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1 月 16, 2021
21 Views

「一點職業道德都沒有,簡直是個垃圾!」

Written by
banner

侯律師轉頭憤然瞪了方玲一眼,最終還是忍下了這口氣。

不管怎麼樣,他得給林漠面子。

開車離開別墅,侯律師立刻在自己的律師群里發了一條信息,把這件事大致說了一遍。

這一下,律師群直接炸了,所有人都表示沒見過這種奇葩,同時表示絕對不會接這個案子了。

別墅內,方玲還一臉不服氣:「林漠,你找的這什麼律師啊?」

「還自己人,熟人呢?」

「我看啊,這專門是來坑人的。」

「熟人才會坑熟人,這叫殺熟,明白不?」

林漠皺眉:「三姨,侯律師是有專業素質的,不可能做這種事。」

「再說了,咱們之前也說過,這筆賠償,我們會出的。」

「你生什麼氣啊?」

方玲立馬瞪眼:「廢話!」

「錢是你們出,但也不能被人坑啊。」

「你以為掙錢容易啊,說多少就多少?」

「我也是為我姐操心,你是不是跟那律師串通好的,故意多騙六十萬啊?」

「不對,這事,我估計連十幾萬都用不了,你是不是想大賺一筆?」 系統還剩三個技能,說實話,白羽真沒自信能三招內打敗這個和尚。

不過他是怎麼死的?

就憑他的戰力估摸著能把冥界給掀翻了吧…

和尚對於白羽的回答也有些意外。

「你…還有餘力?你到底是什麼境界?」

和尚很納悶,他竟然看不穿眼前這人。

剛剛那一招大羅法相可消耗了他不少法力,要是對方再來個威力相當的招式,他可不見得能頂住。

白羽這時喊道:「你準備好了嗎,和尚?」

和尚深吸一口氣,他這輩子沒慫過,哪怕面對自己老師。

眾佛都以為他在佛祖課上打瞌睡,實則是他在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老師所講佛法的不認可。

佛祖說的,就一定全是對的嗎?

他倔強道:「來吧!」

白羽點擊系統面板:

【冥息】

地面忽然沸騰起來,可沸騰的不是水,而是不斷湧出的黑色煙霧。

接著是一陣顫動,一扇漆黑的大門從地下緩緩升起。

大門上鑲著一隻獸首,是鎮壓冥界的神獸,諦聽。

和尚驚了,這諦聽獸首竟然是真的,而不是雕像。

難不成是如今冥界那隻活諦聽的長輩?

即使已死,一雙眼仍噴發著能焚盡萬物的『無始之火』。

無始之火可是比造化業火更高一階。

如果換作其他的佛來對抗這招,佛祖也許有辦法,可就連未來佛彌勒也不見得能擋住。

但是他可以。

「貧僧運氣不錯,剛好會一手古佛燃燈的招式。」

他閉上雙眼,雙手合十。

【佛音】

霎時間,無數個金色『wan』字從蒼穹落下,梵音唱起,響徹四野……

最終,諦聽大門被wan字硬生生壓回了地底。

和尚有些脫力,一個踉蹌險些摔倒。

白羽神色凝重,他只剩下兩個技能了。

「再來!」

他正要使用新技能,和尚忙擺手,另一隻手扶著腰,聲音虛弱道:「不來了,不來了,貧僧服了。」

他真的一滴法力都沒有了,要不是他恰巧會古佛招式,又恰巧【佛音】克制【冥息】,他可就沒了。

「你不拉我下地獄了?」白羽半信半疑。

和尚苦笑:「施主說笑了,地獄可容不下你。」

白羽還是不太信他…雖說出家人不打誑語,可誰知道這個和尚正經不正經。

和尚看出了白羽的懷疑,雙手合十,一聲』阿彌陀佛『,自我介紹道:

「貧僧金蟬子,施主應該聽說過,我在人界還是有些香火的。」

「啊?你是唐僧?」白羽驚了。

搞半天跟他打架的是唐僧…不對,唐僧要是有這麼強,還用猴子護他去西天取經?

「他說他叫金蟬子……難道他還沒有轉世輪迴?」

金蟬子愣了一下,回道:「唐僧…是十世后的我,施主你是如何知道的?」

「我…如何知道?」白羽更驚了,「你問我?那你又是如何知道的,你能未卜先知?」

金蟬子搖頭,道:「我師如來都不能看穿我之將來,我法力尚不如他十分之一,又如何能夠。」。

言外之意,若是個其他人,譬如一個凡人,佛祖還是很容易就能看到其未來。

「那你是怎麼知道你叫唐僧的?」白羽更好奇了。

金蟬子沒有立即回答,而是湊近了兩步,以佛法傳音道:「施主,可否借貧僧幾縷大道之力?」

「嗯?」

白羽暗驚,這和尚果然厲害,竟然知道他有大道之力,

爽快答應,「好。」

打開系統倉庫,對金蟬子使用了三縷大道之力。

自從知道大道之力是好東西后他就不捨得用了,而且每次想起自己竟然給那把破椅子用了二十縷就很蛋疼……

金蟬子在大道之力的加持下,身上的肌肉出現了一些金色紋路。

「哦?」

他知道這些紋路代表什麼,是修成金身的前兆。

他的金身剛被如來剝奪,難道又要再重新修出一副?

大道之力果然神奇!

他修行數萬年也不過掌握五十縷,雖然已經通通被師父剝奪了。

這位施主竟然直接給了他三縷,慷慨!

這個朋友,他金蟬子交定了。

「施主,你過來一些,貧僧給你看個好東西。」金蟬子悄悄道,以大道之力設下屏障,這樣即使是他師父都無法窺視。

「什麼好東西……」

白羽湊近了。

只見金蟬子以指尖劃開胸口,從胸腔取出一個小盒子。

白羽瞥了一眼竟然看到了金蟬子的心臟,金色的心,蓬勃有力跳動著。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哥哥在嗎,看看內臟?

而那隻盒子,無論長度還是外觀,都像極了一個眼鏡盒。

還是十分精緻的眼鏡盒。

金蟬子悄悄道:「此物喚作月光寶盒,你若打開它,就能看到與自己相關的未來六百年。我便是通過它看到自己十世的輪迴,以及第十世的我,唐僧。」

「喔!」白羽既驚訝又凌亂,這個劇情有點亂入啊。

「那你有沒有看到一個猴子?」他問。

「什麼猴子?」

「你不是要去西天取經嗎,有個猴子陪你。」

金蟬子搖頭,道:「我只看到唐王送我出京,後面的事超出了六百年的範圍。」

「原來如此。」白羽很好奇,問了一個他很關心的問題:「這個月光寶盒能用來穿越嗎?」

「穿越?」金蟬子不解,「何為穿越?」

「就是讓自己能隨意到過去未來。」

「當然不行。」

「真遺憾。」

金蟬子拍了拍白羽的肩頭,道:「你知道是誰把寶盒給我的嗎?是女媧娘娘!施主,你與我有緣,與這盒子更有緣,也許還跟女媧娘娘有緣,我就把它送你了。」

「這…怎麼好意思呢…..」白羽笑呵呵把月光寶盒揣進懷裡。

金蟬子長出一口氣,抬起頭,望著滿天繁星,露出滿足的微笑。

「施主,貧僧可否問你個問題。」

「你問吧?」

Article Categories:
偶像劇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