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0, 2021
14 Views

東方永和鳳洛塵都回過頭去。

Written by
banner

而且一名相貌平平的女子從身旁的巷子里走了出來。

看到她,東方永臉色大變,他氣的臉色蒼白,咬牙切齒道。

「是你!我找的你好苦。」

說話間東方永渾身的罡氣爆出。

「永哥?她是你仇家?」

鳳洛塵也滿臉的戒備,不過不過對方只是一介弱女子,他兩個大男人總不能圍毆一個吧。

況且女子的臉雖然長的普通,可是鳳洛塵對她就有一種說不出的親近感。

「豈止是仇家,我淪落到這個地步,在『狽狼』混不下去,都是因為她。」

東方永認出眼前的女子,就是早前女扮男裝逼的自己簽了賣身契還拿走了任務箱的人。

「東方永,你怎麼對你救命恩人說話的?要不是我,你早就死在喀城的深山老林里了。」

鳳白泠笑盈盈地望著眼前的東方永。

東方永咬咬牙。

「還是說,你覺得自己的命,比不上一個箱子?」

鳳白泠邊說著邊掏出了早前東方永按了指印的契約書。

「你趁人之危,那份契約書不能作數。」東方永恨恨道。

「做不做數要去兵棧看了才知道。你要毀約也成,我把這份契約書謄個百份千份的,一個言而無信的雇傭兵,我看沒有雇傭兵團肯用你。」

鳳白泠越說東方永的臉色越難看。

東方永和鳳洛塵互看了一眼,幾乎是同時,兩人身法一變一人攻擊左邊一人攻擊右邊,將鳳白泠夾在了中間。

鳳白泠早有預料。

她就如一條泥鰍,嗖的從東方永的身旁閃過,她伸手一根手指在東方永的後腦勺輕輕一彈。

東方永大怒,這女人居然還敢羞辱他。

可下一刻,他只覺得渾身的罡氣一泄,整個人都愣住了。

「你,你對我用了什麼暗器,我怎麼覺得渾身無力,我的罡氣。」

東方永忙提起罡氣,想要聚印。

可他眉心的武極印卻怎麼也凝聚不起來。

鳳洛塵也懵了。

「你們倆跟我的實力相差太懸殊了,我一根手指頭就能讓你們修為盡喪。」

跟白泠說罷,手指指向了鳳洛塵。

鳳洛塵這個憨憨,立馬就不敢動了。

「我去,永哥你真沒法聚氣了?」

東方永也嚇得不輕。

本以為對方是個卑鄙無恥的小人,沒想到對方是一個一指就能定乾坤的絕世高人?

「還真是一點罡氣都沒有了。」

鳳洛塵這下可相信了。

「前輩,我們有眼不識泰山,還請前輩饒命。」

鳳洛塵拉著東方永撲通兩聲,就給鳳白泠跪下了。

鳳白泠的嘴角不禁抽了兩抽。

看樣子,自家弟弟還真是個見風使舵的能手。

降龍針的作用下,東方永短時間內是沒法子罡氣了,這傢伙還以為他的修為被鳳白泠給廢了,此時面如死灰,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想不想恢復罡氣?」

鳳白泠睨了眼眼前的兩個鐵憨憨。

鳳凰雇傭兵團如今的規模還很小,張大發和張二發之外,就只有她和歐陽沉沉,需要一些新人。

「想!我替他回答了!」

鳳洛塵頭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

「你也把這份契約書籤了,從今往後你們倆就效力於鳳凰雇傭兵團。我聽說你們還有一名女同伴。若是再能拉攏對方一起,我不僅能幫他重新恢復罡氣,還能想辦法幫你們提升修為。」

鳳白泠把那一份契約書放到了鳳洛塵的面前。

(明智屋中文沒有彈窗,更新及時) 江小狼的話,讓現場一陣鬨笑。

因為江小狼的聲音清脆悅耳,還帶著點奶音,聽得人心口都發蘇。而且他一臉嚴肅,臨危不亂,還在維護著自己的媽媽,簡直把人們的心都萌化了。

人們不禁暗暗讚歎,果然是龍生龍,鳳生鳳,夜神的兒子就是傲氣。就憑這麼一個聰明伶俐有氣場的兒子,就算他媽是個醜八怪,那也得娶回家。更何況,他媽媽江南曦,還是那樣一位有身份的貌美如花的美人,夜神也算是一箭雙鵰,絕對沒有逃婚的理由!

那個男記者被懟得臉紅脖子粗,他瞪了江小狼一眼,犀利地問道:「既然不是江小姐逼婚,夜神為什麼不出現?他估計是不願見你們這對寡廉鮮恥的母子吧?況且,大家都知道,夜神一向不近女色,江小姐是怎麼有了夜神的孩子的?你先把這件事和大家說清楚!」

他的這話,引起了一些人的興趣,他們紛紛叫囂:「對,江南曦,你快說說,你當初是怎麼爬上夜神的床的?這孩子雖然看著神似夜神,誰知道是不是照著夜神的樣子整的啊?做沒做親子鑒定啊?」

「那是夜神,怎麼可能讓隨便一個女人爬上床?這個孩子,肯定是個野種,想讓夜神喜當爹,被夜神戳穿了,所以今天他要讓這對母子露出原型!你們還是從哪兒來,滾回哪兒去吧,別在這裡丟人現眼了,夜神是不會來的!」

這話厲害了,不但侮辱了江南曦,連江小狼都被罵了!

夜蘭舒和高子羨一直還站在大廳的門口,沒有跟進去。

她不停地給夜北梟打電話,可是一直提示關機中。

她望著前方被人們辱罵的江南曦,心頭有些不是滋味。

高子羨氣得直跳腳:「媽媽,這些人太壞了,他們怎麼可以這麼說舅媽和小狼,小狼就是舅舅的孩子!媽媽,我們去,我們去告訴那些壞人,我不許他們欺負舅媽和小狼!」

夜蘭舒卻緊緊地握著他的手,說:「你別進去,他們現在人多,我們也說不清,等你舅舅來!」

「可是舅舅去哪兒了?他太不男人了,怎麼在這個時候掉鏈子呢!」

高子羨蹙著眉頭說。

夜北梟在他的心中,一直是高大無敵的,他這還是第一次,有點鄙視舅舅。

夜蘭舒心亂如麻,在門口直轉圈,卻沒有個主意。

夜非在一邊也干著急,他不停地打電話,詢問派出去的人,可有夜北梟的消息。可是,卻沒有一個好消息傳來。

就在這時候,夜靜軒急匆匆趕來了。

江南曦給他打了電話后,他就覺得事情有些蹊蹺,就去問劉敏華,是否對夜北梟做了什麼。

劉敏華卻得意地哈哈大笑:「讓他狂妄,老天就要收拾他了,這是老天在給我報仇呢!他就不配得到幸福!」

夜靜軒氣得臉色鐵青,讓人嚴密看著他媽,而他急匆匆趕到了萬國大酒店。

他氣喘吁吁地問夜蘭舒:「姐姐,現在什麼情況?」

夜蘭舒和夜靜軒的關係一直就挺好,現在看到他,也就看到救星一樣:「阿軒,你快進去。裡面的人罵江南曦和小狼呢!罵江南曦無所謂,罵小狼不行,他可是哥的親兒子!」

夜靜軒:……他姐這腦子,還是有點糊塗啊!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到後面遠遠望去就可以看到山上有常年不化的積雪了。

戛納從他的破包裡面拿出來一件棉服。

而蘇雅從她身後的背包裡面抽出了三件羽絨服。遞給了葉秦川和葉二。

為了方便,蘇雅選的羽絨服是抽完空氣,壓縮好的,這樣不佔背包的空間。

葉秦川沒想到蘇雅連這個也準備了。他都沒有想到這些。

「這是昨天買的?」

「恩。」

「你知道這邊的氣候?」

「沒有,我找的那個藥草上面提示,就生存在這樣一個墳地方。一邊寒冷一邊炙熱。」

「怪不得,我奶奶那邊?」

葉秦川沒有說完,蘇雅也知道她想說的是什麼。

要不說這倆個人有心靈感應呢。

「葉老夫人,暫時沒有事情,但是我們只有一周的時間。」

葉秦川並沒有問,如果一周也找不到那個藥草,因為他相信蘇雅,知道她肯定有辦法,要不不會選擇這個地方。

而且對於現今這個情況,他也只能選擇相信蘇雅。

再往後走,他們就走出了大森林。

天氣也越來越冷,而戛納也越來越興奮。

「看見沒,那邊就是有好多藥草的山谷。我當初就是摔到那個地方,才看到那下面是有葯谷的。」

戛納指著前面200米的地方說道。

「你知道裡面有什麼藥草嗎?」

「不清楚,我上次來的時候,拽了幾棵藥草,回到我們村裡問的村的大夫,他和我說那些就是藥草,但是不算是特別稀有的。」

蘇雅見這情況,也知道問不出什麼來的。

看來只能自己親自去看了。

葯谷的地方對比其他地方來說,比較難走,區區200米的路程,他們走了快了20分鐘,葯谷有著天然的優勢,想要去葯谷只有一條路,一條只夠一個人行進的小路,稍不留深,就會掉到下面。

這要是掉下去不是摔斷腿就是摔斷手,特別危險。

想要下藥谷,就要沿著這個小路,一圈一圈的走下去。

而在下面也不知道等著他們的是什麼。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靠著葯谷越來越近了。

蘇雅已經聞到山谷中傳來了藥草的味道。

這個味道一般人是聞不到的,只要對藥草敏感或者有深入研究的人才能聞到。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