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8, 2021
21 Views

江承煥本想說讓她給雲曦道歉,可就算道歉了,那也等同於是在打雲曦的臉,畢竟梁秀芹不是別人,而是她的親媽。

Written by
banner

親媽做出這種坑自家孩子的蠢事,除了忍一忍消消氣,還能怎麼樣?

怎麼做,傷害的還是雲曦這可憐的丫頭!

江承煥深吸了口氣,忍着一肚子火擺了擺手,「滾吧,別再出現在我面前,也別再打雲曦的主意,否則本少爺就跟你們雲家扛到底了!」

「是是是……我明白了,我這就走!」

雲曦冷眼看着到最後都沒顧上她,轉身就走的梁秀芹,半眯着眼笑得有些凄涼又有些慶幸。

還好她沒有遺傳梁秀芹這一點,不然將來她也會有如此難堪狼狽的一天。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時繁星何嘗不懂。

可是……

還有個先生。

想什麼來什麼,剛剛想到了先生,他的短訊就來了。

【今晚又是我一個人吃飯?】

時繁星這才想起來,今天跟沈如意一起來吃飯,她一時高興就忘了跟先生報備了。

【對不起先生,我忘記跟您說了,之前答應了如意要請她吃飯的,要不我現在就回去?】

【不用,你好好玩,我只是覺得,沒有的房間……似乎有些寂寞。】

時繁星的心一刺。

【司機在你們餐廳外面等,結束了直接坐車回來,知道了嗎?】

【知道了。】

收起了手機,時繁星嘆了口氣。

先生對她,不管是當替身也好,還是真情也好,都好的有些過分了。

有時候她也在想,她跟先生也算是同病相憐,不如一起做個伴也好。

但是她又很怕,有一天又會被拋棄第二次。

那樣的痛苦她真的不想再承受第二遍了。

況且……她是個沒有明天的人,她不一定能陪先生多久,或許是一輩子,或許……就是明天。

「繁星,你怎麼又發獃啦?已經下班了就不要想工作啦,想一想感情問題?」

時繁星道:「不了,如意,我現在真的沒有心情想這些,我只想儘快把工作穩定下來,拿到穩定的收入,然後把女兒的撫養權搶回來,我不放心她在封雲霆那裏。」

沈如意聞言也皺起了眉頭:「也是,不過那個顧心蕊已經不能懷孕了,她就算跟封雲霆在一起,也沒辦法生孩子,或許她會看在這個事情的份兒上,對你的女兒好一些?」

時繁星搖頭。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顧心蕊能對封伯伯封伯母下手,能對她爸爸下手,後來又能對福媽下手,一個小女孩對她來說根本不算是什麼。

還算封雲霆有點先見之明,把女兒送到了老宅讓信得過的管家帶着,要是放在身邊,每天都能跟顧心蕊接觸……

她打了個寒戰,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侍應生來給她們上了菜,「兩位小姐,請慢用。」

「謝謝。」

「應該是我謝謝你們才對,剛剛那邊來了一位客人,點名就要您剛剛點的菜,您可是為我們做了活招牌呢。」

沈如意與有榮焉:「那可不是,我朋友可厲害了!」

「那是那是。」

時繁星想起沈如意之前給唯一珠寶介紹自己的那一套彩虹屁,就渾身都不對勁起來。

她趕緊說:「如意,你低調點。」

「為什麼要低調,你就是很棒啊!繁星,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你自己,你是獨一無二的時繁星,你就是這條街上最靚的崽!」

時繁星被她逗笑,心裏也寬慰了許多。

吃完飯,沈如意自己開車回去,據她說還有不少局等着她呢。

而時繁星則是坐上了先生的車,準備回榕城大酒店。

突然,手腕處被一股大力扯到了一旁,疼得她眼淚差點都出來了。

「時繁星,那是誰的車?」

時繁星用手輕輕撫著心口的傷口,疼的嘶嘶抽氣,心中無名火起:「封總,你現在已經閑到要當跟蹤狂了嗎?」

她現在總算是知道剛剛侍應生說的那個,跟她點一樣菜的人是誰了。

從餐廳里忍到現在沈如意離開,他也是真能沉得住氣。

封雲霆留意到她疼的冷汗都出來了,有些內疚,湊上來想看看:「你還好嗎?我剛剛太急了,對不起……」

時繁星揚手拍開他探過來的手,冷冰冰道:「封總,你是快結婚的人了,請你自重。」

「我……」

「難道不是嗎?都一起去唯一珠寶設計戒指了,那可是一個男人一生只能定製一枚鑽戒的地方。」

封雲霆深吸了一口氣,道:「時繁星,你一定要這麼跟我說話嗎?我好歹也是圓月的父親,就算是為了女兒,我們也不必老死不相往來。」

「如果不是為了女兒,我不會跟你再這裏說這麼多廢話!」時繁星道:「我已經找到工作了,很快就會穩定下來,收入也一樣,女孩子還是跟着媽媽比較方便一點,希望封總能放手,把女兒還給我。」

一說到女兒,封雲霆的態度很堅決:「不可能。」 但是畢竟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聲音挺響,李然的手也挺疼,但他沒在意這些東西。

沒想到莫丞州對他還是持有懷疑。

就算他把監視計信岩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他來做,但不代表他就不會在私底下安排其他人去監視計信岩,或者是安排人來監視自己。

這麼想著李然猛然抬起頭,環視了一圈,沒發現什麼反常的東西。

檢查了一圈,也沒發現什麼聽器攝像頭,李然有些茫然,莫丞州沒有完全相信他,卻也沒有特別懷疑他,連竊都沒有。

李然抽了抽嘴角,覺得自己想多了,莫丞州還願意將公司給他打理,自然是有信任的。

自己大可不必自我懷疑。

想了一通,把自己說服了不要再疑神疑鬼,總想著莫丞州懷疑自己或是自己已經有把柄在莫丞州身上了,然後莫丞州要找個時機一起幹掉自己。

但是莫丞州也沒有把他的計劃告訴自己,說不定是他真的還沒有想好對策吧。

「這種事情不在我掌控之內的感覺真的是太煩躁了!」

李然翻了個白眼,忽然想到去找計信岩時同時交代自己的事。

計信岩說要李然把一些微型設備放到莫丞州的辦公室里,這樣能監視莫丞州,那李然當然是要照辦。

於是李然找了個時間把設備放到了莫丞州的房間里,而自己就呆在工作室內監視莫丞州。

「真是完美!」李然布置完立刻撤離,不能讓別人發現。

而莫丞州不知道自己已經被李然這個「好心腹」給監視了,他照常出來看看江枝在做什麼,然後膩歪一下。

江枝身子剛癒合沒多久,做事還是很容易累,忙完工作后便趴著休息了。

看著江枝因過於疲憊而陷入沉睡,即使睡著了掩飾不了的疲憊,莫丞州十分心疼。

「真是的,累就回家休息嘛。」莫丞州將自己的衣服蓋到江枝身上,為她抱怨了一句。

不料江枝並沒有睡死,扯了扯身上的衣服,迷迷糊糊地說了句「不要,這樣不好」。

聽見江枝這麼說,莫丞州就更加心疼了。

「你回去睡吧,我看你實在是太累了。」

莫丞州不加掩飾的心疼讓江枝有些不好意思,但她還是堅持不回家。

江枝表示她只需要趴會就夠了,還特地起來喝了口水,讓自己清醒清醒。

莫丞州看她這樣就氣不打一處來,非要江枝回去休息,「你回不回去,你不回去我抱你回去了。」

江枝聽了這話就有點無語,再次扯了扯身上的衣服,嘆了口氣,沒表態。

真是受不了。

莫丞州笑了笑,「要我抱你嗎?」

江枝給了他一個漂亮的白眼,又喝了一口水,直接起身路過他,自認為很霸氣地甩了甩衣服,將莫丞州的西裝外套搭在肩膀上,「不勞您費心了,我自己會走路。」

見她行雲流水的動作,莫丞州挑了挑眉,跟在她後面,故意調侃道:「怎麼?專門去練過啊?」

聽了這話江枝就不滿意了,什麼叫專門去練過啊?她這是天生就這麼帥的好吧。

所以她轉過身在他面前站住后揚了揚頭,「帥吧,本姑娘天生就這麼帥,只是你沒體會到過。」

說完又回過身去離開辦公室。

「噢?」

「不信?」見莫丞州懷疑自己,江枝反問回去。

「哪敢啊,您說什麼小的都信的。」

江枝笑出了聲,能讓一個總裁而且是莫丞州說出這種話,她江枝算是唯一的了吧?那想想還真是榮幸。

莫丞州已經走在了她身邊。

明明心裡想的是這個人喜歡自己真的是太好了,江枝說出來卻變成了「能被我喜歡你可真是榮幸」。

不知道她在心裡想什麼的莫丞州聽到這句話又低頭笑了一聲。

「是,榮幸至極。」

江枝也笑了。

……

因為在他那個公寓安裝了監控,計信言現在不能在那裡了,找了另外的房子當工作室。

現在要出門買點吃的。

要回去的時候他想了想李然安裝的設備在的地方,回了那個公寓,故意露出身影在監控器里。

那邊在監控里看到了計信岩身影的李然,他皺了皺眉,但很快就想起了計信岩告訴他的只要如實告訴莫丞州就行。

「真不知道計信岩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什麼,萬一出現意外怎麼辦?」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