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20, 2021
17 Views

透露出的行動信息如此重大,哪是兩個化形修士所能決定的?海族高層商量,直系子孫聽到一言半語就很正常。白揭與烏蒙是海族妖王的兩個兒子,不出意外就是下一任的兩個妖王,現任妖王指導他們修鍊功法,也教導他們決策部署行動,只是沒有料到他倆獨自上岸行走了。

Written by
banner

烏蒙認為,老頭陽和比劍術宗的立申好說話多了,找其他人了解情況,結伴而行,還不如就找陽和。

陽和站起來問:「你們海族高層的決定?」

白揭點頭道:「我們邊走邊談。」

明君臨也站起身子,四個人漫步南下。十餘個修士猶豫不決是否跟隨而行,他們沒有想到兩個化魄強者與明君臨結隊遊歷。

白揭道:「你們人族多才多藝,不但會煉製兵器,煉製丹藥,還會陣法。我們海族的環境遼闊,但修鍊資源遠遠比不上陸岸。」

海域之中的靈氣,是大陸空氣中的靈氣浸透而入的結果。海水中沒有靈石礦脈,也沒有聚靈陣吸引天地靈氣。海族種類繁多,數量龐大,但資源短缺,修士反而不如大陸數量多。幾萬年前的兩族大戰,就是爭奪修鍊資源而起的!

「我們海族三個大王商量,準備開一個商行,與大陸修士做生意。還準備邀請大陸修士,到我們海族王宮遊玩。當然,我們海族修士,也會組織一支小隊伍,到你們大宗大派遊覽一番。兩族和平相處,友好相待,是不會變的!」

陽和問:「你們海族多少修士?」

烏蒙道:「不足一萬。渡劫境界三個,大乘境界十個,化形境界五十個。」

明君臨粗略算一下,海族強者,連陸地上強者的六分之一都不到;到岸上強行爭奪資源,那不是找虐么!

海族修士壽命攸長,在漫長的積累中,才有現在這般良好的局面。境界越高,需要的資源就越多,海族高層又不得不將目光瞄向了陸岸;強硬手段是行不通的,因為慘不忍睹的教訓歷歷在目,所以走柔和的路子,自由買賣、互通有無!

白揭道:「我們三個大王,都有子女,如果彼此看順了眼,也是可以和人族修士結為道侶的!」

陽和不置可否,他沒有妻子,也沒有道侶,兩族大事的最終決定,交給各派的高層吧,他恐怕看不到兩族修士相處的樣子了!

人族修士與妖族修士相戀相愛層出不窮,但妄想通過婚姻這座橋樑,就讓海族輕鬆走上大陸,幾乎是不可能的!能在大陸上安定生活的,也是極少數。

兩族交流的起始階段,人族不可能毫無防備!通過事物表面現象看本質核心,是人族修士的本能、是天道賦予人族的一大神通!只要海妖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那怕萬分小心,也會有蛛絲馬跡留下!

海妖族與獸妖族都是妖族,但一個種族在陸地上生活,一個種族在水中生活;十萬年下來,獸妖族與人族接觸最頻繁,衝突也較多,尤其是鹹水大陸!如果兩大妖族聯盟起來,要與人族爭奪地盤,倒是不能忽視的一件事。

三大妖王的子女千千萬,但能健康成長起來不過百,能被選中修鍊的不過十;漫長的歲月中,能陪伴妖王到生命盡頭的子女,不過兩三個而已!

人族修士競爭是通過殺戮,海族競爭是通過吞食。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強者吃弱者,是海族的生存法則!

烏蒙與白揭介紹完海族概況,就開始詢問大陸的相關信息。大陸修士多少人,最高境界什麼修為,哪個門派綜合實力最強……

在陸地上遊歷,兩個海族修士也能打聽到這些信息,陽和也就一五一十地告訴他倆,毫不隱瞞。 慕雲淺一個翻身坐起,手一揚,就要撒出迷藥。

不管來的是誰,先要把對方撂倒,杜絕對方一切對她出手的可能。

嗖,人影一閃,已到近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扣住她的手腕。

慕雲淺不驚不亂,另一隻手隨後一揚。

白色的粉末頓時飄揚開來。

「反應還真快。」夜盡天輕笑一聲,居然毫不在意這些迷藥。

「是你?」慕雲淺甩開他,拍了拍手上的粉末,冷聲道,「半夜三更闖進有夫之婦的房間,王爺的喜好果然與眾不同。」

話雖如此,她緊繃的心神卻瞬間鬆了下來。

對他,她莫名其妙的不設防。

「就寢時穿的如此整齊,迷藥不離手,你的喜好也很特別。」夜盡天看了看手上沾來的粉末,還放在鼻子底下聞。

小女人被傷害過多少次,才會有這般迅捷的反應,和萬全的準備?

很顯然的,她不是從嫁給燕王才如此。

慕雲淺也不阻止他,提醒道:「王爺若是對這迷藥感興趣,回去慢慢研究,慢走不送。」

看來他中的毒對迷藥有克製作用,算不算因禍得福。

夜盡天沒聽見一般,仔仔細細拍打著衣服上粘上的迷藥粉末。

慕雲淺看出來,他在故意拖延時間。

「有人闖進來了!」

「有刺客,快稟報王爺!」

外頭忽然響起雜亂的腳步聲和叫嚷聲,由遠及近。

夜盡天一個閃身過去,把門打開一條縫,向外看。

「買賣不成仁義在,王爺何必做的這麼絕。」慕雲淺眉心跳了跳,想打人。

憑這傢伙的武功輕功,燕王府的人怎麼可能發現他。

他不但故意露了行藏,還把人引到她這裡來,明晃晃地是要她背鍋。

合作不成,就當大家沒認識過,她也沒打算對他糾纏不休。

堂堂七尺男兒,如此小家子氣,格局不免太小。

夜盡天頭也不回地說:「你想多了。」

就沒了下文。

聽著往這邊來的腳步聲,明顯還有楚擎淵的,慕雲淺直接趕人:「你跟燕王之間的恩怨我不想知道,也不想牽扯進去,你快走,別拖累我。」

夜盡天這才回眸看她,眼神哀怨:「這麼絕情?」

慕雲淺幾步過去,就要拉開門把他推出去。

楚擎淵已經大步過來,火把映照的臉上,滿是怒氣。

「來不及了,你從窗戶出去,走!」慕雲淺把夜盡天往身後一甩,壓著嗓子吼。

夜盡天一臉無辜地說:「窗戶那也有人。」

慕雲淺回頭看一眼被火光映紅的窗戶,氣不打一處來:「你早怎麼不走!」

「我沒打算走。」

「你——」

楚擎淵一腳踹開門進來。

慕雲淺乾脆鎮定自若地站著,不打算解釋。

楚擎淵看看她,再掃視屋裡一圈,冷聲問:「方才有沒有人進來?」

慕雲淺:「?」

那麼大個人你看不見?

略一回眸,身邊空空的,回頭一看,人不見了。

吡,虛驚一場。

「本王問你話,你耳朵聾了?大半夜的不睡覺,打扮的妖精模樣,要去見誰?不知羞恥!」楚擎淵罵的極其順口。

「沒人進來,我正準備睡,哪也不去。」慕雲淺走回床邊坐下。

脊背一僵。

天殺的夜盡天,居然躲在她床上,紗帳後面!

你跑都跑了,就不能跑遠點?

楚擎淵要是一過來,她這「蕩婦」的罪名還跑的了?

夜盡天勾唇,無聲地笑。

慕雲淺眼角餘光看到他得意的笑容,很想罵一句「笑你大爺」!

楚擎淵忽然大步走了過去…… [元寶

蘇穆當然不知道自己會在無形中做了一件好事。

把一個年輕男子從一個拜金女那裏解救了出來。

要知道,蘇穆根本是連注意都注意過珠寶店裏的其他顧客的。

「蘇穆,你買了這麼貴的玉鐲,我媽媽又得念叨我好一陣了。」

看着蘇穆手上拎着的包裝盒,蔣欣軒是真的有感而發了。

蔣欣軒知道媽媽其實真的只是想見見蘇穆而已。

至於禮物的話,如果不是蘇穆堅持,蔣欣軒和自己的媽媽還真的是覺得根本就不需要的。

要知道,對於蔣欣軒甚至是整個蔣家來說,蘇穆本人才是最重要的。

還有一點,因為蘇穆是蘇氏集團的小少爺,蔣欣軒的媽媽當然是不希望讓別人覺得自己家是沖着蘇氏集團去的。

自然,做事情上白明雲也是格外的小心的。

可惜,這只是白明雲自己的想法。

對於蘇穆來說,第一次見女朋友的家長,不帶點拿得出手的禮物來,蘇穆還真的是不好意思去的。

「怕什麼,這是我挑的,你媽媽要是念叨的話,你讓她找我念叨好了。」

蘇穆說的可是雲淡風輕的很。

反正到最後軒軒的媽媽也是不可能真的找蘇穆念叨的。

蘇穆只是想讓女朋友不要那麼擔憂而已。

「說的輕鬆,我媽要是真的能找你念叨,還會一直叮囑我嗎?」

蔣欣軒小聲的嘀咕了一句。

這存粹是蔣欣軒發發牢騷而已,讓自己媽媽去找蘇穆抱怨?

蔣欣軒知道,就算自己和蘇穆結婚了,自己的媽媽也不可能做出這種事情來的。

更何況兩人還只是剛剛談戀愛呢?

不過對於蘇穆買的禮物,蔣欣軒只是擔心媽媽的念叨而已。

從蔣欣軒內心來講的話,蔣欣軒還是有些暗喜的。

不是蔣欣軒貪財,實在是蔣欣軒知道這也是蘇穆重視自己的一種表現。

如果說蘇穆不在乎自己的話,完全可以隨意的買點東西應付一下就可以了。

又何必親自出來挑,還花那麼多錢呢?

「那我們現在是直接去我家嗎?」

蔣欣軒覺得蘇穆已經買了這麼貴重的禮物了,應該是不需要再挑選其他的了。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