西。

男子盯着這些章魚,仔細數了一遍,好像是在觀察這些章魚的數量是否少了。

數了兩遍,他悵然嘆了口氣,便在旁邊盤膝坐下,面容悵惘。

就在此時,背後突然傳來一聲輕咳。

男子面色頓變,他猛地站起身,驚惶地看了過來,恰好看到站在他身後不遠處的林漠。

男子眉頭緊皺,他盯着林漠看了許久,無法確定林漠的身份。

「閣下是什麼人?」

男子試探著問道。

林漠平靜反問:「你可知道,在城市裏養蠱,已經是越界了!」

男子表情震撼:「你……你知道我是什麼人?」

林漠:「苗疆蠱族!」

男子瞪大了眼睛,再次盯着林漠看了半晌。

良久,他好像如釋重負一般,長舒一口氣:「這麼說來,那個釣魚的人,是被你救了?」

之前林漠救過一個中蠱的人,他是在黑龍潭釣魚的時候中蠱的。

林漠沒想到,這個男子,竟然也知道釣魚人的事情。

難道說,釣魚人不是意外中蠱,而是被人下蠱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