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3, 2021
14 Views

就如追月所言,若是這些人能從這以究極器構造的殺陣中殺出來,那麼還有什麼必要去爭?

Written by
banner

直接認輸等死算了。

所以,他樂意與這些將死之人閑聊、

「既然早就知道你們的籌謀,計劃,本尊怎麼可能會沒有對策?」

林凡譏誚:「我敢保證,此時你們麾下侵入神庭的百萬人一定死絕了。」

這句話,讓被困大陣中的三人臉色都大變。

「當然,對於你們說的禁區威脅,本尊也當然想到了。」林凡譏誚。

「三小!」

葬主怒吼:「死的不是他們。」

「廢話。」林凡怒叱,道:「被子規啼道兄斬殺的,可都是你們三家的族人,小諾他們另有重任。」

「桀桀……」子規啼獰笑,道:「不得不說,林凡道友的籌謀很恐怖與周全,神庭最傑出的三小已經去抄家滅族了,所以你們少說一些威脅話,那沒用,也許就在此時,你們當做後盾的族群已經滅在神庭的鐵蹄下了呢。」

「噗呲……」

葬主頓時就咳出一口鮮血來。

「林凡!你不得好死!」

葬主怒吼。

「殺人者人恆殺之。」林凡眼眸陰曆:「若爾等沒有滅我神庭之心,又怎麼可能會遭受此難?此時自家災劫后,卻是在這裡詛咒,不覺得可笑嗎?」

「拼了!」

「殺吧!不要在多說,越說得多,越丟臉。」

「對,殺吧,區區大陣,哪怕以究極器構造,但又如何?我們又不是沒帶來族器!」

三大禁區主怒吼。

知道說什麼都沒用,只有速度逃命才是真的。

「林凡,你期望我們這些人沒有一個能活著走出去吧,不然一定會將你神庭斬盡殺絕。」

鬼精的聲音太凄厲了。

恰在此時,三路大軍跨過星海而來。

漫無邊際,且大軍之後,都有長長的押運隊伍。

那是滅掉三大禁區后的戰力品。

在小諾的授意下,他們故意弄得聲勢浩大,就是要如此高調,也唯有如此,才能震懾那些依舊在覬覦神庭之禁區。

小諾他們來了,飛到林凡身前,交代此戰的得失與損傷等。

「這不怨你們。」

聽到傷亡后,哪怕是林凡,都覺得一陣的頭暈目眩。

神庭兄弟竟然是死了足足十萬!

這還是在他設局將三大禁區主拖住,且族器不在他們族中的緣故,否則這種死傷怕是要數倍往上。

「不要放在心裏面。」

林凡嘆了聲:「神庭眾兄弟也算是死得其所,事後你知道該怎麼做。」

小諾點頭,眼眶發紅,道:「會善待他們的家人,只要我林家還在一日,舉世都不可以欺他們。」

林凡點了點頭,而後看向小天,道:「你知道領軍之苦了嗎?」

小天很沉默。

半晌后,才道:「戰爭……太殘忍,看著一個個熟悉的面容就這般死去……我不忍。」

林凡看著小天,說出一句很是殘忍,但又是最現實的話來:「你看管了,就不會有更多的感覺了。」

笑了笑,他道:「第一次領軍歸來,你兄長找我喝了一夜的酒,你比他好。」

小諾的臉上難得露出一絲窘迫來。

「好了,現在不要說其他,我們觀賞一下禁區之主到底在絕境時會有多恐怖。」

林凡開口,而後道:「這不是玩笑,對於我們很重要,可以大抵推斷出其他禁區主的實力。」

小諾等都點頭。

大陣啟動了。

可仔細看了后,林凡嘆息,道:「禁區之主,的確不是浪得虛名,在這等絕殺之陣中,竟然都能抗爭數個時辰。」

小諾道:「父親,我甚至懷疑,若非有煉天獄懸在最上方,制約了他們手中族器的威能,怕是他們能支持更久。」

林凡點頭,道:「還有最重要一個原因,他們是以本身之能催動究極器,但我卻是勾動了天地大道加持究極器,這是本質的區別。」

這山谷成廢墟,方圓至少萬丈成為不毛之地。

「葬了吧,哪怕是一角衣冠也好。」林凡嘆了聲,道:「身前是英雄,死了之後總不能讓他們無葬身之地。」

神庭中。

「神庭應該能安靜很久很久。」陳玄東開口,而後道:「可安靜之後,一定是更大的風暴,我們一定要準備好。」

林凡點了點頭,道:「就趁著這難得的安靜好好發展,我從混沌界帶來的很多東西,也可以用了。」

「會不會太早?」陳玄東皺眉。

林凡嘆了聲,道:「早就早吧,畢竟我們神庭要一直存在下去,才能去想怎麼針對未來的界戰。」。 早前,趙梓緹並不知道蘇予衡和顧念汐的關係,她不把任何女人放在眼裡。

這幾年蘇予衡的花邊新聞也有一些,不是在會所夜會小模特,就是和當紅女星吃飯,更離譜的就是他包養一個女大學生。

這些傳聞她通通不信,也根本不往心裡去,因為她知道蘇予衡不會和女人動真感情。

他是個不相信愛情的不婚主義者。

可她萬沒想到,被她忽視的緋聞中竟然有一個是真的!

那就是包養大學生。

後來她才知道,總公司職員傳的那個大學生就是顧念汐!

三年前,她提出為了穩固公司凝聚力假扮情侶的時候,蘇予衡是拒絕的,可誰知在顧念汐來紐約后,他改變了主意,趙梓緹自然以為他是為了擺脫顧念汐,才同意她的提議,她以為他是恨顧念汐的,所以根本從來沒把他們兩聯繫到一起。

就在她掉以輕心之時,給了顧念汐趁虛而入的機會!

趙梓緹從總公司職員那得知蘇予衡帶人回公司時,她整個人炸了,她這頭對外一直大肆宣揚她和蘇予衡恩愛有加,那邊他卻毫不避嫌的帶女人回公司睡覺。

她在分公司員工面前顏面掃地,覺得自己就是個唱獨角戲的小丑!

可即便這樣,她也不敢去找蘇予衡麻煩,因為她和他的關係,只有他兩最清楚,她還沒到能管得了他的份。

這尷尬局面,讓她沒辦法去處理,她只能在一個又一個來打小報告的人面前,強顏歡笑說不可能,她相信他。

所以這次趙梓緹決定主動出擊,給顧念汐一個下下馬威,讓她立刻從蘇予衡眼皮底下滾開。

趙梓緹來到二樓頂頭一間房門前,她輕推開房門,看到房間樣貌。

房間很新,應該是近幾年才裝修過,裡面有梳妝台,還有衣帽間,這間房的床單和窗帘都是天藍色,四處散發著女性的氣息。

這應該是顧念汐的睡房,原來他們是分開睡的,趙梓緹提著的心落了一半。

她繼續往上走,到了三樓走廊盡頭,看見一間卧室半開著門,裡面傳來嘩嘩水聲,她推門走了進去。

卧室很大,一進門就能看見兩米長寬的大床,床的左邊是衣帽間和淋浴房,水聲應該是蘇予衡在洗澡發出的,趙梓緹繼續朝里走,突然腳步停滯,她的目光被床上的酒紅色蕾絲睡裙吸引。

那抹極其刺眼的紅讓趙梓緹感覺心口被什麼刺了下,情緒瞬間跌進谷底。

她看向衣帽間,面色冰冷的走進去,緊接著看到的,讓她更大受刺激。

蘇予衡的偌大的衣帽間里,一半柜子掛的都是女人的東西。

柜子右邊掛了一整排連衣裙,從頭往後數少說有一百多條,這些連衣裙全部都是各大品牌的貨;趙梓緹抬眼往上看,被柜子頂層的包震驚的瞠目結舌,排列整齊的包有二十三個,大部分都是限量款,其中有幾款是她也沒買到的;柜子下層是兩排高跟鞋,款式都是大牌家的熱款。

趙梓緹扶著中間展櫃,撐著發軟的身體,當她環顧四周時,發現手扶的展櫃也別有洞天。

櫃面有很多格子,格子里擺放著蘇予衡的飾品還有各式各樣精美首飾,裡面有他帶過的袖口,有他的領帶夾還有他的領針,女性首飾有翡翠項鏈,有粉鑽耳環,還有梵家的手鏈等等。

趙梓緹深吸一口氣,看的頭暈眼花,她轉過身拉開最裡面一扇櫃門,整個人徹底奔潰。

衣柜子里一半掛著蘇予衡的白襯衣,還有一半掛著各式各樣各種顏色的性感蕾絲睡裙。

趙梓緹腦子一片空白,握著櫃門的手止不住顫抖,看著那些睡衣,腦子裡全是顧念汐穿著它們勾引蘇予衡的畫面。

她砰得將櫃門關上,強烈的嫉妒和恨將她吞噬。

「原來你不是不近女色。」

趙梓緹滿臉寫著失望,閉上眼的一刻,淚水從眼眶滑落。

與此同時,蘇予衡走進衣帽間。

「你怎麼會在這裡?」

蘇予衡脖子上掛著浴巾立在衣帽間門口,他的頭髮絲滴著水珠,臉清爽乾淨,剛洗過澡的他,英氣逼人。

趙梓緹回頭看著蘇予衡,他的態度讓她更加傷心,她知道他一向不喜歡別人踏進他的領地,可他卻讓顧念汐進來了,他還將自己的衣櫃分給她一半。

「這些都是顧念汐的?」趙梓緹臉上掛著牽強的笑容,她的性格從來不會拐彎抹角,直接開口問,「你們住在一起?」

蘇予衡拉著臉,很明顯不太高興,他將浴巾扔在衣帽間柜子里,拿起旁邊的睡袍套在身上。

「出去。」他語氣冰冷的說,對趙梓緹絲毫不留情面。

「阿衡,我希望你能分清愛和恨!你就用這種方式報復她?你讓她走進你的生活,進了你的房子,出現在你的公司,還把你的衣櫃分一半給她?你還給她買了這麼多東西!這、這就是你的報復方式?」

「Maggie。」蘇予衡厲聲,「我們只是合作夥伴,你應該清楚我不喜歡別人過問我的私事。」

趙梓緹看出他在生氣,可她也在氣頭上,「合作夥伴?難道我們連朋友都不是嗎?」

這麼多年他不可能不懂她的心?

她讓所有人都知道他蘇予衡是她趙梓緹的,就是想將他套住,可他偷偷和顧念汐開展地下情,這是為什麼!

「阿衡,你別胡鬧了好不好,顧念汐根本不適合你,她太不成熟,等她再長大幾歲,就會覺得和你在一起很累,總有一天她會離開你的!最懂你的人是我,最懂我的也是你,我們才是一個世界的人啊。」

趙梓緹走到蘇予衡面前,兩隻手抓住他的睡衣領,「阿衡,我們在一起吧,我可以假裝什麼也不知道。」

趙梓緹輕撫著蘇予衡身上的疤痕,此刻,眼前的蘇予衡挑起了她的征服欲。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