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2, 2021
10 Views

洗了澡,再吃頓香噴噴的飯,青上村村長吃著吃著,眼睛就紅了。

Written by
banner

手都在發抖。

這會子平安了,才想起后怕。

如果不是有拖拉機,靠著他們村裡這些人,頂多加高一米,怕是早就衝垮了。

一起吃完早飯,青上村這邊村民也收拾好東西準備回去。

村長和村支書商量了一會,過來找陸懷安:「陸廠長,您大義啊!」

「言重了。」

村民們忍不住停住腳步,有些好奇地看著他們。

村長搖搖頭,用力地握住陸懷安的手,用力地搖了搖:「我知道,那些布袋子……我會向上級彙報的!多謝你了!」

由他帶頭,村支書其後,深深地給陸懷安鞠了個躬。

不明就裡的村民們遲疑了兩秒,也跟著彎下了腰。

陸懷安好容易才把人扶起來,一路送到拖拉機上邊。

到了青上村,前邊是沙袋填起來的,拖拉機過不去了,村民們便都跳下車。

踩著沙袋,他們高高興興的回家。

有人突然察覺到不對,蹲下來驚呼:「這,這是布袋子!」

「布袋子有什麼……我的娘誒!」

村民們都蹲著,驚嘆感慨:「這,這嶄新的布啊……」

仔細望去,竟不止一袋兩袋。

整條長堤,上邊幾層全是這種布袋。

很顯然,爛坑村袋子用完了,直接拿新布料踩出來的布袋。

村長抽了口煙,搖頭長嘆:「這可都是我們欠他的啊……」

人家做衣裳的新布哩!

全拿來填沙子了,那陸懷安也真是,提都不提一句。

無限感慨之後,眾人再踩過這河堤,都心懷崇敬。

陸懷安這邊,也在忙著善後。

幸好衣服基本都做出來了,因著昨晚用了不少布料,所以有兩家供銷社沒法正常供貨了。

陸懷安便打了個電話,好好說了一下,會給他們降點價。

聽說他們是保護河堤用掉了,供銷社很好說話:「沒關係沒關係的啊,我們不急,真的,人民群眾感謝你們!」

村裡也在著手清理水渠里的泥沙,路上的淤泥也需要及時清理乾淨,不然拖拉機和貨車不好送貨。

一切有條不紊地進行著,人們都充滿了幹勁。

只要家還在,沒什麼困難解決不了的。

好好休息了一天一夜,第二天一早,沈茂實和孫華就出發了。

滿車的貨物,得加緊送到各個縣城去。

綜合商場這邊的貨,就只能由崔二送了。

崔二很高興,一點都不為難:「我可以的沒問題!」

這邊趙芬還在帶娃娃,沒回崗位,暫時接替她職務的是個圓臉的小姑娘。

看到崔二來,她連忙跑過來幫著卸貨。

「沒事沒事我可以的,你幫我看著車就行。」

老三也一起搬貨,利索地把衣裳掛起來。

圓臉姑娘瞅著個空隙,問他:「芬姐還好嗎?」

她聲音倒是挺好聽,崔二看了她一眼:「挺好的。」

「哦哦。」小姑娘從底下掏啊掏,拿出個布袋子,拍拍灰遞給他:「同志,麻煩你幫我把這個轉交給芬姐好嗎?就說,就說圓圓送的就行。」

崔二接過來,咧嘴樂了:「確實挺圓的。」

他說的是她的臉,圓圓不明所以,還跟著笑。

傻子。

臨到走了,他才壓低聲音問了她一句:「淮揚這邊貨賣得怎樣?」

飛快地看了眼對面,圓圓也跟著做賊一樣壓低聲音:「不大好呢,他們有人在說你們村裡遭了災,衣裳都泡了水,是真的嗎?」

崔二怒了:「沒有的事!我們衣裳好著呢!」

他這突然提高聲音,嚇了圓圓一跳,她連忙點點頭:「誒誒,我知道的,不是我說的。」

雖然是這樣,崔二還是挺生氣的。

回來給陸懷安一說,他皺著眉:「八成是黑子散布的,他這人慣會些下作手段。」

這沒啥證據,而且也只是說說而已,問題是人們信不信。

關鍵是他們村離青上村這麼近……

龔皓想起來都后怕,感慨道:「幸虧青上村沒淹水。」

不然,人家嘴一張說青上村這一片全淹了,爛坑村就在這一片兒,你說你沒淹,衣服沒事,關鍵是別人信么?

陸懷安嗯了一聲,點了支煙:「先不管,等事情發酵到一定程度上,你再這樣……」

市裡頭都知道,青河上游崩了,洪峰來的時候,青上村在搶險。

諾亞這邊衣服一上,謠言四起。

有人信,也有人不信,但多數人持觀望態度。

聽到消息,何廠長第一時間叫了黑子過來:「是你放的消息?」

「是,不過我去了一趟,青上村那堤好像沒垮。」黑子挺可惜的,嘆了口氣:「也虧得陸懷安捨得,拿新布料砸在了河堤上。」

不然這堤一崩,諾亞的衣服就必須泡過了水,沒泡也泡了。

鄧部長在桌子上捶了一拳頭:「癟犢子,運氣可真好!」

「不,不是運氣。」何廠長眯起眼睛,緩緩搖了搖頭:「趕緊撤回人手,不要再散布了,既然沒淹水,就趕緊平息,不然該鬧大了。」

黑子雖然覺得這事哪怕不是真的,也對諾亞沒好處,但廠長的話他得聽,只能遺憾地點頭:「好的吧。」

結果過了兩日,謠言不減反增。

甚至有些人還嚷嚷著要退貨,說諾亞的衣服全泡過了水,根本不能穿,穿了會得病。

何廠長氣極敗壞,把黑子喊過去,好好罵了一頓:「你有沒有腦子!?讓你撤回來聽不懂嗎?」

「我撤了啊。」

對於眼下的情形,黑子也一臉茫然:「我真的撤了!」

但是連鄧部長都不相信他,還跟著一起勸:「我知道,你在陸懷安手裡栽了幾回不服氣,但這事聽廠長的,真不能摻和了。」

黑子真的覺得,冤!

他冤啊!他真的沒有!

可是市裡頭對於諾亞的抵毀,確實是塵囂日上。

又發酵了兩天,各種言論都出來了。

聽得黑子冷汗涔涔,重新派人出去澄清說諾亞沒淹水。

可是讓人意想不到的是,居然沒人信!

他們說的還有板有眼,說什麼諾亞全被淹了,是龍擺尾,一尾巴掃開了堤。

什麼水看著看著就漲上來了,一路從青上村淹到了爛坑村,養豬廠的豬都淹死了。

說的有鼻子有眼睛的,跟在現場一般。

黑子萬萬沒想到,有朝一日,他竟然還要免費幫諾亞搞澄清,氣得他回來悶了二兩酒。

最後,上頭派了人去現場查看。

對於他們拚死護堤的結果,予以高度讚揚。

尤其是陸懷安這般為國為民竭力付出的行為,更是好好誇獎了一番。

第二日,南坪報紙就刊登出來了。

《我們萬眾一心》

裡頭還著重描寫了,青上村這次河堤扛住了考驗,專業人員勘驗出是由於拖拉機和貨車經常經過,反覆壓實,河堤才更牢固,抵禦住了這次的洪峰衝擊。

這報紙一出,謠言不攻自破,領導還嚴厲批評了這種抹黑行為。

被批評后,自然會查謠言出處。

沒辦法,法不責眾,不可能把所有人都給抓起來,只能查源頭。

一查不要緊,一查直接查到了黑子頭上。

完全無從抵賴,把黑子直接送進了牢裡頭。

7017k 姬昊重新開始打量起這個大智若妖的女人來。

許久后他才嘆了一聲道。

「柳姑娘你到底想要怎樣?」

姬昊對她實在不知該如何辦才好,殺是不可能殺的,綁定的關係存在,若是殺了,反噬所帶來的後果,自己實在無法承擔。

當初自己對她如此的排斥,便是覺得這女人太過聰明,自己留她在身旁只怕所有的秘密都會被她窺探而去。

現在自己最大的秘密既然已經被她給戳穿,便沒有什麼再好掩飾的了。

柳無雙看姬昊默認,還是有些驚訝的問道。

「難道無雙所有的猜測都是真的?」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