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9, 2021
15 Views

所以異性相吸,除開本能,還是有道理的。

Written by
banner

逛超市買了一大堆吃食,飲料,裝滿了整整兩個推車,別說是兩天,就算呆一個月也夠吃的。

當然,包括不少生活用品就是,拖鞋,浴巾,牙刷,紙巾……能想到的,侯三生都往裡放,反正後備箱是空的。

市區到桂芳島那片區域,車程也要兩個多小時,一去一回,估計下午了。

「三生,無敵的狗糧是不是沒帶?」

後座的大黑狗一激靈豎起耳朵,這可是狗生大事。

男人想了想,歉意的扭頭看了眼大黑狗,「前面有寵物店嗎?」

「哈,真沒帶呀,無敵,你看看你主人,多沒責任心,這是要餓死你的節奏呀。」

「汪~汪……」破天荒的吠了兩聲,大黑狗平時很少叫喚,比起那些,動不動就瞎叫的狗類,不知道聰明多少倍。

「哈哈……無敵抗議啦。它在罵你呢。」

侯三生只翻白眼,滿腦子都想著她需要的東西,還好意思說自己沒責任心。

「你確定它不是在罵你。」智商開始跟著她跑……

大黑狗搖尾巴,打在靠背上「啪啪」響,它明明是興奮的開心歡呼,這兩貨怎麼能聽成罵人呢。

「那,它想拿尾巴抽你……哈哈哈……」

男人無語,心裡卻樂滋滋的,伸手摸了摸笑的前仰後合的腦袋。

「莊園那邊,還有幾個工人守著,你別出去人工湖的範圍,如果……我是說萬一,有人闖進去,你要學會保護自己……」

「知道,知道,你都說八百遍了,戳眼睛,咬脖子,踢要害,近距離就用膝關節撞。」

「嗯,還有呢?」

「還有什麼?……哦,哦,然後趕緊跑……」

「說八百遍,你都記不住,戒指呢。」

「這個啊,」舉起右手,鴿子蛋大的綠松石戒指,裡面是一個麻醉裝置的彈針,一直沒用過,還真忘啦。

「只能用一次,對付一個人,所以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不要冒然使用……」

「知道了知道了,你要老太太附身了……」

「我前面說完,今晚睡覺取下來,只怕又要亂丟,以後每天都要帶著,以防萬一,對了你不會游泳,湖水深……」

「啊……啊,好啰嗦……」

「……」

綠松石戒指抵到了男人脖頸處,車裡頓時安靜下來,就連大黑狗都吞咽了口水,關上嘴巴。

「嘻嘻……,以後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帶著。」 喬亞送來的早餐也被康拉德無視了,弗吉爾不吃是因為沒有食慾,而康拉德是因為失去了消化功能,亂吃東西容易出故障。

「殿下,多少吃點吧。」

喬亞擔憂地看了一眼康拉德說道。

「放那兒吧,你先去找傭兵公會,讓他們今天中午之前,召集至少一千名傭兵。」

「殿下,用不了那麼多。。」

喬亞悚然一驚,他以為康拉德已經掌握了家族內亂的根源,準備採取行動,但這麼多人手,徹底清洗都夠了。。。。

而且傭兵公會未必會應承這件事。

這是卡爾蒂姆城內除了教廷和商貿聯會之外的另一股龐大的勢力,傭兵們為了在受雇之時能夠受到更加公平的待遇,由幾個傭兵團長牽頭組建了這個公會。

漸漸地規模越來越大,便形成了這麼一個看似鬆散,實則為了共同利益十分團結的組織。

雖然接受雇傭,但他們的原則是不參與其他幾大勢力之間的直接火併,因為他們很明白自己這個沒有背景的組織能夠在卡爾蒂姆城左右逢源,靠的就是幾大勢力明裡暗裡的互相牽制和競爭。

他們這種看似團結但沒什麼掌控力的組織,根本就左右不了事態的發展。一旦某些平衡被打破,規則必將重新書寫,這裡還能不能有他們的一席之地可就未必了。

而且各方勢力內部都有長期受雇的組織內成員,發生實質性衝突的時候,他們便會按照協議退到一旁圍觀。

如果用莫北的話來說,那就是如果把勞務市場的大環境搞壞了,大家就要回到以前那種就業難待遇差的日子了!

喬亞覺得自己的主人也不會不明白這些道理,便試探著問道:

「您是想,以絕對人數優勢,迫使他們放棄?」

「嗯,在矛盾還沒挑明之前,將族中的部分戰力也抽調出來。」

聽到這個回答,喬亞又猜測自己的主人應該也沒有掌握實際的證據,只能通過這種方式分散削弱族中的威脅,但他們主要的守備力量都在礦區,如果那邊出了問題又該如何解決?

而康拉德接下來的一句話讓他更加無法理解了。

「然後一同順流南下,前往庫拉斯特海港協助掌控並經營蜘蛛森林。」

他猜測這樣做肯定是為了螢石,但那種助熔劑,值得花費這樣的代價嗎?

雇傭兵外出任務,傭金比守護任務要低不少,但是要負擔他們的裝備修理等開支,而除了主顧特定要求的物品或者物資外,其他戰鬥所得都歸傭兵所有。

除此之外還有高額的死亡補貼,所以主顧還必須慎重考慮雇傭人數,儘可能降低任務風險和死亡率。

一千名傭兵幾乎就是傭兵公會現在還在自由行動的成員數目,而且這明顯還是個長期任務,沒有幾個月根本完不成,這樣一支小型軍隊的開銷極為龐大。

喬亞算了算大概的數字,就開始腦門冒汗,這絕對是一場豪賭!

而以他的認知,似乎沒有什麼巨大的收益,值得主人冒這麼大的風險。

或許有,只是主人沒有告訴自己。

自己的主人在其他幾方勢力逐漸放棄對庫拉斯特海港的管控之時,依然保有一定的關注度,這才能在第一時間獲悉蜘蛛森林發現重要資源,這次前往庫拉斯特海港雖然看起來不太順利,但應該是又掌握了什麼情報。

他沒有追根問底,因為他只是執行者,除非康拉德詢問他的意見,否則他從來不主動參與決策。

不過在離開之前,他還是開口說道:

「殿下,我需要帶上定金,數目龐大,賬房暫時支不出來。」

聽到這話,遠程操控的佩羅娜清亮的眸子眯了眯,瞥向莫北,嘴巴輕輕撅起,對他獅子大開口定下的一千名傭兵頗覺怨念。

每人二百枚金幣的定金,明碼標價,不是什麼秘密。他們從布萊克口中得到的一系列信息中,對於傭兵公會這個半公開化組織的了解是最全面的。

這一口氣就要支出二十萬枚金幣,而且接下來每一天都要燒錢!

雖然之前已經商量好了,但真的要往外拿錢的時候,佩羅娜還是覺得莫北實在是太敗家了。

但她的意識還是沒有遲疑地控制著康拉德回應:

「嗯,你等一下來取。」

但喬亞還是沒有離去,又說道:

「那個,算日子,這兩天礦城那邊也要派人回來取寶石了。。。」

佩羅娜臉黑下來了,居然還要寶石!

他們對於礦城阿爾卡納斯的運營情況知之不詳,但佩羅娜是能想到寶石和冶鍊之間的聯繫的,只是不知道需要支出多少,便也只能先應下來,表示等會和金幣一起交給喬亞。

「需要寶石,冶鍊用,給多少?」

佩羅娜問莫北,臉上不自覺地帶著一絲警惕,似乎是擔心會聽到一個離譜的數字。

「用寶石冶鍊!?這麼奢侈。。」

莫北先是感到一陣愕然,但想到那些價值不知道是黃金多少倍的金屬錠,也就釋然了。

「先隨便給點吧,反正我們接下來也要去阿爾卡納斯看看,就說到時候再帶去。」莫北輕描淡寫地說著,讓佩羅娜暗鬆一口氣,但緊接著又聽到一句:

「給個兩三千枚碎裂的寶石讓他們先用著吧,冶鍊的話應該對寶石的級別沒什麼要求吧?能量中斷一下也不會直接冷卻。」

兩三千枚碎裂寶石。。

能合成十來枚完美寶石!

佩羅娜皺著小臉嘆了口氣,但是沒有提出反對。

「這是投資,會賺回來的!」莫北笑著安慰了一句,便從物品欄里往外拿金幣和寶石,開始點數。

喬亞離開之後,康拉德便將門外守著的幾名守衛叫了進去。

幾人在圓桌旁圍成一圈,如狂風過境一般,將那一桌精緻的早點吃了個乾淨,直感嘆貴族姥爺的飲食果然講究,好不好吃先不說,至少種類就很豐富。

他們意猶未盡地出去之時,心中都在想著換崗之後的伙食,之前聽到康拉德對喬亞交代過要用心準備,不知道比起這早餐如何。

話說以前在魯高因皇宮裡執勤,也從來沒有被這麼特殊關照過,想一想還有點期待。

一開始說要潛伏進他國首都之中,他們都還覺得十分緊張,但跟著大公閣下一起行動,實際上還挺安逸的。

對這些皇宮禁衛而言,這種守衛工作一點也不難熬。

和艾爾文他們恰恰相反,他們覺得這比時刻都要保持絕對警惕的野外崗哨和巡邏工作輕鬆多了,反正也站習慣了,腦子裡東想想西想想,差不多也就到換崗時間了。

他們正想著,剛換下去沒多久的莫北就帶著另一撥守衛出現了,他是來送準備好的金幣和寶石的,但還沒有開口說話,便聽到長廊的盡頭傳來一個女人充滿怒意的斥責:

「你們是瘋了不成!連我都敢阻攔!?」

「嘖。。麻煩來了。。」莫北暗嘆一聲,感覺自己的大寶劍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陸細辛傍晚時候,才回沈家老宅那邊。

剛到門口,留在這邊的祝笑笑就跑了過來:「劉老師不好了,沈老夫人生氣了。」

陸細辛微微抬了下眸子,神色不解。

祝笑笑趕緊解釋。

原來是今天下午時候,林志一個人帶著沈念羲回來,當時沈老夫人就有點不高興,覺得陸細辛對孫子不上心。

下午時,也不知道沈二叔添油加醋說了什麼,沈老夫人的怒火瞬間被點燃,整個人都暴怒了。

發話一定要好好調|教陸細辛,這幾日都不准她出門。

沈老夫人要親自帶著她。

祝笑笑越說越恨:「那個沈二叔怎麼跟朵白蓮花似的,比心機女表還心機女表,還有沈老夫人,也是老糊塗了,怎麼能……」

話未說完,陸細辛一個眼神掃過去。

祝笑笑頓時噤聲,低著頭不知所措的模樣。

陸細辛淡聲:「沈老夫人畢竟是嘉曜的生母,是長輩,即便心裡有些不爽利,口頭上也是要尊重的。」

婆媳關係自古就是難題。

沈嘉曜可以和生母有芥蒂,但這並不代表著陸細辛可以不尊重沈老夫人。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