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4, 2021
12 Views

「不成不成,這裏不成,這生活太憋屈了,周奶奶!唉~太憋屈了……」

Written by
banner

室內,狹窄的屋子裏兩個渾身是傷的人正在嚴肅地交談。

一個是身受重傷的小凌。

一個赫然是「死了」的老謝,他臉腫著,眼神中一片肅殺。

「我怎麼能相信你?」小凌對這個在海中救了自己,此刻一身傷痕的老頭並不信任。

誰知道是不是路家的反間計?

「我詐死,也是不得已而為之。我也有我的牽掛!雖然知道路老二動殺害路家的恩人,天理不容,但是我卻沒有勇氣和他正面交鋒。我只好說,我認錯了人。」

「認錯?」

「沒錯!昨天傷你的是路三,但是,其實那是路老二喬裝的。路老二的老婆子是赤門的醫女出身,在嫁入路家之前還跟黃門造假大王黃友進不清不楚……她的易容術,基本天下無敵。」

小凌皺了皺眉頭,回想着昨天的異常。的確有蛛絲馬跡。

從天只是看李三叔給孩子們做過這玩意兒,原以為就是一張皮那麼簡單,沒想到,竟然還可以讓人真假難辨的程度。

「身材也可以變?」

「完全可以!」老謝肯定道。

小凌點點頭。

「你為什麼要救我?畢竟你一直是在給路老二做事。你們的驚天大秘密,還沒有挖掘出來,你還有更多揚名立萬的機會……」

小凌最想知道,老謝背主救人,動機是什麼?

舟寶抓着一個饅頭,一邊啃,一邊拉開凳子在二人邊上坐下。

「我聽路婷婷說過,謝爺爺當年不是跟着路老二做事的,您是跟着路奶奶做事的,對嗎?我還聽說,您年輕的時候,路奶奶救過您三次命,還花錢給你娶了媳婦。是不是?」

老謝看着這個小胖子,鬼精鬼精的。

「家主對我,有再造之恩。大姐一生的願望,就是打破魔咒,讓路門恢復人丁興旺的時代,而不是血脈凋零。所以,你們來幫助路家,我是歡迎的、感激的,我決不允許路家人為了自己一己私慾,為了權利和所謂的家業,不顧路家死活……」

「當然,殺了你,剛剛發現的海宮歸誰,就各憑本事了。但是如果你還活着,你代表甘甜,代表紫門……你的話語權對他們構成威脅……」

小凌和舟寶對視了一眼,相信了老謝的話。

「那謝爺爺,您現在脫身了。路老二也不會找你家人麻煩了,下一步準備怎麼辦?」

老謝艱難地站起身,抬頭看着燈光。

「我要在暗中,和你們一起,揪出路家的幕後黑手,給路門一個安寧的繁衍生息的機會,完成大姐的心愿!」

老謝的眼睛紅了,淚水梗在喉嚨,啜泣起來。

舟寶的眼睛有些濕潤,但是他很快又機智地想到了另外一件事。

「謝爺爺,陸婷婷的媽媽最近老是往會所里和閨蜜聚會,你知道是去幹什麼嗎?」

老謝皺了皺眉頭,沉思半晌,緩緩道:

「應當是重金求子吧!畢竟,她命中是沒有兒子的。」。 一個盤旋的的龍形凹槽,出現在混元巨劍劍柄與劍身交界處。

「這是什麼?混元巨劍被破壞了?」

陸沉看着混元巨劍上形成的龍形凹槽,很是驚訝。

「吼……」

「不是,混元巨劍出現變異了。」

風龍發出一聲吼叫,透明的身體開始生成骨骼。

經脈血肉。

毛髮鱗片。

「吼……」

「我不再是元素體了,我現在有肉體了?」

風龍看着不斷形成的身體,儼然已經從能量元素體,變成一具血肉軀體。

「難道是因為你的血液?」

風龍轉頭看向陸沉,一臉不可置信,曾經獸王尋找了無數年的辦法,竟然被一些血液丹藥弄成了。

「風龍,快看你的經脈。」

風龍的經脈已經形成,其中出現一股青黑色的狂暴氣息,不斷循轉。

風龍:「這是混元巨劍的狂暴氣息。」

「吼……」

風龍的肉身逐漸形成。

一股狂暴的氣息從風龍身上形成,不斷衝擊在丹藥房內。

混元巨劍一聲劍鳴,從陸沉手中脫離,插在風龍頭頂。

「吼……」

風龍發出吼叫,身體盤旋縮小,龍首龍尾銜接形成一個圓盤。

「砰……」

混元巨劍和圓盤摔在在地上。

「風龍,你怎麼樣了。」

陸沉連忙上前撿起混元巨劍和龍形圓盤。

「唔……,我沒事,剛才哪一劍好像加強了我和混元巨劍的聯繫。」

龍形圓盤從陸沉手中飛出,重新化成龍身。

「咦?我的身體好像能在圓盤和龍身中間自由轉換。」

說着風龍又變化成龍型圓盤。

「風龍,我知道了這是什麼了。」

陸沉看着混元巨劍上出現的龍形凹槽,將龍形圓盤放在其中。

「吼……」

一青一黑兩條龍形光影出現,順着劍身旋轉前進。

龍首在劍尖觸碰,龍尾連接在圓盤上。

陸沉揮舞混元巨劍,陣陣龍吼從混元巨劍中傳來。

「風龍,你感覺怎麼樣?」

陸沉一邊揮舞著混元巨劍,一邊詢問的風龍。

攻擊中附帶着兩條龍影同時攻擊。

「感覺還不錯,我和混元巨劍的融合度加深了。」

「那就好,我好像明白這把劍的功能了。」

陸沉將龍形圓盤從劍身上扣下,將雙魚盤從天池中喚出。

「看來我想的是正確的,這個圓盤大小和雙魚盤的大小一樣。」

陸沉看着手中的雙魚盤慢慢說道。

雙魚盤在獲得陽海珠、陰海珠之後,兩者之間的陰陽平衡已經達成。

此時,一黑一白兩條魚頭尾銜接在一起,儼然是一幅陰陽太極圖。

兩隻魚眼出的陽海珠、陰海珠正散發着一紅一藍的光芒。

「小陸兒,快試試。」

風龍已經化成龍身,盤旋在陸沉頭頂,不斷催促着陸沉試一試。

「好。」

陸沉將雙魚牌貼近混元巨劍,龍形凹槽直接變成雙魚凹槽。

「砰……」

雙魚盤貼緊凹槽。

一紅一藍兩道光束從魚眼處出現,從魚眼處直抵劍尖。

陸沉轉動雙魚牌,將黑魚朝前,巨大的火光覆蓋劍身。

「喝……」

陸沉一劍揮出,身邊的桌椅直接被焚毀。

陸沉轉動雙魚牌,將白魚朝前,數丈寒氣從魚眼處噴出。

「這種感覺和喚靈的操作方式,好像是同一個原理,但遠比喚靈要來的強大。」

陸沉感受着劍身的寒氣,開口說道。

風龍:「還有什麼奇特的感受嗎?我感覺只要我在劍上,就能感受到你的攻擊意志。」

「的確是這樣,這一招能讓我和劍人劍合一,風龍你以前有見過這種攻擊方式。」

陸沉將雙魚牌從混元巨劍上摳下來,轉身對着風龍說道。

「我總感覺這把劍,還有其他的用處等待着我們去開發。」

陸沉手上握著混元巨劍,總是能回想起那把毀天滅地的巨劍。

「天地間修行者數不勝數,開創的修鍊方式也是各有不同,但是像這種將妖獸和武器結合起來的方式確實前所未見。」

「算了,等待我的事情還有很多,這件事情以後再去想。」

陸沉搖搖頭,看着風龍開口道:「風龍,你現在是什麼修為了?」

「嗯?我看看。」

風龍感受自身,一臉不可置信的置信的看着陸沉。

「風龍,怎麼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