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5, 2021
39 Views

余文強拍着大腿,無奈地說:“我當然不希望她去,可我能反對嗎?真要是不支持,不讓她去,她將來要是後悔了怎麼辦。”

Written by
banner

“想想這道選擇題是挺難做的。”

“剛纔接到電話,我整個人都傻了,再說這是借調,又不是正式調動,省廳的編制那麼緊張,想解決編制有那麼容易嗎?

多少人被省廳和市局借調去幹一段時間活,然後又回來了。借調單位不把她當自己人,回到本單位領導同事又有看法,這跟兩腳踩空差不多。”

能聽得出來,分局公敵很“惆悵”。

韓昕突然有些同情他的遭遇,感同身受地說:“如果只是借調,那這件事是要好好考慮考慮。”

“可總隊領導說會想辦法幫她解決編制,不過需要時間。”

“領導說的話,靠不靠譜?”

“我擔心的就是這個,而且她不去一樣有機會進步。你說這事鬧的,我今晚就算不值班,這覺也睡不好。”

聽着“分局公敵”唉聲嘆氣,想到王曉慧晚上吃火鍋時說藍豆豆把“分局公敵”折騰成了什麼樣,姜悅禁不住笑了。

韓昕也想起曾跟藍豆豆說過,她已經打遍濱江無敵手了,接下來只有對標“分局公敵”,讓“分局公敵”做成功女人背後的男人。

沒想到一語成讖,這一切來得如此之快。

韓昕越想越搞笑,捧着手機道:“師孃,你遇上的這是‘幸福的煩惱’,我實在給不出建設性意見,我建議你跟我師傅再商量商量。” 雖然李玄空的模樣已經有了極大的變化,但唐紫塵仍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師傅,這些年,徒兒找你找的好辛苦啊。」

「師傅,你怎麼變成這樣了?」

「師傅,徒兒好想你啊。」

······

一見到李玄空,唐紫塵就好像是變了個人,從被無數人聞之色變的洪門殺神,變成了一個活潑可愛,天真爛漫的尋常女孩。

她抱着他的手臂,嘰嘰喳喳,好像要把這些年的委屈都吐露出來。

「內罡境界,離見神不壞只有一線之隔,不差。」李玄空沒有回答,反而細細的打量一番,讚歎道。

能在短短十幾年中達到內罡境界,已是許多人一輩子都無法達成的境界,若是在李玄空的庇護之下,她也未必能有如此境界。

看來,自己離開洪門的決定,是對的。

「師傅,人家練功可辛苦啦。」聽到他的讚賞,唐紫塵一雙美眸彎成了月牙,撒嬌道。

李玄空伸出大手摸了摸她的腦袋,感受着頭頂熟悉的感覺,唐紫塵眼眶再度微紅,差點落淚。

她微微頷首,腦袋在李玄空的掌心蹭了蹭,她的母親已經在五年前離世,現在,她只剩下師傅了。

「雛鷹總有起飛的一天,你沒有辜負我的期望,不久之後,將有一場曠世之戰,天下英才齊聚,我們師徒倆可不能給洪門丟臉啊。」李玄空收回大手,蒼老的眸子一絲鋒銳之色閃過。

一股難言的氣勢從他佝僂的身軀上升騰,連天上的白雲都被衝散。

一旁的唐紫塵美眸中閃過一絲訝異,這麼久不見,師傅,好像更厲害了。

「紫塵,這些年,洪門怎麼樣了?」

老樹下,一張方桌,兩把椅子,一壺清茶。

李玄空和唐紫塵相對而坐,飲著清茶,雖然茶葉只是山中野茶,但是經由李玄空之手,在特殊時辰採下,再經過秘法炮製,倒是別有一番風味。

「洪門這些年已經收攏了不少人才,漸漸洗白,許多華裔在國外學成之後都選擇回國發展。有洪門在暗中幫助,華夏這些年的發展也是順風順水,少走了不少彎路。」

「說起來,在師傅走後不久,南洋倒是發生了一件大事。」唐紫塵品著香茗,臉上帶着笑意。

「哦?什麼事?」

「印尼的那幫政客見華商勢大,想將他們都當成韭菜割了。豈不料,還未動手就泄露了消息。」

「那些華商也是狠角色,直接召集人手,進行斬首行動,把那些政客都處理了,硬生生嚇破了諸國的膽。

至此,再無人敢輕視華裔,經過這些年的滲透,南洋的白道黑道都已經盡歸華裔之手,那些香蕉人都說不上話,米國都不敢插手此事,生怕上了地下懸賞榜。」

「一群蟲蠡而已,死有餘辜!程山鳴那小子怎麼樣了?」李玄空給自己倒了杯茶,隨意的問道。

「程前輩沖關失敗,不幸坐化,程山鳴倒是好運氣,藉著開闢南洋洪門的勢頭,成了南洋和米國的話事人。」

這也是因為唐紫塵的心思沒有放在洪門身上,否則,按照她的功夫和李玄空唯一弟子的身份,南洋也輪不到程山鳴來兼管。

「師傅,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我能感受到你體內蘊含着的磅礴生機,難道師傅在練類似於枯榮禪的功夫么?」唐紫塵仔細的看了看李玄空花白的頭髮,追問道。

到了現在,她也是回過神來,怎麼說,師傅也是到達見神不壞,換血大成的高手。

血如鉛汞,生機濃郁,即使是他一百多歲了,也能保持年輕模樣,現在這個樣子,顯然是不正常的。

「生死枯榮,自然之道。即使是為師換血大成,但一身氣血隨着年齡的增長一直都在不斷衰減,這是自然法則,不可逆轉。」

「但師傅在不久之後將會有一場惡戰,所以,我必須恢復到巔峰時候的戰鬥力,才能戰而勝之,武道之徒,差一線就是天塹之分。」

「所以,我準備涅槃羽化,極盡升華,這二十多年來,我一直都在準備,現在,時機終於成熟了。」

李玄空飲下一杯清茶,渾濁的老眼閃過一抹精光,連花白的頭髮也都浮現出明亮的光澤,柔順至極。

生機由盛轉衰,但實際上,卻是潛藏了起來,化作果實,神道上,便是生命的衰老,帶來的卻是智慧的積澱。

「神」開始衰老,看似要走向衰亡,但實際上,卻是浮華的洗去,智慧的凝結與升華,由量變,化作質變!

李玄空的精神在這一刻,就是在發生這種質變,他的精神力量,在這一刻在強盛到極點之後,驀然開始由盛轉衰,氣息開始衰弱,但實則其精神內核,卻是更加的凝練。

潛藏五載,化為凡塵。

武道,本質上就是一條進化之路,無論是換血,煉臟,煉骨,煉髓,都是將人體逐漸升華。

類似於打破基因鎖,終極一躍。

武道發展最快的時間,是春秋戰國,戰國以前,武道只是殺伐之法,在戰國百家爭鳴之後,卻是逐漸融入各種人文思潮,由武入道,之後又是數千年發展,這才有了現在的武道。

時代是進步的,武道也是進步的,現在的武功定然要超越古代,因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當然,這並不代表古代的武功會被淘汰,每一門高深的武功,都是一種思想,一塊基石,最上乘的武道,早已不是什麼搬運氣血、運轉勁力的法門,而是升華到一種思想,一種哲學人文之境界。

在民國的時候,疆土傾覆,一大批仁人志士站了出來,武道再次升華,出現了集大成者,但熱武器的出現,卻是讓這次的武道崛起變成了最後的絕唱。

「師傅,羽化涅槃?這怎麼可能?」瞬間,唐紫塵竟壓抑不住內心的驚訝,將手上的茶杯捏的粉碎。

即使是唐紫塵達到至誠之道,未卜先知,但羽化涅槃,卻是只存在於古籍當中,千百年來,從未有人見過。

「紫塵,你過來,為師傳你更進一步的修行法門。」李玄空淡淡一笑,再度把目光轉向唐紫塵。

「師傅。」唐紫塵來到李玄空身前,抬起頭望着李玄空滿是皺紋的臉龐,熟悉的眼神,一股滿足之感油然而生。

不管怎麼樣,只要陪在師傅身邊,足夠了。

李玄空伸出一根手指點在她光潔如玉的額頭,隨着指頭點下,唐紫塵心神猛然一震,然後無數的信息,陡然湧入她的腦海。

轟然間,她身軀一震,明亮的眸子滿是空洞,但意念直接晉入一個奇妙的狀態,在她眼前,一道紫色雷霆在混沌中上下浮沉,從誕生到毀滅,歷經春夏秋冬,四時之序。

當然,普天之下,也只有唐紫塵這等強大的精神力才承受得住李玄空自雷霆中演化觀摩的印記。

此印記包含了觀想法、呼吸法,以及搬運氣血的法門,名為神霄劫,以浩蕩雷霆之意喚醒身中之神,正是踏入見神不壞的不二法門。

但這們功法,對修行者也十分苛刻,精神力不夠強大者,難以承受雷霆之威,還未喚醒身中之神,就會被精神激蕩,氣血翻湧,變成白痴。

但即使是如此,也是極為罕見的武功,比之煉就五臟六腑的虎豹雷音不知高到哪裏去了。

古往今來,有多少天資縱橫之輩倒在最後一步。

見神不壞,見心中之神易,觀身中之神難。 徐繼虎忍不住的道:「可今天是秦老生日,在這種日子動羅智泉,合適嗎?」

徐海淡淡的道:「你告訴高天亮,公事公辦,百無禁忌。」

徐繼虎意識到,父親這段時間在羅智泉面前隱忍了這麼久,今天是鐵了心要動羅智泉了。

他點頭道:「好,我立即去通知高組長。」

徐海擺擺手:「去吧!」

徐繼虎退下!

徐海站起來,走到旁邊,隨手打開桌面上一個老舊的唱片機。

他拿起一本《孫子兵法》,坐下來繼續看書。

老舊唱片機里,傳出一陣咿咿呀呀的唱戲聲:「我在城頭觀山景,耳聽得城外亂紛紛……」

紫金閣酒樓門口。

典褚帶著八虎衛,還有一批虎賁戰士,正站在門口維持秩序,確保今天秦老生日順順利利進行,不出現任何意外。

大都督說了,今天是恩師的生日,必須讓恩師高高興興度過,不得出現任何差池。

典褚不敢怠慢,此時跟手下們,比在軍營站崗還認真。

忽然!

大街上傳來一陣汽車引擎的咆哮聲,惹得典褚皺眉,也惹得周圍的路人紛紛側目,投去驚訝的目光。

只見大街上,一行黑色車隊呼嘯而至,如同一條黑色長龍。

足足一百輛黑色奧迪a6!

黑色車隊,全部在紫金閣酒樓門口停下。

緊跟著,車門砰砰砰的打開,一個個身材高大,眼神犀利,穿著西裝跟皮鞋,戴著工作牌的男子,訓練有素的從車上下來。

典褚皺著眉頭,望著眼前這些不速之客。

他發現這些不速之客,腰間襯衫微微鼓起,是手槍槍托的輪廓,這些西服男子都是配槍的。

幾個虎衛也驚訝的望著眼前這些神秘來客,小聲的道:「典隊長,什麼情況?」

典褚望著這些訓練有素的西服男子,低聲的道:「好像是廉政特別調查組的人,這些傢伙不是查貪污的嗎,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典褚的話音剛落!

一名身材魁梧,留著寸頭的國字臉中年男子,便已經從第一輛奧迪的車後座下來了。

他下來之後,伸手整理了一下領帶,正了正佩戴的工作牌,然後帶著五百個手下,大步的朝著酒樓門口走來。

典褚見到此人,再度吃驚。

因為此人是廉政特別調查組的負責人,高天亮。

高天亮是專門查貪污的,而且見官高一級。

典褚沒想到高天亮親自帶隊來這裡。

很快,典褚就帶著八虎衛還有一隊虎賁戰士上前,攔住高天亮一行。

「不好意思,你們來這裡有事嗎?」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