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86 Views

其實,剛才她就是試試溫度,還沒有考慮這個問題。

Written by
banner

她也穿了連體的泳衣,可是,不知道為什麼,想到跟路彥昭在一個池子里,跑溫泉,還是有點不好意思。

可說起來,他們上一世,都在一起過了,現在還有什麼不好意思的呢!

可秦未央就是不好意思。 「在這裡,我們給大家一個真相,還紀家和費助理一個公道,我們已經找律師起訴祝有彬,不會放過任何從中作惡的人,我們是真心希望能跟紀家和好,同時,也在這裡,為過去因為一些原因,在某種程度上傷害到紀總一家三口,特別是紀太太母子說聲對不起。」

南豐璇話音落下后,鏡頭那邊的南老太太,還有南豐璇,卓翰危三人當著媒體的面鞠躬致歉。

道歉是真,但他不會接受,對不起這三個字,有什麼用?

他要的是,以命償命,血債血償!

紀澌鈞揮手,讓呂鋥凉收手機,下面那些話,他一個字都不想聽。

跟在一旁的呂鋥凉,收了手機后,胳膊酸疼的舉不起,「紀總,南家已經道歉了,你會……」

呂鋥凉話沒說完,就被路過繞到紀澌鈞身前的人打斷。

「你先下去吧。」

予你怦然歡喜 「是。」不跟在紀總身邊當助理,他是不知道費亦行的不容易,紀澌鈞肯放人,呂鋥凉趕緊走,怕走慢了,又被叫回去當助理,這種工作,不是人乾的,只有費亦行那個非人類才能適應。

呂鋥凉走後,馮少啟剛站到呂鋥凉的位置,紀澌鈞身後就傳來保鏢的聲音,「紀總,赫董夫婦還有赫總過來拜訪。」

來的剛好,「請他們到二樓客廳。」

「是。」

「有什麼事?」紀澌鈞語氣冷淡問了句旁邊的馮少啟。

「夫人去探望雅寧夫人。」簡單的一句帶過那精彩的場面。

早在馮少啟之前,已經有人給他打過電話,不管怎麼樣,比起董雅寧對駱知秋做過的事情,都客氣多了吧,「……」紀澌鈞沒有接馮少啟的話。

「紀總,你為什麼要放南豐璇她們?」就算南豐璇是無辜的,他也不認可放了這些人,就該讓南家家破人亡嘗遍痛苦的滋味。

怨靈難養 「誰傷害她,誰付出代價。」這是他的原則,也是他經過思慮的決定,南豐璇她們這幾個人,對她還算照顧,如果這幾個人進去,他家兮兮必然有顧慮,他這麼做,也是為了讓這場復仇徹底的沒有後顧之憂。

「那簡言之怎麼處理?」按照紀總這麼說,那簡家只有簡言之需要付出代價。

「跟南昌榮父子一樣。」

「我知道了。」

「費亦行回來后,你把他叫過來,我有事吩咐你們。」

「是。」

從醫院回來的路上,木兮接到梁淺打來的電話,電話一接通,那個向來不把誰放在眼裡,害怕過誰的梁淺,此時無數次重複一句話,「我說阿兮啊,我聽說你家老公為了整南家,拿我三叔過橋,把我三叔給搞進去了?」

「你聽誰說的?」不可能是深哥吧,深哥絕對不可能說出任何有對紀澌鈞不利的事情,梁家和外界知情人一樣,一致認為這是紀澌鈞對付梁帥,不可能說為了整南家。

「當然是聽我二嬸說的,她剛剛給我打電話,讓我不要擔心這些事情,還說家裡會處理。」

有時候,她二嬸就是比她母親清醒多了,雖然她給母親打電話,把一些事情講明白了,但是母親在電話里即使表態,不會再要求婚禮的事情,但還是反覆叮囑她,絕對不能對誰心軟以防萬一在紀家吃虧。

說來說去,她母親骨子裡還是難以改變爭權奪利的性格,她慶幸自己沒有學到這些,不然真要為了這點東西跟木兮鬧掰了,她就失去一位處處包容自己的好朋友了。

「她還跟你說了什麼?」

「哦,就是一些家裡的瑣碎事,一開始,我還真是嚇了一跳,以為我三叔出了事情,後來我二嬸說,清者自清我三叔不會有什麼事,我才放心,我說阿兮啊,你趕緊找點事情給你老公做,別讓他閑著就把注意力放到我們梁家上,要是再來一回這種事情,沒人受得了這個驚嚇。」

「這次這件事,背後肯定另有真相,他沒有針對你三叔,也不想傷害你三叔。」她是不相信紀澌鈞會傷害梁帥。

「我三叔就算是清者自清不怕查,可是誰知道那些心懷不軌的人,會不會趁機下絆子,我也沒怪紀澌鈞的意思,就是,能不能請你管管他,下回有這種事情,就讓他找別人過橋,我三叔有今天不容易,讓紀澌鈞放了我三叔吧,我用我的生命發誓,我一定不支持你跟我三叔的事情,這輩子,我就認紀澌鈞是你老公。」

「阿淺,你真的誤會了,請你相信我,他沒有惡意。」

就算是沒有惡意,誰受得起紀澌鈞這個善意?「剛纔則深跟李泓霖在說著簡南兩家的事情,他們是沒懷疑到紀澌鈞身上,可我以女人的直接,這兩件事絕對是紀澌鈞為了給你們報仇做的,他的殺傷力太強了,弄的現在凡是有點牽連的人都跟著人心惶惶。」

「阿淺,你別擔心,你現在跟深哥在一起了,梁家的那些事情已經過去了,澌鈞不會再放在心上的。」

她不認為自己有那麼大個臉,能讓紀澌鈞因為她不記恨梁家,紀澌鈞能放手,多半是木兮做通工作了。

「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阿兮,你可要好好保重,沒了你這個鎮山石,你老公火山爆發,一片人得跟著倒霉。」有時候她也覺得奇怪,這紀澌鈞沒權沒勢了,怎麼手底下還跟著一大堆人,說費亦行現在才是老闆,可真是這樣,為什麼費亦行還聽紀澌鈞的,誰知道,像紀澌鈞這種強腕,會不會在背後為自己留有後路。

總之對紀澌鈞帶有敬畏之心,那就對了,她也會提醒家裡不要再去碰紀澌鈞這個硬茬,以免淪為簡南兩家的下場。「請你,替我向他問聲好,見了他就說,梁家那邊交給我,我不會再讓他們找你們麻煩,不管他做什麼,我這個大嫂絕對支持他。」

她家老公,有那麼可怕嗎?有時候她覺得外界的人,對紀澌鈞有很大的誤解,「我知道了,阿淺你照顧好自己,有空就跟深哥一塊過來。」

誰敢跑紀澌鈞那兒去,沒紀澌鈞的邀請,她可不敢去,「好。」

掛了電話,木兮看著手機,看來,她得給胡秋霞回通電話了。

……

紀家二樓客廳。

赫董夫人在萊恩的陪同下去了花園參觀,只有赫董跟赫戰洺在二樓跟紀澌鈞談事,一番噓寒問暖后,才談到正題。

赫董遞了眼給赫戰洺,赫戰洺馬上把帶來放了許久的東西遞到桌面推到紀澌鈞面前。

「紀總,事情辦完了,這些股權,還給您。」

站在一旁的馮少啟看著桌上的東西,等著紀澌鈞一句話就過去收東西。

「當年,多得赫董給我機會,才能有今日的我,這些就當做是我對赫董恩情的報答。」

當初,他並沒有對紀澌鈞有太大的恩情,紀澌鈞是靠能力上來的,反而紀澌鈞還替他帶還是實習生的赫戰洺,說起來是紀澌鈞有恩於赫家,「紀總,這些我不能要,您替我教戰洺,就是最好的報答。」

「是啊,澌鈞哥,這點股權,怎麼能比得了跟在您身邊學習的機會還重要。」能用錢買的,都不值錢,這買不到的才是好東西。

既然他們推辭不要,紀澌鈞便收回,用眼神示意馮少啟辦手續。

赫戰洺在簽字時,紀澌鈞從沙發起身,「現在還有點時間,要不要參觀下我們家的收藏館?」

「好啊。」他知道,紀澌鈞是個有恩必報的人,紀澌鈞邀請他的目的很顯然,股權不能要,但是東西嘛,紀澌鈞要是送給他,他一定會收下,有來有往,兩家的關係才能牢固。

湯家樂有湯老爺子在支招,仇宏茂的兒子仇久也以重量級的身份再一次出現在眾人面前,這一次他必須親自給自己的兒子保駕護航,這是一次合作,更是紀澌鈞門下,各家繼承人展現能力的較量。

簽了字,等股權轉讓的事情辦完后,赫戰洺沒有跟過去,而是下樓去找母親,找到人以後,一塊在門口等人。

萊恩走後,兩人便開始聊起天。

「阿戰啊,你可得加油,別輸給家樂了。」

「媽,你放心,澌鈞哥門下頭號大弟子的位置非我莫屬。」

「我跟你爸討論過了,那個仇久應該也是紀澌鈞門下的人,你的競爭對手又多了一個,可……」

看到母親為自己的事情擔心,赫戰洺不當一回事,笑著攬住母親的肩膀,「媽,我可有個辦法,能碾壓所有人,解決你的後顧之憂。」

「什麼辦法?」

「跟我澌鈞哥對親家啊,你說到時我們兩家都是親家了,他會不幫我?」

本來只是在開玩笑的赫戰洺,沒想到母親當真了,「哎呦,阿戰,你這個辦法不錯啊,趕緊的,馬上結婚,馬上生孩子,遲了這麼好的事情就讓人撿走了。」

「媽,你還真當真啊?」他說說而已,跟他澌鈞哥對親家,他可沒那個膽量,這得是什麼人,才有膽量娶他澌鈞哥的女兒,嫁給他澌鈞哥的兒子?

「就這麼說定了,列入計劃,我跟你爸馬上給你找對象,阿戰啊,你怎麼就那麼聰明呢,我的寶貝兒子,你真是越來越優秀了。」

赫戰洺趕緊抽回手跟母親保持距離,早知道他就不為了活躍氣氛說這句話,見紀澌鈞出來了,赫戰洺馬上找人庇護去,快步過去,繞到紀澌鈞身後,「澌鈞哥,嫂子不在家啊,要不要一塊出去吃個飯,我知道哪裡有好地方玩。」

什麼叫好地方玩,赫戰洺是想帶他去哪兒?「……」

被紀澌鈞用質疑的眼神盯著,赫戰洺都沒緊張,旁邊的赫董夫婦就急眼了,一個賠笑,一個呵責赫戰洺,「阿戰,你胡說八道什麼,紀總啊,這小子有時候就是口不擇言,你別跟他一般見識。」

他不就是隨口一句,他爸媽有必要在紀澌鈞面前提心弔膽的?

覺得他爸媽實在是太過了,赫戰洺無奈笑了笑。 秦未央兇巴巴的瞪著路彥昭,站在溫泉邊上:"路彥昭!"

路彥昭轉身,臉上帶著淺笑,看著她:"怎麼了?"

秦未央咬了咬牙:"你先轉過去!"

路彥昭笑著看了她一眼:"我為什麼要轉過去!"

看著路彥昭這副樣子,秦未央就來了氣:"你要是不轉過去,我去別的池子泡!"

路彥昭聽到她這樣說,立馬開口道:"好,我轉!"

路彥昭說完,毫不猶豫的轉身,背對著秦未央,大半個身子,都泡在溫泉裡面。

秦未央這才快速的脫下浴袍,小心翼翼的進了中藥溫泉池。

路彥昭再次轉過身的時候,秦未央就露出了肩膀和腦袋,其他身體,都泡在水裡。

他笑著看了一眼秦未央,秦未央的臉有點紅,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熱氣熱的。

她看著路彥昭,忍不住開口:"你一直看著我,傻笑什麼啊!"

路彥昭的眼底笑意更濃了:"我就是覺得,你害羞的樣子,特別可愛! 無極異界遊

秦未央無語的翻了翻白眼:"無聊!"

其實,她進了溫泉池之後,就感覺淡定許多了。

雖然溫泉里的水,也能看見她穿著泳衣的樣子,可是,不知道是因為在水裡,還是怎麼的,秦未央就是沒有剛才那麼不好意思了。

路彥昭眼角帶笑,深深地看著她,秦未央瞪他:"你一個勁的看我幹什麼!"

路彥昭的臉上閃過一絲笑意,他的目光瞥向別處,低笑著開口道:"我看你,當然是因為你好看!"

如此直白的回答,倒是讓秦未央僵了一會。

她沒好氣的輕哼了一聲,沒有再說話。

可能是溫泉的熱度,讓人有點昏昏欲睡。

秦未央跟路彥昭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一邊聊天,一邊泡溫泉。

他們泡了一個中藥溫泉,又去旁邊的玫瑰溫泉泡了一會。

後面幾個溫泉,他們都是隨便挑著,覺得順眼便下去待會。

秦未央後面也沒有什麼耐性了,泡了幾個溫泉之後,便打算去游泳。

路彥昭也不攔她,任由她開心就好,兩個人去游泳池裡遊了幾個來回,秦未央頓時覺得渾身都舒服了不少。

這幾天跟著路彥昭出差,沒有繼續訓練,感覺身體都懶散了不少。

從游泳池上來,秦未央穿上浴袍,一邊擦頭髮,一邊看著路彥昭開口道:"我們後天回南希市,對吧!"

路彥昭點點頭:"恩,後天回去!"

秦未央擦頭髮的手微微頓了頓,不知道在想什麼事情。

路彥昭也不打擾她,默默的看著她,等著她接下來的話。

秦未央想了一會,這才開口說話:"那明天,我們出去逛街吧,我好不容易出來一趟,我先給我媽買點東西!"

路彥昭沒想到,這次出來,出了那麼多事情,秦未央還想出去。

他忍不住皺眉:"夭夭,我本來是打算,明天還待在酒店裡的!"

秦未央哪裡不知道路彥昭的想法,他是覺得安安全全的,先回到南希市再說。

可是,秦未央想得開,如果真的有人要對付自己,在哪裡都一樣,秦未央可不覺得,想對付她的幕後人,是他們出差這邊的。

她看了一眼路彥昭,緩緩開口:"我明天你擔心什麼,只不過……我個人覺得,沒有不要擔心,再說了,我給我媽買東西,是心意,我想你應該懂得,這是我作為她的女兒,第一次出門。"

秦未央一時間說的這麼煽情,倒是讓路彥昭不好拒絕了。

他無奈的嘆口氣:"好吧,明天上午,我帶著你去逛街,明天吃完午飯,我們就回酒店,後天一早的飛機!"

秦未央笑了笑:"我沒意見,你就算是提前改簽到明天下午,我也沒意見!"

路彥昭本來沒想過改簽機票,可是,聽到秦未央這樣一說,他突然就生了這麼心思。

他的眸子閃了閃,開口道:"我們把機票改簽到明天下午六點左右,還是早點回去,畢竟,南希市是我們的地盤!"

秦未央挑眉看了一眼路彥昭,笑著說:"南希市是你的地盤,可不是我們的!"

路彥昭聽到她這話,不惱反笑:"你現在的家,不就是在南希市嗎!"

他這樣說,倒是讓秦未央想到于慧敏,她剛剛還一本正經的要給媽媽買東西呢,也是,母親在哪裡,家就在哪裡。

她笑著看了一眼路彥昭:"對,你說的沒錯!"

他們倆人遊了泳,隨便在樓下的洗浴室洗了一下,秦未央出去的時候,看到路彥昭已經洗完澡,在大廳的沙發上坐著,似乎在打電話。

她慢慢走過去,路彥昭剛聽到腳步聲,就猛地轉過身。

看到秦未央,他倒是沒在意,繼續說話。

秦未央安靜的坐在一邊,聽他說了兩句,便掛了電話。

秦未央眨了眨眼睛:"我們現在上樓么?"

路彥昭面無表情的看了她一眼:"你都不問問,我剛才在跟說打電話!"

秦未央抿了抿唇:"你要是想說,自然會告訴我的,我還用問么!"

路彥昭聽到她這樣說,倒是忍不住無奈的搖了搖頭:"我本來就是想跟你說的,只不過,看你這樣子,就怕你不想聽!"

秦未央將手裡的袋子,放在一邊,手撐著下巴,看著路彥昭:"其實呢,我還真挺好奇的,誰給你打電話呢!"

路彥昭本來就是打算跟秦未央說的,聽到她這樣一本正經的問,倒是笑了笑:"是我安排去調查這兩天事情的人!"

果然,聽到這件事,秦未央的臉色,立馬就變了:"到底怎麼回事?"

路彥昭的眉峰蹙起:"具體沒查到,只抓到了小嘍啰,前兩天的水晶吊燈事件,是有人提前關了電閘,然後弄斷了水晶吊燈固定好的缺口,所以才差點砸到你,管電閘和弄斷缺口的,這兩個人,是一伙人,只不過,他們卻是在網上接到的任務,提前就過去準備了,所以,這就是一次有預謀的針對,有人想對你下手,這已經沒什麼可質疑的了,還有今天的事情,那個陪潛的師傅,我也抓到了,只不過,這個幕後黑手,就不好抓了,從他這兩次的手法來看,一看就是個老手,而且,還是指使別人去做的,我們很難查到相關的蛛絲馬跡,最後,最重要的一點,我們現在還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要針對你,敵在暗,我們在明,總之,這段時間,你一定要小心,遇到什麼事情,第一時間給我打電話,至於我這邊,我會安排人繼續調查! 總裁大人,別玩我

秦未央的眉頭皺的厲害,好半天,她才開口:"那個陪潛師傅,還有餐廳里做事的那兩個人,你有沒有從他們嘴裡撬出點有用的東西!"

路彥昭搖了搖頭:"對方是網上發布的任務,跟那些小嘍啰聯繫的方式,都是電話聯繫,電話號碼調查過去,已經停機了,至於網上的IP,根本查不到,如果對方不是頂級黑客,那也是有這麼厲害的同夥,所以,這件問題,相當嚴重,你能明白嗎?"

秦未央上一世,經歷了那麼多的風風雨雨,現在聽到路彥昭分析了整件事,她自然知道嚴重性了。

一般情況下,能用這樣的手段對付她,對方肯定會知道,她不是一般人,不好惹。

而且,對方的IP地址,段時間內,連路彥昭都查不出來,那就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出來的。

秦未央的心微微沉了沉,看了一眼路彥昭:"會不會是……"

路彥昭盯著秦未央,眸子微微一縮:"誰?"

"季修!"秦未央說出這兩個字。

路彥昭的眉頭皺的厲害,他的手,捏了捏眉心,許久才開口:"雖然對方的黑客技術很厲害,但是,IP查出來,也就是個時間問題,但是,我擔心就算是查出IP,也逮不到對方人,至於是不是季修,我們之前就分析過,我總覺得,應該不是季修,因為季修如果要對你下手的話,他的機會很多,但是,我現在要推翻我們之前的猜測,對方的能力,至少跟我,還有上一世的你,不相上下,差不到哪裡去的,不然,我們不至於出事好幾天了,還抓不到人!"

秦未央沉著眸子,緩緩點頭:"你不用說,我都懂!"

路彥昭點了點頭,許久才開口:"先上樓吧,你把頭髮吹乾,別感冒了,一會我們出去吃飯!"

秦未央心不在焉的點了點頭。

同一時間。

秦未央和路彥昭所住的同一家酒店。

秦未青死死的攥著被子,殺人的心都有了。

她這次過來,主要就是為了除掉秦未央,她每動手一次,就增加一次暴露的危險。

她現在很害怕被路彥昭和季修查到,就像是一年前一樣,她殺了秦未央,可是,最終還是躲不過季修和路彥昭的追殺,活的像喪家之犬一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