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nner
10 月 22, 2020
87 Views

“你說什麼就是不行,要不你自己去找人這麼幹。”張勇就是不鬆口。

Written by
banner

“那你說怎麼辦?”葉琛假裝惱怒的說道;“現在一點線索都沒有。”

“線索要靠人去找,不是在這紙上談兵,嘴上說說的。”說完張勇結了帳走了。

氣的葉琛在後面直瞪眼,這小子居然教訓起我來了,想想就是不服氣,鬱悶的拿起桌上的煙,拎起衣服就走了。剛剛回到偵探所,生子就回來了,滿頭是汗,氣喘吁吁。

“怎麼了?不是又被追殺了吧。”葉琛問道;“沒有,沒有,”說完倒了一杯水喝了幾口說道;“我跟兄弟們提過,你還別說,還真有人見過這幫傢伙,這不我把他帶來了,猛子進來。”

隨着聲音進來一

個十分邋遢的中年人,身上的味道足足能薰死蒼蠅,十分靦腆的來到葉琛面前,鞠了個躬說道;“琛哥好。”

葉琛用手掩住了鼻子,“好好,猛子,你到那天就好。”說完指了指門口,儘量遠點。

“不好意思啊,琛哥,我十幾天沒洗澡了,每天都在垃圾堆裏混,我說先去洗個澡在來見琛哥,生子不同意,你看看現在。”說的自己還挺委屈。

“是這樣的,琛哥,你別介意,我這兄弟專門裝可憐,要點錢什麼的,十分善於僞裝,所以身上弄成這樣,本來他想去洗澡的,我看案情重要啊,所以沒同意。”生子幫着解釋。

“行行行,洗澡就先不用了,有什麼事你就快點說。”葉琛打開窗戶,使勁的呼吸。

“由於我的工作性質,”猛子十分認真的說道;“經常躲在垃圾堆裏,所以一般不會有人注意到我,那天晚上我正在垃圾堆裏睡覺,大約是凌晨兩點多鐘,大約有三四個黑衣人從我的面前跑過,他們肩膀上扛着一個人,速度很快,我看着奇怪,想起了最近的人口失蹤案,就想跟蹤看看,誰知道還沒等我動,又一個黑影從後面跟了出來,看樣子跟前面那些人不是一夥的。我遠遠的跟在後面,看到他們打在一起。那個黑影好像還挺厲害的,殺了對方一個,可惜沒有救下被綁架的人。我還聽到那些黑衣人問後來的黑衣人爲什麼老是跟他們作對。那個黑衣人開口就罵他們,還是個女的,”猛子嘿嘿的笑着說道;“說追蹤你們這幫喪盡天良的傢伙很久了,就是要將你們斬盡殺絕,免

得以後繼續禍害百姓。”

“那些綁匪是什麼地方口音?”葉琛摸着鼻子問道;“說的都是普通話啊,聽不出來什麼?不過?”猛子停頓了一下。

“有什麼話快說,吊什麼胃口啊。”生子給了他一腳。

“嘿嘿嘿,也沒什麼了,就是那傢伙說的比較生硬。”猛子摸着脖頸子說道;“後來呢?”葉琛繼續問道;“後來那個追殺的黑衣人看到被綁架的女的被帶走了,也沒有戀戰,跺了跺腳就走了,那些綁匪清理了現場,帶走了屍體。”猛子說道;“怪不得沒有聽張勇提起過呢,這幫綁匪素質很不一般啊。”葉琛意味深長的說道;“什麼意思啊?琛哥,我怎麼沒聽懂啊。”生子不解的問道;“一般的劫匪都是綁架到目標其他的一概不管,這些人的作風頗有些不同啊。”

“你這麼一說還真是啊,”生子恍然大悟的說道;“他們到底是什麼人呢?”

“哦,猛子,你繼續說吧,後來怎麼樣了?”葉琛說道;“我繼續在後面跟着,那幫傢伙很狡猾,好幾次差點發現我,幸虧我隱藏的好。後來他們來到一處廢棄的倉庫,我不敢進去,再外面蹲了一個晚上,後來陸續有人進去,每次人數不多,少的二三個人,多的五六個人,都是肩膀上扛着東西。”猛子一口氣說完。

“琛哥,我們馬上動手,看來這是他們的一個窩點啊。”生子焦急的說道;“你說的很有道理,我們馬上去找張勇,立刻行動,謝謝你了猛子。”說完從兜裏掏出幾塊大洋交給了他,急匆匆的出門去了。

(本章完) 葉琛找到張勇的時候,這傢伙正躺在警局裏面迷糊着呢,一聽說有消息了,骨碌一下子從沙發上爬起來,掏出槍頂了頂帽子,大聲喊道;“集合隊伍,立刻出發。”

在猛子的指引下來到了廢棄的倉庫,這裏地處偏僻,四周沒什麼人家。葉琛介紹道;“這裏以前是個加工廠,後來老闆攜款跑路了,工人們把值錢的東西都搬走了,這裏荒廢了已經有點年頭了,基本只有野狗什麼的纔會來這裏。”

“他們挑的地方倒是不錯,大家準備給我上。”張勇說道;警察從四周圍上了倉庫,到了近前,張勇一腳踹開了門,舉着槍衝了進去,大吼道;“所有人不許動,我們是警察。”

裏面空蕩蕩的,除了張勇的迴音什麼都沒有,把帽子一摔,“大家仔細給我收,一個耗子洞都不要給我放過。”

葉琛四處看看,裏面的東西還是那麼破爛,東倒西歪的,牆上到處都是蜘蛛網,灰厚厚的一層,不一會警察都回來了,紛紛搖頭,什麼線索都沒有。

“葉琛,你這什麼消息啊,太不靠譜了。”張勇不滿的抱怨道;葉琛沒有說話,回頭看着生子,生子很沒有面子,瞪着猛子,猛子結結巴巴的說道;“各——位,各位,我真的確確實實看到他們進來了。”

“那怎麼他媽的現在連個鬼影子都沒有看到。”張勇罵道;“我也不知道啊,不過那天晚上真的看到了。”猛子委

屈的說道;“不好意思啊,”葉琛搓着脖子說道:“張隊長,又麻煩你白跑一趟啊。”

“真他孃的晦氣,還以爲破案有望了呢,收隊。”說完帶着人離開了。

等他們都走了之後,生子問道;“琛哥,我們還不走。”

“這裏肯定有人來過,只是現在他們不在。”葉琛意味深長的說道;“哦,琛哥,憑什麼這麼肯定?”生子困惑的問道;“還是琛哥相信我。”猛子高興的說道;“進來的時候我就注意到了,雖然這裏還是那麼破舊,可是地上明顯有人的腳印,還有你看看這,還有菸灰,如果不是細緻的觀察肯定看不出來。”

“這些人做事好小心啊。”生子說道;“是啊,他們每次離開的時候肯定都小心翼翼的佈置這裏。讓人以爲這從來沒有人來過,這麼安全的地方,他們肯定還會回來的,我們把這稍微佈置下,弄成沒有人來過的樣子,躲在外面暗中觀察,一定會有發現的。”葉琛笑着說道;三個人收拾了一下,覺得十分滿意,慢慢退了出去,躲到樹林裏。葉琛讓生子送猛子先回去,然後買點吃的和煙過來,準備在這守株待兔了。

一直到深夜,也沒什麼人過來,葉琛一根接着一根的抽着,生子按耐不住,不停的來回走着,葉琛把他按住,低聲說道;“一定要有耐心。”說完狠狠的扭了他一下。

生子不敢亂動,坐在地上也跟他一樣,一根接着一根

的抽,大約又過了段時間,葉琛忽然站了起來,豎起耳朵仔細的聽着。

“怎麼了?琛哥,有情況。”生子高興的站了起來。

“噓,小點聲,”葉琛低聲說道;“好像有人來了。”

果然不一會,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四個黑衣人擡着一個女人進了倉庫。生子剛要跟過去,葉琛攔住了他,又過了一會,又來了三個人。同樣擡着一個人進去。又等了一會,沒什麼動靜了,葉琛剛要採取行動,這時倉庫門打開,出來兩個黑衣人,嘀嘀咕咕的說着什麼,不時的四處張望,葉琛豎着耳朵聽,還是什麼都聽不到。

“他們在說什麼啊?”生子小聲的問道;“聽不到,不過看他們的樣子,好像在等什麼人?”葉琛判斷道;“對啊,我怎麼沒有想到,那我們怎麼辦?”

高冷老公馴妻上癮 “再等等,敵不動我不動。”葉琛鎮靜的說道;大約過了有十多分鐘,遠處傳來了腳步聲,似乎還有打鬥聲,有人倒地的聲音。門口的兩個傢伙朝裏面一招手,從裏面又出來二個人,四個人向來路跑去。

“我們怎麼辦?動手吧。”生子摩拳擦掌,躍躍欲試。

等四個人消失了,葉琛和生子兩個人來到了倉庫門口,輕輕的推開了門,藉着月光看到裏面站着三個黑衣人,地上躺着兩個人,似乎在努力的掙扎,嘴裏塞着東西,喊不出來。有一個人似乎在低聲的威脅着她們不要亂動。

(本章完) 葉琛躡手躡腳的往裏走,生子隨手拎起個棍子,兩個人包抄過來,三個黑衣人嚷嚷了幾句,似乎嘟囔那些人怎麼還沒回來,正要出來看看,一回頭看到葉琛他們。

“你們是什麼人?”一個傢伙問道;葉琛也不答話,上來就是一拳,兩個黑衣人過來圍攻他,生子對付另外一個。葉琛知道要速戰速決,下手很快,捏住一個傢伙的脖子一擰,弄死了一個。剩下的一個剛要跑,被葉琛掏出匕首,刺在後背,倒在了地上。

生子把那個黑衣人打倒在地,還在不停的毆打,葉琛急忙制止,“留一個活口。”

兩個人把地上的女人綁繩鬆開,用繩子把黑衣人捆上,塞上了嘴,拉到了一邊藏起來,葉琛和生子換上了黑衣人的衣服,靜靜的等着外面的黑衣人回來。

大約一刻鐘的功夫,外面傳來了腳步聲,有人打開了門喊道;“快點過來幫忙。”

葉琛和生子低着頭走了過去,偷眼觀瞧,一個黑衣人扛着一個,還有兩個黑衣人壓着一個人,剩下三個空着手,正在往裏走。

兩個人走到跟前,突然發難,葉琛匕首一揮,劃破了一個黑衣人的咽喉,一腳踢翻了一個,生子撲到了兩個壓着人的黑衣人,糾纏在一起。

黑衣人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就被葉琛挨個放倒。一看被壓進來的那個人,竟然是那天晚上救的那個,生子脫口而出,“怎麼是你?”

“快點給我鬆開綁繩。”女孩十分不滿的說道;生子急忙給她鬆開了綁繩,把扛着的女孩也放了下來,高興的說道;“今天收穫不小,救了四個人,還

打死了他們這麼多人。”

“還有兩個是我打死的呢。”女孩子撅着嘴說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葉琛皺着眉頭說道;“看你們是好人,有時間我會告訴你,先送這些女孩回家吧。”

“也好,不過先讓審問一下他們,還有兩個活口呢。”葉琛笑着說道;“對了,怎麼稱呼你啊,落荒而逃的傢伙。”生子還對女孩上次跑路的事耿耿於懷。

“我叫夏雪,以後叫我雪兒就可以了。”女孩努了一下嘴。

三個被綁架的女孩還沒有從驚恐之中緩過勁來,夏雪安慰了好一陣子,她們才停止了哭聲。葉琛和生子把兩個活口拉在了一起。

“你們是什麼人?”生子晃着手裏明晃晃的匕首,在他們的眼前來回轉悠。

兩個傢伙沉默着,低着頭,半天不說話,似乎打算沉默到底。

“我他媽的再問一句,不開口就別怪我心狠手辣。”生子憤怒的叫嚷着。

剛開始抓的那傢伙好像要開口的樣子,後抓的傢伙踢了他一腳,惡狠狠的瞪着他,嚇得他不敢說話。生子忘了葉琛一眼,意思該怎麼辦。

“你把這傢伙拉到那邊上刑,我來審問他。”說完葉琛指了指頑固分子。

“好嘞,你就瞧我的手段吧,弄死不償命。”說完生子拽着那小子就往遠處走。

“柱子,把住你的嘴,千萬別亂說話。”那傢伙邊掙扎邊威脅着。

“快點走你的吧。”生子拳打腳踢,恨透了這小子。

“原來你叫柱子啊。”葉琛微笑着看着留下的這個活口。

“恩。”柱子戰戰兢兢的,哆哆嗦嗦的不敢多說話。

“他是你們的小頭目吧?”葉琛問道;“不是,他是上面派來領導我們的,我們頭目被打死了。”說完指了指一具屍體。

“說說吧,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爲什麼要做這喪盡天良的勾當。”葉琛怒道;“我們原來是浙江的小混混,原來的頭目叫旺哥,有十幾個人,每天在地方上打打殺殺混飯吃。後來有人找到了我們,讓我們到上海來做大買賣,給了很多錢。旺哥跟我們商量了一下,大家咬咬牙就答應了。他們派了個人帶領我們,讓我們做什麼我們就做什麼。”

“對方是什麼人,你知道麼?”葉琛問道;柱子搖了搖頭,“我不知道,我們曾經私下討論過,可是理不出頭緒來,可是通過這麼長時間的接觸,我覺得他可能是日本人。”

“日本人?”葉琛心裏咯噔一下子,“爲什麼這麼說呢?”

“他有時候會突然冒出來幾句,當然也是我的猜測了。”柱子說道;“就是剛剛被我們抓到的那傢伙吧?”葉琛問道;“恩,我們都叫他曹先生。”

“他們爲什麼綁架這麼多女人。”

柱子搖了搖頭,“我們只負責抓人,剩下的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這是你們的一個聯絡點吧。”葉琛問道;“這是我們的窩點,每次綁架了人都弄到這來,然後有人來把他們接走。”柱子說道;“是你們派人去聯繫他們,還是他們自動回來接人。”葉琛覺得有點門道;“我們只要在不遠處的樹上放上布條,他們就知道了。”柱子說道;

(本章完) “琛哥,不好了,這傢伙咬舌自殺了。”生子驚慌的跑了過來。

“你說什麼?”葉琛感到十分震驚。

“我也沒怎麼折磨他啊,就是踢了他幾下,還沒動刀子呢,他就自殺了。”生子委屈的說道;“真的不賴我啊。”

葉琛來到近前,這個叫曹先生的傢伙嘴裏都是鮮血,已經氣絕。葉琛嘆了口氣,“算了,就是留着他也問不出什麼線索,找個地方把他們埋了吧。”

夏雪走了過來說道;“我們把她們都送回去吧。”

葉琛點了點頭,“這事要抓緊,我們還有線索追查。”

三個人忙乎了一夜,把被綁架的女孩都送了回去,把屍體全部掩埋,仔細清理了一下現場,“我說夏雪,是不是把你的事情要說一說了。”生子對她充滿了敵意。

“呵呵,你這個男人怎麼這麼小氣,你看你老大,多能沉住氣,好好學學吧,”夏雪嘴巴還不饒人,開始奚落起生子。

“你——你。”氣的生子說不出話來,急忙找葉琛求救,“琛哥,怎麼這樣啊?”

“算了,夏小姐,我想經過昨晚上的事,我們應該彼此信任,我們有共同的目的。”

夏雪攏了攏頭髮說道;“上次的事情不好意思,我只顧着逃命,沒有顧及你們兩個。”

“這還像句人話。”生子嘟囔着說道;“上次的事情算了,我們也沒放在心上,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葉琛問道;“你怎麼會和這幫綁架者作對,你究竟是

什麼人。”

“這話說來話長,要從三年前說起,我本來是個私家偵探。”夏雪開始說道;“還是同行呢啊。”生子嘲笑道;“你給我閉嘴,夏小姐請繼續說。”葉琛饒有興致的說道;“以後叫我名字夏雪吧,我本來歐洲留學,後來回到上海開了一間偵探所,三年前受僱尋找別人的女兒,他的女兒也是被這幫人綁架的。我剛剛有了點眉目,那幫傢伙就被警察一網打盡,從此線索就沒了。可是那些失蹤的女孩一直沒有找到,通過我的周密查訪,終於讓我打探出原來這幫傢伙是日本的黑龍會,他們爲了獲得在中國的活動資金,通過綁架女孩子販賣到南洋賣*牟利。”夏雪說着說着聲音沙啞了下來。

“你休息一下,一會我們再繼續吧。”葉琛理解她的心情,他自己也是十分氣憤。

“不用了,”夏雪擦了擦眼睛繼續說道;“本來這件事我以爲到此爲止了,沒想到前陣子又有女孩失蹤,我就知道黑龍會又開始行動了。我通過蹲點,碰到過他們幾次,可惜不是他們對手,不但救不了那些女孩,還差點自己也送了命。昨天晚上我碰到他們三個人擡着女孩往回走,我想跟蹤他們找到落腳點,沒想到被他們發現大打出手,我好不容易殺了一個想逃出來,沒想到他們的援兵到了,把我抓住,我本來以爲完了。”

“現在沒事了,放心吧,我一定會把這幫壞蛋揪出來,決不能讓他們在中國的土地上爲非作歹。”葉琛看着天空,心情沉重的說道;“對不起啊,”生子不好意思的道歉

道;“沒想到你一個女孩子做了這麼多事,真是太難爲你了,我還誤會你了,真的對不起。”

“沒什麼了,現在最重要是把這幫壞蛋揪出來。”夏雪破涕而笑。

“剛剛柱子說起,他們綁架到人之後用布條跟上家聯繫,我想上家肯定離這不遠。”

“你的意思是,”夏雪猜測着,“我們也掛上布條,再次守候。”

“這需要柱子幫忙,柱子過來,”葉琛喊道;“我想他們並不認識這邊的人,我們換上衣服,你僞裝成被綁架的少女,我們僞裝成綁匪,如果順利的話,應該能找到上家。”

“這倒是個好辦法,就是風險太大了,”生子謹慎的說道;“萬一柱子反水,或者被他們發現,那我們的處境就大大不妙了。”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爲了剷除這幫傢伙,我覺得這個險值得冒。”葉琛說道;“我也贊成,不能再讓他們逍遙法外了。”夏雪堅定的說道;“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我就沒什麼意見了,柱子,你要是膽敢出賣我們,我第一個宰了你。”生子惡狠狠的威脅道,手裏的匕首在柱子的臉上晃來晃去。

“你放心吧,我保證不會出賣你們的,保證不會。”柱子害怕的說道;“柱子,如果你還是個有良心的中國人,你就應該知道該怎麼做。”葉琛說道;柱子如搗蒜似的點頭說道;“我已經糊塗過了大半輩子,剩下的我知道該怎麼做,你們就放心吧,我馬上去掛布條,你們也要做好準備,他們隨時可能回來。”

(本章完) 柱子剛剛出去,生子說道;“要不要我跟蹤他。”葉琛搖了搖頭,“我們做好準備吧。”兩個人換上黑衣人的衣服,把夏雪捆住,打上活釦,自己可以打開,嘴上塞了東西。做好了這一切之後,柱子回來了,朝他們點了點頭,示意一切已經辦妥。

“他們一般是晚上纔會來把人接走,這次布條的意思是隻抓了一個,其他人還在外面尋找,讓他們快點來把人接走,希望能過關。”柱子說道;“你事情辦的倒是挺細心的。”葉琛鼓勵的說道;“他們一般來幾個人。”

“那不多,一般都是兩個人,來了也不說話,把人弄上車就走,也不讓我們跟着。”

“這樣危險性很高啊。”葉琛拿下了夏雪嘴裏的東西。

“沒事,這事我一定要做,就算是冒點險也值得。”夏雪意志堅定的說道;葉琛點了點頭,四個人陷入了沉默,靜靜的等着消息,到了晚上,外面傳來了汽車聲,有人拿着電筒進來,葉琛和生子急忙低下了頭,透過餘光看過去,對方還真是兩個人。

柱子急忙迎了上去,結結巴巴的說了幾句,對方也沒疑心,看也沒看葉琛他們兩個,扛起夏雪就走。生子看着着急想追過去,被葉琛攔住,等車子離開之後,三個人離開倉庫,生子焦急的說道;“琛哥,這可怎麼辦啊?”

“夏雪身上留有一種追蹤用的香料,我們儘快跟上,別讓風給吹散了。”葉琛在前,柱子和生子在後,追蹤了下去。

葉琛速度很快,時而站住嗅嗅,時而趴在地上看車轍,大約走了一個多小時,來到了一棟別

墅門口。葉琛左右看看,迷茫的站在這裏不動了,“香味好像到這裏就沒了。”

“莫非他們進去別墅了?”生子小聲的問道;“地上的車轍到這之後就十分混亂了,已經無法判斷開去了哪裏。”葉琛深思着。

“這裏會不會就是他們藏女人的地方?”生子大膽的推測着。

“如果我記得沒錯,這裏應該是日本商人宮本的家,”葉琛說道;“這傢伙可是個中國通,到上海已經十多年了,口碑一直不錯,難道他跟這事也有關係。”

“管他呢,我們報告給警察局讓張勇帶人來搜查下不就得了。”

“不可,”葉琛擺了擺手,“如果搜查不到怎麼辦,不能打草驚蛇啊。我看這樣,你們兩個先回去,我進去查探一下再作打算。”

生子猶豫了一下說道;“那好吧,琛哥你要小心啊,我們回偵探所等你。”

葉琛爬過圍牆,輕輕的跳了進去,向別墅跑去,剛剛到門口,就聽到兩聲狗叫,嚇得他一激靈,還以爲被發現了呢,就聽到有人呵斥狗的聲音,透過門縫向裏面看,一個大漢牽着兩條狼狗剛剛出來。等大漢走遠了之後,葉琛輕輕的推開了門,走了進去,打開一個虛掩的門,裏面沒人居住,空蕩蕩的。地上佈滿了灰塵,好像很久沒有人來過了。

葉琛從裏面出來,往前走了幾步,房門緊閉,葉琛使勁推了推,沒有推開。這好像是剛剛那個遛狗的大漢剛剛出來的地方,難道是狗窩,葉琛使勁撞了撞,還是沒反應,葉琛抹了抹鼻子隱約聞到了一點香味,淡淡的,不是很清晰。

葉琛上了二樓,有一間房間居然還亮着燈,似乎有兩個人再低聲的說着什麼,葉琛趴在門上,只能聽到蚊子嗡嗡的聲音,具體說什麼一點都聽不清楚。

葉琛正想着該怎麼辦,忽然裏面的聲音大了起來,“宮本君我告辭了。”葉琛急忙躲到陰暗處,一個人走了出來,身材不高,身體很是壯實,向樓下走去,等他消失在樓梯的時候,葉琛急忙跟了上去,奇怪的是到了一樓的時候對方忽然消失了。他也不會走這麼快啊,怎麼在大門口都沒看到他,葉琛摸了摸鼻子,這時大漢牽着兩條狼狗回來了,葉琛急忙跳到窗臺上藏起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幸好沒有被發現,平撫了兩下胸口,急急忙忙向外面跑去。

剛剛趕回偵探所,生子和柱子兩個人還在這等着他,“你們怎麼還沒去休息?”

“我們放心不下,所以留下來等你的消息。”生子撓着頭髮說道;葉琛把裏面的情況說了說,點了根菸說道;“宮本家有點不對勁啊。”

“琛哥,你有發現?”生子略帶興奮的說道;“只是一種感覺,還有今晚跟他詳談的那個傢伙到底是幹什麼的呢?怎麼會憑空消失了呢,我懷疑宮本家有密道。”葉琛皺着眉頭說道;“要不我們在去倉庫那埋伏他們一次你看怎麼樣?”柱子*的說道;“沒用的,你看到那個曹先生,寧可咬舌自盡也不配合我們。”葉琛眼睛突然一亮,“不過這事倒是可以利用一下,我們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去找張勇。”

“我們要抓緊點啊,”生子緊張的叮囑道;“夏雪還在他們手裏呢。”

(本章完) 葉琛把他們走了之後的事情告訴了他,“看吧,讓你不相信我。”

“我靠,有這事你怎麼不告訴我,太不夠意思了。”張勇嗷嗷的叫道;“我這不是一有消息馬上就來了麼?”葉琛陪着笑說道;“那都讓你們給破壞了,人家還會再去麼? 重生之農門嬌女 難道讓我去宮本家麼?那可是日本人的地方,就是局長大人也不敢去搜查,你可別害我了。”張勇的腦袋搖的像個波浪鼓。

“我不是那個意思,”葉琛急忙辯解道,趴在張勇的耳朵邊說了半天,張勇一開始直搖頭,死活就是不肯。後來葉琛急了,“難道你不想破案,你就讓我們這麼多同胞被他們禍害,販賣到南洋,你小子還有沒有一點人性。”

“我知道你說的有道理,我也很氣憤,”張勇委屈的說道;“可是這事我們也管不了啊。”

“只要我們*

作的好,一切都是水到渠成,不會對你造成什麼影響,況且外國人在我們這也不能做什麼非法的勾當,只要我們有證據,領事館也不會包庇他們的。”葉琛勸道;“問題是你做事老不靠譜啊,”張勇爲難的說道;“我怕你坑我啊。”

“你放心吧,你要想想啊,如果這事傳出去,你不做,別人做了,你以後怎麼混。”

“好,”張勇咬咬牙,“這事我聽你的,我馬上帶人去辦。”

“放心吧,我一定不會連累你的,今晚一切就見分曉。”葉琛自信的說道;“無所謂了,連累就連累吧,大不了警察不幹了,回老家種地去。”張勇堅決的說道;張勇帶人走了之後,葉琛來到鬧市,找到了裴四,這小子開鎖在行,上次破封軍來的案子認識了他。葉琛找到他的時候,這小子正和幾個混混在賭錢,葉琛一把抓住他,“裴四,還認識我不?”葉琛笑着問道;“琛哥啊,當然認識了,生子呢,他今天沒有來麼?各位,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琛哥。”這裴四可是熱情,大聲的介紹道;其他人連忙站了起來大聲的喊着琛哥好,葉琛也顧不得那麼多,從兜裏掏出兩塊大洋往桌子上一放,“不好意思了各位,我找裴四有點事,這點錢留給大家喝酒去。”說完拉着裴四就往外走。其他人大喊道;“謝謝琛哥。”

“琛哥,你找我什麼事啊?”裴四興奮

的說道;“晚上我要去個地方,你只要幫我打開鎖就行了,其他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多問。”

“好的,不過其他的我也可以幫忙。”裴四躍躍欲試的樣子。

“需要你幫忙我會說的,”葉琛不想打壓他的積極性,“記住開鎖一定要快。”

“放心吧,”裴四自信的說道;“在上海我說是第二,沒有人敢稱第一。”

回到偵探所,柱子和生子已經醒了,正吃着盒飯,葉琛把計劃跟他們兩個交代了一下,四個人一起出發去會合張勇。張勇正帶着強子一幫人隱藏在倉庫,做祕密的監視,一看到葉琛過來,低聲說道;“你總算來了,快點吧,都等的不耐煩了。”

“你們小心點,別被人家發現了。”葉琛叮囑道;“放心吧,我們連靠近都沒有,只是在這遠遠的觀察。”張勇得意的一笑。

一行人待到了晚上,柱子拿出布條掛在樹上。葉琛再三的囑咐張勇一定要沉住氣,千萬別壞事,才帶着裴四兩個人來到了宮本的別墅,靜靜的躲在暗處,希望張勇那儘快有發現,也好實行下一步計劃。說實話葉琛心裏也沒底氣,如果對方發現了破綻,以後做事就會更加隱蔽,再想抓住他們就更難了,這次真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葉琛一口接一口的抽着,死死的盯着宮本的家,他們一定要出現啊,葉琛心裏祈禱着。

(本章完) 裴四坐在樹上,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前方,臉上一點表情也沒有。葉琛幾次遞給他煙,怕他晚上無聊,這小子都擺擺手,連句話也不說,端坐在那一動不動。

“你倒是很能沉得住氣啊。”葉琛沒話找話的說道;“我最多的時候在一個大戶人家外面蹲了七天七夜才找到機會進去,這纔是第一天,對我來說算不了什麼,一定要能沉得住氣。”裴四嘿嘿的笑着。

“行啊,”葉琛拍了拍他的肩膀,“沒看出來你小子倒是很專業。”

“琛哥,當初你爲什麼離開警察局啊?”裴四好奇的問道;正好長夜漫漫,還不知道今天會不會有收穫,兩個人開始聊了起來。裴四說起了小時候父母雙亡的事,跟着一個跑江湖的雜耍混生活,走遍祖國大地。那雜耍的每到一處地方,都要大張旗鼓的表演,說白了,他們就是一個盜竊團伙,踩好了點之後晚上行動,裴四的本事就是跟他們學的,在加上他自己很有天分,很快就出類拔萃。後來他們來到了上海,裴四被這座城市吸引,就偷偷的跑了出來,留在了這裏。

“想不到你的經歷也挺傳奇的。”葉琛感嘆的說道;“有什麼傳奇的,無非是神偷是怎麼鍛煉出來的,哪比得了琛哥你啊,現在無論黑白兩道的人,一提起您來都要豎起大拇指,讓人佩服的不得了。”裴四衷心的說道;兩個人在這白白守候了一個晚上,一點動靜都沒有。張勇留下強子監視着,他帶着人回去休息,準備晚上再來接班。

這已經是第四天了,葉琛倦意起來了,靠在樹上打着瞌睡。裴四的精神非常好,兩隻小眼睛緊緊的盯着,葉琛恍恍惚惚的睡了一覺,閉着眼睛問道;“有動

靜沒?”

Article Categories:
未分類
banner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