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2 月 4, 2021
22 Views

雖然不知她二人剛才談了什麼,但看駱鳳羽神情,似乎有些凝重。

Written by
banner

駱林越沒多問,沉默著跟在她身後下了樓。

姚力領著其餘人跟上。

大街上,城防營的嘍啰們迅速圍了過來。

另一邊,駱林越的隨從也從各個巷口鑽出來。

兩隊人馬相互虎視眈眈,大有一言不合就要動手的架勢。

駱元超忙招手讓一名小隊長近前,在他耳邊耳語了幾句。

小隊長隨即朝手下打了手勢,城防營的人很快退下。

駱林越也朝他的人略一點頭。

見兩方都收了手,一行人正要往內城去,不妨城外忽然駛來一隊車馬,正緩緩通過門洞往城內駛來。

雖然周毅帶來的兵馬都遠遠地退到了十里之外,駱元超仍不敢掉以輕心。裡面如何鬧騰他不管,但卻萬萬不能讓那南晉的兵馬進了城。

為此,這些天,他調派了比以往多兩倍的人手守護外城,對進出人員的盤查也越發嚴格。

但凡來東陽城的外地人,大多是商旅。除此外,也有少數是來投親訪友的。

這隊車馬陣仗不小。

前面由四名勁裝護衛騎馬開道,後面接連跟了好幾輛馬車。拉車的馬是好馬,車身通體由上好楠木製成,看上去結實又堅固。馬車兩旁又有數名護衛騎馬隨行,後面還有護衛綴后。

想來,馬車裡的人非富即貴。

若是在平時,駱元超自是沒什麼在意的。

東陽城駱家乃天下的商界霸主,每日慕名來此找駱家談生意的無不是一方豪族或地方富戶,出行陣仗不大豈能入得了駱氏諸人的眼,更遑論有資格同駱家談生意了。

然而眼下形勢微妙,城內但凡有個風吹草動,駱元超都十分在意。

這會兒瞧見這樣的一行人入了城,他不由得駐了足,忙招手叫過一名街邊巡邏的手下,讓他去城門口問問這夥人的身份和來歷。

駱鳳羽原本沒多想,然而待她看清前面騎在馬上人的面容時,臉上登時露出驚喜莫明的神情。

馬上人顯然也看到了她,目中微微露出笑意。

寒朝既然來了,那他……

駱鳳羽的視線不由往馬車看去。

許是有了心靈感應,就在她的目光看過去的剎那,第一輛馬車側面的窗帘猛地被人掀開,隨即探出一張叫她魂牽夢繞的俊顏來。

算算日子,駱鳳羽一行出京已過半月有餘。

這些天她要麼忙著趕路,要麼遭遇意外,要麼被人算計,要麼反擊別人,總之就沒一刻清閑過。

但凡有暇,她總是會想他的。

實在沒想到,他竟會在此時、此刻、此地出現在自己面前。

駱鳳羽痴痴地望著他,晶亮的眸里泛出灼熱的神采,小巧的櫻唇下意識地張了張,一時激動得竟沒喊出聲來。

喬啟睿含笑看著她,馬車緩緩駛到她面前,停下了。

有那麼一刻,駱鳳羽想哭。

人在自己心愛的人面前,總是表現得比平常的自己要脆弱得多。

喬啟睿沒出現的時候,她覺得天大的事自己都能扛住、頂住,並能積極地去應對。

然而此刻,她卻什麼都不想想了,只想抱著他,嗯,在他臉上狠狠地親一口…

這想法讓她忽然有些臉紅。

她身側的駱林越則面色一沉,一張薄唇抿得緊緊。明明已經認出來了,卻故意視而不見,將目光看向他處。

駱元超原本只是多了個心眼,才讓自己手下去城門口問問的。

眼下見此情形,立即意識到來人可能跟這丫頭認識,說不定又是她找來的幫手。

想到這,駱元超先前的好心情頓時跑得光光。

正好他的手下過來回話。

駱元超聽了心裡更是一緊。

喬啟睿此次來東陽城並沒藏著掖著,而是得了南晉太后的吩咐,代她老人家前來弔唁駱東升這個舅舅的。

上次駱老太夫人過世,南晉朝廷派了重臣來,對駱家極盡封賞,更追封駱老太夫人為一品國夫人,死後盛極哀榮。這次駱東升過世,雖沒得到朝廷大封,但太後派了漢王親自前來,算是給足了駱家顏面。

喬啟睿下了馬車,姚力等人忙對他恭敬施禮,卻警覺地沒有喊出他的身份。

喬啟睿先是對駱元超和駱林越微一頷首,爾後才親昵地拉起駱鳳羽的手,「走,先上車再說。」

駱鳳羽就這樣傻傻地被他拉上了馬車,都沒來得及跟駱元超解釋。

內城與外城之間的直線距離並不遠。不到一柱香的工夫,這列隊伍便到了內城門口。

內城的門早已大開,周毅領著駱家眾人正站在大門口迎接。

車廂里,喬啟睿沒來由地輕嘆了口氣,這才戀戀不捨地鬆開駱鳳羽的手,視線也才艱難地從她臉上移開。

駱鳳羽臉紅紅的,剛才二人在裡面的確有過親昵的舉動,不過這貨還算有分寸,沒有對她太過分,只親了她的小臉,拉了她的小手。

就這,已經夠讓她臉紅心跳了……

兩人一前一後下了馬車。

喬啟睿負手站得端正筆直,神情淡淡地受了眾人的禮,之後說了一番言詞切切的客氣話,包括他此行的來意。

駱家眾人心裡如何想周毅不知,反正他自己是鬆了口氣的。

漢王殿下既然來了,那這駱家的燙手山芋少不得也要分他一份。

今兒這一天詢問下來,他雖然得了不少線索,可都不是最關鍵重要的,目前來看,沒什麼用啊。

周毅正愁不知該如何進行下去呢。

可巧,漢王殿下來了。 吃完東西休整完畢后,國王一行人準備動身,轉移到下一個地方去。

他們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待超過一小時,也因此,他們才能夠活到現在。

稍微馬虎一點,他們早死了。

在事情還沒有出現轉機之前,不斷的轉移地方,以躲避追殺,將會是他們的主旋律。

砰!

這時,一聲槍響打破了祥和的氣氛。

局勢瞬間變得緊張起來。

「怎……怎麼回事?」

國王一下子就慌了。

本想問一下衛兵,是不是他們擦槍走火了,但沒能國王問出口,噼里啪啦的槍聲便響徹深山。

砰!

記住網址et

砰砰!

子彈如雨點一般襲來,強大的火力,直接將幾棵參天大樹攔腰打斷。

飛禽走獸,無不聞風喪膽,立即逃離該區域。

「他們追上來了,我們已經被包圍了!」

頂在最前線的衛兵大聲喊道。

激烈的槍聲,就是他們在與武裝份子交火。

武裝份子很狡猾,發現他們的蹤跡之後,並沒有冒進,而是悄悄將他們迂迴包抄,確保將他們的逃離路線都被堵住之後,才發起進攻。

等哨兵發現他們之時,一切都晚了。

沒等哨兵開槍,武裝份子便將他打成了篩子。

外圍巡防的衛兵隨後頂上,與武裝份子正面交火。

江山他們現在的位置,處於半山腰,算是一個高地。

得益於易守難攻的有利地形,武裝份子一時半會是殺不上來的。

但那也只是暫時的。

此時此刻,武裝份子已經完成了迂迴包抄,從上到下,從左到右,圍得就像個鐵桶一樣。

一旦合圍上來,他們只有死路一條。

但當下,他們除了奮勇抵抗之外,也沒有別的辦法。

「去幫他們!」

龍文南幾人說着,立刻抄起傢伙,佔據有利地形進行阻擊。

雙方展開了激烈的鏖戰。

裏面的人出不去,外面的人也殺不進來。

戰況很是膠着,一直持續了半個多小時。

之所以能和這些武裝份子打得有來有往,佔據有利地形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武裝份子採用地毯式的搜尋方式,為了加快追擊速度,重火力都放在了後方,沒有攜帶。

而江山他們這邊,該有的火力配置,都有。

這算是他們的一個小優勢。

但這絲毫改變不了,他們人數差距巨大,以及,他們已經快彈盡糧絕了的現實。

眼看着彈藥就快要見底,龍文南他們不再採取火力壓制,改為點射。

武裝份子判斷出,他們的彈藥不多,便開始一點一點的逼近上來。

雙方距離,不足百米之遙。

「老闆,你還記得我嗎!」

「我就是你心心念念的朱建宏啊,現在,我來找你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