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9, 2021
38 Views

而當初希離開后,Reborn也從酒店正門離開,也是因為這樣,他正好看到了熟悉的背影,褐色長發女子正好走進酒店裏面,他詫異的轉身,停下了腳步。

Written by
banner

正打算往機場而去的初希忽然有些心神不寧,而手上的彭哥列指環卻突然自動燃起了火炎,她微微一愣,指環正指引着她……

超直感在叫囂這一切有多不對勁,但初希不得不跟着指環指引的方向而去,直到後來她才知道,這一切都是被人算計的圈套,一步一步都逼迫着她,直到她踩進死局。

七的三次方在完整的時候,做為與世界基石息息相關的人,會是最清醒的存在。

時空的入侵者是由比世界的法則還要再高級的存在之人放進來的,做為清醒者並不只有初希一人,還有優尼和白蘭,但其餘彷佛被那個入侵者給蠱惑了一樣,全數認為入侵者就是澤田初希。

白蘭為了救初希受了重傷,而初希為了反救他,則是將魔力給了白蘭續命,並且後來在庫洛姆差一點被入侵者殺死時,初希也救了庫洛姆。

那天雨夜的追擊,直到後來初希的自殺,所有人才彷佛真正清醒過來,但一切也已經都來不及了。

彭哥列家族的十代目年紀輕輕就去世。

低調的葬禮令外界不禁多想,卻還來不及做些什麼就被那些依然支持着彭哥列家族的同盟家族給打斷了想法。

不論是加百羅涅,西蒙家族與密魯菲歐雷家族,還有彭哥列家族靡下的瓦利亞暗殺部隊,都支持彭哥列十一代目上任,即使年紀幼小,但門外顧問組織以世界第一的殺手為首,還有前彩虹之子們的幫助,至少意大利暫時不會有任何動蕩。

做為十代目的守護者們都會等到新任的十一代目找到自己的守護者才會卸任。

迦卡菲斯在初希死後,法則總算放過他,只是回來也已經來不及,因為澤田初希已經死了。

那個入侵者的下場很凄慘,但很可惜沒人同情他,再加上所有人都只能從白蘭與優尼口中知道這個入侵者,卻不知道到底事情是怎麼發生的。

而審問入侵者也沒得到解答,他們失去了一個首領,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暴躁。

直到迦卡菲斯出現,從迦卡菲斯口中得知世界之外還有世界一事,但也無法救他們的首領。

澤田初希已經死了,這已成為真實。

也是事實,他們只能面對,並且這一生背負着愧疚而活下去。

「姐姐──」

金髮少年睜開了眼睛,冷汗遍佈,他彷佛還在陷入惡夢中尚未醒來,然而什麼都沒有,夢境也都是假的。

褐發女子的模樣他依然清晰記得,直到現在已過了將近十年了。

他的姐姐已經去世十年了。

澤田家宣起身換了身衣裳,他自從八歲那年就生活在彭哥列總部,而總部也已經很久沒有以前的歡笑和吵鬧聲了,不論是十代的守護者,亦或是瓦利亞暗殺部隊,這幾個人自從他的姐姐去世后都沒有再次打架,他們壓抑的過着剩餘的人生,如果不是為了他這個十一代目,他們或許都會離開這個地方。

澤田家宣曾經恨着他們,因為他們的逼迫,害死了他的姐姐。

但這一切卻又不能怪他們,如果沒有那個入侵者就好了……

他的姐姐就不會自殺來保護他們。

早在兩年前,澤田家宣就已經找到他自己的守護者了,十代的守護者們漸漸放權,而暗殺部隊則是提出了退休的要求,還有門外顧問……

澤田家宣走出卧室往餐廳時,正好看見藍波從粉紅色煙霧裏出現,他詫異的問道:「藍波,你去了十年前嗎?」

還記得藍波已經有好幾年沒有被十年前的自己給拉過去了。

藍波臉色微變,他沉聲的回道:「是二十年前……」

「什麼,那你見到姐姐了嗎?」澤田家宣難得不穩重的急忙問道。

藍波默默的看着澤田家宣一眼,沒有回答,轉身急匆匆的跑去找人去了。

澤田家宣有些莫名,而藍波則是急沖衝去找那個黑髮男人。

藍波還記得自他們的首領去世后,澤田家光並未讓澤田奈奈知道這件事,只是讓澤田家宣模仿初希的語氣寫信給澤田奈奈,或是由六道骸出馬,製造幻術來哄騙澤田奈奈。

他們都不希望這名溫柔的女人得知自己的女兒過世而感到悲傷和痛苦,畢竟他們也看到得知這消息的澤田家光活生生老了十歲的模樣。

做為曾經被蠱惑一樣參與追殺自家首領這一件事的人,藍波不知道這幾年是怎麼度過的,他還記得首領的溫柔笑容,沒有變化,不論是那個時間的首領……

藍波來到前首領的房間,所有人都清楚Reborn對首領的心思,最會隱藏心思的冷漠殺手都沒讓人知道這件事情,直到澤田家光請人整理女兒的遺物時,Reborn難得強硬的要求留下首領的東西和房間,並刻意的住進總部這間房間,這件事當時差點真的讓大家忍不住打了起來,不過後來Reborn也不在意誰的言論或目光,以暴制暴的做法讓所有人都不敢再說些什麼。

澤田家光無奈,除了這件事以外,所有人默契良好的扶持澤田家宣上位,將露出心思的人全部給幹掉,強硬的維持十代目設下的所有規則。

澤田家光不得不承認,如果不是女兒去世的太過突然,或許澤田家宣在成年才上位的話,肯定是延續盛世的場面。

「Reborn。」藍波敲了門,見黑髮男人開門,他見對方神色有些不好,藍波硬著頭皮說了他意外去二十年前的事情。

Reborn淡淡的掃了藍波一眼,平靜的說了一聲知道了,便直接關上門。

藍波無語的抽了抽唇角,無奈的轉身走人。

Reborn回到房間,翻出了一本黑色的筆記本。

他記得藍波提起的事情,確實在雷之指環戰的時候,二十年後的藍波意外的被交換過來,並提醒了初希關於要小心世界基石的事情,但並未說完話就被傳送回原來的時空。

但不論是在場的誰,都沒有人記得這件事,細思極恐的是,就連Reborn自己也是在初希自殺后才想起這件事。

同一個時空的過去,現在和未來,被算計的是澤田初希。

打從一開始,世界基石的目的就是要初希的性命,但是為什麼?

Reborn拿起的筆記本是初希在當年那場病昏迷蘇醒過來后,一一記下了她經歷過的事情,曾經口述聽過那個未來世界的事情,實際上初希隱瞞不少事,直到Reborn接手這一本筆記本后,才知道那個未來世界的真實。

迦卡菲斯曾提起初希擁有的力量已超過法則所容許的範圍,或許是因為這樣,初希早就被世界基石盯上。

然而不論是自身的血脈力量,亦或是炎光與彭哥列指環,世界基石選擇了澤田初希這是事實,所以怎麼推論都只是自相矛盾,更何況,人已經去世將近十年了……

世界之外還有世界,被統稱為『三千世界』的存在。

這是經歷過不少崩塌的世界之後,澤田初希摸出來的規則。

這不單單隻是平行世界的問題,遇到的入侵者--或者應該是穿越者,都帶着神秘的力量,目標都是殺了她或取代她的存在。

經歷過幾次后,初希只覺得莫名其妙,但她找不到解決方式,從一開始的想要回到過去,到最後只想選擇安寧的死亡。

所以當她麻木的經歷不知道的幾次的崩塌世界后,總算遇到了能解決她的問題的『人』--不,應該說是擁有神性的少女。

「我是夢,妳好--澤田初希。」黑髮少女一身黑色的和服,下擺是紅色的彼岸花朵,一隻黑貓正在站在她身旁,直直的看着初希。

初希表示活得太久了,超直感似乎又再叫囂了……

--真心感到沒好事……

※※※※※※※※※※※※※※※※※※※※

文章最後提到的黑髮少女是管理者之一,看過三千世界的第一部和第二部大概會知道管理者是什麼--

管理者是被法則或世界意志等等選出來或誕生管理三千世界的人物,他們可以算是掌控時間的神,也不算是神,因為他們若是被法則給嫌棄了,依然會有人可以殺死他們--第一部的跨時便是男女主反算計了那名管理者后,由男主殺死了管理者--這被稱為弒神。

黑髮少女在第二部的職業任務里有提起,她給了男女主另一個機會,可以挽回過去和未來的機會,不過她還算計了另一個世界,在管理者之中算是中立的存在。

這篇外傳是講三千世界的另一個故事,所以不去看系列文也沒關係,因為正文章的男女主都不會出現,這篇出現的人物都是另一個世界的事情。

嘛,大概就是這樣~。 這倒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另外一個發現。

他掌握的怪物卡牌殺怪他也能獲得卡牌。

這是一個很不錯的發現。

剩下的九頭豬崽子看起來十分痛苦。

渾身只剩下皮包骨,倒在地上粗重的喘息,一副命不久矣的模樣。

路聖也沒有讓他們的痛苦延續,上去一豬一刀快速幫他們解脫。

完事後就退出了次維空間。

至於嗜血蚊,看他們現在屁股上鼓起的大包就知道短時間是不會缺食物。

等尖牙豬技能冷卻了再給他們召喚十頭豬崽子放着。

這可是關乎著自己實力能不能快速變強的事情,不能馬虎。

意識回歸本體,每次進入次維空間回來總有一種魂游天外的感覺。

血色環境讓他快速回過神來,這裏還是危險的怪物世界。

分心可是找死的行為。

安靜的在岩石底下躲著,沒有發出一絲聲響,周圍的空間也十分配合,同樣寂靜無比,連一聲蟲鳴都沒有。

這在夜晚的荒野簡直不可思議。

等等……按照一些情節,荒野寂靜無聲都是因為周圍有大恐怖存在。

不會吧,不會吧!

一剎那路聖心就提到了嗓子眼,精神高度集中。

對每一個死角都開始疑神疑鬼,就像是小時候走夜路,總以為背後有人。

在他仔細觀察時,周圍就顯得更安靜了。

腦海里想事情的時候起碼自己腦子裏還有聲音。

就在路聖疑神疑鬼之時,前方突然傳來炸響!

那聲音就像是炸藥炸山,轟鳴聲不絕於耳。

伴隨炸響之後是一頭火鳥出現。

那是…王仙的火鳥!

她也在這裏?

火鳥飛起來后可以看見一個巨大的岩土巨人起身,身高遠比之前被火鳥打死的高一倍。

那厚重的岩石鎧甲防禦力極高,火鳥噴出火球打在岩土巨人身上連層土都沒掉。

路聖決定撤離,兩者交戰的位置和他躲藏的位置並不算遠,這個距離十分危險。

不過還要撤離到叢林里嗎?

路聖有些猶豫,想了想還是決定在這個石林中夾縫求生。

根據他們的戰場及時調整自己的位置遠離他們就好。

想到這裏路聖立馬動身,讓哥布林在前面探路開始換位置。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