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5, 2021
10 Views

而經那一位麗絲小姐這麼一說,劉劍飛也不好再裝逼了,他淡淡一笑,道:「哦,這個,好像是~~~哦,我想起來了,好像是有這麼一回事情~~~那天,大概,大概是一個雨天~~~~」

Written by
banner

「是啊,那天的雨下得還很大呢!我跟妹妹正準備去采蘑菇,在營地的小巷裡,我們所看到的那一個人,好像就是你!」麗絲一臉的驚喜地說道。

。 神鈺猛地抬頭,雙腿也立馬頓住!

「嗯,臨時去了一趟公幹,你怎麼找到這裏來了?是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就是想問一下你,接下來你有什麼打算。」

霍司爵的表情極淡。

他站在那片光暈里,雙手隨意的插在西褲口袋中,身姿挺拔,但整個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卻是慵懶而又隨意的。

就連稜角分明的五官,也是雲淡風輕。

神鈺愣了愣:「打算?你是問我家裏?還是工作?」

「工作。」

「工作的話,我肯定還是在軍部繼續擔任特戰隊隊長,怎麼了?你怎麼突然問起這個來?」

神鈺非常的詫異。

因為,眼前這個人以前可是從來不會問他工作的事,他們是兄弟,平時相互扶持關心,但像這種一本正經來問他有什麼打算。

他真沒有過。

「沒什麼,我只是聽那老頭子說,白政浩垮台後,國會馬上就會舉行新的領導,新的政權產生,肯定就需要新的領導班子,你到時候會進去?」

「什麼?」

神鈺立刻睜大了雙眼:「我進去幹什麼?我又不是搞政治的,我的戰場在這裏,上陣殺敵才是我要乾的事,我跑那個鬼地方幹什麼?」

他竟然立馬就拒絕了,而且語氣還頗為激動。

霍司爵站在那,終於嘴角微微揚起了一抹弧度……

這一點,其實跟他的父親挺像,據說,當初神宗御要讓神英踏進這個政治圈子的時候,他的反應,跟眼前這個人是一模一樣的。

這叫什麼呢?

傳承吧。

軍魂這樣的東西,也不一定非要是自己的兒子繼承,只要是流淌著這個姓氏的血的人就可以了。

霍司爵最後滿意的走了。

神鈺在背後就看着他的背影一臉莫名:「他在搞什麼?跑過來,就是為了問我這個?」

剛好過來的一名指揮官:「少校,你弟弟來找你啥事啊?是不是想要你送他回家?我聽說,他馬上要帶着你幾個侄子侄女回去了。」

神鈺:「……」

回家?

他要回A市了?那他要一起過去看一下嗎?

突然間,他的心裏就狂跳了一下后,不受控制的蹦出了這麼一個荒誕的念頭來……

——

軍區附屬小學內-

溫栩栩已經帶着娃在這裏待了好一會了,無論如何,她都不會想到,今天這幾個老師為了她幾個孩子,搞出這麼大的陣仗來。

「若若媽咪,那我們就出發噢,這次徐浩浩的家長提供給我們活動的那個農莊,都是他們家自己的,就是為了想讓若若和她的兩個哥哥在離開學校前,玩的開心一點。」

老師帶着一堆孩子還有家長舉著小旗子從教室里出來的時候,看着溫栩栩,露出來的是特別真誠而又熱情的笑容。

溫栩栩更加的尷尬了。

她只是來參加女兒一個歡送party的,怎麼還玩這麼大?

「對對,若若媽咪,那個農莊我們去過的,我跟你說,很好玩,可以摘水果,還可以釣魚蝦,小朋友們一定玩得開心。」

「沒錯,我們還在那裏給你的寶寶們準備了一個大大的驚喜噢。」

「……」

看到班主任都開口了。

於是,有好幾個打扮得光鮮亮麗的家長也過來了,她們討好的給溫栩栩介紹著那個農莊,一個個的就恨不得使出渾身解數。

這樣的享受,還是第一次。

不過,也能理解,自從幾個月前,那倆小混蛋把這學校弄得雞犬不寧后,學校的人都知道了他們就是神家人。

而這段時間,隨着舒靜齋的動靜鬧出。

相信,他們也都知道了,她這個神家孫少奶奶,已經是神家當家女主人了吧?

溫栩栩沒有辦法,最後只能領着三個娃,然後和那班主任,還有一些學生和家長們,浩浩蕩蕩的一起出發了。

所幸的是,這老師也知道人太多了不好,這次出發的,不是全部。

「媽咪,你看,我都說了,不要答應來吧,你看看現在這個場面。」

墨寶就是一個口直心快的小傢伙,被逼得悶悶不樂的上了車后,坐到媽咪身邊就抱怨了起來。

小若若一看哥哥不高興了,有點委屈的小腦袋耷拉下來了。

還好,這時有個霍胤。

「不可以這樣說媽咪,媽咪也是為了讓我們開心,而且,妹妹喜歡,我們就應該陪她來,這是做哥哥的責任。」

他有板有眼的教育著弟弟。

墨寶聽了,這才羞赧的低下了頭。

溫栩栩坐在位置上,看到這三個小傢伙維護著自己,又十分團結友愛的一幕,她心裏感動的一塌糊塗。 「小媽為什麼這樣說?」姜思瑤輕輕搖頭道:「嚴氏集團的秘密恐怕是嚴經緯最珍貴的東西,他怎麼可能會告訴我!」

「最珍貴的東西?」

聽到姜思瑤的話,澹臺紅妝忍不住笑了出來,她搖頭道:「思瑤,這就是你想錯了,問你個問題,在你心中,你覺得嚴氏集團的秘密是什麼?」

「我……不知道!」

姜思瑤搖頭道:「我想,應該是一樣東西吧,它對所有人的誘惑都很大。」

「既然是一樣東西,那它就不是嚴經緯心中最珍貴的!」澹臺紅妝輕笑道:「對於有些人來說,可能利益才是最重要的,但是對於嚴經緯來說……對他最重要的或許不是利益,好處,而是感情,是人!」

嗯?

姜思瑤抬起頭,看向澹臺紅妝。

「嚴經緯還愛著你,所以……只要你願意,就可以從嚴經緯身上得到嚴氏集團的秘密!」澹臺紅妝說完這句話,目光就一直看著姜思瑤的雙眼。

「呵……小媽,你想多了!」姜思瑤搖頭道:「我和嚴經緯已經分手,我們之間,早就沒了愛了,所謂感情,都是有保質期的,我和他分手多年,所謂的愛,早已隨著時間的流失而蕩然無存!」

「是么?」

「是,我和他之間,早已沒了感情!」姜思瑤說道。

澹臺紅妝笑了笑,並沒有揭穿姜思瑤。

「思瑤,今天鳳凰山莊要發生一場好戲,你待會跟我一塊過去看戲吧!」澹臺紅妝淡淡道:「今晚,或許能讓天下人見到嚴家的底蘊!」

「小媽,我還有事要處理,就不過去了!」姜思瑤一臉歉意。

嗯?

澹臺紅妝有些異樣的看向姜思瑤,今天的姜思瑤,有些不對勁,往常,她說什麼,姜思瑤就做什麼,從來不拒絕,但今天,姜思瑤竟然拒絕了她的邀請?

「那你忙你的!」

澹臺紅妝說了句,就準備離開。

「小媽!」

澹臺紅妝沒走幾步,就被姜思瑤喊住了。

「怎麼了?思瑤?」

「小媽,我記得你之前很喜歡呆在嚴經緯的這間辦公室?是不是這間辦公室有什麼問題?」姜思瑤忽然問道。

「沒有!」

澹臺紅妝搖頭:「我就是單純的想了解,嚴經緯喜歡看什麼書。」

「為什麼?」姜思瑤問。

「了解了解,看看,怎麼對付他!要對付一個男人,首先要了解他!嚴經緯,應該是個很有趣的男人。」澹臺紅妝嘴角抹過一絲笑容,然後轉身離開。

澹臺紅妝離開之後。

姜思瑤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她緊緊捏著拳頭,美眸中帶著仇恨。

外面。

澹臺紅妝帶著流流坐電梯下樓。

「看來,思瑤猜測到了我要親自對嚴經緯出手!」澹臺紅妝淡淡道。

「啊?小姐,思瑤小姐知道你準備親自出手勾引嚴經緯?」流流瞪大了眼睛。

「從剛才的對話,和她的反應來判斷,她應該猜到了!」澹臺紅妝笑道:「我釋放出我準備親自出手勾搭嚴經緯的信息。」

「啊?」

流流美眸都瞪圓了,結結巴巴道:「小姐,你這……你這……不是讓思瑤小姐多想么!」

「就是要讓她多想!」澹臺紅妝笑道:「思瑤明明深愛著嚴經緯,但為何要和嚴經緯分手?這個原因,只有她自己知道。我現在這麼做,就是要讓她產生危機感,這種危機感,或許會讓她主動接近嚴經緯,得到嚴氏集團的秘密,那樣,我也沒必要親自出手了!」

兩人聊著,便離開了嚴氏集團總部大樓。

此時,嚴氏集團總部大樓門口。

東方先生正在緊張的等待著,他早就期待著和澹臺紅妝見面了,只不過澹臺紅妝一直呆在明珠市,一直沒機會和澹臺紅妝見面。

他為什麼想和澹臺紅妝見面?

因為他要為自己的後半生計劃,前段時間,他已經暗示了武安神帥未來的女人會是澹臺紅妝,現在輪到澹臺紅妝了,只要他找機會暗示澹臺紅妝未來的男人就是武安神帥,這樣給他們心裡暗示之下,沒準兩人真能走到一起。

只要兩人走到一起,東方先生就可以從泥沼中脫身!

於是,剛才在樓上見到澹臺紅妝那一刻,東方先生心裡就開始謀划,怎麼樣才能暗示澹臺紅妝未來的男人是武安神帥呢?離開辦公室,下樓之後,東方先生就一直在想這個問題,澹臺紅妝太聰明,這樣的女人如果暗示太明顯,絕對會引起對方的警惕,到時候就慘了!

所以,東方先生知道不能暗示得太明顯,於是他想到了一個辦法,暗示他人,間接的暗示澹臺紅妝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胖女人大吃一驚,想躲已經來不及,還好小夥子反應快,一把推開蘇瀅。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