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6, 2021
10 Views

房子外面,嶺南葯谷長老喬滄生一直在等著。

Written by
banner

「那你自己要注意一點。」楚塵說道,「有事打我電話,記住香囊要帶在身上。」

蕭朗腦子裏劃過了蛇蟲等毒物的畫面,不由自主地打了個激靈。

中午十二點,一輛車子準時地停在了門口。

楚塵的手機也響起。

「我先走了。」楚塵站起來,「一切小心。」

蕭朗的內心一下子揪緊了起來。

楚塵在的時候,她心中有莫名的安全感,見楚塵馬上要走,蕭朗立即緊張了起來。

甚至覺得一陣風吹過來都帶着森寒的涼意。

楚塵剛打開門,蕭朗就忍不住喊了一聲,「楚塵。」

楚塵回頭,輕微地一笑,「放心,沒事。」

楚塵走出門口,上了車。

寧子州自己開的車。

「楚叔。」寧子州眼神好奇地看了一眼楚塵身後的房子,在楚塵打開房門的時候,寧子州眼神透過車窗看見了一道似乎頗為眼熟的身影。

當然,楚叔的私事,寧子州可不敢多問。

「先回宋家,接顏顏一起去。」楚塵上車后直接開口。

寧子州錯愕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不到五分鐘的距離。

楚叔的世界,他不懂,也不敢問。

接了宋顏后,直奔羊城。

「幾點鐘開始?」楚塵在車上問道。

「下午四點。」寧子州說道,「我們現在過去……」寧子州頓了一下,「楚叔第一次去地下拳館,提前過去感受一下氣氛。」

楚塵明白,寧子州想讓他適應一下永夜地下拳館的氛圍。

「地下拳館的擂台戰,都要簽下生死契約。」宋顏眸子擔憂地看着楚塵,「如果在擂台上發生什麼變數,一定不能逞強。」

「生死契約?」這點楚塵倒是沒有想到,或許這就是地下世界與外界的不一樣。

「確實會有生死契約的存在,不過,即便是在地下拳館,打死人也是很少見的情況。」寧子州說道,「永夜的負責人在這方面,會有所制衡,而且,這五年多來,挑戰我哥的人很多,雖然……都失敗了,但是性命無憂。」

楚塵看了一眼寧子州。

『性命無憂』這四個字,有點意味深長啊。

這就是所謂的,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楚塵倒也理解。

在地下拳館這些地方,如果出手不夠狠,不夠果斷的話,倒下去的,隨時可能是自己。

寧子州開車進入了羊城光明大廈。

「永夜的地下拳館,該不會是在光明大廈吧?」宋顏有點不敢相信。

「你說對了。」寧子州已經找到了停車位。

宋顏愣了一下。

「光明集團是粵省的商業巨鱷,全過百強企業。」宋顏怎麼也想不到,這樣的一個集團巨頭,竟然能夠跟永夜扯上關係。

寧子州隨口回答,「地下拳館不多,但是每一個地下拳館的背後,都有資本力量在支撐,永夜稱得上是粵省最大的地下拳館,光明集團只是永夜的其中一個老闆罷了。」

宋顏再度大吃了一驚。

寧子州這句話,隱隱滲透出一個訊息。

永夜的背景,比她想像中的還要強大得多。

三人走進了電梯。

寧子州拿出了一張黑色特質卡片,在電梯上感應了一下后,按下了負三層。

同時,寧子州一邊開口介紹說道,「整個光明大廈地下三層,都是永夜的地方,永夜也實行會員制度,只有持有黑卡的會員,才可以自由出入永夜。」

說話間,負三層已經到了,電梯門打開。

宋顏心中有種莫名的緊張感覺,下意識地攥了一下衣角。

然而,走出電梯后第一眼看見的畫面,卻超乎了宋顏的想像。

在宋顏的想像中,這樣的地方必定是混亂吵鬧,龍蛇混雜,充斥着麋亂,吶喊,瘋狂等等……

可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派奢華。

腳下踩着柔軟的地毯,兩邊牆壁雕刻着絕美的圖案,頭頂上方牆壁的裝飾也格外的大氣磅礴。

幾名身材高挑的女子站在電梯旁,其中一人面容含笑上前,「歡迎光臨永夜,請問老闆有預約嗎?」

寧子州遞過了卡片,「夜661房。」

楚塵注意到,幾名臉龐明顯帶着職業微笑的女子,此時神色都同時怔了怔。

女子接過卡片,感應了一下之後,眸子流露出微笑,「祝老闆好運,請跟我來。」

女子帶着楚塵三人朝着一個方向走去。

身後的幾名女子這時討論開了。

「又一個覬覦夜661房的千萬獎池的人,只能祝他們好運了。」

「這兩個青年人看起來倒是挺帥,可是在永夜,不比顏值啊。」

「我看你這個小浪蹄子又犯花痴了。」

寧子州一邊往前走,一邊跟楚塵和宋顏介紹永夜的情況。

「其實永夜大部分的擂台比斗,都是封閉式的,分成一個個房。」寧子州說道,「當然,每一個房間四周圍都會有觀眾席,只要是永夜會員,隨時能夠進入觀戰,並且投注。」

「永夜也有大眾區,對了,小姐姐,先帶我們去大眾區看看。」寧子州說道。

女子含笑點頭,「老闆可以喊我七七。」

女子帶着三人走了近兩分鐘,一個轉彎之後,前面出現了一扇大門。

大門前有七八個安保人員守着,

「前面就是永夜的大眾區,也是永夜最熱鬧,最熱血的地方。」女子七七示意保安開門,同時面容含笑示意,「歡迎老闆,蒞臨永夜,請感受永夜的魅力吧。」 陳萱萱覺得自己這幾年裏,跟顧言璋相處的特別愉快,她就把頭湊了過去,一下子就鑽進了他的懷裏。

「當家的,你的意思是,……你答應了?」

顧言璋點了點頭,「答應!為什麼不答應?」

「家裏頭有個圍牆了,咱們屋子裏頭的人,住的也安生些。」

「到時候,咱們就在院子裏多種幾棵棗樹。等到咱們孫子們大了的時候,那些棗樹說不定都有幾十米高了呢。」

瞧著顧言璋真有這個打算,陳萱萱想了想,就趁熱打鐵的說道,「那,……咱們今年秋天就把那些豬給賣了。」

「賣豬掙的錢,一部分還給我娘家人,另外一部分就買蔣家最次的土磚,把咱們這幾個屋子都圍起來。而且,這院子圍牆的頂上,也得搞些荊棘。可不能讓那些人偷偷摸摸的跑進來了。」

顧言璋聽了,伸出雙手,在陳萱萱的背上輕輕的拍了拍。

「媳婦兒,你放心。這事兒我保證辦的妥妥噹噹的。」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之間,就到了姜慧姑和馬大丫兩個新媳婦,回門的好日子。

姜慧姑這次回娘家,也是屬於近鄉情怯。心裏也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高興。

驢車慢悠悠的到了桐鎮。

她在丈夫顧大柱的攙扶下,小心翼翼的下了那輛驢車后,就一眼看見了,爺爺爹娘,各個哥哥嫂子,還有叔叔嬸嬸以及他們的兒子們,這會兒都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一看見他們,姜慧姑立馬高興的紅了眼睛,哭了。

姜慧姑的爺爺姜玉泉,看見自個兒的大孫女,才幾天的時間而已,一張臉泛著紅光,雖然是哭着的,可她嘴角的笑容卻也是真的。

知道她在顧家沒有受委屈,他當時就高興的摸了摸下巴的白鬍須,重重的點了個頭,「都別在門口耽擱了。都趕緊的進來吧。一起喝杯茶。」

此時站在驢車邊上的顧二柱,就大聲道,「大哥,我就不耽誤你跟你媳婦兒的事了。我也得帶着媳婦兒回門呢。」

顧大柱聽了,直說道,「二弟,吉時不等人。你就趕緊的帶她回馬家吧。」

說着,顧大柱就把放在驢車上的那些回門禮,都小心翼翼的搬了下來。

這裏頭有五個娘親自腌的鹹鴨蛋。十個今天早上才做出來的酸菜包子。還有娘親自摘的幾根茄子,五根黃瓜。以及半個十多斤重的大南瓜。

這些東西如果在鎮上去買的話,那還是得花兩三百文的大錢呢!

這些吃食用來做回門禮,一點都不寒磣。

事情確實如陳萱萱所料的那樣,當顧大柱把這些東西,陸陸續續的從驢車上,搬下來的時候,姜家的那些人那是肉眼的寫着滿意。

尤其是那些天天省吃儉用,忙着跟各個小商戶討價還價的婦人們。

知道顧家是個大方的。

等到姜玉泉帶着家中男人們,一起招待顧言璋一個人的時候,姜家的那些婦人們,就趕緊的把姜慧姑拉到一個比較私密的廂房裏。

在那擁擠不堪的屋子裏,姜慧姑的老娘還有各個嫂子們,就急呼呼的問了,「慧姑,你跟娘說句老實話,你嫁過去后,你公公婆婆有沒有動手打過你?罵過你?」

姜慧姑輕輕的搖了搖頭,「娘,我公公婆婆好像還挺好的。」

「不過,我總感覺他們家有點奇怪……」

聽到這話,她好幾個嫂子就忍不住了,「慧姑,他家是怎麼個奇怪法?」

姜慧姑道,「娘,嫂子們,我嫁過去第一天就發現,這顧家的伙食特別的好。頓頓都吃油,餐餐有葷腥。不光是男人們都吃的飽飽的,就連那兩個小姑子,她們都養的肥啾啾。所以,我那個時候就在想着,這顧家可真不會過日子。」

姜慧姑的嫂子們聽了,連連點頭道,「聽你這麼說,那顧家確實是不會過日子。」

「對了,慧姑,你還沒跟咱們說,顧家現在是誰當家呢?我聽說顧家好像還有老頭子。是你太公公吧?他人怎麼樣?好不好相處啊?」

姜慧姑聽了,搖頭說道,「我跟太公公沒說過幾句話。太公公這些日子裏,一直都睡在外頭。那裏修了三間屋。裏頭還養著十二頭大肥豬。」

聽到顧家養了這麼多頭豬,心思淺的,立馬就高興了起來。

「慧姑,那你以後要享福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