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5, 2021
25 Views

說着,小愛同學就準備掏出手機,李清聞言立馬打斷她。

Written by
banner

「媽!回來是有事情的,待會還有演出。」

王小愛還想摸李清的臉,但是被李清躲開了,「媽!我這待會還有演出的,妝弄花了咋辦!」

「也對也對!」王小愛一聽這話連忙把手縮了回去,但是還有手痒痒的想要拍照片。

胖子一看情況不對,立馬湊了上來:「阿姨,我也來了,您看看我!」

王小愛仔細的瞅了瞅:「你是…王偉???你咋一個暑假沒見,胖起來這麼多啊!!」

然後又看到縮在後面的樓凡:「哎呦,這是新同學啊!白白凈凈的,長的真帥啊!」

然後她插著腰,說道:「這個李政也真是的,讓他去買點菜,到現在還沒回來!每次讓他干點事都好像很不樂意一樣,難道就他上班累啊?我也很累的好伐,我這做菜急着用,他還在那邊磨磨蹭蹭,真……」

李清翻了個白眼,但是聽說他爸快回來了,立馬下注意準備走,畢竟他爸可不想他媽這麼神經大條,他媽甚至先開口給他借口都想好了,但是估計過不了他爸那關。

看着還在原地吟唱着的王小愛,李清只得說一聲:「媽!我先回學校了啊!」

「哎,你這吃點東西再走啊,菜都弄好了啊!」

「不啦不啦,事情很急。」李清轉身就準備走。

「等一下!!」就在李清打開門的瞬間,突然就被王小愛叫住,音調還不太對。

李清的背後冷汗瞬間就下來了,詳裝鎮定的轉過身:「媽,咋啦??」

王小愛盯着李清:「你是不是…忘記你回家是拿什麼東西啊?」

「嗷~想起來了!」李清躥進自己的房間,看了看存錢罐,一狠心全部拿走了,然後拿了個本子假裝拿了點啥,就直接出去了。

就這麼有驚無險的走出了家門,等待着電梯。

「差點就露餡了!」胖子也是冷汗直流。

「我們這是,來到了三年前!」李清開口道。

「是啊,怪不得這邊的天氣還是這麼的好。」胖子也是感嘆道。

「叮!」電梯終於到了,但是電梯門一開,卻是李清的老爸——李政!

「清子?怎麼回事啊?」李爸疑惑的看着李清,似乎看出了李清很不對勁。

「回來拿點東西,學校表演要用!」李清解釋道。

李爸就像是聽到什麼童話故事一樣:「表演?你這平時唱首歌都不敢的人,能上台表演??」

就在李清支支吾吾,李爸緊緊的盯着李清的時候,救星來了。

「李政!!!我讓你買點東西,你就這麼能磨蹭啊?知不知道我還得做菜吃,就是因為你,孩子今天回來都沒能吃到媽媽做的菜!你這樣子……」

李清乘着這會功夫,直接鑽進電梯:「老爸老媽再見!我走啦!」

然後飛速的按電梯走人,沒給李政問話的機會。

「太嚇人了,你爸的壓迫感,比那變異野獸還恐怖!!!」胖子拍了拍狂跳不止的小心臟。

「我爸就是一個很細緻的人,細節把控這方面無敵,從小撒謊我就沒有在我爸面前成功過。」

就這麼,三人默默的走在路上,李清看着手中的存錢罐,突然想起來,這不就是當年丟掉了那個存錢罐嘛?那次高中雖然是寄宿,但是回家發現存錢罐沒了,還以為是爸媽拿的,和他們大吵了一架。

「竟然,是我自己拿的嗎?!」李清抬頭,看了看湛藍的天空,空中群鳥飛過。 柳氏聽完,是一臉的驚駭,她氣惱的盯著南宮柔,伸手在她腦門上,狠狠的戳了戳,「哎,你真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你已經懷了王爺的孩子,就什麼都不要做,只要好好的把孩子生下來就行,就能穩坐側妃之位。你去做這些事情幹什麼?你簡直是多此一舉。就算你不摻合這事,那蘇七少也會想法子帶走王妃的。到時候,王爺會治他們一個私奔之罪,王妃就真的完了。你現在跑出來橫插一手,如果被王爺知道,你就完了!」

南宮柔聽到這話,頓時臉色一慌,「娘,有那麼嚴重嗎?我們做得神不知鬼不覺的,我相信王爺不會發現的。」

「你以為王爺是三歲小孩?你把他當什麼了?」

柳氏說到這裡,將右手背放在左手心裡拍了一下,嘆了口氣:「王爺從小智謀超群,智計過人,要不然也不可能在弘元帝的監視下,活這麼多年,還手握兵權。光是你們這個計策,就處處是漏洞!你先說你困了,要去睡覺,可一轉眼,就和彩蝶出了王府,這王爺要問起來,你必定暴露無疑。」

「而且昨晚我們根本就沒有吃海鮮,就算吃了海鮮,彩蝶的臉也不可能突然在離開緋月閣之後,就出疹子。她進去的時候都還好好的,怎麼一出去就過敏了?王爺又不是傻子,他不會信的!他那麼鍾愛王妃,不惜派重兵把守住緋月閣,就是怕王妃逃離。你倒好,竟然敢幫王妃逃走,你這是犯了王爺大忌。被他知道的話,你肚裡的孩子都保不了你。」

「娘,真有這麼嚴重?你快幫幫我,我不想被王爺發現,他已經夠討厭我了,我不能再讓他討厭了。」南宮柔說著,身子一軟,撲通一聲就朝柳氏跪了下來。

柳氏恨鐵不成鋼的瞪了她一眼,「你先起來,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如今,我們只有想補救之法,方才能渡過這個難關。」

說完,她突然陰測測的望向彩蝶,「彩蝶,為了夫人,為了雨柔閣,可能要委屈你了。」

「柳夫人,你是什麼意思,彩蝶不懂。」彩蝶一看到柳氏那陰毒的眼睛,腦海里就溢起不好的預感。

「夫人剛才說,你臉上突然起了紅疹子,光靠化妝瞞得了別人,是瞞不過王爺的。如今,只有你臉上真的長了紅疹,真的患了過敏症,才能救夫人,你願意為夫人犧牲你這張臉嗎?」柳氏沉聲道。

「彩蝶……彩蝶不懂夫人的意思。」彩蝶嚇得臉色蒼白,渾身發抖。

「我這裡有一瓶毒瘡散,你服下之後,臉上立馬會長滿毒瘡,這毒瘡很像過敏的疹子。我們只有將計就計,以假亂真,才能瞞過王爺。為了夫人,你可願意犧牲?你放心,事成之後,夫人會給你一筆豐厚的補償。」柳氏陰毒的道。

「柳夫人,你什麼意思?你的意思是,要我服下這毒藥,這毒藥是不是沒解藥的?」彩蝶一臉惶恐的問。

如果有解藥,柳氏也不會給她豐厚的補償。

只有沒有解藥,才會有補償。 徐良這才回過神來,連忙鼓了鼓掌,說:「大兄弟你也太厲害了,你這!」

阿林不好意思地撓撓頭:「小意思!」林天嘆了口氣,心想,這阿林的確是有真本事,可是為什麼他說話從來不超過五個字呢!林天也更加好奇了。但是他也不好意思問,只得一直好奇著,他相信,總有一天

自己會弄明白這小子到底怎麼回事。

「行啦,今天探路就先到這裡吧,咱們先回旅店,跟旅店老闆打探一下這邊的情況,明天再來!」

林天看著徐良和阿林,眉飛色舞地說。其實只有他自己知道,是因為自己準備不足,才不得不停止今天的行動,阿林這種直腸子當然是沒說什麼。

徐良可是看出林天的心思來了,可是他也不好說什麼,只得打趣地朝著林天撇撇嘴。

就這樣,阿林扛起了老虎,三個人又回到了旅店裡。阿林則是決定把這隻老虎送給旅店老闆。旅店老闆很震驚,因為他看得出來,這老虎是被打死的,因為它身上並沒有槍眼。

「你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啊?」

張宇見他們空手而歸,不禁疑惑地問到。

林天一笑,說:「我們先前就是去探探路,這不是先回來跟周邊老鄉了解一下情況再上路嘛!這事哪有一蹴而就的啊!」

張宇哪知道是林天準備不足,反而他還覺得林天說的話很有道理。

「現在要做的,就是跟旅店老闆或者是當地人打聽打聽,畢竟瞎找也不是個辦法!」

林天拉了把椅子坐在了張宇對面,滿臉真誠地說。

張宇點點頭:「好,你放心,打探消息的事情就包在我身上了,你就放心吧!」

林天點點頭,拍了拍張宇的肩膀:「張哥,您就多費心了!畢竟是給雲老辦事,雲老也挺不容易的!」

張宇卻笑了,朝著林天點點頭:「哎呀,好了,你放心吧!不要說我家跟雲老有多深得交情,就沖雲老給了我一大筆傭金,我也應該盡心儘力的!」

林天也笑著點點頭,他知道張宇這個人肯定是個老實人,不會有什麼差錯的。

又跟林天說了兩句客氣話,張宇就從公文包里拿出了一大沓子緬甸票子,然後出了門,看樣子應該是去找旅店老闆打聽消息去了,畢竟沒有錢,在哪裡也行不通。

林天他們三個則是繼續休息,說實在的,他們什麼有用的東西都沒得到,但是一個個卻裝的勞苦功高的樣子。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張宇才回到了屋子裡,看他的樣子,眉飛色舞的,應該是打探到什麼有用的消息了。

「怎麼樣,張哥?打聽到什麼了嗎?」

林天第一個從床上坐起來問張宇。

張宇大笑道:「哈哈,老闆告訴了我很多有用的東西,你聽我慢慢跟你說!」

張宇說,其實千年龜這種東西,緬甸確實有不少,在華夏,人們講究「吃啥補啥」

以為吃龜或者是甲魚,就能壯陽,可是人家別的國家的人可不這麼想,龜這種東西,在緬甸根本沒人吃。

所以在這邊,千年龜也不是很罕見。最重要的一點,在中緬邊境這邊,離著這個小村子不遠處,也就三四里地的地方,就有一個專門賣龜肉的市場,老闆建議他們去那邊看看,應該會有他們想找的千年龜,

所以說,根本犯不著去森林裡冒險,而且這邊的森林並不是什麼熱帶雨林,所以根本沒有烏龜。

林天聽完,不禁一笑,心想,奶奶的,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啊!

「好,張哥,一會咱們出去租一輛車,下午就去那邊看看!」

說著,林天翻身下床,穿上了鞋子。

張宇點點頭:「行,既然現在已經有眉目了那就不用太著急了,這樣吧,咱們先吃午飯,吃完飯咱們就走!」

一行人吃完了午飯,林天帶著張宇出去找地方租車,可是不成想,這村子里連一輛像樣的車都沒有,最後還是借的旅店老闆大叔的「三蹦子」,騎著三蹦子,幾個人趕往了隔壁村的「龜市」。

這路上很顛簸,阿林開的還有點快,這就苦了坐在車斗裡邊的三個人,三個人下了車,只覺得這屁股都快顛成四瓣了。但是也來不及叫苦,還是趕緊找需要的這種奇葩藥材要緊。

這龜市,果然是不簡單,裡邊各種各樣的龜類都有,什麼當寵物的金錢龜,鱷龜,專門用來吃的陸龜和甲魚,有的那種,比桌子都要大上幾圈。這幾個人也算是在這裡開了眼界了。

當然了,張宇他們三個人什麼也看不出來,只覺得有的烏龜很大,但是具體是不是千年龜,還是得林天才能看得出來。其實林天也不懂這些東西,無字天書上也沒寫千年龜有什麼特徵,只不過無字天書由於上一次的升級,有了一個新的功能,那就是能夠自動判斷出這個藥材對於藥方合不合適。

林天仔細打量著這些烏龜,當然了,小的他也不去看,看的都是那些比桌子大的那種。

「大哥怎麼樣,看得出來到底哪個有一千年了!」

一旁的徐良急不可耐地問林天。

林天白了他一眼:「能不能別這麼多話啊,看出來了我還能不告訴你們啊!」

徐良聽林天這麼說只好又撇撇嘴,低下了頭。

足足逛了兩個多小時,林天都沒能找到符合藥方能夠入葯的這種千年龜,張宇畢竟是個文人,哪有林天他們這麼好的腳力,可是這個團隊要是沒有個翻譯,還真得抓瞎,所以張宇雖然累,也不好意思說。

「林醫生,怎麼樣啊,難道說這麼大的市場裡邊,都沒有一個烏龜有千年的壽命嗎?」

張宇一邊大口喘氣一邊問林天。

林天搖搖頭,嘆了口氣說道:「哎!這哪能是那麼好找的啊!張哥,要是你累了,咱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會也行!」

張宇搖搖頭,雖然說自己真的很累,但是他也不好意思表達出來,畢竟雲老跟他也是有一定的交情的,而且他之前也跟林天信誓旦旦地保證過,他怎麼可以輕易掉隊呢!

但是張宇的心思,一早就被林天給看出來了,林天對著他微微一笑:「好,大家都先休息一會吧!這事急也急不來的。」

說著,林天剛好看到路邊有一個冷飲攤,還擺著幾張破舊的小桌子,於是他一下子就坐在了椅子上,然後拿了幾瓶汽水。見林天坐下了,張宇他們也只好跟著坐下。

「林醫生,真是不好意思,我長期在辦公室,這不,體質有待增強了啊!」

張宇一邊笑著,一邊對林天說道,說完,才開始喝汽水。

林天則是擺擺手,客氣地道:「沒事,張哥,您就別跟我客氣了,先好好休息,咱們還有一下午時間呢!不著急!」

徐良在一旁點頭符合到:「對,不著急,這事急不得!已經到這裡了!還有什麼事辦不到呢!」

林天看著徐良這個樣子,不由得又笑了一下。而一旁的阿林,則是一口一口地喝著汽水,一言不發。可是就在這個時候,阿林的腳下突然爬來了一隻小烏龜,這烏龜個頭不大,也就是比照臉的那種小鏡子大一圈吧,要是在華夏,還算是比較大的,但是在這龜市裡,這個

頭的根本什麼也不是。

阿林也不知道怎麼想的,抬起腳就要踩這烏龜。阿林的力量,林天可算是見識過了,這一腳要是下去,這烏龜非得被踩碎了不可,所以他趕忙勸阻了阿林。

「阿林,別踩,上天有好生之德!」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