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5, 2021
11 Views

「大嫂,玥兒,我們被朱家打一身傷趕出來了。」蘇惠真的非常悲傷,那眼淚鼻涕一把一把。

Written by
banner

「他們因為何事這樣做?」蘇夫人示意周大夫趕緊替她們看傷口。

「那老婆子突然發難,說我們母女兩個人被國公府所棄,無任何價值。又說我生不齣兒子,還讓她的寶貝孫子為庶。朱鴻放那個畜生,被那小賤人蠱惑幾句,就開始對我們動手,可憐我的飛雲,嫡出大小姐,被他們肆意打罵,是我這個娘沒有用。」蘇惠恨得牙痒痒,恨不得那老婆子跟賤人立刻去死。

。 從李大娘家裏出來,周煙兒一臉地若有所思。

「弟妹。」一道聲音從她的斜後方出現。

周煙兒扭過頭,驚訝地看到葉柏就站在不遠處。

葉柏跟她不熟,兩個人見面的次數都很有限,說話的次數更是寥寥可數。

「大哥。」周煙兒想了半天,才想起來葉柏這個人。

「我聽說你最近到處找人包地?」葉柏走過來,臉上帶着和煦的笑容。

「嗯。」

葉柏知道這個,周煙兒一點也不意外。事實上,全村人都知道她要包地。

有些人趁這個機會獅子大張口,像李大娘這樣提高價錢並不少。

「我父親通過關係,給我們幾兄弟找了個活,那是一個很大的工程,給的價錢並不低,一去能幹大半年。我家裏人商量過了,留下一個人在家裏種地,照顧母親和妹妹,其他的都跟我父親一起走。我已經決定要留在家裏了,那秷多地我種不了。」葉柏說。

周煙兒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你家裏要把地出租出去?」

葉柏笑了,低聲說:「你別把我賣了,我父親要是知道我跟你說這些,他肯定會抽我一頓的。」

「我絕對不說。」周煙兒跟他打保證。

出於感激,周煙兒對他親近了不少。

「你給的價格是不是過高了?」葉柏顯得很憂心。

「你覺得高,別人還覺得低,想讓我把價格再往上提一提。」周煙兒無奈地說。

「一塊地給三百錢,就算是豐收年最多也就掙這個錢了,那些人太貪心。你不要慣着他們,不然吃虧人是你。還有一個問題,你包這麼多地準備種些什麼?」葉柏是真心替周煙兒着想的,她怕周煙兒賠得血本無歸。

「不瞞你,我要種的是辣椒。」周煙兒坦誠道。

「辣椒?」在此之前,葉柏從來沒有聽說過這種東西。因此,他的表情顯得很困惑。

「是一種食物,也可能用作調料味,你可以跟着一起種,我保證不會讓你賠錢。」周煙兒認真地說。

「我家要種糧食,不然我們一家人吃什麼?」王柏覺得她有些異想天開,別人都沒有種過的東西,她卻執意要種。在他看來,沒什麼比糧食更重要了。

他着急地說:「你要想好了,一旦種下去了,後悔就來不及了。最好跟家裏商量一下,特別是葉子騫。風險太大了,我怕你會後悔。萬一收成不好,你的錢就全賠進去了,一家人吃什麼?」

「我不會後悔的。」周煙兒苦笑着說。

她原本想勸葉柏的,卻被葉柏反過來勸了。

她的作法,很多人現在很不理解。等她把辣椒種出來掙錢了,這些人的態度就會轉變了。

葉柏無奈道:「我是擔心你。」

周煙兒心裏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是她的錯覺嗎?

她總覺得葉柏看她的眼神很不正常。

她心裏怪怪的,客氣又疏離地說:「謝謝你的關心,我會努力不讓自己後悔的。」

葉柏還想再說什麼,一抬頭看到了葉子騫,他的眼睛不自在地閃了閃,下意識地看向周煙兒。

葉子騫深沉地看了葉柏一眼,葉柏心虛地垂下眼。

「謝謝大哥告訴我這些。」周煙兒客套一句,抬腳走向葉子騫。

葉子騫問:「你怎麼會跟大哥在一起?」

「無意中碰到的。」周煙兒漫不經心地說。

葉子騫往後看了一眼,發現葉柏已經不在原地了。

最近,楊柳往葉家跑的次數有些勤。

系統檢測到楊柳對她的好感,併發佈了新任務。

目前,楊柳對她的好感度為25。

每來一次,楊柳對她的好度度就增加一些。

楊柳現在就是周煙兒的迷妹。

經過周煙兒的勸說,楊柳回家勸父母跟風種辣椒。

「她瘋了,你也跟着瘋了?」楊柳的老子娘楊氏重重地把碗放到桌子上,尖聲道:「她一個女人家懂個屁。她說種辣椒掙錢就一定掙錢嗎?頭髮長見識短說的就是她這樣的蠢女人,葉子安被她禍禍走了,她現在又開始禍禍葉家其他人了。這樣的嗓門星就應該被趕出去!」

「娘,這是真的,你相信我。我親眼看見周姐姐跟福榮酒樓的東家說好,只要周姐姐種出來,那邊就一定會要。你是不知道,福榮酒樓的新菜用的都是辣椒,可多人喜歡吃了。我雖然沒有嘗過,但我覺得味道一定很不錯…」楊柳苦口婆心地勸說。

楊氏粗暴地打斷她話:「種糧食都不夠吃,還有閑功夫種那玩意!」

楊柳看向父親,眼神充滿了哀求。

父親沉默了半天,說道:「咱家就那些地,不能任由你胡來。」

「爹,我怎麼說,你才肯相信我沒有胡來。」楊柳氣鼓鼓地說。

不管她怎麼勸說,父母都不同意種辣椒。

一氣之下,楊柳跑了出去,呆在角落裏生悶氣。

她揪著路邊的野草,臉上寫滿了不開心。

胡曉桐就是在這個時候出現的。

「誰惹你不開心了?」胡曉桐面帶微笑,語氣溫柔的樣子,儼然是一個知心好姐姐。

楊柳嘟著嘴巴,違心地說:「沒人惹我。」

楊柳和周煙兒走得近,自然而然就和胡曉桐疏遠了。

楊柳在葉家進進出出的,胡曉桐全都看在了眼裏。她心裏是不舒服的,但她聰明地沒有表現出來。

以前在桃花村最受歡迎的人是她。可隨着周煙兒臉上的斑慢慢消失,皮膚變白了好幾度之後,她成了最受矚目的那一個。

最近,周煙兒又在搞包地,說是要種什麼新東西。一塊地就給三百錢,村裏人都在議論這件事。

胡曉桐不甘心被忽視,暗下決心把楊柳這個好姐妹從周煙兒身邊奪過來。

「你嘴巴撅得能掛油瓶了。」胡曉桐嘲笑道。

楊柳是個憋不住話的人,拉着胡曉桐的手大倒苦水。

胡曉桐眼神閃爍著問:「種辣椒真的能掙錢嗎?」

「真的,周姐姐不會騙我的。」楊柳說。

胡曉桐心中一動,告別楊柳之後就回了家。

吳春柳帶着幾個雞蛋登門了,她是帶着目的來的。

。 ,

第229章

「哇!耙耙,你是明星了呀,人家叫你帶鹽啦,會不會好咸呀?」

甜甜一激動,童言精妙。

蘇有晴和宋三喜,都不禁笑了。

三個花姿招展的女人,更是笑開了花。

她們來不及誇獎一下、吹捧一下這個可愛的小姑娘。

蘇有晴笑臉冷了,看著最後說話那個女人,冷道:「綠意地產中海分公司嗎?」

那女人一下子激動,熱臉如花,「是啊是啊,宋太太好漂亮啊!我們就是國內高端地產品牌綠意地產」

「對不起,我不是宋太太,是宋太太的姐姐。但是,我可以說,你們的代言,免了吧!」

蘇有晴紅著臉,冷冰冰的說。

那女人頓時笑容凝固,「啊?這女士,我們是真誠向宋三喜先生下代言邀請,而且,我們公司的實力非常雄厚」

宋三喜淡道:「三位女士,代言的事,都不要談了。至於綠意地產,更不用說了。」

「啊?」女人更懵了,「宋先生,我們可以給很高的代言價錢」

「我是缺錢的人嗎?」宋三喜拉開了邁巴赫的車門,「因為你們是綠意地產,所以,更不用說,我一生拒絕。」

很快,蘇有晴和甜甜上車。

宋三喜開車揚長而去。

三個女人傻了。

這麼豪華的車,的確不缺錢。

但這性格,太傲了吧?

綠意那個女人,真是一臉的黑。

感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她馬上給執行老總徐正龍打電話。

徐正龍,此時正帶著高小玲,準備去歐羅巴西餐廳吃大餐。

一聽到這事兒,頓時怒火衝天。

他罵道:「找宋三喜代言,你他馬的是腦子有屎嗎?他是我仇人,你不知道?滾邊兒去」

女人委屈,「徐總,我哪知道您和他的關係啊?他現在很火啊,高爾夫又是富人運動,和咱們的新樓盤也是相當匹配」

「匹配你馬個頭!閉嘴!老子不想聽了,影響我心情」徐正龍,又一通罵,掛了電話。

他和馬小玲臉上的傷,才剛剛好,準備吃頓大餐,彌補一下。

順便,他也想把馬小玲搞定。

結果,宋三喜高爾夫出彩,自己手下人又丟人。

於是,徐總很生氣!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