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3, 2021
15 Views

「軍子,你要想開啊!都怪我,當初真是不應該撮合你倆!」

Written by
banner

王世川怕侄子出事,莊裏庄外的尋他,最後才在河邊長滿青草的墳包上,看到了發獃的軍子。

「二大,你可有煙了?給我一根!」

軍子故作輕鬆的站起身來,接過二叔遞給的捲煙,深深吸了一口。

「忘了這個女人吧,好姑娘多得是。聽說你在籌劃窯廠,這個投資不錯,需要多少錢跟我說一聲。」

王世川痛心的坐了下來,喘著粗氣道。

「二大,這五百塊錢麻煩你帶給車文,祝賀她金榜題名。」

軍子叼著捲煙,從口袋裏掏出一沓鈔票遞給了王世川。

「你自個去趟紅石灣吧。車文那丫頭是個重情的姑娘,她明天可能就要來你家,商量填志願的事情。」

王世川悶頭抽煙,沒有理會軍子,沉陷在一片憂傷之中。

「我就不丟那個人了。二大,麻煩你今天就去紅石灣,跟車文講不要來找我了。」

「那你今後有什麼打算?和車文一輩子不見面了?」

軍子支支吾吾,王世川焦急的抬頭問他。

「昨天有個朋友從河南回來,聽他講,那邊的嵩山少林武校正在招收學生,我準備過去試試。」

軍子的心情似乎好了不少,對着空氣拳打腳踢了一番。

「學武術也算是一門手藝,我覺得你還是要跟車文見一面,把事情說清楚。」

王世川把鈔票放進了兜里,起身拍拍屁股上的草屑,又遞給了侄子一根捲煙。

「不見了!她上她的的大學,我練我的功夫。一南一北一文一武,將來誰比誰混的好還不一定呢!」

軍子徹底下定了決心,叼著捲煙大大咧咧的下坡去了。

若干年後,軍子也去了車文讀書和工作的那個南方城市,做了一家房地產公司的保安主管。

這兩個昔日的戀人有沒有再續前緣,外人就不得而知了。 顧念想,自己可能遇上了一個瘋子,這個謝四少肯定是大腦不正常的人,衝動易怒,脾氣陰晴不定,神經病自然沒有正常的思維,所以她暫時不能逆着他的意思來。

她握緊了手指問:「你知道我是誰嗎?」

「你想說你是什麼人?」謝容桓嗤笑一聲,目光里滿是嘲諷:「江亦琛包養的女人?」

顧念本想說一句你才是被包養的,捏緊了手指還是沒有說出口。

見到她臉上由白轉紅在轉白,謝容桓目光中的嘲諷更加濃烈了。

這會兒車速降了下來,顧念暈暈乎乎的大腦總算清醒了一點,她又問:「你到底想要做什麼?」

「你話很多,能不能安靜!」

顧念心想我安靜不了啊,這會兒天都要黑了,你不往城區開,往郊外開,我能安靜嗎,她皺緊了眉頭說:「你都知道我是什麼人了,你不怕得罪江亦琛?」

謝容桓嗤笑:「我的字典裏面沒有怕這個字!」

顧念拍了拍手,這會兒她漸漸想明白了怎麼一回事,她重新靠在椅背上說:「你要我做什麼,你先說吧,我得有個心理準備!」

她和謝容桓無冤無仇,更沒有得罪過他,想來想去,也就是謝錦書的事情了。

可能是她說的話不中聽了,傷了小姑娘的自尊心,她自我檢討。

謝容桓依舊沒說話。

顧念也沉默了。

外面天越來越黑,已經開始飄雪了,鵝毛般的大雪從天上紛紛飄落,本來初雪的日子她還等著江亦琛回來,給他燉湯喝,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車子開進了郊區的遊樂園,因為大雪,遊樂項目基本上都停了,就只有摩天輪還在轉着。

顧念被他從車裏面拽下來,看着在夜空中緩緩轉動的摩天輪,將疑問的目光投向他。

這男人不會要帶她來坐摩天輪吧!

…………

此刻是晚上九點。

江亦琛收到了趙明誠的電話:「江總,顧小姐她在A大門口上了一輛京都牌照的車,車子朝着郊區開了出去。」

聽到這話,江亦琛的眉頭皺得深深的,他沉着聲音:「你怎麼沒跟着?」

「那車子速度太快了,沒有跟上,不過我立刻去查了牌照,發現……」

「發現什麼?」

「那輛車是謝司令名下的車!」

京都,謝家?

江亦琛坐直了身體:「開車的人看清楚了嗎?」

「隔得太遠,沒有看清楚,不過我判斷,應該是謝容桓。」

素來謝家這個四少爺做事情就是隨心所欲,沒有一點規矩可循,他是么孫,在謝家也是受盡寵愛,所以脾氣暴虐,小時候就是有名的小霸王,沒有人敢惹。

顧念上他的車做什麼?

江亦琛放下手機,摁緊了眉心。

他最近一個人住在自己市中心另一套單身公寓裏面,強迫自己冷靜了幾天,想給彼此一個台階下,他在等顧念一個態度,冷靜下來他想,對於一個才見過幾次面的男人那麼快就喜歡上不是顧念的風格。

畢竟之前,紀衍之和她毫無交集。

那麼就算是逢場作戲,她也沒有拒絕,絲毫沒有考慮過他的感受,彷彿他的心就不會難過一般,彷彿他的心就是被她用來踐踏一樣。

真是卑微啊,在愛情里,他是最沒有尊嚴的那一個。

他想了想,撥通了顧念的手機,但是顯示是對方已經關機。

…………

顧念此刻正一個人坐在摩天輪上,她不知道自己的手機因為在寒冷的天氣之下自動關機了,她被謝容桓帶上了摩天輪,神經兮兮的謝四少此刻正坐在她對面。

氣氛有點詭異。

顧念將臉撇過去,實在不能解釋現在這一情況,也不能理解謝容桓到底想要做什麼。

剛才他要她去摩天輪的時候,顧念拉着他的袖子死活不撒手,她總覺得他會折騰出一些么蛾子出來。

顧念坐直了身體問:「等會兒可以讓我回去了嗎?」

謝容桓懶洋洋地看着她:「你急什麼?」

顧念斜眼。

她問:「你應該不是來帶我坐摩天輪的吧,你想整我對不對?」

謝容桓笑:「是啊!」

他這樣直接的承認倒是讓顧念愣住了,不知道說什麼好。

謝容桓望着顧念的臉,說實話他也有些看不懂她,在謝錦書的描述裏面,她是個腳踏兩隻船水性楊花的女人,還滿嘴謊言。

可是那天月光下,郊區的加油站,他內心卻生出了一種旖旎的心思。

甚至於在涼城的時候,他想到過她。

想到他自己憋屈的那一聲姐姐,想到了她在月光下得意的笑容。

那個時候,他甚至想過,如果以後還有見面的機會,他會不會率先開個口,可是她那天拒絕給他聯繫方式,甚至連名字都沒有告訴他。

現在他知道了她的名字,也知道她是江亦琛的人。

所有旖旎的心思在一瞬間全部都被斬斷。

這女人,大概是真的很有手段吧。

摩天輪轉了一圈從最高點到最低點停了下來,謝容桓下去之後,順勢將門關了上,顧念還沒來得及反應,摩天輪又重新開始轉動了起來,她忽然意識到什麼,去開門,發現已經從外面鎖了上去,打不開了。

遊戲現在才正式開始。

顧念看着自己離地面越來越遠,她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然後拿出手機,發現根本開不了機,因為氣溫太低,手機自動關機了。

「什麼垃圾手機啊!」

顧念氣得罵了一句,她摁着手機的開機鍵,又用手握緊了手機,嘗試着把手機捂熱,但是很遺憾,什麼辦法都嘗過了之後,手機依舊冰的像是一塊磚一樣,怎麼樣都打不開。

她從高空望下去,發現那個那個男人沒走遠,似乎就在看着她,然而隨着摩天輪到達最高點,又是下雪的原因,她已經看不清地面上的人。

摩天輪又轉了一圈,到達地面的時候卻沒有停下,又開始下一輪。

顧念不知道謝容桓有沒有走,但是她知道自己手機死活打不開,現在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當摩天輪轉到最高點的時候,她聽到「哐當」一聲,停了下來。

摩天輪好像出故障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住手!」

「我是巴塞羅娜牙公主!」

小牙擋在葉飛的面前,對著所有人大喊著,無數的精靈都是停下。

「是巴塞羅娜牙公主!」

「公主回來了?」

「是她!是巴塞羅娜牙。」

無數的精靈此時都認出了小牙,臉上帶著一絲震驚和詫異,小牙皺著眉頭,按說他們應該高興的,怎麼會是這個樣子?

那個為首的男子眼中閃爍出一絲殺機,然後便是笑意盈盈的走了上來,白色的高筒靴踏在水晶地面上,發出清脆的聲響。

「哦,原來是巴塞羅娜公主。」

「卡爾一脈卡爾頓拜見巴塞羅娜公主。」

卡爾頓直接半跪在地上,一手放在胸前,對著小牙跪拜著,低著腦袋,十分尊敬。

「拜見巴塞羅娜公主。」

那些手下見卡爾頓給小牙跪下,便也是連忙半跪在地上,都是一手放在胸前,低著腦袋,動作十分標準。

葉飛看到這一幕,內心微微驚奇,原來小牙的身份這麼高貴,她竟然是精靈族內的公主,葉飛看到這麼多人跪下,搞得自己也想跪下了,有一種不真實的感覺,自己竟然和小牙是朋友。

小牙倒付著手,滿意的點點頭。

「起來吧,你們這一批守界使者怎麼往後退了那麼多?還有人增加了不少啊。」

小牙疑惑的問著他們,記得以前他們守界不是在這個位置,起碼退後了兩千米左右,以前的守界使者都是二十多人,如今面前卻有三百多人。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