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9, 2021
14 Views

當然,這是通天鼎的功勞,他用出了很多禁忌之法,在林凡的強烈要求下,不去在意苦難,只求能夠快速的復原。

Written by
banner

他這具肉身很強,已經達到了當下境界的極限,但他的神魂與戰力提升得太快,肉軀強度,竟然是趕不上戰力與神魂的提升速度。

半晌后,林凡張開眸子,看向通天鼎,道:「你說地獄十八層,但我的感覺,應該是地獄十九層。」

苦笑,道:「俗世之中,凌遲便是最殘忍的刑法,但我的感覺,這蛻變,比凌遲還要恐怖。」

通天鼎點頭,道:「所以,這門蛻變之法,就叫做千刀萬剮。」

林凡看着自己新長出來的皮肉,明顯比以前強了一大截,問道:「還需蛻變多久?」

通天鼎道:「你只是蛻變了皮與肉,但脛與骨依舊老舊。」

林凡激靈靈打了個寒顫。

只是蛻變皮肉,就讓他差不多撐不下去。

那麼,蛻變脛骨的時候,又該有多恐怖?

可他也沒多說什麼,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更何況,他身負重任?

而神庭的大軍,已然在這半月內,以各種理由與方式,慢慢的將百獸山圍攏,只等林凡出關,大戰就將開始。

這段時日,巡狩大軍極為的安靜,只是鞏固了已經侵佔的地盤,竟然不再對外擴張。 「仙尊!狐仙!」被丟出來的山夙見到他們后匆匆跑來,如釋重負般鬆了口氣。

餘下的眾弟子也忙站起身,緊張兮兮的看着他們。

胭脂狐仙掃了眼受了傷的眾人,伸手丟了瓶丹藥過去,而後才看向山夙:「你們怎麼會出現在那個地方,不是說城鎮有疑后,至少要元嬰期修士帶隊才能進去嗎?」

突然被罵的山夙面上訕訕,無奈地說:「如今元嬰期的長老哪裏還能跑的過來?」

他嘆了口氣,也說:「此次也是我等託大了,原以為我們幾個都是金丹期,就算是遇見個元嬰期的信徒也能殺上一殺,沒想到卻撞見了——」

千機樓主無妄塵。

山夙猛然將話吞了回去,又對着瓊熒一行禮。

瓊熒頷首應下,直接了當的將目光落向欲言又止的千子石。

「聽聞有仙門主張以天河為界分隔兩界,可有此事?」

千子石面上一緊,緊張地彎身行禮,在短暫的猶豫后選擇了說真話:「確有此種流言。」

「凌霄仙宗可知曉?」瓊熒問。

千子石又猶豫了下:「這……樓主不在,副樓主不主張將此事告知貴宗……」

這種事,當然要先瞞着凌霄仙宗才行啊!

「而且,已經有六成以上的宗門,選擇不再派人出巡,轉而保存實力。」千子石又補了一句:「畢竟……不是每個仙門都有凌霄仙宗一樣的底蘊的。」

「我說最近怎麼遇見的人越來越少!」山夙憤憤不平地嘀咕了句:「還以為不過是些無稽之談,這些仙門竟還真敢做出這種自毀長城的事兒!」

一旁的幾個宗門弟子也是義憤填膺的咒罵着,唯有一個站在角落裏的小弟子不發一言。

聽到這些咒罵聲,小弟子忽而小聲說:「旁的仙門都選擇放棄了,為什麼我們還要出來?」

山夙一皺眉,嚴厲的看過去。

小弟子雙眼發直,渾渾噩噩地站在那裏,身上魘氣環繞:「寧玉師兄死了,寧霞師姐也死了,難道我們宗門死的人還不夠多嗎?」

呼啦一堆水從他頭頂澆下去,施法的胭脂狐仙大步上前,快手快腳的將他身上的魘氣扯了下來。

小弟子逐漸回神,他抬手摸了摸自己濕漉漉的面頰,對着胭脂狐仙獃獃地說:「狐仙長老,我們救不下他們的。」

若是他們這些人,能阻止這一城的人自相殘殺,那就算是苦一點也是值得的。

可他們救不下這些人!

大多數時候,他們所能做的不過是斬殺那個在『在自相殘殺中活下來的勝利者』而已。

既然救不下,又為何要救?

不如看着這些人相互殘殺,不如看着他們吞噬彼此,然後……

再合力斬殺最後留下來的那一人!

胭脂狐仙摸了摸他的頭,心情同樣沉重。

魘氣這東西,比蝗蟲還可惡。

這些時間來,她所救下的人也有限,更多的時候,她便也只能殺人而已。

「當年仙尊撿到我的時候,我只剩下一口氣。」胭脂狐仙清了清嗓子:「旁人也覺着我已經是無藥可救,是仙尊力排眾議將我放於識海中蘊養,而後才有了如今胭脂狐仙。」

她笑了:「而方才,我又救了你。」

小弟子微愣,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所以,哪怕只能救一個人,也還是要救,說不定那人以後便能救更多的人呢?」胭脂狐仙笑眯眯地說。

「可是……」小弟子張口。

「修者正心,能將你拉入心魔的,不是無法救人的無能為力,而是明有救人之力卻不願相救的內疚。」胭脂狐仙說:「所以,哪怕覺著救不下,也要儘力去救。」

瓊熒收回包裹了整個夢中世界的神識,又看了眼這些人,順手將人裝入自己的芥子裏。

下一瞬,雲島之上光華大亮。

山夙等人還沒反應過來,就被丟下了雲島。

而千子石和胭脂狐仙,則出現在了正殿之中。

一個閃身落在書房,瓊熒站在滿是符紙法陣的屋中,雙眼直勾勾地看向坐在書桌后的凌霄老祖。

凌霄老祖正在繪符,他放下手中染了硃砂的毛筆,含笑看向了瓊熒,沒有先問其他事,反倒是溫聲道:「回來了。」

瓊熒快步走到他的身邊,順手佈下了結界防止外界偷聽。

「還記得我與你說過的法子嗎?」瓊熒問。

這些魘氣雖然厲害,但若是以她為祭,說不定可行。

總比、總比當真毀了這世界強吧?

凌霄老祖微頓,看向她的眼神突然變了。

「大人。」主系統頗為頭疼的喚道,又改了口:「熒熒。」

瓊熒蹙眉看他,總覺着他好像有哪裏不對勁。

「這只是一個虛擬世界,唔,全息遊戲?」主系統從桌子裏出來,繞到她的身邊,伸手抱住了她:「您何必如此呢?」

「這……」瓊熒嘆了口氣,還是覺著不對勁。

「再言,這魘氣本就是這夢中世界的一部分,若想要世界穩定,這些人總要過了這一關的。」主系統低聲在她耳邊哄道:「以您為祭品封印夢魘固然可行,可您又能在這裏呆多久呢?」

「若是有朝一日您離開,封印突破,這世界必然會毀滅,屆時,對這些……呃……NPC來說,才是真正的災難。」

「況且,凌霄已經有了法子。」主系統又補了一句。

瓊熒微愣,錯愕的抬頭看他:「當真?」

主系統微微一笑,低頭在她額上印下一吻。

他再抬頭時,已經換了個人。

凌霄老祖抱着瓊熒,一時間竟有點沒反應過來。

對了,方才熒熒對他提起之前以她為祭的事兒,然後他便走了過來,對她說他已經有了辦法。

「我改良了你之前用的那個法陣。」凌霄老祖拉着她的手走向桌邊:「說不定可以封印夢魘。」

瓊熒眨了下眼睛,有些發懵:「陣法?」

「嗯。」凌霄老祖從一堆符紙中抽出一張半張桌子那麼大的宣紙。

紙上所繪製的法陣複雜,一下子便將瓊熒的目光吸引進去。

這陣法確確實實是個封印法陣不錯,可瓊熒總覺著少了點什麼。

「就算用了這個陣法,又要以什麼鎮壓夢魘呢?」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葉天聽到這話,只是開口說道:「你們兩人在黃巾大亂來臨的時候,沒有放棄城池,反而成為了守城大將,保護城內的千萬百姓。

這根本不是罪過,而是大功勞!反而是丟棄城池逃跑的都尉,犯下了大罪!

那丟棄城池逃跑的守城都尉,如今在何處?」

張遼一愣,說道:「那丟棄城池逃跑的守城都尉,帶着自己一家,逃出了城內,結果半路遇上黃巾賊部隊,全死了!」

「好了,既然那丟棄城池逃跑的守城都尉,還有他一家,都死了,我也不再追究。

不過你們兩人,立下大功,我要賞賜,這是一套神階裝備,還有聖級功法。

你們兩人得到了之後,要好好修鍊,儘快加強自己的實力。

你們兩人的實力是不錯,不過天帝城內,名將眾多,你們還需要,好好努力!知道了嗎?」

葉天看着兩人嚴肅說道。

隨後手一揮動,頓時兩套金光燦燦的神階裝備,還有兩本充滿了古樸之意的線裝書籍,一下子飛到了張遼,還有田豫兩人的面前。

張遼,還有田豫兩人看着那兩套神階裝備,還有兩本聖級功法,立刻臉上露出了無盡的興奮之色。

甚至有波光在眼中流轉,因為他們沒有想到,自己越職了,作為大漢帝國大將軍的葉天非但沒有按照法律懲罰他們。

反而還是賜予了他們神階裝備,還有聖級功法!

兩人都是跪下,連忙開口說道:「多謝主公大人!小人一定用一生的忠誠來回報主公的大恩,主公的信任!」

「多謝大將軍!小人一定好好修鍊,為大將軍而戰。」

————「叮,神話級武將,張遼張文遠,無比興奮,忠誠度+20點,如今張遼對你忠誠度達到100點,永不背叛!被殺也不背叛!」

————「叮,傳說級武將,田豫田國讓,無比興奮,忠誠度+20點,如今田豫對你忠誠度達到100點,永不背叛!被殺也不背叛!」

很好,兩人都死忠了。

葉天微微一笑。

就在幾人說話的時候,張遼突然哼了一聲,一下子身體發軟,一下子癱軟地面。

同時腹部的甲胄之處,滲出來了一絲絲的鮮血。

葉天頓時眉頭一眯,用破妄真眼掃了過去,頓時發現,張遼是受傷了。

而且是極為巨大的重傷,應該是在之前的黃巾之戰中留下來的。

「主公,文遠,之前在守城戰中遭遇了重傷,能夠堅持到如今已經不容易了!」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