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9, 2020
71 Views

他死死盯住了華天:「為什麼?你為什麼要這麼做?為什麼?」

Written by
banner

華天死死地咬著自己的嘴唇,眼眸中帶著淚水。

「師父,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不喜歡我,你只是喜歡師姐,師姐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難道我就不值得眷戀了嗎?」

華天抬起了自己的腦袋,哭的那麼的傷心,兩行淚水就這樣的滑落而下。

「師父,我得到了一枚丹藥,其實當時我是想要獻給你的,師姐她這樣對我,我也沒有辦法,她想要殺我啊。」

華天發出了一聲深刻的吶喊,聲音之中帶著悲泣。

然後他雙手捧著自己手中的玉瓶,跪著向著前面而去,就這樣跪在了他師父的面前。

「師父,這裡面就是那些東西。」只見他聲音帶著嘶啞,這樣的說道。

「嗯?」

掌門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疑惑,拿起了面前這個瓶子,他想要看一看讓自己的兩個徒弟反目成仇的丹藥到底是什麼?

只是他的手才剛剛打開這瓶子,從這瓶子之中頓時就湧出了一團黑氣。

這黑氣之中帶著一股劇毒,這空氣似乎都腐蝕了。

掌門臉色大變,整個人轉身就倒退了兩步,可是這一刻卻發生了異變,這裡邊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他的眼眸之中,就在這一瞬間閃過了一道陰光。

只是這一團黑氣,速度卻十分快,眨眼之間就已經撲到了掌門的臉上。

「啊」

掌門發出了一聲慘叫,似乎受到了重創,只是華天帶著痛苦的哭泣了起來:「師父,我真的沒有這方面想法,我真的不想做這些事情,我都是被逼的。」

他帶著哭腔說道,哭的那麼的傷心。

「桀桀桀!」

「太好了,沒想到居然一擊就中,看來我們的掌門大人,你對自己徒弟十分的信任呢?不然的話,我們也不能夠通過你的徒弟找到你的弱點,一擊就中呢。」

一個尖銳而又怪異的聲音,就在這周圍響起。

這聲音帶著一些令人發寒的感覺,傳入了掌門的耳朵之中。

「聲音就在這一瞬間怒吼傳出你是誰?為什麼要做這樣的事情?你的目標是我?難道你是門中的卧底?又或者你我是有仇?」

掌門此時的聲音已經變得虛弱,帶著質問。

「你不需要知道你乖乖的去死就可以了。」下一刻,只見這黑影向著面前撲了上去。

同時丟出了一個陣盤,同時又掏出了幾張符籙。

片刻之間就要一舉擊殺掌門。

「殺!」

就在這個時候,這一團黑霧直接就被擊散,從這裡面出現了一個魁梧的身影,正是掌門。

掌門身上居然沒有絲毫的損傷,站在那裡帶著一股霸氣。

「我就知道門派之中早已經有了一些宵小之輩,果不其然,連我的徒弟都被你們給矇騙了。」

掌門冷冰冰的說著,話語之中帶著一股殺氣。

「你們啊,真是太小瞧我了呢。」只見他這樣的說道,下一刻就這樣悍然出手。

「化龍,你也出來吧,你說的那些人果然是存在的,看來這些人是亡我逍遙門之心不死啊。」

只見掌門這樣冷冰冰的說道,聲音向著四周擴散而去。

「嘿,沒想到這次釣魚,果然是釣出了一條大魚,不過你教徒弟的本事真不怎麼樣,看一看你的徒弟,簡直就是個叛徒。」

就在這個時候,空中出現了一個人影。

這個人影正是化龍長老,他的手中拿著一個酒壺,此時整個人都是醉醺醺的模樣,飲了一杯酒,同時打了一個酒嗝。

「殺!」

他出現之後拿著自己手中的酒壺,帶著一股瀟洒之意,就在一刻一雙眼眸之中閃過一道凶光,出了一聲怒吼。

「殺。」

掌門和化龍長老同時說道,就在這一刻都是向前撲去。

這黑影之中的人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些詫異之色:「我果然是小瞧了你們兩個,原來你們兩個在這裁決台之上,就這樣給我們演了一場好戲,就是為了今天嗎?真是不錯。」

只見這黑影也是冷笑了一聲,他抬手,從這黑袍之中出現了一個招魂幡。

「你沒在這個地方,其實就已經中了我的詭計,只是我沒有想到,居然還會暴露我身份的一天。」

下一刻,只見黑影揮舞起了自己手中的招魂幡,只見這招魂幡帶著一種奇異的感覺,散發著濃郁的音波。

這種音波帶著一種特別的殺傷力向著四周擴散而去,只要一聽到就會感覺到自己有些頭暈眼花。

同時還有著許多的詭異的身影,從這招魂幡之中飛了出來。

「什麼?這不是之前出事的玄龍長老么?沒想到已經被煉化進了招魂幡之中,果然是賊子。」

只見掌門這樣怒吼著,殺氣瀰漫。

「別讓你的好徒弟受傷了。」化龍長老說道,舉起了自己手中的葫蘆,葫蘆瞬間變得巨大,飛到了天空之上。

這座宮殿之中,一下子出現了許多黑氣瀰漫在其中,似乎調動了陰氣。

「你們一個都走不了。」只見這黑影怒吼著。

就在這陰風洞之中,陸方往前面走著,他此時精力瀰漫,但是卻感覺到了一股壓抑的味道。

「啊!」

就在這個時候,前面傳來了一聲慘叫之聲,似乎有人被殺了。

陸方就是這個瞬間化成一道遁光,向著前面而去,靠近了最前面,他才發現這裡面居然是一群人,這些人身上都披著盔甲,手中抓著一個逍遙門的弟子。

而在不遠處的地面之上,已經躺著數十個逍遙門的弟子。

這些逍遙門的弟子都已經被他給殺了,頭顱都被割了下來,他的臉上帶著猙獰之色:「你們這一些逍遙門的弟子一個都跑不了。」只見這人帶著猙獰的冷笑說道。

「還有沒有其他的人進來?」只見這一群人盯住了自己手中的逍遙門弟子說的。

只見這逍遙門的弟子也是硬氣,他大聲的說道:「要殺就殺,何必這樣羞辱我?最多還只有二十個人進來了,他們都是內門弟子中非常有潛力的一批人,你們…」

這弟子話還沒有說完,就在下一刻就已經被刀割破了喉嚨。

這神魂還沒來得及逃出去,就被一掌打滅了。

「殺,讓這陰風洞之中一個人都不要放過,這裡面的秘密絕對不能夠暴露出去,殺,另外一批人去建立傳送陣,只要接下來直接把人傳送進來,我們的任務就完成了。」

只見這人臉上帶著猙獰的笑容,這樣吼著說道。

「是!」

這些人一個個都是大聲的吼道,紛紛的向前面而去,一時間就開始行動了起來。

「糟糕,居然有這麼多人,看來麻煩有點大。」此時的陸方有一些不安說道。

「哼。」

下一刻,陸方冷哼了一聲:「有這麼多人又如何?一個個全都殺了不放過。」

他微微眯著自己的眼眸,從這些人的臉上掃過。

他有真龍九變,根本不畏懼這些人。

這裡面最強的一個也只不過是靈神期九重,咦,靈神期九重,不能力敵,陸方心念一動,一把把小黑龍從空間戒指中抓了出來。

小黑龍此時已經吃飽喝足,整個人都帶著慵懶的模樣。

被抓出來的時候,就打了一個哈欠,眯眯著眼睛,看著面前的陸方:「爸爸,我不是已經把你送回來了嗎?我叫出來幹嘛?」

小黑龍在手上翻轉了一圈,用著自己的尾巴捲住了陸方的手,是不是掛著在睡覺,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這讓陸方不由得覺得一陣好笑,輕輕的在小黑龍的身上拍了拍:「趕緊起來,我有事情要你幫忙。」

「咦,爸爸,哇沒有問題啊,不過之前的時候那個將軍不是在追殺你嗎?我們要是跑回去,恐怕會被攻擊的。」

小黑龍這樣說道,帶著一些擔憂。

「誰說我要你去做這些事情了,我是說讓你帶著我偷襲他們,你的空間能力太過於精巧,帶著我偷偷摸摸過去,這裡面最強的也只不過是靈神期九重,正好一舉幹掉。」

陸方那嘴角微微的勾了起來,殺意瀰漫。

「爸爸,不可能的,如果你的氣勢爆發出來,根本就不可能做到這種程度,我的空間能力技巧還不夠。」小黑龍帶著些委屈里去說道。

「好吧,那你可不可以帶我到他們人少的地方?這地方空間有一點古怪,我的空間能力在這裡根本就應用不了。」

陸方的臉一紅,對著小黑龍說道。

「好啊,爸爸。」

就在這前面,這些人已經分開了,陸方這群人之中分開的一小群人,那是五個人。 陸方看見這五個人分開的時候,眼眸之中就是露出了濃烈的殺意,這些人襲擊逍遙門的弟子,正好是他換取貢獻點的好機會。

殺光這些入侵者,然後救下剩下的逍遙門弟子,陸方應該可以獲得天量的貢獻值。

這些東西可以換取不少的寶物,他可是看上了一件寶甲,幾百億的貢獻值,讓陸方十分的眼饞,原本他還想著用什麼方式來獲得,現在這些入侵者就是他兌換貢獻值的好方式。

他可是陸方,曾經也是精英特種部隊,也曾經在原來的世界稱王稱祖,好不自在,如今淪落底層,更讓他心生改變的想法。

這對於他來說不但是好處,更可以幫他得到不少的名望。

因此他想到這裡的時候,那一雙眼眸之中就閃過了一縷冷笑,這人都得死。

「小黑龍,我們走。」

他拍了拍小黑龍,只見小黑龍的身上出現了一些淡淡的光芒,一下子就籠罩了陸方的身上。

兩個人就在這片刻之後,一下子消失在了原地。

這五個人是要去另外一個山洞之中搜查,就在他們進入這邊的分支以後,突然就感覺有些不對勁。

「咦,好像有些不對勁,好像是有什麼波動,你們有沒有感覺到?」

這五個人都是隱藏在盔甲之下,根本就看不清楚面容,但是帶頭的這人,卻露出了一縷驚疑。

就在他們的身後,一個神出鬼沒的人已經到了他們的身後,陸方手中握著龍鱗劍。

「噗!」

捂住了最後一個人的脖子,一刀就捅了過去。

隨著元力在這人的體內釋放,一下子就破壞了這個人的生命力,同時還破壞了他的神魂,瞬間就是寂滅。

因為陸方隱藏了自己的氣息,所以根本就看不到他。

「咦,小五的氣息怎麼沒有了?你在實驗什麼?」帶頭的這人回過了頭,看得了過去。

下一刻,他那一雙眼眸之中變得恐懼。

就在他的身後,出現了一個人影,這是一個滿眼都是殺氣的男子,那一雙眼眸,只不過是看了一眼,就讓他渾身都是顫抖了起來。

「這人是誰?這人是誰?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他就要呼喊出聲,就只見陸方微微一笑。

下一刻,這四個人就迷迷糊糊的站在原地,整個人都沒有了任何的意識。

陸方沒有說什麼,就這樣走上去一刀一個。

「嘿嘿,天老,你這幻術實在是太好使了,特別是在你的幫助之下,他們小就是小雞仔一般,輕易的就解決掉了。」

陸方的臉上帶著笑容,笑眯眯的說著。

他一邊說著,一邊就在這些人身上搜索了起來。

很快就在這屍體上找到了一枚玉牌:「嗯?逍遙門?」

陸方看見這屍體上面的玉佩,臉色漸漸變得凝重了起來,這是怎麼回事,這這些人怎麼會是逍遙門的人?肯定是偽裝的,但是這玉牌之上的氣息卻沒有問題,難道是背叛了?

陸方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是有一些想不清楚,知道這裡面的事情沒有那麼簡單。

「呼!」

那就抓一個活口拷問一番就什麼都清楚了。

陸方想到這裡,就抬手一招,只見地面上的屍體就在這一瞬間全部都被他收入了空間戒指之中。

這些屍體那可是可以拿去兌換貢獻值,剛才這些人所說的話,也就被他用玉佩錄下。

「小黑龍,我們走。」

陸方這樣說道,緊接著小黑龍帶著陸方就隱匿而去,消失在了原地,就在陸方消失不久之後,地面之上緩緩的出現了一團陰影,這團陰影帶著一種詭秘的色澤,讓人不安。

這居然是一個陰人,這陰人身上帶著一下銀色的紋路,眉心之間有這一團銀色火焰的花紋。

「萬萬沒有想到,這人雖然在陰界之中實力增強這麼多,從來都只有我們陰界的人入侵這證道大陸,卻沒有想到有人居然能夠反向殺到了陰界,居然還能主動控制,除了那些老祖之外,居然還有人能夠做到這種程度。」

「桀桀桀!」這陰人的眼眸之中露出了貪婪之色。

「你殺了我的兒子,我又怎麼可能會放過你呢?現在我已經度過了那一關,就叫你去死好了。」他這樣的說道,話語之中帶著一股陰沉,發出了猙獰的笑聲。

他似乎就要跟上陸方,殺掉他。

只是似乎是在防備著什麼,又緩緩的倒退而去,隱入了虛影之中。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這帶頭的人剛剛抓住一個逍遙門的弟子,就準備動手,突然就覺得有些不對勁。

這逍遙門弟子被他禁錮住了元力,他的眼眸之中帶著仇恨,死死地盯住了面前這人。

他帶著一些嘶啞的聲音說道:「你是誰?為什麼會在陰風洞裡面,你們是誰?」

他可是內門排名在二十名的弟子,居然不是面前的這人的一合之地。

「我們是誰你不用知道了,你的人頭我收下了,接下來陣法就要完成了,到時候你們逍遙門可就不一定存在了。」

只見這帶頭人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對著面前的逍遙門弟子說道。

「你們休想,逍遙門可不會隨你們所願,你們的所作所為絕對會被逍遙門給破滅的。」

他這樣的大吼著,帶著不甘心。

「哈哈,你想多了,哪有那麼簡單,你們逍遙門完蛋了,就不要想著還能夠繼續生存下去了。」

只見這帶頭人冷聲的說道,一刀落下。

可是在下方的這逍遙門卻發出了一聲怒吼:「我不會認輸的,我不會這麼容易會輸的。」

隨著他的怒吼之聲,原本已經被控制住了逍遙門弟子,就在這一刻大吼道。

他體內的氣血在不斷的沸騰著,就在這一刻被點燃到了極致,居然一下子就衝破了這控制,帶著一種恐怖的力量對著面前的這鎧甲帶頭人打了過去。

「噗!」

不過,鮮血噴濺而出,一顆好大的頭顱就是飛了過去,這逍遙門弟子命喪黃泉。

就在這地面之上有著一個陣法,是用許多珍稀的材料繪製而成,鮮血噴洒在上面,這個陣法在不斷的吸收著這些血。

隨著這一具屍體的鮮血全部都被抽了出來,很快就化成了乾屍。

這帶頭人才把這具乾屍扔到了一旁,就在這一旁的地面之上,躺著10多具屍體,這些屍體都已經被抽幹了精血,化成了乾屍。

「不知道他們完成的怎麼樣了,只要這一次完成,我們就在門派之中立下了大功,這逍遙門就要完蛋了。」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