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9, 2021
14 Views

英語也沒有例外,考得不錯,理綜的考試中,凡是記憶方面的內容幾乎就沒有丟分的地方,那些需要思考的題型雖然弱了一些,但是大部分都做了出來。

Written by
banner

當最後一門考完時,夜小瑩還真的是鬆了一口氣。

現在她真的很想要那種增強理解力的藥丸,如果服下了那種藥丸的話,估計這些知識在看了之後都能夠快速的理解,化成自己的知識。

不過,從這次考試的情況看,雖然答題的質量也一般,卻也比本校的這些學生好了許多吧。

考完了試,夜小瑩也把減肥的事情放到了第一,她還是不希望自己那麼的肥胖。

來到了操場上,夜小瑩身上是一套運動服,腳上也穿了一雙跑鞋,開始沿着操場跑了起來。

「叮,宿主是否開始啟動導引術?」系統竟然這時也跑了出來。

「啟動。」

「導引術已經啟動,宿主可以有兩種選擇,一種就是直接跑步,另一種是花費金錢來跑。」

「靠,這是一般玩家與人民幣玩家的區別嗎?」夜小瑩也是愕然了。

「理解正確,如果充值人民幣的話,1元錢掛機1分鐘。」

「1小時60塊錢,10小時600塊錢,這太划算了啊!」

夜小瑩頓時雙眼放光起來。

「宿主,每天只能夠掛機5小時。」

「才300塊錢,你早說啊!」

「充值掛機!」

「叮,已充值300塊錢,開始掛機。」

「老夜,你不是去跑步了嗎?怎麼那麼快就回來了?」宿舍的人都知道夜小瑩要去跑步,沒想到那麼快就回來了,都感覺到有些意外。

「跑步哪有睡覺舒服,我睡一會兒再去。」

夜小瑩上了床就躺了下去。

躺在床上,夜小瑩心中也在想着減肥的事情,如果自己突然間減肥了,大家會不會意外,到時怎麼樣說呢?

算了,不管那麼多了,反正女大十八變,怎麼說都有道理。

「這次也不知道我們還能不能在一個班?」李小梅也沒心思打遊戲了,在那裏說了一句。

這話頓時就引起了大家的議論。

「想都別想了,就我們宿舍的情況,能進尖子班是不可能的,但是班上的幾個帥哥有可能進入到尖子班了。」

「是啊,學習好的,又帥的人估計都離開了,剩下的就一些長歪了的了!」

「老夜,你這次還能夠爆一個冷門嗎?」

「我肯定是會進尖子班的,各位,你們也要努力啊!」夜小瑩就說了一句。

眾人都笑了起來。

李小梅道:「我們都是學渣的存在,你更是學渣中的學渣,就別做夢了。」

「我說真話你們怎麼就不信呢?」

「就你那臨時抱佛腳的情況,想都別想了,到是馮陽,指不定那小子真的能夠考進尖子班。」

「江菲菲呢?」

「不太好說,反正我們學校的學生成績也就那樣,這次的試卷聽說難度很大,就連一中的學生也在考,他們都不一定考得好呢。」

「哪裏聽說的?」

「我有同學在一中,她在群裏面說的。」

聽着大家的議論,夜小瑩看着那不停變化的計時數字,心想兩天就減一公斤,二十天減十公斤,一想到這裏就嘿嘿直樂,如果再配上跑步的話,是否還能夠加快一些呢?

看來掛機之後再去跑步也是可以的,爭取在高考前大變樣子! 「裏面很危險,如果你們願意聽我的,就在這裏等著,我進去把東西帶出來。」這是穆天早就想好的,崑崙裏面已經發生異變,他不確定還有什麼變故,帶着這麼多普通人進去,無疑是送死,還不如他一個人去,正好,他也好奇這崑崙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想一探究竟。

「那方教授你的意見如何?」畢竟她們只是護送的人,要不要進,還得聽這幫科研人員的。

「好,我們就在外面等。」看着來時的十一個人,現在只剩下七個,而『神話』的八個人,其中四個都受了傷,看着一張張年輕的面孔,方教授只能擱淺他原定的計劃。

「我跟你去,我們的教官幾個月前到這裏執行任務失蹤了,我需要打探他的下落。」見方教授已經同意了留在外面,雲溪跟李如意打了個招呼,而後走到穆天跟前說道,她們這次除去護送方教授他們以外,還有找四爺的任務呢!

「你確定?如果我說裏面的危險程度,連我都無法預估,你還要進去嗎?」

「確定!」

「我也去。」見雲溪要跟穆天進去,原本該留守的陸青青怎麼忍得住,穆天本來就看好雲溪,想要收她為徒,雖然雲溪拒絕了,但是,她可知道自己師傅還沒放棄呢,這種時候,她怎麼可能放心讓兩個人獨處。

「你添什麼亂。」穆天是說一不二,霸道慣了的人,看着躍躍欲試的陸青青,穆天有些不悅的呵斥道,他對這個記名弟子是越來越看不上眼,不說她本人和她背後的家族,扯着他的名頭在背後做的那些事情,單說她越來越不把他的話放在心上,看不清自己的位置,就足夠他反感的。只能說,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但是這個鍋,雲溪可不背,是穆天這個人容不得別人忤逆他。

「她都能去,我為什麼不能去,我剛得了把武器,若真有危險,正好可以試試威力如何,況且,不是還有師傅你嗎?師傅,師傅,你就帶着我一起嗎,好不好,好不好嗎?」為了能進去陸青青也是拼了,甚至用上了撒嬌。

「好吧,那你跟緊了。」很顯然,穆天還真吃她這一套,只是稍微猶豫了一下,就同意了。

凜冽的寒風夾雜着雪花,限制了眾人的視野,放眼望去,周圍白茫茫一片,辨不清東西南北,這是雲溪和穆天、陸青青等人進來的第四天。

「師傅,我們到哪裏了?」頂着風雪,看着依舊挺立的雲溪,陸青青有些不服輸的咬着唇,她沒想到雲溪一直都隱藏了實力,在進這裏之前,她一直以為她不過是一個體質稍微好一點身手利落一些的特種兵,沒想到她也是一個修者。

「應該是已經接近這個區域的中心地帶了。」連續四天的前行,他們沒有看到一個活物,只有漫天的風雪,白茫茫的世界,三三兩兩高地錯落的灌木叢,沒有標誌性的景色,好像到處都,也沒有日月星辰,所有的儀器都失靈,讓人辨不清東南西北。

更可怕的是,這裏對神識的壓制很厲害,至少對雲溪來說,是如此,她現在的神識只能看到周圍十米範圍的景象,還不如眼睛看的遠。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她的功法能吸收任何能量,還有紅蓮業火傍身,在這裏她倒是沒感覺有多寒冷,不像陸青青,隔一段時間就需要穆天為她輸送靈力用以禦寒。

「我好像看見前面有個東西在動。」極目遠眺,風雪阻礙了視線,看什麼都是模模糊糊的,剛開始雲溪只以為那是被風吹動的灌木,可是,漸漸的感覺不對,因為那個東西在移動。

「哪裏?我怎麼沒看見?你是眼花了吧!」陸青青對雲溪的針對在穆天的縱容下已經明目張膽,現在,穆天很明顯的已經打消了收雲溪為徒弟的打算。

因為『無上』功法的特殊隱蔽性,之前他一直以為雲溪是沒有修鍊的,所以才執意想收她為徒,直到這裏,見識了雲溪的能力后,估摸着她的修為,才發現,他小看了這丫頭,她說的沒錯,她確實是有老師的,沒有老師,怎麼會如此年輕就已經分神後期的修為了?

「九點鐘方向,那個白影,你仔細看,是不是在移動。」在這種未知的環境,男主一個人就夠她喝一壺的情況下,面對陸青青的各種言辭挑釁,雲溪只選擇視而不見,沒辦法,干不過人家,她還想依靠男主逆天的運氣,找到四爺呢!至於穆天前後態度的轉變,她大概能猜到,卻不會解釋,畢竟,從一開始她就沒有拜他為師的打算。

「真的,師傅,真的有個東西在動。」

「我看見了,是一個人,走,過去看看。」聽到穆天的話,雲溪很確定,他的神識應該也被壓制了,很可能比她壓製得更加厲害。那這個地方就有點意思了啊!

看着並不是很遠,可是真要走過去,可是不那麼容易,漫天風雪,刺骨的冰冷,每一步都極其耗費人的體能,若不是她功法突破到青階,現在已經能自主修鍊了,還有紅蓮業火在,可能,早就被凍成了冰坨子。

慢慢的接近,才發現,那是一個很寬,很長,似乎看不到盡頭的河,當然了,目前是冰凍狀態,讓雲溪驚訝的是在冰河上面的那可以稱之為房子的建築物,之所以這麼說,是因為,那房子也是冰鑄成的,和周圍的景色融為一體,不注意根本發現不了。

而之前,他們發現的那個移動的物體,此刻正站在冰屋前。那是一個人,男人,身上裹着不知名的動物皮毛,兜頭蓋臉,只露出一雙毫無感情的眼睛。看着他們的出現,沒有絲毫意外,或者說,他看他們的眼神就如同看周圍的死物一般,不帶一絲人性化的情緒,還沒等他們走進,就已經自顧自的進了屋子。

「師傅?怎麼辦?」被男人的態度驚了一下,陸青青抱着自己愈發冰冷的身子,哆嗦著嘴唇看向一旁的穆天。

「進去看看。」那個冰屋的門並沒有關上,看着凍得瑟瑟發抖的陸青青,又看了看全程面無表情的雲溪,以及周圍一直都不曾停歇的風雪,穆天決定還是在這裏修整一下的好,看那個男人的樣子,該是在這裏很久了,或許可以找他打探一下這裏的情況。

冰屋不大,但是比雲溪預想中的要好,裏面有一個小隔間,放着一張同樣是冰做的床,門也是冰做的,將門關上,擋住了風,瞬間就覺得暖和了不少。 「你究竟是什麼東西!」張玄疑惑了,看著眼前的古人他不由得問道。

「這麼多年了,我終於重見天日了。」那人並未直接回答張玄,而是得意的笑道。

「邪祟之物,休得猖狂。」

張玄緊握著他的桃木劍,壯著膽子就沖向前。

「哈….」只見那個恢復成人樣的屍體張開嘴巴哈了一大口氣,口氣很臭,然後猛的就沖向張玄。

兩人扭打在一起,而張玄根本就是那個東西的對手。

幾下,張玄就被打得吐出了獻血。

「你究竟是什麼東西,怎麼會這麼厲害。」張玄強忍著疼痛。

「當初,我是朝中一位神算天師,想不到被奸人所害而死,可是我早有預料,讓後人將我葬於這片至陰之地來輔助我修鍊。

本來要不了多久就能修鍊完成重出於世了,可是關鍵之時卻被你們這些不識好歹的東西給打擾了。

不過這並沒有對我造成多大的影響,只是還差那麼一點點而已,不過對付你們,簡直就是綽綽有餘。」

說完,那人不人鬼不鬼的東西又朝著張玄攻擊。

張玄在他的手裡毫無反擊之力,只能任由他打。

「去死吧,你這個臭看風水的。」

就在這時,程慕凡的車駛來了,停下車,程慕凡立刻下車快速的沖向張玄這邊。

程慕凡邊跑邊從袖子里取出金錢劍,金錢劍的速度更快,瞬間就刺向那個所謂的天師。

那天師見狀迅速躲避,金錢劍便立刻回到程慕凡的手裡。

「你這小子是誰,倒是有兩把刷子,我險些就被襲中。」

「你管我是誰,反正比你厲害就得了,看你這人模鬼樣的,頭頂還纏著一條小蛇,怎麼,你參加時裝大賽啊。」程慕凡上下看了看天師。

「笑話,這條小蛇可是我收來培養的靈修,要不是有它,我又怎麼能在這裡呆那麼久呢。再說了,你別看它現在個子小,等會兒你就知道了。」那個天師洋洋得意。

「哦是嗎?那我倒要好好瞧瞧了。」

說著,張玄閃到一旁,程慕凡開始和那個天師打鬥。

從招數上來看,那個天師的招式的確很古老,而程慕凡就顯得入流很多。

程慕凡的金錢劍威力很強,不一會兒那天師就落了下風。

「好小子,你別得意,馬上你就知道我的厲害了。」只見那天師立即盤腿而坐,閉上眼睛,口中念著口訣。

忽然,他頭上的小蛇有了動靜,不只是在像剛才那樣吐著信子,而是兩眼發光,身軀也在慢慢變大。

「我去。。。這什麼玩意兒!」張玄看著正在逐漸變大的小蛇驚訝道。

那天師則是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讓你們見識見識我這猛蛇的威力。」

那小黑蛇現在成了一條大猛蛇,工人們站在遠處看到此情此景都愣住了,目瞪口呆的看著大蛇。

大蛇沖著人們發出一陣嘶吼,很是嚇人。

「好傢夥,小爺我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大的蛇,今天我就會一會你。」

說著,程慕凡就做出備戰的姿勢。

大蛇兇猛的撲向程慕凡和張玄,程慕凡身形一閃躲過了,張玄連忙後退。

忽然,大蛇的尾巴一甩,直接就把程慕凡和張玄給撞飛了出去。

兩人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張玄傷上加傷,還是程慕凡將他給扶起來的。

程慕凡看著眼前兇猛的大蛇,此時他的內心不免有些擔憂。

翻了翻包,沒有一件東西適合對付眼前的大蛇,無奈,程慕凡只能撿起地上的鋼筋和大蛇對抗。

可是大蛇的皮很硬,鋼筋也無法穿透。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