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8, 2021
19 Views

……

Written by
banner

紫府聖女陸瑤並未停留,剛一現身就直接邁步踏上了化龍天路。

紫府聖女的紫氣與紫夢惜的紫氣完全不同,紫夢惜的紫氣乃是紫薇帝氣,更側重於高貴。

而紫府聖女的紫氣宛若天道凝成,帶有一種玄之又玄的道韻,令人不自覺的沉浸其中。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蒼白男子進入到洛城的地下排水系統。

臉上浮現著開心的笑容。

哼著不知名的曲調。

朝著排水系統的深處走去。

這裡污穢腐臭,行走在兩側站台上。

迎面撲來的都是讓人作嘔的味道。

強忍著怪異的氣味。

季賢遠遠地跟在蒼白男子的身後。

從排水系統走出來到了一處森林之中。

這裡是?

從排水系統中走出來的季賢,打量著這處看起來頗為陰森的森林。

心中稍微一沉。

如果他沒有猜錯的話。

這個地方好像是洛城邊境不遠處的森林中。

而就在季賢想到這裡的時候。

蒼白男子緩緩的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他微微抬頭,看向陰森森林中的上空。

只看到枝丫繁茂,遮擋著上空的陽光。

唯有些許的斑駁,照耀在他的身上。

讓蒼白男子的臉上更顯陰森。

「後面一直跟著的兄台,不知道可否出來見上一面,我聞到了你心中那潛藏著的慾望了。」

蒼白男子的話音落下。

周圍沒有任何的響動。

蒼白男子沒有在意。

只是繼續說道:「相較於黑市中的混亂環境,越是人煙稀少的地方,我的嗅覺就越加的靈敏。」

「本來還不太確定,但現在我已經確認了你的身份。」

「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你應該就是人偶御行的副部長,季賢大人吧!」

季賢聽到蒼白男子稱呼自己為大人。

臉上閃過一道得意的神色。

披著黑袍的他,從陰影之中走了出來。

只聽到他對著蒼白男子說道:「沒有想到你居然能夠猜出我的身份,你是怎麼做到的?」

說到這裡。

季賢的眼神之中閃過一道警惕的神色。

別看他長相猥瑣,但是對自己的安危,他向來是放在第一位的。

如果一旦發生什麼超乎季賢自己想象的事情。

那麼他不會有任何猶豫,直接轉身逃跑才是王道!

蒼白男子背對著季賢,大拇指摩挲著手杖,道:「季賢大人的威名,我想整座洛城人民都聽說過了吧!畢竟那可是洛城人偶御行的副部長啊!」

季賢的臉上滿是驕傲的神色。

他稱讚道:「不錯,你說的這個話我愛聽,既然你認出我的身份,那麼就將你手中的古代符文石板交給我吧,我可以放你一條生路!不然的話……」

季賢說到這裡,那猥瑣的眼睛微微眯起。

整個身體都微微的弓了起來。

熟悉季賢的人都知道,這是季賢準備進攻的動作。

但對於季賢這般動作。

背對著季賢的蒼白男子,就像是沒有看到一般。

他伸出帶著白色手套的手,將古代符文石板高高的舉起。

讓那透過斑駁樹影照射下來的陽光,落在了石板之上。

只見他眼睛眯起,對著季賢說道:「季賢大人,你可知這枚古代符文石板代表著什麼嗎?」

沒等季賢說話,蒼白男子繼續說道:「這枚石板代表著永生!金錢!權利!力量!代表著世間一切的奢華!」

「難道季賢大人,你就不想要將關虎斬殺,自己成為人偶御行的部長嗎?」

蒼白男子就像是一個惡魔一般。

說出的話語,在季賢的耳邊不斷的回蕩。

季賢神情微變,道:「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很簡單,只要季賢大人您幫我布置血之符文,那麼我就能夠讓你成為洛城的部長,並且讓關虎死無葬身之地!」

頓了頓,蒼白男子的嘴角微微上揚,道:「季賢大人,您覺得我這個提議如何?」

不知道為什麼。

季賢只覺得自己心中的慾望,好似在無限的放大。

特別是在聽到蒼白男子的話語之後。

季賢只覺得自己心中,對於洛城人偶御行部長之位更加的貪婪!

那個位置本來就是屬於他的。

是關虎自己不想要讓賢的!

念及至此。

季賢的拳頭緊握了起來,臉上更是閃過一道陰翳。

而就在這個時候。

蒼白男子在季賢心中的慾望之火上,更是增添了一抹助燃劑。

「只要您願意幫助我,只要一個星期,我就能夠讓你成為人偶御行的部長!」

伴隨著蒼白男子的話音落下。

季賢的心中下了決心。

「好!你告訴我要如何做?!」

「很簡單,您所要做的就是不斷的殺人,然後將他們身上的血液,化作血之符文即可,至於這套符文我會親自教導您的!」

大約半個小時的時間。

蒼白男子將這一套血之符文盡數交給了季賢。

然後便看到季賢,從自己的視野之中離開。

「呵呵!越是充滿的慾望的人,就越會被慾望所吞噬。」

「這一次又辛苦你了呢~慾望!」

伴隨著蒼白男子的話音落下。

只見他緩緩的拿起了手杖。

露出了手杖的頂端。

只看到手杖的頂端,就像是一隻怪異的眼睛一樣。

在那裡一眨一眨的。

好似聽到了手杖的回應。

蒼白男子臉上露出了一抹笑意,「距離召喚偉大邪神又踏出了一大步呢!」

「想來用不了多久,我等信徒便能夠投入邪神那溫暖的懷抱了呢!」

說完。

蒼白男子便將自己的手杖型人偶·慾望,收回到了契約空間之中。

隨後便朝著森林深處的黑暗御行走去。

而另一邊。

季賢乘坐飛羽鳥,回到了人偶御行之中。

剛進大堂中。

關虎便緩緩的睜開了自己的雙眸,看向眼前的季賢,沉聲問道:「季賢,這一次的行動怎麼樣?有調查到古代符文的蹤跡嗎?」

季賢眼睛微眯,用手捋了捋嘴唇上那幾縷鬍鬚,笑道:「部長大人!我去黑市之中仔細的調查了一番,這個古代符文就是一個子虛烏有的事情!」

「也不知道情報部門那些人,究竟是怎麼調查的!連真假信息都分不清楚!」

「而且我覺得黑市那邊實在是越加的猖狂了!是時候狠狠的打擊一波了。」

季賢對著關虎說著當時的情形。

聽聞季賢的話語。

關虎在沉默了片刻之後。

便對著季賢說道:「黑市確實要狠狠的打擊一下了!不過暫時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古代符文的事情我知道了,季賢你可以退下了。」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