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111 Views

Written by
banner

天心咬著銀牙,氣急敗壞的怒吼道。

「呵呵,你不行,你的力量我很清楚,殺我,你真的不行。」

胡天聞言,頓時揚天哈哈大笑了起來。

「那就試試看好了。」

天心銀牙一咬,整個人身形一晃就準備再度衝上去。

「師姐,這種小垃圾,還需要你親自動手嘛?我來不就好了!」

一道輕飄飄的聲音驟然從遠處傳來。

天心一聽頓時身體一顫猛的扭頭看了過去。

「臭小子,你總算是出關了啊!」

天原勝緊繃的心弦在這一刻也放鬆下來,嚴肅的臉上也浮現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林逸的實力他實在太清楚了,胡天的確可怕,恐怖,可難道林逸就不恐怖,不可怕了?

「你個臭小子,總算是來了啊!」

天心扭頭看著林逸一臉燦爛的笑道,隨後雙臂一揮,宣花板斧直接朝著林逸扔了過去,「臭小子,把他給我砸成肉餅有沒有問題?」

「哈哈,師姐您開口了,那怎麼可能有問題呢?」

林逸咧嘴殘忍的冷笑道,雖然他一直在閉關,無法及時探知外界的情況,可楚紅卻不然了,所以胡天有多囂張他同樣也很清楚。

宣花板斧在手,林逸的力量頓時又上升到了一個恐怖絕倫的地步。

「你是誰?」

胡天面色頓時陰沉了下去。

天心毫不猶豫就把手中這厲害仙器丟給林逸,這讓胡天的心裡相當的不爽,在他看來,天心已經註定是他的女人了,怎麼能跟別人不清不楚呢?

「我?呵呵,我是你永遠都得不到的爸爸!」

林逸咧嘴玩味的冷笑道。

「哼!你找死!」

胡天身形晃動,在虛空中留下了一道道幻影急速朝著林逸沖了過去。

「拼速度嘛?」

林逸見狀咧嘴殘忍一笑,也猛的沖了出去,速度同樣恐怖到了極點。

「砰砰!!!」

一道道悶響聲不斷的在天空上響起。

兩人的速度都恐怖到了極點,以至於每一次的碰撞,都像是兩顆流星狠狠的撞擊在了一起一般。

那聲勢簡直驚駭世俗。

可怕的能量也在虛空之中激蕩。

每個人都被兩人的速度驚呆了,實在是太快。

在眾人的視線中,他們也僅僅只是能夠看到兩個黑點不斷的在天空上一觸即分而已,至於戰況如何,根本無人能夠看清楚。

「呵呵,你只有這麼一點實力嗎?」

正當眾人無比揪心,關注戰況的時候,林逸那嘲諷的聲音卻突然在虛空上響起。

「哼!你少在這裡得意,本少的戰鬥力,其實你能夠知曉的?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

胡天怒吼。

「嘖嘖,給老子滾下去吧!」

林逸冷笑,宣花板斧直接砸了出去,接近四龍之力轟然落下,宛如一掛天河從九天之上鎮壓而下一般,宣花板斧尚未落下,已經牢牢地鎖定了胡天的氣息。

「不好,這小子的力量,怎麼會這麼恐怖?」

胡天面色大變,神情驚恐,一把長槍悠然出現在了他的手中,狠狠的朝著天空上的宣花板斧打了過去。 赫然也是一把跳躍著仙焰的仙器。

這把武器的來歷整個胡家沒有一個人清楚,是胡天在七歲的時候突然就拿出來的,也正是因為這把武器的恐怖,胡天才能夠斬殺了一名化神期的長老。

此時長槍一出,胡青雲等人都是心頭一顫。

以胡天那桀驁不馴的性格,如果不是被逼到了絕境上,是斷然不會動用這武器的。

「難道胡天支持不住了?」

所有胡家子弟的腦海中都忍不住浮現了這麼一個讓他們驚慌失措的念頭。

若真是如此的話,那他們胡家今天就要把面子丟光了啊!

不遠千里送人頭。

這是何等的諷刺啊!

在眾人無比緊張關切的目光之下,閃爍著可怕光芒的長槍狠狠的跟林逸手中的宣花板斧砸在了一起。

「鏘!」

一道震破耳膜的聲音驟然響起。

可怕的音波,直接炸的虛空都泛起一道道漣漪。

可見這一擊的威力是何等的驚人。

「不可能,這不可能,你怎麼能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力量?」

胡天瞪著眼睛驚悚十萬分的尖叫了起來。

此時,他只感覺自己的經脈中就像是有幾百條瘋狂的巨龍在飛舞,在衝擊一般,那種經脈隨時都要裂開的痛苦簡直讓他無法忍受。

隨後。

萬眾矚目之下。

胡天整個人急速朝著地面上墜落,宛如一枚從九天之上跌落的星辰一般。

「砰!」

大地震顫,龜裂。

煙塵散去。

在殺戮台左邊數十米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黑漆漆,深不見底。

在場所有人驚呆了。

一擊啊!

僅僅只是一擊就把這個不可一世的胡天打入了地下?

「小師弟威武!」

天心抿嘴甜笑,大聲的吼道。

天諭書院的學生們一聽,一個個都激動壞了,紛紛揮舞著手臂,激動的大聲吼道。

「大師兄威武!」

「大師兄威武!」

「大師兄威武!」

一道道喊聲直衝雲霄。

心中的不爽,怨氣,也都隨著這一聲聲的怒吼消散在天地間。

可胡家的子弟此時一個個卻猶如墜入了冰窖一般驚恐。

胡天,胡家的天才,剛剛是何等的狂妄,何等的囂張啊!幾乎是壓著整個天諭書院的所有學生來打。

可現在呢,擋不住一個天命之境小子的一擊,這在他們看來簡直有種匪夷所思的感覺。

林逸看著激動不已的眾人,淡淡一笑落在了深坑邊緣,他可以感受到胡天的生機,知道對方在他那一擊之下並沒有馬上死去。

「真是個妖孽啊!承受了我接近三百萬斤的偉力,竟然還能夠活著!」

林逸盯著深坑,冷冷的獰笑道,一擊殺不死,他林逸絕對不介意來第二擊的,敢在他的地盤鬧事兒,這胡天的命運早就已經註定了。

「林逸,我胡天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

恐怖的咆哮,宛如被封印在九幽之下的蠻獸發出的一般,光是聽著聲音就讓人頭皮有種要炸開的可怕感覺。

隨後,一股狂暴到了極致的可怕氣息驟然從地洞之內衝天而起。

「轟!!!」

可怕的氣息,凝如實質,猶如一根衝天魔柱一般,撼動雲霄,擊散雲層。

而殺機滔天的胡天此時也一飛衝天,想要離開地洞。

站在地洞邊緣的林逸一看,頓時忍不住咧嘴嘲諷了起來,「你這種不入流的小老鼠,還是呆在地洞比較適合你吧!」

話落。

手中威力驚人的宣花板斧直接重重的砸了出去。

「呼!」

勁風呼嘯。

而後,眾人便清楚看到胡天就像是自己撞在了宣花板斧上一樣,腦袋跟能夠開山裂石的宣花板斧狠狠的撞在了一起。

「砰!」

又是一聲巨響,只不過這次卻夾雜著胡天的慘叫。

雖然胡天的軀體煉化的很恐怖,可架不住林逸的力量更恐怖啊!

整個地洞內也傳來了一陣轟隆隆的巨響,彷彿有無數的山石在滾落一般。

「嘖嘖,這下腦袋都要被打出包了吧!」

林逸伸著腦袋,看著黑漆漆的地洞,有些同情的吧唧了一下嘴巴笑道。

「瑪德,這個該死的王八蛋,老子一定要斬了你!」

躺在無數碎石之中的胡天,簡直要氣炸了,自從他得到了手中的仙器之後,那幾乎就是無敵的象徵。

家族的年輕一輩無人敢招惹他。

家族中的老前輩無人敢招惹他。

甚至那些高高在上,掌握族人生死的長老都不敢招惹他。

可現在。

他胡天,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林逸打進了地洞之中。

他如何能不憤怒呢?

「轟!!!」

壓在他身上的碎石直接朝著四周飛去,隨後,胡天再度衝天而去。

「吆喝,還來,給老子下去!」

林逸咧嘴大笑,宣花板斧再度狠狠的落下。

「轟!!!」

山搖地動。

胡天就像是地鼠一樣,而林逸卻成了打地鼠的,拿著手中閃爍著銀光的宣花板斧死死地盯著地洞,只要胡天敢上來,就是一板斧。

一連數十次之後,胡天老實了,不敢再沖了。

以他的強悍,此時都有種骨骼要炸開一般的痛苦感覺。

「胡天,你不是很囂張,不是要讓我的師兄弟們都跪下嘛?出來啊! 獵愛蠻妻,狂傲總裁勢不可擋 我們繼續玩兒啊!」

林逸手中的宣花板斧杵在地上,盯著深坑冷冷的嘲諷道。

「呵呵,林逸你少在哪裡得意,今天本少一定會誅了你的,你若是有膽子就下來一戰好了!」

胡天站在足足有數百米深的深坑之內,不爽的回應道。

他只是有些瘋,有些狂而已,又不是真的傻子,接連被林逸暴擊,再出去,那豈不是找死呢?

「瑪德,這小子還真是有幾分恐怖,難怪我那廢物弟弟會死在他手裡,看來,我只能從其他的我方向離開這裡了啊!」

胡天在心裡嘀咕道,壓根兒就沒去想林逸會下來,畢竟林逸現在可是佔據了天時地利,只需要守在地面上,他不管什麼時候出去,對林逸來說都是十分有利的。

「呼呼!!!!」

突然一陣急促的風聲驟然響起。

從心愛你:席少這次來真的 「什麼?竟然下去了?」

圍觀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林逸現在的優勢在場眾人誰看不出來呢?

可他竟然放棄了優勢,直接跳進了地洞內,這不是找死嗎?

最要命的是林逸連宣花板斧都沒有動用啊!

天心一看,身形一晃就朝著宣花板斧沖了過去,一把抓住這恐怖絕倫的宣花板斧就準備扔下去。

「小女娃,這是他們兩人之間的戰鬥,如果你再敢擅自干預,老夫滅了你!」

天心的小手剛剛抓住宣花板斧,胡青雲的氣息就宛如一條急速前行的巨蟒,瞬間鎖定了天心,在他看來,胡天之所以敗的這麼慘,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天心給了林逸仙器。

第一次,他一時不查也就算了。

可現在胡天明天處於劣勢之中,胡青雲又哪裡願意看著天心再幫林逸呢?

「砰!」

林逸雙腳重重的落在了地面上。

正在觀察四周環境,準備自己挖掘一條出路的胡天明顯一怔,隨後緩緩扭頭看向了背後,當看到林逸的時候,他那瘋狂,怨毒的臉頰上頓時浮現了一抹濃濃的詫異之色。

「呵呵,真是有趣,你竟然敢下來?」

胡天驚喜萬分的大笑道。

林逸沒有任何的廢話,逍遙遊全力施展,整個人快的簡直就像是一陣颶風一般朝著胡天沖了過去。

胡天一看,怒氣衝天,冷哼道:「你他馬德還真以為老子不是你的對手了?殺!」

長槍揮動,銀光閃閃照亮了整個地洞。

可下一秒。

胡天卻尷尬了,手中的長槍竟然卡在了四周的岩壁上。

「我靠!~」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