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8, 2021
22 Views

皇后卻轉了轉眼珠,道:「天煜,此事可是真的?本宮就知道你不會無緣無故的打人,你肯定有苦衷,肯定是被逼的,你如果受了委屈,儘管說出來,有本宮給你做主。」

Written by
banner

「夠了,皇后,事到如今你還敢偏袒他,慣子如殺子,要不是你的偏袒和縱容,他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慈母多敗兒,就是你一手把他推到這個地步的,你給朕閉嘴!」弘元帝怒瞪著皇后道。

他是一國之君,論智謀心計都屬上乘,一眼就知道晉王在說謊,要不然他也當不上這個皇帝。

偏偏皇后要一心偏袒這個逆子,把這個逆子寵得無法無天。

皇后突然冷笑道:「皇上,天煜不會撒謊的,他說有其事,肯定有其事,不信你問常笑。常笑,你之前是不是去與楚玄辰私會過?」

蘇常笑被這麼一問,頓時愣了一下,她慘白著臉,只好點頭,「是,不過我不是去與璃王私會的,我聽說當時雲若月離家出走,不在家中,我是去安慰和關心璃王的。作為璃王的弟妹,他的妻子出走,我關心他不是很應該?」

她見楚玄辰的事,有那麼多證人,她不敢不承認,但她不會承認自己和楚玄辰說過的那些話。 「我敗了!」

當橙月星使說出這三個字的時候,整個武市斗場,再次轟動了起來。

「十一招擊敗魯翻天,十招擊敗黑市一品堂的星使,張若塵,年輕一代的王者之名,果然不是浪得虛名。」

「太強大了!這兩場戰鬥,必定會登上下一期的《東域風雲報》。」

此時,也有人想起,在戰鬥之前,張若塵和橙月星使的賭約。

端木星靈站起身來,笑盈盈的道:「橙月星使,你不是聲稱敗給張若塵,就任憑張若塵處置,這話可還當真?」

橙月星使冷冷的向端木星靈瞥了一眼,道:「既然我說出這話,當然不會反悔。」

眾人都好奇,張若塵會如此處置橙月星使?

要知道,抓住黑市一品堂的星使,乃是大功一件,肯定會得到武市錢莊和聖院的巨額獎勵。

估計張若塵要將橙月星使,送到武市錢莊的執法殿,兌換成功勛值。

「噠噠!」

就在這時,武市斗戰的外面,傳來一陣吵雜的聲音。

隨後,一群穿着軍甲戰袍的將士,從外面沖了進來。

他們站得整整齊齊,分成兩列,每一個皆是天極境的修為,精神飽滿,身上自然而然的散發出濃烈的殺氣。

一個身形剛毅的狂野男子,從兩列將士的中央,背着雙手,走了出來。

他雙目如電,鼻樑高挺,顴骨突出,五官都像是有刀斧劈鑿而成,十分立體,身上充滿了陽剛之氣。

正是年輕一代的六大王者之一,步千凡。

「天威營的軍士,怎麼來到武市斗場?」一位年輕俊逸的公子,向著那兩隊軍士看了一眼,立即將他們的身份認出來。

兵部的天威營,如雷貫耳的名號。

「你們難道沒有看見,走在最前方的那人?他穿着百戶旗長的銀魚寶甲,氣度不凡,年齡應該只有二十歲。」

「能夠以二十歲的年齡,做到天威營的百戶旗長,也只有步千凡。」

「什麼?步千凡。」

「步千凡到武市斗場,估計是奔著張若塵而來。這下有看頭了,他們都是年輕一代的王者,一旦交手,必定石破天驚。」

「其實張若塵和步千凡已經在朝聖天梯交手過一次,只不過,那一次他們都沒有使用全力,所以沒有分出勝負。」

看見步千凡進入武市斗場,全場所有武者都興奮起來,激動不已,十分期待張若塵和步千凡交手。

在場,有很多年輕武者崇拜張若塵,當然也有很多年輕武者視步千凡為少年戰神。

張若塵也看見了走進來的步千凡,於是,快速出劍,一連刺出九劍,點在橙月星使的九道經脈交匯的穴位,將她給定住。

雖然,橙月星使全身都無法動彈,可是,當她的眼睛餘光,看到從遠處走來的步千凡之後,依舊還是露出一絲異樣的神情。

進入武市斗場,步千凡的目光先是向橙月形星使看了一眼,隨後,才移到張若塵的身上,道:「張若塵,可否借一步說話?」

張若塵的觀察力驚人,自然是察覺到步千凡神情中的異樣。

張若塵有預感,步千凡之所以會來到武市斗場,並不是來挑戰他,而是與橙月星使有關。

「當然可以。」

張若塵點了點頭,走下戰台。

步千凡主動走到張若塵的身前,一股強大的真氣,從他的體內釋放出來,形成一個球形的領域,將他和張若塵包裹在其中。

他以音波傳音,秘密的道:「張若塵,我想保橙月星使一命,什麼條件,你都可以開。」

果然如此。

張若塵並不意外,盯着步千凡的雙眼,問道:「為何?」

步千凡沉思了片刻,眼中露出幾分柔色,道:「你不是想要知道,我為何會三劍敗給帝一?就是因為她,她是我心中的破綻。」

「竟然又是女人。」

張若塵笑了笑,也不知是在笑步千凡,還是在笑他自己。

所謂,英雄難過美人關。

即便是步千凡這樣意志堅定的鐵血男兒,竟然也會被一個「情」字拖累。

張若塵道:「我可以留她性命,當然,我也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步千凡道。

張若塵道:「五行靈寶之一,靈火之源。只要你將靈火之源送來,我就將她交給你。」

五行靈寶,張若塵已經得到其中之三,加上端木星靈掌握的養聖血土,張若塵現在就只差靈火之源。

步聖門閥獲得了五行墟界的管理權,肯定能夠大量採集到靈火之源。以步千凡在步聖門閥的地位,要得到一份靈火之源,絕不是難事。

所以說,張若塵提出這一個條件,並不算過分。

殺死橙月星使對張若塵來說,也最多只是得到一些獎勵。那些獎勵,未必就有靈火之源那麼珍貴。

再說,以橙月星使在黑市的地位,她的背後,必定有一個龐大的勢力。

殺死了她,就等於是將那一個勢力得罪,對方肯定會不惜一起代價除掉張若塵。

既然步千凡主動來求他,張若塵當然也就做了一個順水人情,先保住橙月星使的性命。

「爽快。」

見到張若塵答應下來,步千凡終於鬆了一口氣,道:「這一次,算我欠你一次人情,今後,若是有需要幫忙的地方,盡可來兵部的天威營來找我。」

說完這話,步千凡收回真氣,帶着天威營的軍士,轉身離去,走出了武市斗場。

橙月星使可以成為步千凡的武道破綻,她在步千凡心中自然有不可取代的地位。

別說張若塵只是要一份靈火之源,就算張若塵要他將五行靈寶全部取來交換,他也肯定不會皺一下眉頭。

若是張若塵不放橙月星使,步千凡就算是動武,也一定要將她帶走。

「怎麼回事?步千凡就這麼走了?」

「步千凡居然只是和張若塵說了幾句話,就轉身離開,不太像他的做事風格。」

「他到底和張若塵交流了什麼?」

眾人都很好奇,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剛才,步千凡和張若塵的對話,使用了音波傳音,外人根本不知道他們的談話內容。

謝雲安走了過來,站到張若塵的身旁,問道:「張兄弟,要不要現在就將橙月星使關押進執法殿的死牢?」

橙月星使雖然是被張若塵擒住,可是,這裏畢竟是武市斗場,是在謝雲安的管轄範圍之內。只要將橙月星使送到執法殿,無論如何,謝雲安都有一份功勞。

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才十分上心,恨不得立即斬下橙月星使的頭顱,送去邀功。

張若塵瞥了謝雲安一眼,道:「為何要關進死牢?橙月星使既然是被我抓住,當然是由我來處置。」

「這……」

謝雲安有些為難起來,連忙道:「橙月星使的身份非同小可,她被抓住,黑市的高手必定不會善罷甘休。還是送到執法殿安全一些,萬一她被人救走……」

張若塵立即打斷了謝雲安的話,道:「你不必多說,我自有安排。」

說完這話,張若塵就帶着橙月星使,離開了武市斗場。

看着張若塵離去的背影,謝雲安很想阻止,卻又不敢太過得罪張若塵。

武市錢莊的一位武士,走了過來,站在謝雲安的身旁,低聲問道:「謝長老,現在怎麼辦?」

謝雲安的雙目深凹,露出幾分古怪的笑意,道:「張若塵畢竟是一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天資雖高,卻也是一個男人,肯定是看中了橙月星使的美貌,動了色心。」

「黑市的邪女,狡猾至極,萬一她將張若塵迷惑,很可能會逃走。」那一位武市有些擔憂。

謝雲安點了點頭,神情凝重,道:「絕對不能因為張若塵的一己私慾,讓那一個邪女有逃走的機會。你現在就去執法殿,請執法殿的殿主親自來拿人,只有他才鎮得住張若塵。我現在就帶人跟去張若塵居住的武市驛館,絕對不能讓那一個邪女逃走。」

「屬下領命。」

那一個武士,立即躍到蠻獸的背上,一鞭子抽在蠻獸的屁股上面,衝出武市驛館,向執法殿的方向趕去。

「跟我來。」

謝雲安帶着數十位執法殿培養的武士,緊跟在張若塵的身後,將張若塵二人圍得就像鐵桶一樣,生怕橙月星使逃走。

端木星靈也跟了上去,遠遠的看了一眼,眼中露出疑惑的神情,相當不解,「張若塵到底是幹什麼?」

別的人,或許會認為,張若塵是貪圖橙月星使的美貌,見色起心,所以,才沒有將她交給執法殿。

但是,端木星靈卻絕對不會這樣認為,她了解張若塵。

她知道,張若塵不是那樣的人。

回到武市驛館,張若塵將橙月星使帶進了他的房間。

「吱呀。」

他將房門關上,平靜的坐在了椅子上,向橙月星使看了一眼,手指隔空一點,解開她身上的一處經脈的封印。

橙月星使的四肢恢復行動能力,活動了一下雙手的手腕,退到窗戶邊上,冷笑道:「張若塵,步千凡到底答應了你什麼條件?」《陸細辛沈嘉曜》第1084章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距離北塵製藥身敗名裂,萬眾唾棄,僅剩二十分鐘。

恩彼斯見事情的進展居然這麼順利,嘴角不禁泛起了微笑,九台儀器,都已經準備就緒。

「請諸位共同見證。」

魯尼開口說道,「在這裏,我鄭重承諾一點,現在擺在你們面前的九台儀器,都屬於當今製藥界最頂尖的,它們檢測出來的數據雖然會有微弱偏差,可取平均值的話,就是各自藥品的解毒成功率。」

說着,魯尼看着恩彼斯與夏北,「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

恩彼斯笑吟吟,「我沒問題了。」

夏北的手機響起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