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7, 2021
17 Views

恍惚間,他彷彿聽到了耳邊有一陣莊嚴而肅穆的聲音響起。

Written by
banner

整個人都沉浸在了其中。

那是對道的理解,對佛的理解。

是一種如來不曾去思考過的路。

這條路新奇無比,很快就讓如來深陷其中。

漸漸的,如來佛祖的面前出現了一個模糊的人影。

此人盤腿而坐,周身充斥着無數的霞光。

如來佛祖身子一顫,知道這些霞光的盡頭便是道。

三千霞光,每條霞光的盡頭都代表着一個道。

這是三千大道的化身!

如來佛祖神情激動,這還是他第一次看到三千大道的模樣。

他順着三千大道看去,最終,三千大道的盡頭都沒入了一個人的體內。

霞光瑞彩,可那人卻是一片陰影。

饒是如來佛祖修為通天,此時也看不清對方的真面目。

對方給他的感覺彷彿就是深不見底的一個深淵。

那人似乎不在,可又像是就端坐在那裏似的。

就是這種神秘感,讓如來佛祖不敢輕舉妄動。

難道此人就是三千大道的化身嗎?

又或者說,三千大道只是他釋放出來的,還要凌駕於三千大道之上?

可是在三千大道之上,真的還有更加至高無上的存在嗎?

第一次,如來佛祖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原本在他的認知當中。

道祖鴻鈞已經是修鍊者的極致了。

但就算是這樣,道祖鴻鈞也只是三千大道其中之一的掌道者罷了。

三千大道匯聚於一身,這人的修為該有多恐怖啊。

更別提凌駕於三千大道之上了。

這樣的境界,如來想都沒有想過。

不知道什麼,追求了道意無數元會的如來已經老淚縱橫。

此時的他才發現,自己以前走的路是多麼的愚蠢。

三屍境界,不過是在一個緊緊束縛著自己的軀殼罷了。

自己就算是再怎麼掙扎,也掙脫不開天道的束縛。

三屍境界就是天道的一個謊言,自己不過就是天道用來強大自身的棋子和養料罷了。

難怪孔宣和大鵬他們在見到了黃仙師之後會接連成聖。

並不是他們的資質比自己好多少,而是他們看清楚了三屍並非終點,只不過是起點罷了!

破而後立,之後將三屍斬盡,重修法則,才是修鍊的正途啊!

如來佛祖悔恨不已。

同時也意識到了黃楓的強大之處。

原來對方早就知道自己來這裏的目的了。

而且一句話不說,只是用一杯茶就讓自己明白了自己這麼多年都沒有明白的道理。

不愧是高人,連教育人的手段都不同啊!

想着,如來佛祖已經睜開了淚眼。

黃楓一臉疑惑地看着如來。

心想:他們這些修佛的是不是一個個的腦子都有病啊,到自己這裏來之後,不是哭哭啼啼,就是大喊大叫的,跟犯病了一樣。

以後老子可要離修佛的人遠一點兒,腦子都不正常的!送走了奇洛教授,梅林朝對角巷北側的古靈閣巫師銀行走去。

很快,來到了一個高高聳立的雪白大理石建築面前,在一眾對角巷店鋪的中間非常顯眼。

走過一個亮晶晶的青銅大門,門口站著穿猩紅鑲金制服的妖精守衛,很有禮貌的給來人鞠躬。

梅林習慣性輕輕點頭回應,穿過第二道刻有很多文字

《行走在諸天的法師》第94章古靈閣 夜深人靜時。

四個人喝酒,醉了兩個。

只有若晴和戰寧這對姑嫂倆保持著神智,沒有喝醉。

秦叔在差不多的時候就打電話給凌煜。

凌煜不知道在做什麼,接電話時挺惱火的。

「凌先生,我是秦叔。」

「秦叔?」

凌煜意外地重複一下,隨即問道「怎麼了?」

「楊小姐陪我們家大少奶奶喝酒,不勝酒力,現在醉得不省人事了,我不知道楊小姐的家人電話,只好聯繫凌先生了,凌先生現在過來接楊秘書還是?」

凌煜沒好氣地道「你們大少奶奶好端端的幹嘛約楊語彤喝酒,有……哦,我明白了,秦叔,戰爺還好嗎?」

凌煜以為若晴約楊秘書喝酒,是因為唐千浩和陸非歡結婚了。

哪怕婚禮上鬧得很難看,最後,陸非歡還是跟著唐千浩回了唐家別墅。

「大少爺很好。」

「秦叔你能安排人送楊秘書回來嗎?」

秦叔直接拒絕「不能。凌先生要是不來接,我就讓人把楊秘書扔到酒吧門口給人撿屍。」

凌煜「……戰爺教你這樣說的吧?」

秦叔是個溫和的人,怎麼可能做出這麼心狠的事情來?

必定是戰博吩咐的。

「凌先生來與不來?」

凌煜沉默了片刻后,說道「我一會兒就過去。」

終是不敢和上司比心狠。

得到了答覆后,秦叔才掛電話。

然後又通知戰亭過來把寧婉兒帶回去。

戰亭得知寧婉兒喝了個大醉,過來帶人時,俊臉黑沉沉的。

若晴想,如果她不是他的大嫂,戰寧不是他的小妹,估計戰亭會一拳手揮過來。

「喝酒……男人嘛……滿大街都是……離了誰都能過下去……」

寧婉兒醉了,都還在呢喃著安慰楊秘書的話。

戰亭去扶她,她還推戰亭。

「辣椒,回家了。」

戰亭扶住她要滑下地的身子,然後把她抱了起來,本想狠狠地瞪大嫂和小妹兩眼的,眼角餘光捕捉到大哥的身影了,戰亭慫慫地抱著他家辣椒回家。

「阿寧,你自己能走回去吧?」

若晴關心地問著小姑子。

「我又沒醉,可以自己回去。大嫂,很晚了,我回去休息,明早我再過來和大嫂一起去富貴步行街。」

若晴笑笑,「我明天可能沒空去逛街。」

欠戰爺太多禮物未做出來。

「大哥拜託我帶你去富貴步行街掃貨的,說你的衣帽間衣服太少,包包也少,鞋子也少,他覺得他當丈夫的不夠稱職,要彌補你。」

若晴微愣,隨即笑得更歡更甜了。

「我上班的時候都是穿著工作服,衣服夠穿了,逛街的話,我更想你大哥陪著我。」

但戰爺還沒有完全康復,無法陪著她逛街。

若晴的內心深處還是有失落的。

戰寧看向走過來的大哥,站起來,俏皮地對若晴說道「大嫂,我大哥出來了,你跟他說吧,讓他陪你去逛街買衣服。」

然後,她嘻嘻地笑著跑了。

若晴扭頭,見戰博是走出來的。

她忙起身去扶他。

「小心腳痛。」

「輪椅就在屋門口,走幾步路,不會腳痛的。」

戰博看了看趴在桌面上睡著的楊秘書,說道「楊秘書被調到我身邊開始,從來沒有喝醉過。」

凌煜終究是傷了這個姑娘。

「凌總特助會後悔的。」

楊秘書這麼好的姑娘都不要。

若晴想到了自己的兩個哥哥,都未婚,也沒有女友。

在她眼裡,她的兩個哥哥都是好男人,不知道楊秘書能不能看得上她的哥哥?她可以幫大哥牽線的。

「等到失去才知道珍貴,基本上都沒有了機會。」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