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4, 2021
17 Views

一千萬什麼概念,可以請十萬名雇傭兵守在這裏,卻願意花費在石破軍身上。

Written by
banner

「這個我不是很清楚,聽說他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周虎知道的只有這麼多,只想撈點油水,結果連身家性命都搭進去。

兩家果然玩的是調虎離山計,目的是引開徐義林,讓他進入落日山脈,他們趁機霸佔徐家產業,一切計算的天衣無縫。

「沒想到堂堂石破軍千夫長,居然蠢得跟頭豬一樣,你被人利用了都不知道,要是我沒猜錯,你手裏一定掌握著齊恩石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吧。」

柳無邪露出一絲鄙夷,周虎身上像是炸了毛一樣,突然站起來,一臉恐懼的看着柳無邪,更是驗證了他心中所想,此人是一個魔鬼。

「你……你怎麼知道。」

周虎慌了,眼神之中,儘是恐懼,戚執事一臉茫然,姑爺怎麼知道這麼多,從一件事情推出這麼多事情。

「很簡單,你們既然是戰友,我不相信石破軍的手這麼乾淨,肯定做過什麼見不得光的事情,我說的可對?」

柳無邪緩緩說道,周虎不自覺點了點頭,石破軍凶名在外,誰敢保證,沒殺過無辜之人。

「你突然來到滄瀾城,名義是敘舊,實際你虧空了一大筆錢,想要藉助此事敲詐齊恩石,他先穩住你,想要得到金幣,首先要幫助他完成一件事情,搶奪徐家的貨物,所以你答應了。」

周虎嘴巴張的老大,整個人完全石化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們是來踢館的,你這裡鍊氣境的都可以跟他打。」

片刻后

「多有打擾,告辭了。」

以上的對話在不斷的重複發生,冷青璇帶著燕翎羽已經挑了大半條街,目前燕翎羽一路全勝,還沒有輸過一場。

他們走到了這條街的中心位置,這裡是整條街最繁華的地帶,周圍有不少大型商場,人流量非常大。

冷青璇帶著燕翎羽停在了一個高大的古典建築面前。

建築外形看著像木質的,古樸典雅,實則並非木質,只是看著像而已,其實都是當下最先進的建築材料建造成的,只不過做成了仿古的樣子。

「這是這條街最大的一個武館了,打贏這家,這條街就沒有哪個鍊氣境的人是你的對手了。」冷青璇對燕翎羽說道。

「最強的一家么,好,就讓我按死他。」

冷青璇帶著燕翎羽剛一進去,一個穿著旗袍的美女就迎了上來:「兩位這邊請,我們老闆已經等候多時了。」

「嗯。」

冷青璇點點頭,沒有多餘的話。

燕翎羽已經習慣了,他早就看出來了,這些武館可能背後是個聯合勢力,他每到一家都是這樣,人家都安排好了,他直接上去打就完事了。

旗袍美女領著冷青璇和燕翎羽進了一個類似電梯的地方,然後按了「6」的字樣,想來是要帶他們去六樓。

電梯很快,十幾秒鐘就到了。

燕翎羽跟著旗袍美女,走了一會兒來到了一個磨砂玻璃門前,旗袍美女推開大門走了進去,裡面是個訓練場館。

燕翎羽放眼看去,這家的訓練場地不僅比前幾家的都大,還更精緻,裡面各種道具一應俱全。

而且還有觀眾席,只不過這會兒觀眾席上沒有人。

「請跟我來。」旗袍美女溫柔的說道。

燕翎羽跟和冷青璇在旗袍美女的帶領下往裡走去。

「歡迎二位,魏某在此等候多時了。」

一個穿著黑色唐裝的中年男子一邊拱手抱拳,一邊向著燕翎羽他們走來。

這個穿黑色唐裝的男子就是這家「武春樓」的老闆了,姓魏單名一個鑫字,這家武樓算是他的家族產業,從他爺爺開始就在此地一直經營至今。

「在下冷青璇,冒昧來訪,多有打擾,還望不要見怪。」冷青璇也回了一禮。

她自然是知道這些武館都是武行協會的成員,肯定將她帶著燕翎羽上門逐家挑戰的消息相互告知了。

不過她也不在乎這些,這樣也好,省去了不少麻煩,她是個做事喜歡簡潔的人。

「無妨,既然修鍊武道,那自然是少不了比武切磋,閣下帶人前來也是看得起魏某,不然魏某想帶這些學員去見識見識那些天才少年,只怕都沒有機會。」

魏鑫這話一半是客套一半是事實,九州最底層的勢力就是他們這些武館了,其他的門派勢力都比他們要強。

更何況中天聖洲還是九宗總部所在地,武道勢力遍及各處,他們這些小武館可不敢帶學員去叩人家的山門。

「魏先生客氣了,我這小師弟才開始修鍊,我帶他出來見見世面,好讓他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冷小姐說笑了,魏某這裡哪能算什麼天外,倒是閣下前來,魏某能讓平時那幫眼高手低的學員,親身感受一下什麼是天外有天了。」

魏鑫一家經營武春樓多年,深諳九州的規矩,知道什麼時候該說什麼話。

訓練場地邊緣擺放著幾張方桌和椅子,客套話說完魏鑫便邀請冷青璇坐下:「這兩位便是魏某這裡鍊氣境最強的學員了。」

冷青璇朝著魏鑫手指的方向看去,那裡站著兩個年輕的學員,身穿武道服,一人身材魁梧高大,鍊氣境八層修為,一看就是淬體境時練得非常刻苦的狠人,另外一人身形略瘦一些,鍊氣境七層。

旗袍美女給冷青璇和魏鑫各倒了一杯茶,燕翎羽沒有跟著坐下,而是站在冷青璇旁邊。

他看了一眼那兩位學員,身形略瘦的那個還行,另一個肌肉大漢給他的感覺很強。

「就是這位小友出手比試吧。」魏鑫看了一眼燕翎羽說道。

「不錯。」冷青璇沒有喝茶,回應道。

「小友看起來很年輕啊,將來成就一定比魏某要強多了。」

「魏先生過譽了,才開始修鍊,將來能走到哪一步還要看他自己,既然都準備妥當,那不妨就開始吧。」

「好,那就開始吧,你倆誰先上去。」

魏鑫對一旁的兩位學員說道。

體型略瘦的那位學員聞言站了出來:「我先來吧,天天聽人說我們跟天才差距多大多大,今天我倒想看看,能差多少。」

「那就你先來吧。」魏鑫說道。

轉頭又對冷青璇一笑:「年輕人心氣高,冷小姐不要見外。」

「沒事,誰年輕的時候不是這樣,翎羽,你也去吧。」

「嗯。」

燕翎羽清理了一下鞋,隨後一同走向場地中間。

「都說你們大勢力的弟子天賦強,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

「當然是假的了,我很差勁的,師姐說了,整個門派就我最弱。」

冷青璇:「……」

「哼,你這樣說是不是想著等會兒把我擊敗,讓我覺得,自己連你們門派里最弱的人都不如嗎。」

「我可沒這麼說,不過你要這麼認為,也可以。」

燕翎羽倒沒有說慌,就目前來看,他的確是天諭神宮裡最弱的。

「狂妄,那就讓我見識一下,天才有多強。」

兩人走到場地中間,待燕翎羽選好武器,瘦高青年語氣不善:「李文信,請賜教。」

「燕翎羽。」

話音一落,李文信就動了,他速度極快衝向燕翎羽,抬起右腿直接橫掃過來。

燕翎羽微微向後一退避開這一腿,然後出劍像李文信刺去。

李文信主修輕功身法,身形矯捷速度極快,腳下不斷走位躲避燕翎羽的劍,同時還找機會出腳還擊。

對方的身法敏捷,於是燕翎羽也使出御風神行術與之對抗,李文信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過領悟了風之意境的燕翎羽。

兩人在場地中間來回換位,人影交錯。

期間李文信被燕翎羽用木劍打中幾次,但是他卻一次都沒能碰到燕翎羽。

李文信不由得心裡暗驚,他主修輕功身法,同境界里武春樓還沒有比他更快的,沒想到眼前這個少年竟然比他還快。

他甚至覺得對方並沒有竭盡全力和他拼速度,假如他手裡的不是木劍,那自己現在已經受傷了。

燕翎羽的確沒有全力運轉御風神行術。

一來他沒有參悟到那麼深的層次,二來全力施展的話體內靈力消耗太快。

雖然能靠聖霄星淵訣補充,但是幾番消耗下來身體也扛不住,打完這場旁邊還有個猛漢要打,他有意想保存體力。

「李文信主修身法,竟然全程被牽著鼻子打,完全找不到反擊的機會。」在場地邊觀戰的范江暗暗盤算著。

范江在淬體境的時候很刻苦,肉身打磨的十分紮實,身體裸露出來的部分能看到強勁的肌肉。

看著場中的對決,魏鑫也不禁稱讚:「冷小姐的這位師弟的確不凡,魏某觀其身法,感覺並不只是某種高級的武技這麼簡單。」

「魏先生過獎了,只是些不入流的本事罷了。」冷青璇淡淡回應道。

燕翎羽的步伐里摻雜了風的意境,冷青璇作為封玄境修士早已開始接觸法則的力量,肯定能看出來,但魏鑫才什麼段位,自然是覺得神秘無比。 第二天,何遠、喬楠和王強早早來到病房看望老院長。

除了他們,王主任、程主任和馮院長也在這裏,當他們給老院長檢查完之後,都露出了震驚的表情,只因為老院長身體的恢復情況,已經遠遠超過了預期。

正常來說,像老院長這個年紀和身體狀況,要半個月才能恢復過來,可今天他們看的時候,發現老院長的情況就好像手術過了一個星期一樣!

這種驚人的恢復速度,在年輕人身上都很少見到,更不要說老院長了!

於是他們想到了何遠昨天讓老院長服用的那顆回元丹,再次露出震驚的表情。

難道那顆回元丹,真的是靈丹妙藥,可以幫助傷勢快速恢復?

程主任和馮院長互相看了一樣,他們的眼神中充滿了興奮,就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

他們都是中醫界的大佬,當然知道回元丹這種驚人的效果代表了什麼。

如果他們兩人能夠把回元丹搞清楚,並以回元丹為題目發表論文的話,他們在中醫界的地位,必然會再次提升。

這對他們兩人來說,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王主任也意識到這一點,從病房出來之後,厚著臉皮從程主任那裏討要了一小塊回元丹,他也要對回元丹展開研究。

當然,這些事情就不是何遠他們能知道的了,他們的心思都在老院長這裏,對其他的事情並不感興趣。

看到老院長恢復得好,何遠三人也放下心來。

接下來的事情就沒有那麼緊張了,張辰一個人留在這裏陪床就可以了,何遠在安城那邊還有事情要做,跟老院長說了會話之後就帶着喬楠和王強離開了。

三人回去的路上就真的放鬆下來,老院長的病解決了,他們從心裏感到高興。

何遠回到安城的時候已經是中午了,王強拉着他和喬楠找飯店吃飯。

這幾天在醫院裏都沒吃好,他恨不得把所有的菜都點一遍!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